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和獻祭]
藏人主张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和獻祭

《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和獻祭——追尋生命神聖感和忠實於心靈的生活方式》
   
   
   袁红冰 著
   

   
   【編者按:“文學的本質在於悲劇美;心靈的苦痛是文學的永恆主題。 ”——這是袁紅冰的基本文學理念。為體現這種文學理念,袁紅冰創造了唯美詩化的文學敘事風格。《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聖山》、《回歸荒涼》是這種文學風格的長篇鉅著;《意境性存在》文學卷的第七篇“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和獻祭——追尋生命神聖感和忠實於心靈的生活方式”則是唯美詩化文學敘事風格短篇的經典。現在,《意境性存在》正在參加“2016香港國際書展”。今徵得台灣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和作者的同意,在網絡發表《意境性存在》文學卷第七篇“愛是心靈唯美的祈盼和獻祭——追尋生命神聖感和忠實於心靈的生活方式”,以饗讀者。 ——《自由聖火》編輯部】
   
   
   “用一生祈盼一個熾烈的眼神——或者屬於野性如狂風的漢子,或者屬於剛毅似鐵石的男兒——用瞬間的凝視,灼傷我的眼睛,點燃我的血流,在我的心間烙出如花的傷痕和燦爛的疼痛。”
   “在熾烈的眼神灼傷我的心之前,我將用全部生命等待;當我的心被灼傷之後,我將把那熾烈的瞬間供奉在心靈的祭壇上,用殘餘的生命來守望。是的,一生只為一個瞬間;心也只為祈盼瞬間的燦爛疼痛而活著。”
   ——這是柳清韻又一次重複同自己的對話。哲人説:孤獨者會同荒野中臝露的岩石對話。然而,最孤獨的人則只會與自己的心交談。柳清韻顯然有一顆孤獨到極致的心。
   柳清韻嬰兒期父母便已棄世;他們駕一艘帆船出海垂釣,從此消失在波光濤影之中。柳清韻覺得父母仿佛是一種宿命,把她送進塵世,便完成了某種天意,並隨即湮滅。
   父母只給她留下能夠淹沒永恆和無限的迷惘,還有一個人生的信念——“用一生,祈盼一個男子漢熾烈的眼神;熾烈得能熔金爍石,能點燃死灰,能焚毀太陽。”柳清韻從來沒有問過為什麼要如此祈盼,因為,信念來自天啓,拒絕質問。
   她懷著來自天啓的祈盼,走入紅塵滾滾的人間。可是,從男性向她注視的眼睛中,她只看到賊一樣藏在褲襠裡的慾望,而沒有詩意豐饒的心對唯美的沉醉——這是一個雄性的壯麗之美和詩意一起腐爛於物慾的時代。於是,她只能追隨荒涼的風走向山野。
   柳清韻曾經走向落日在紫穗的鼠尾草叢中燃燒的地平線,想要追尋地平線之外的生命意義的靈感。然而,晚霞隨日球的沉落黯然湮滅之後,地平線像黑暗的命運隱入沉沉暮色。那一刻,她意識到,即使有一天走到地平線上,能夠看到也只有荒涼的絕望。
   柳清韻也曾讓迷茫的目光,飄落在念青唐古拉山冰雪間臝露出的鐵黑色岩石之上。她以為那金羽的鷹群和蔚藍的長風棲息的高處,會有生命意義的天啓。可是,她攀上伸出手就可以觸摸到蒼穹的地方之後,卻只找到荒涼的死寂和鐵黑色岩石那悲愴的芳香。
   摘一縷岩石的芳香噙在紅唇間,撕一片高山荒涼的死寂珍藏在心底,柳清韻走下山峰。走進沒有星月的暗夜,她卻突然看清了一個事實:她苦苦追尋的生命意義不在山野間,而只可能在一個男人的心中——一個眼睛裡仍然有落日在燃燒的男兒。
   柳清韻準備走出荒野,重返塵世,到茫茫人海間,去尋找那一顆男人的心。她離開荒野的腳步緩慢而沉重,仿佛拖著鐵鐐的疲倦的風。因為,她知道自己正在走向虛偽、詭詐、醜陋、貪婪等等,那屬於塵世的一切。
   這一日,柳清韻走上云貴高原北部峻峭的山脊。俯視中,一座形如祭壇的小山出現在她的視野間。
   小山頂上有一片古寺的殘垣斷壁。那是二十世紀後半葉東亞大陸上慘烈的滅佛運動留下的記憶。古寺廢墟間,一座鐵石結構的佛殿呈現出經火焚後的枯黑。此時正值黃昏。落日金色的餘輝從遙遠的天際漫過茫茫雲海,飄落在那座殘存的佛殿頂部,猶如金燦燦的柔情在撫慰一顆被燒焦的佛心。
   一陣驟起的風撥開古寺殘垣斷壁間的荒草,沿著山脊,掠向柳清韻;隨風飄來的一縷笛聲,撩動了她鬢邊黑得發亮的柔發。
   笛聲如哀歌,如悲泣,仿佛是從比寺廟的廢墟更古老的時間殘跡深處飄來。柳清韻的心猝然一疼;她覺得自己心之巔湧出的血將笛聲染成嫣紅的流雲,縈繞在峻峭的千古悲情之上。
   追尋笛聲,柳清韻跨過色如血銹的廟寺的殘垣。廢墟間秋草枯黃,那一縷笛聲隨淡紫的風落進草叢,消失為荒涼的寂靜。柳清韻撥開齊胸的野草向前走去。她看到,佛殿前的石階上現出一個盤膝端坐的僧人;石階旁,一株古楓斜插,滿樹紅葉輝映落日的金輝,宛似片片燃燒的美人之血。
   步履輕柔如飄落的紅葉,柳清韻來到石階下,她的目光縈繞在僧人身上。
   僧人體態峻峭,雖然盤膝而坐,身形仍然顯出懸崖的風格;猩紅的僧衣使他看起來仿佛一尊浴血的鐵佛。僧人消瘦的面容間,雙眉像長風鼓動的鷹翅,鼻骨似挺直的山脊,唇角銳利如鋒。他頭顱稍稍前傾,雙眼微閉,顯然心已進入禪境。僧人雙膝間,一支修長的玉笛,色如翠竹,斜放在幾片飄落的紅葉上。
   “難道他的眼睛裡真有落日在燃燒;難道我追尋的生命意義就在他的佛心裡?”柳清韻如是想;與其說是疑問,不如說是相信——或許她是被那縷玉笛的神韻所魅惑。
   
   僧人俗家姓柴,其父以祖傳的玉笛為其命名。玉笛雕成秀麗清雅的竹節狀,通體碧綠,一端雋刻著後周皇室的徽記。不過,無論柴玉笛有多麽高貴的皇家基因,出家為僧之前,他也只是無數以骯髒的金錢為靈魂的當代中國商人之一,也過著與所有當代中國商人同樣俗不可耐的生活。
   用妓女的屁股、乳房、生殖器,以及美酒、豪宴、華車,填充物性慾望貪婪的血盆大口;用高爾夫、騎馬、听西洋歌劇來附庸風雅,滿足虛榮;對狗官實行金錢和美色的賄賂,換取腐敗權力賜與的暴利——這些曾經構成柴玉笛的幾乎全部生活。他在這種墮落的生活方式中焦慮著,徒然地渴望著幸福,但是,卻無法擺脫這種屬於一個時代的宿命。
   旅遊印度時,他曾站在岸邊,遙望恆河流向天際,俗艷的花朵陪伴一具具屍體,在混濁的波浪間起伏。那一刻他意識到,自己的命運就如同漂浮的死屍,只能隨波逐流,最後連白骨都腐爛成黑暗的虛無。
   每當挺著啤酒肚的狗官裂開噴出酒氣的髒嘴,哼唱起“遲到的愛”,摟住他僱來作性賄賂的處女的細腰,走進KTV包房內的暗室,柴玉笛眼前都會出現一種景象:狗官懷孕母豬般的身體在女孩嬌媚的美色間肆意踐踏——沒有愛情的性慾發洩中,便只有屬於髒豬的獸性。
   柴玉笛常會為此而羞愧得衝進廁所,彎下腰,向自己的臉上撒尿。一個流淌著皇家血液的堂堂男兒,竟不得不作比去勢的太監更下賤的事——替狗官找女人淫樂,這又怎麼能不讓柴玉笛羞愧得無地自容。
   柴玉笛經常感到他只是一塊正在腐爛的物質。唯有悠悠吹響祖傳的玉笛時,他才能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徹底背叛心靈。
   玉笛是後周失國之君贈給一位妃子的情物。後周失國之後,宋皇禮遇失國之君,封之為王。但是,王宮也不過是華麗的牢獄。失國之君的妃子便為玉笛作一曲譜,題名《悲秋》。這個曲譜和翠玉之笛一起,作為柴家的聖物,代代相傳。
   初次奏響《悲秋》柴玉笛就意識到,曲譜中的悲情已經超越塵世間失國的遺恨和哀怨,進入美哲學的意境。那縈繞在蒼穹之巔的悲情,是為世事無常、人生虛幻而淚影繽紛;是為絕色之美瞬間便凋殘湮滅,無法與永恆同在而長嘆——曲譜的悲情離塵世比無限還要遙遠,那是心靈的埋骨之所。
   翠玉之笛和《悲秋》之譜構成柴玉笛生命中唯一神聖的原素。對於他,每次吹奏玉笛都意味著向生命神聖感的回歸。
   吹奏之前,他常把自己關進靜室中,用石盆盛清水淨手,再焚龍涎之香以淨心神。然後,端坐於石椅之上,橫翠玉之笛於唇邊,雙目微瞑,用心注視無極之處,想像一陣花香醉人的清風從雙唇間吹出。於是,笛韻悲情悠悠而起。
   玉笛之聲比竹笛少了幾分清雅,但卻縈繞著璀燦而純澈的神韻。每當玉笛之悲韻在靜室中迴盪,柴玉笛便淚如飛雨。淚盡之後,他覺得自己的生命淨潔得像一縷銀絲般的流雲,像一片瑩白的初雪。
   就這樣,柴玉笛的人生像舊式的鐘鎚,在物性貪慾和心靈意境之間擺盪。然而,這是一種脆弱的平衡。
   五年前,由於種種原因,柴玉笛的公司流動資金出現巨大缺口。為免於破產,他決意作一次毒品交易。冒著掉腦袋的危險完成交易之後,柴玉笛已是心力交瘁,精疲力竭。於是,他攜玉笛,孤身一人來到貴州的大山之間,住進一座五星級的鄉村別墅式的酒店,以恢複心神。
   頭一天深夜才到達酒店,第二天清晨柴玉笛便已經起身。不過,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想要急於遠離塵世的罪惡感,還是渴望早些呼吸到山野的氣息。
   陰雲低垂,群峰的剪影隱隱從雲霧間浮現,仿佛一座座鐵鑄的驚濤。青紫色的雲層底部拖曳著銀灰色的細密雨霧,猶如美人飄搖的長裙。柴玉笛舉目望去,前面峭立的斷崖之巔,雲霧縈繞之際,現出一座古亭朦朧的剪影;一條狹窄的石階築成的小路,宛似一縷柔情纏繞在斷崖間,通向古亭。
   斷崖間草木蔥鬱,野花爛漫。古亭立於雲端,形似鐵冠。柴玉笛不禁心嚮往之。於是,他右手撐色呈金紅之傘,左手攜翠玉之長笛,沿小路拾階而上。
   細雨潤石,輕風拂面,草香襲人;神清氣爽之間,柴玉笛已駐足於古亭外。
   古亭用青石築成,亭中唯一石桌,兩鼓形石櫈。古亭之旁,立一塊枯紅的石碑,碑上雋刻出“魂歸”二字,字體情態狂放飄逸,如欲隨風飄揚,直上天頂。
   柴玉笛步入古亭,端坐於石櫈之上;縱目望去,唯見風湧雲動。凝神片刻,他遂雙眼微瞑,橫翠綠之長笛於色如紅葉之唇邊。
   笛聲凌風而起;笛韻間的千古悲情揮動銀灰的雨霧,漫舞於雲端。儵忽之間,物我兩忘,柴玉笛已沉醉在千古悲情深處,心靈化為一縷淡金的流霞。
   此刻,即使驚雷疾電,也難撼動柴玉笛的心神半分。可是,一絲比雨霧飄落在石階上更輕柔的腳步聲,卻在他沉寂的心靈間踏出絢麗的回音。他仿佛看到,一位膚色瑩白得近乎燦爛的美人,從笛韻中摘下一縷艶紫的千古悲情,噙在如花的雙唇間,緩步向他走來。
   “難道真有蒼天之靈般的美人!”柴玉笛心神搖盪,已經無法繼續吹奏。笛聲遂消失在迷濛的雨霧深處,然而,一時之間他卻不敢睜開眼睛;他怕看到的只是如夢如幻的雲霧。
   《西藏慾經》一書,對女人色相作出分級歸類。不過,柴玉笛閱女無數,已有自己的判斷標準。他將女人的色相分為四類。
   “庸脂俗粉;同一堆堆顫動的肉沒有本質區別。”——這是柴玉笛分類中最低級的一類。他認為大部分女人都歸於此類。這類女人身體的氣息濃鬱而強烈,猶如一碗熱氣騰騰的紅燒肉的香氣。不過,在食慾的範疇,紅燒肉的香氣令人垂涎欲滴,而在性慾的領域,那種香膩的氣息卻引人作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