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色达劫是西藏宗教情势的缩影]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色达劫是西藏宗教情势的缩影

东赛按语:
   
   1 中共政府发布《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整顿清理工作》告示,令2016年11月前开除2200名学员,包括1200名僧尼众及1000名居士。7月20日,当局开始陆续拆毁西藏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部分僧舍。
   
   2 对此色达五明佛学院堪布慈诚罗珠向僧俗大众开示,我们将以“四沙门法”方法应对这场风波;他骂不还骂,他怒不还怒,他打不还打,寻过不还报。—— 堪布慈诚罗珠 2016.07.02

   
   3 笔者之前建议流亡中的所有高僧大德对此发表一份声明,却流亡中的部分相关人员借堪布慈诚罗珠的话对我的动机提出质疑,因此,本来我不想管这个事件,但是,看到唐丹鸿女士和桑杰嘉先生共同完成的如下大作,又不得不以飨大家。
   ——————
   
   色达劫摘自《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特辑里摘录的内容,两位口述者是色达的图坚和章谷的彭措,唐丹鸿是采访者,桑杰嘉先生是译者。原刊载于唐丹鸿女士的脸书。
   
   
   图坚1944年出生于色达【1】。他亲历了中国对色达的占领,述说了色达贲(色达王)阿虚.仁增顿珠的最后结局,见证了侵略者对色达宗教文化的摧毁,见证了侵略者在色达造成的大饥荒。图坚现定居印度达兰萨拉,是流亡藏人火葬场兢兢业业的送行人。2010年8月在达兰萨拉家中接受采访。
   
   3.离家上山
   …………
   色日寺院的僧人们已无法呆在寺院里,他们返回家中,带来了理塘的消息,他们讲了中国人在理塘的所作所为、理塘藏人起义上山了、理塘人在什么地方杀了很多中国人等等。我们措瓦【2】有的人说:“如果我能杀一两个中国人就好了!”但也有人说:“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实力很强……”我少不更事,没有担忧什么。那时我们家里有枪、我父亲他们都有枪。我只想:要是我射击技术高多好呀!我强烈地想做一个勇敢的男子汉,杀几个中国人。
   
   1957年1月的一天,我们家的一只羊被狼咬死了。我们找到了羊的尸体,煮了那只羊的肉。我的僧人舅舅当时是寺院的负责人之一,经常被要求去开会什么的。我们正要吃饭,他从会上带回了很坏的消息:“我们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中国人让色达贲【3】去县上领取洛萨(藏历新年)礼物,其实是要抓他,就像抓别的贲、喇嘛一样。色达贲先是去了县里,不知怎么又离开了。昨天中国军人去色达贲家里抓他,色达贲事前得到了消息,就跑上山去了【4】。汉人没能抓到他,但打死了七个藏人,奥桑久洛、查勒等人被打死了。”家里人都没有心情吃饭了,把手里的肉放到一旁,唉声叹气:“唉!现在已经很难了!中国人肯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怎么办啊?” 我当时是个少年人,没有想很多,只觉得原来拉萨来的那些人说的是对的,中国人果然很不好,中国人真的是破坏佛教和迫害喇嘛的人。
   
   后来,传言色达贲他们快跑到我们地方来了,也传来了中国人准备围剿色达的消息。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我们无处可逃,共产中国人铺天盖地,我们没有逃到什么地方躲过的可能性。”也有人说:“要上山,宁可战死也不在中国人统治下苟活。与其让中国人统治不如让他们打死!” 有枪的男人都纷纷上了山,准备好抵抗来围剿的中国人。我的僧人舅舅对家人说:“我要上山。你们是否要上山,自己商量决定吧。”全家人激烈讨论了一番,舅舅决意要走。最后,家人让我跟舅舅一起走,因为舅舅很疼爱我。他们希望我们能找到一个没有中国人地方,或者能冲出围剿逃往拉萨、印度等地。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呆在家里的心,虽然家里还有母亲和其他家人,但我对这个安排感到非常高兴。离开前我们才告诉母亲要走。我和舅舅各牵两匹马,舅舅没有枪,我虽有枪,但因年少连枪都端不好,基本上不会用。那天上午,两人、四匹马、一支枪,带了一些衣服、食物、锅和吹火皮囊,就这样离开家的,母亲和家里人送我们出来,流泪不止。
   
   后来得知,我和舅舅离开家不久,中国军队就到了我们措瓦。措瓦的人们先是赶着牛羊在牧场附近乱跑,听说中国人从西面来了就往东跑,听说汉人从南面来了就往北跑,就这样在牧场上转圈,最后是抛下了牛羊跑,把牛羊都给丢失了。
   
   4.无处可逃
    
   我和舅舅走了两三天后,与我们措瓦(村庄)其他上山的人汇合了,记得当时看到东嘎寺的僧人们在山上念“抵抗中国人,驱返中国人”。虽然我的家人没有上山,但是山上有很多拖家带口全家出来的,六七十岁的老人很多,没满周岁的小孩也很多,抱在妈妈怀里。像我父亲家族就是全家上山,他们家族共有八九个家庭全家上山的。由于我们刚上山,所以还有足够的食物,还能在辗转转移途中做好茶饭,而那些早就离家上山的人们,已经食物短缺了。
   
   有一天我们措瓦的人遭遇了中国人的袭击,贲久噶被俘虏了。然后我们措瓦有十多个男人前去解救他,他们晚上试图冲入中国人军营去抢贲。在枪战中我们措瓦赫赫有名的杰果多纳被打死了。第二天有人看到了贲久噶的尸体,其实头天晚上就有消息说贲已经死了。我们去打探消息的人听人讲,贲久嘎身上中了很多子弹,但受伤后很长时 间没有死。
   
   我和舅舅上山总共大概十来天,那时中国人已开始全面围剿色达的反抗者,满山遍野的中国军人包围着我们,我们根本无法再与他们打。其它地方上山的人们早前与中国人战斗过,另外,聚集在山上的人们来自不同的措瓦,别的措瓦早前也跟中国人打过,但没有长时间大规模的对峙战斗。我和舅舅上山之后就到处逃难,一次仗也没打过。 没有人认为能打得过中国人了,现在大家是在设法突围逃跑,从贲们到一般民众都想的是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中国军队围剿下,各地的抵抗民众都向尼贡松塞塘地方聚集。那天,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部署民众说:“大家要相互帮助和团结。普通民众和抵抗者分开,抵抗者走在前面,一般民众紧跟其后。大家共同努力,我们虽然无法做别的,但我们可以想办法逃出去。”
   
   晚上,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天空中出现了“火堆”【5】,同时中国人用大炮轰击、机枪扫射,把我们大队人马打散了。我和舅舅以及在一起的人们打马往温科方向跑,天亮时跑到了温科松多,色达贲让大家尽快煮茶烧饭,说现在西藏各地都被中国人占领了,我们只能往夏多方向跑。温科松多是三个大山沟的汇合处,当时雾气非常大,我们压根看不到远处。当大雾散去后,色达贲的伦布们【6】用望远镜看到了中国军队,周围的山头上全是中国军队!我们在山谷里,除了跑没有任何别的办法。我们开始向达次莫日的方向跑,路两旁的山头上全是中国军人,他们不停地向我们扫射……虽然当时的我是个半大小孩,但是有一幕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拼命跑着跑着时,看到一个骑着马的母亲,她和马都中弹倒在地上了,而她怀中的小孩还在吃着妈妈的奶。从妈妈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小孩,但小孩仍然在吃奶。马还没有断气,不停地抬头挣扎……
   
   我们马不停蹄继续跑,左右两边的中国人不停地扫射,我看见跑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死了。最后我们终于跑到了达次莫日,太阳已经升得很高。这时,我们发现前方也被中国人堵住了,前方已经没有路了,我们只好往旁边一个很小的山沟里钻。那个山沟很小,从那里我看到我妻子的哥哥(他妹妹后来成了我妻子)冲到另一边去躲进一个坑里了。他从那个坑里可以看到四周的中国人,他的枪很好,他用那把好枪阻挡中国人靠近,大概阻挡了两个小时。
   
   色达贲对我们说:“你们去投降吧,他们不会杀你们的。你们可以把哈达或者什么白色的东西挂在棒子上,这样他们就不会杀你们了。但中国人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即便投降了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所以我们要战死。”我们听了色达贲的话,走出了山沟。中国人没有开枪。他们让我们向下面山沟里抵抗的人喊话,让他们投降。当时我们当中没有人会说中国话,我们用手势请求他们不要杀色达贲和其他贲们。中国人也命我们向躲在坑里的人喊话,叫他投降,说不会杀他等等。我们别无选择,认为中国人真的不会杀他,就喊他投降吧,就这样我妻子的哥哥也投降了。当他投降放下武器后,中国军人说:“他是一只老虎。”他们让他背了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还让他牵着驮了尸体的马,看起来好像那些士兵都是他杀的。无论是不是他杀的,那天被打死的中国士兵后来都被算成是他杀的。
   
   中国人押着我们来到一片平坝上,说色达贲和其他贲没有投降,已经被打死了:“反对共产党只有这个下场,看你们能逃哪儿去?你们的贲们已经被我们打死了,大贲也不过如此。”中国人命我们交枪,马、刀和食物什么的,都统统都交了。有人遭了士兵的殴打,士兵问:“你还有枪藏在什么地方吗?交出来!”如果说没有就挨打,反复问反复打好几次。中国士兵们非常年轻,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不管是年龄、服装还是身材高矮等,看上去都一样。也许是我太恐惧了的缘故吧,看着他们都像同一人。我已经没有胆量恨中国士兵了,只有默默地哭泣。
   
   5.色达贲之死
   
   在这里我们被关押了两三天。开了两天会,他们讲共产党是如何伟大,如何好等等。中国人还给了我们一张收缴武器的收据。有的藏人说以后会给补偿的吧,也有人说以后会按这个收据还我们小口径的枪什么的,我保存着那个收据,但是至今没有分文补偿。我们家的枪非常好,一百头牦牛也换不了这杆枪的。开会结束后,中国人发了一张通行证让我们回家。但有些人被送到其他地方去了,我妻子的哥哥也被抓走了,他后来死在了监狱里。
   
   我和僧人舅舅带着通行证,和我们一起返回家乡的另有十几人都带着通行证。一路上遇到中国人检查,拿出通行证就没有任何麻烦。我们的马被没收了,所以都是步行多日回到家的。母亲已在我们上山后生病去世了,家里其他人还好,但财产全部被没收了。家人说:“你们平安回来就好了,虽然财产没了,但只要人在财产就会有的。”留在家没上山的俗人舅舅说:“我知道你们和色达贲在一起。听说色达贲被打死后,我非常担心你们,幸好你们安全回来了。但是色达贲被打死后,中国人把尸体运到色达开了批斗大会……”
   
   舅舅说了批斗色达贲尸体的情况:开会地点在一个叫帕热旺祖的地方,大约有五百多人参加批斗会,这些民众主要来自色达县附近。会场有持枪士兵们包围着。中国人把色达贲阿虛.仁增頓珠的尸体运到会场,把赤裸的尸体绑在木桩上。中国人对开会的民众说:“这就是你们的大贲,他是剥削压迫广大人民的坏人,我们消灭了他!你们应该高兴,你们已经翻身了!” 他们问民众打死贲好不好?大家闭口不说话,只有默默哭泣。色达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大概和我一样岁数,当时就十五六岁吧,小儿子更年少。这两个儿子被带去看了,当时参加批斗会的民众说“哎!造孽啊,杀了不算,还让儿子看批斗父亲尸体……”不但那些有见识的人,连年轻人也非常悲伤难过。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被中国人杀了,那等于是中国人把色达的头给砍了……我们不知道尸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这两个儿子,现在有一个被安排在政协里,只是一个摆设,他也不敢拒绝中国人的安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