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藏人主张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曹长青:土耳其为什么发生军事政变
   
   
   
   多年前曾去土耳其,路经首都安卡拉的一所大学时,看到学校门口停着一辆坦克,并有几十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当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件,马上想过去采访。但陪同的朋友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在安卡拉等大城市,大学门口一直是有士兵把守的,为防范左派学生和宗教狂热份子冲出校园闹事。


   
   
   
   这个安卡拉大学门口坦克士兵的画面,生动地体现了土耳其这个穆斯林宗教国家向世俗社会转型的艰难和成就。
   
   
   
   911事件时,全球的穆斯林国家,除了土耳其和孟加拉国国,都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在美国领衔军事反恐之后,全部阿拉伯国家以及主要穆斯林社会,都不同程度地出现反美游行示威。
   
   
   
   但有两个穆斯林社会例外,一个是印度——伊斯兰教是印度的第二大宗教,有10亿多人口的印度14.6%信仰伊斯兰教(2011年统计约1亿7千7百万人),是全世界第二大穆斯林社会(第一是印尼),却没有发生任何一场支持拉登的反美示威。
   
   
   
   另一个就是土耳其。穆斯林在印度虽然数量大,但毕竟是少数民族(信印度教的人占多数),但在土耳其,七千多万人口绝大部份人信仰伊斯兰教。清真寺在土耳其几乎像在伊朗那样遍布全国,宗教活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在土耳其也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反美示威,更没有听说那里有恐怖份子基地。
   
   
   
   为什么有近两亿穆斯林人的印度、主流社会是穆斯林人的土耳其,成了穆斯林社会的“例外”?最关键的因素是这两个国家实行了西方式的民主制度,从宗教国家变成了世俗社会。印度自1948年独立以来,至今已进行了十多次全国大选,一直实行民选议会政治;土耳其自1923年建立共和国以来,就实行“共和”制度,走亲西方的、世俗的、市场经济的民主道路。
   
   
   
   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里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并且不是像波兰、捷克、匈牙利那样近年才加入,而是在60多年前北约刚建立时就加入,成为西方自由世界的盟国,并在美军领衔的韩战中,派出了除美国之外最多的军队。
   
   
   
   土耳其为什么走了这么一条跟其它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不同的道路?这主要在于土耳其的独特历史,应归功于土耳其曾有一位杰出的领袖凯末尔.阿塔土克将军(Kemal Ataturk)。
   
   
   
   十五世纪中期,康斯坦丁的拜占廷崩溃,奥斯曼帝国成为接替者,统治了土耳其及周边横跨欧美阿拉伯湾的区域。在二十世纪初,奥斯曼帝国崩溃,青年军官凯末尔.阿塔土克领导了独立战争,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这位被土耳其人敬仰为国父的将军可以说是一位全盘西化者,他的主要理念是要把封闭、保守、政教合一、伊斯兰教化的土耳其变成一个世俗、开放、政教分离、西方化的民主社会。他确定的立国原则是:“一边倒,倒向西方”!
   
   
   
   他使用军事手段,关闭了伊斯兰宗教法庭,把教育从阿訇(伊斯兰教士)的手中夺回来;提倡女性权利,使用西方的日历,强行把政教分离,推行世俗化。在那样封闭的穆斯林社会,能够产生这样一位具有反叛、改革、追求西方文明价值的领袖,实在是个奇迹。
   
   
   
   在安卡拉的时候,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去参观凯末尔将军的纪念馆,还在那里买了一本研究他的专著《阿塔土克和军队》(Ataturk and the Military)。这位将军戎马一生,酷爱军事,但在他的纪念馆里,却找不到一张他穿军装的照片,更没有他穿过的将军服展览。我看到的全部照片绝大部份是西装领带,还有些土耳其传统服装。可见这位将军是多么西化。纪念馆中还有一套他的锻炼设备,弹簧拉力起卧器,跟现在的锻炼器差不多,只不过是木制的。锻炼器和照片上他高大结实的身材,都证实这位将军相当有纪律性,注重节制。
   
   
   
   这位将军手下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土耳其军队强悍善战,在韩战中是出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成为把土耳其变成世俗社会的重要保证。军队在土耳其有相当独特的地位,待遇高,有自己的俱乐部和专项服务机构,而且媒体不可随便批评军队。同时该国有严格的法律,任何宣传极端伊斯兰宗教以及仇恨言论的,都将被治罪,军队并严厉打击伊斯兰原教旨组织和分裂活动。
   
   
   
   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T. Erdogan)在1994年当选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市长。那时他就是一位狂热的伊斯兰教政治人物,在公开演讲中反对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呼吁退出北约,并朗诵诗说:清真寺就是我们的军营,圆顶就是我们的头盔,经书是我们的刺刀,信仰者就是战士。全世界的绝大多数穆斯林人,都期待土耳其站起来开始反抗(西化)。土耳其军方当时毫不客气地逮捕了这位声望很高的市长,经审判,判处他十个月的刑期,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强烈认同、欣赏西方文明的凯末尔将军留下这样的遗产: 只要土耳其政府走向伊斯兰宗教化,军队就出面干预,推翻那个(即使民选的)政府,重新大选,直到有了不再倒向伊斯兰宗教化,而是继续朝向世俗化的政府。
   
   
   
   土耳其军队从来没有谋求一直掌权,每次“干政”之后,政府回到世俗民主派手里,军队就回到军营,还是一支专业化军队。土耳其军方在1960年,1971年,1980年曾发动过三次军事政变,制止了伊斯兰势力掌权。1997年时,当热衷伊斯兰宗教的厄尔巴坎(Erbakan)总理要把土耳其拖向宗教社会的时候,土耳其军方出面干预,迫使他下台,使权力又回到温和派、世俗派手中。
   
   
   
   埃尔多安当年虽曾被军方逮捕判刑,但他被赦免后,创建了伊斯兰主义的“正义和发展党”,该党赢得大选后,他出任两届总理。2014年他以51.71%的选票当选总统。在过去十多年执政中,埃尔多安明显要把土耳其伊斯兰化。他曾强烈支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激烈批评埃及总统塞西将军是“暴君”,因塞西领导军方推翻了极端伊斯兰的穆兄会总统。他派嫡系掌控国营和民营传媒,宗教渗入政治,热衷伊斯兰主义。他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总统穆尔西的好友同志,理念共鸣。虽然他得到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层民众的支持,但是与开明派(信奉凯末尔主义的世俗派)和年轻世代渐行渐远,矛盾越来越大。2013年土耳其曾爆发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事件,反对埃尔多安推行伊斯兰主义和威权统治,被称为“土耳其之春”,是土耳其世俗力量和宗教势力的一次较量。埃尔多安随即下令全面禁止社交媒体“推特”,等于是要封网。
   
   
   
   埃尔多安知道军方的世俗化倾向和历史作用,所以他上台后,就削弱军方权力,2011年曾以兵变为由,逮捕判刑了二百多名军官,当时土国最高军事首长的总参谋长和陆海空三军司令都辞职抗议。结果更给了埃尔多安机会,任命偏向伊斯兰主义或臣服他的人掌握了军权。
   
   
   
   这次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就是有一些将军忍无可忍,试图像过去那样通过政变来阻止土国的伊斯兰化,把国家拉回凯末尔将军确立的世俗化、西方化、现代化的轨道。但他们功亏一篑,最后失败。
   
   
   
   埃尔多安总统本来就视军方为眼中钉,所以更会利用这次政变而清洗军队,现在不仅逮捕了近三千官兵,并以此为借口,随即解除2745名法官的职务,并向近200名法官和检察官发出拘捕令,要在军队和司法系统大整肃,为他进一步摧毁凯末尔将军的遗产(世俗化宪法)、把土耳其伊斯兰化而铺就道路。
   
   
   
   所以美国福克斯电视战略分析家、美国退役军官(也是作家的)彼得斯(Ralph Peters)今天以“土耳其最后的希望破灭”(Turkey’s last hope dies)为题分析说,这次军事政变,是阻止埃尔多安推行伊斯兰化的最后机会,结果失败了,土耳其将走向黑暗。
   
   
   
   2016年7月16日于美国
   
   
   
   ——原载《长青论坛》 cq99.us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