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仁爱】孔子说:“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这里的泛爱众,与西方的博爱不同。泛爱众的前提是亲亲孝悌,爱有差等;博爱则是平等地爱一切人,与墨家倡导的兼爱相近,爱无差别等级,不分厚薄亲疏。这种平面化的爱,利少弊多,后患无穷。

   

   【仁爱】圣母情结有两大特征:一是平等的爱,二是宽容罪恶。善善恶恶,相辅相成。宽容罪恶,是没有原则、不负责任的表现。对罪恶的纵容,就是对善良的伤害。还是儒家中正,能好人能恶人,能扬善能惩恶,对于罪恶,政府有义刑,个人有义杀,国家有义战。

   

   【仁爱】仁爱有差等,博爱平等,还有一种倒差等的“爱”,特别可恶可怕。倒差等的“爱”又有三种表现或者说三大特点:一是损亲利他,不爱其亲而爱他人;二是损民益官,不爱其民而爱其官;损贫益富,损不足而补有余;三是损内利外,不爱其国而爱他国;四是损善利恶,不爱善良而爱邪恶。

   

   【标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坚持真理批判谬误,弘扬正义反对邪恶,理所当然,关键是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标准。这里如果错误,一切就会混淆甚至颠倒,取其精华变成收购废品,坚持真理变成顽固不化,弘扬正义变成怙恶不悛。各种邪说可怕在此。

   

   【暴秦】助人为乐,助恶最苦。助恶而死于邪恶势力,帮凶而死于凶人之手,这是古今中外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不仅秦法家为然。可怜马邦人只见眼前一时之利,不见助恶帮凶的后果和下场。所有秦法家和大多数暴秦功臣的下场在史书上写得明明白白,赞仰羡慕者依然层出不穷。

   

   【民粹】马克思推崇的巴黎公社的民主,是民粹主义的民主,文革中有所实践。《十六条》第九条:“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和文化革命代表大会的代表的产生,要象巴黎公社那样,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候选名单要由革命群众充分酝酿提出来,再经过群众反复讨论后进行选举。”

   

   【历史眼】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及王戎各有可观,即使鄙吝如王戎,也不难找出一二优点来。但是,称为七贤,实在是侮辱了这个贤字。贤不如圣,但也内致良知,上知天命,德才兼备,智勇双全,若居高位,则应关心民瘼,匡救时弊,导良政治,有所作为。七位名士当不起七贤之称也。

   

   【历史眼】《大学》指出,对于所亲爱的人会有偏爱,对于所鄙弃的人会有偏恶,这是人之常情。唯儒家重视修身,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论人论事,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既不贬低,也不虚誉,恰如其分。因此,儒家之经典、著作和所编撰的史书,真实性、可信度特别高。

   

   【历史眼】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中赞肯司马迁:“自刘向、扬雄博极群书,一皆称迁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既不虚誉妄赞,也不隐藏罪恶,实实在在秉笔直书,这正是史家的实录精神。

   

   【历史眼】同时班固也指出司马迁的错误:“其是非颇缪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贫贱,此其所蔽也。”是非标准和文化立场出了重大偏差。唯有六经才能承载中道,才能代表中华文化,缔造中华文明。道经虽然极高明,不能先于六经也。

   

   【击蒙】说中国没有哲学、没有信仰的人,都是没有读过四书五经或者没读进去的人。儒经所承载的中道哲学之高明圆融,天道信仰之至真至正,是任何学派宗派不能比拟的,是反儒派做梦都想不到的。可怜这些乞讨于西方的蒙昧派,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毁弃的是金饭碗和聚宝盆。

   

   【答客】或说:司马迁“是非颇缪于圣人”就有错?难道圣人一生下来就是圣人?圣人永远真理在握、一生不说错话?答:孔子成德成圣有其过程,并非天生圣人,其一生言行未必都正确。但是,收入四书的言论没有错误,孔子编撰的五经没有错误,可以视为辨别是非的最高标准。

   

   【看世界】为罪恶辩护者也是罪人。在尼古拉二世及其皇后、子女被杀的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按照宗教仪式将其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在安葬仪式上说:“固然,直接行凶者是罪人,几十年里为这桩血案辩护的人也是罪人。”(《二十世纪俄国史》)

   

   【文化】判断一种文化好不好,可以有四种角度:一本身的角度,其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及方法论是否正确;二信奉者的角度,个人能抵达的最高境界,群体所表现的言行德性;三社会角度,该文化流行、主导地区的社会和谐度人民幸福度;四政治角度,依之建立的政治和制度的文明度。

   

   【文化】文化的品质,取决于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方法论,其中世界观最为关键,这里一错,全盘皆误。但判断世界观对错,需要择法之眼,非一般人所能胜任,也不容易取信于人,所以需要多角度判断之。四管齐下,文化品质之高低优劣便可让人洞若观火。

   

   【文化】文化人没文化、愚昧化和邪恶化,是百年中国最大的问题。孟子说:逢君之恶其罪大;东海曰,逢民之恶其罪亦大。文化群体,民国时还只是逢民之恶,四九后上逢君之恶,下逢民之恶,其恶遂无止境。民恶有官治之,官恶有君治之,君恶有文化群体砥柱中流。文化和文化人恶,只能亡天下。

   

   【文化】文化人是以文化人的人。若有机会,上化君主,下化民众,化导政治,化成天下;若不逢时,那就无道则隐,独善其身,守死善道,以身殉道。以此标准衡量,百年来真文化人有几?真文化人,任何时候都不能逐社会浊流,被民众所化;更不能随政治邪波,受暴君之教。

   

   【击蒙】搜狐社论曰:《爱国主义是凝聚人心的旗帜,不是打人的棍子》,标题就不成立。爱国一旦主义化,国家就会本位化,人民就丧失主体性,丧失了爱国的内驱力。爱国主义只能充当表演的道具和打人的棍子,必然离散和毁坏人心。爱民主义才是凝聚人心的旗帜。

   

   【养民】道德主要体现在善政,政治基本宗旨在养民,养民之道,重在九功,即修治水火金木土谷六府,做好正身之德、利物之用、厚民之生三事。《大禹谟》说:“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俾勿坏。”

   

   【养民】养字的本义是供养、抚养。养民的养,意谓安养,养护,包括文化教养、政治保养、经济修养、资源利用开发、必要的社会保障等等。为了避免民众失所、失业,历代儒家王朝有一系列的制度规定,如授田制度、常平仓制度、赈灾和灾年减负制度、水利等基础建设制度等。

   

   【男女】还有不少人批判男尊女卑,不知今时何世。今世流行女尊男卑,妇尊夫卑,男不男女不女,夫不夫妇不妇,夫无尊严,妇不卑逊。大多数家庭不和谐不幸福,这是根本性原因。平等主义、女权主义的泛滥,不仅是男性的悲哀,更是女性的灾难。这百年是中国女性最不祥、最不幸的世纪,没有之一。

   

   【读书】鲁迅劝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中国书,东海则劝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五四以后的中国书,尤其是启蒙派(包括西化派和苏俄派)的书。开卷无益,往往有害;读书无用,有副作用。从民国到共和国,民德民智愈趋愈下,启蒙派功不可没。知识越多有反常,读书越多越愚昧,根源在此。

   

   【读书】康有为《新学伪经考》提出古文经为刘歆伪造,开启现代疑古疑经的怀疑主义之风。流弊所及,导致国人对经史古籍丧失信心。钱穆《刘向歆父子年谱》一书自序中,罗列扎扎实实的二十八条证据,证明刘歆“遍伪诸经”之不通,甚是痛快。

   

   【理欲】宋儒“存天理,灭人欲”,灭字下得过严,不如王阳明“存天理,去人欲”为妥,一则理欲之辨因人而有所异,二则理欲之间不乏模糊地带。朱熹说:“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适当求美味,何尝不可以,何必尽灭之?孔子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同等条件下尽量让食物“可吃性”高些。

   

   【理欲】十六字心传说“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人心便是人欲。朱熹说:“人欲也未便是不好。谓之危者,危险,欲堕未堕之间。若无道心以御之,则一向入于邪恶,又不止于危也。”(《朱子语类》)所以关键是要有“道心以御之”。所以,与其说灭人欲,不如说遏人欲、防人欲、导人欲,朱熹也是此意。

   

   【看世界】有人长篇大论,试图否定伊斯兰教是宗教恐怖主义的根源,徒劳徒劳也。同样,秦法家、马学分别是暴秦和苏俄之政治恐怖主义的思想根源,基督教、拜上帝会分别是西方中世纪黑暗和太平天国双重恐怖主义的宗教背景,这些都是毫无疑问、无可辩驳的。

   

   【看世界】或说:“根据经典来判断宗教的本质,很不可靠。决定宗教形态的是教徒的行为,而不是古老经书上的文字…不是有人在《易经》中找到了计算机起源吗?”宗教经典对教徒的行为具有决定性影响。“武力消灭异教徒”之类内容可以从伊斯兰基督教及犹太教经典中找到,不能从易经和其它儒经中找到。

   

   【看世界】据报道,德国人用博爱和宽容来纪念和哀悼枪击案的逝者,包括受害者和行凶者,虽然有悲伤,有心痛,但没有仇恨。看来,德国人能爱人,不能恶人;能善善,不能恶恶。博爱之弊,一至于此。我担心德国人将来又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不能善善,一味恶恶,像纳粹对待犹太人一样对待穆斯林。

   

   【看世界】好善嫉恶,同样重要,两面一体,不可或缺。缺了嫉恶的一面,就会沦为乡愿,不分善恶,伪仁伪善,同于流俗,处处讨好,“阉然媚于世”。对这种人,孔子斥为德之贼,孟子有深刻地揭露。一个民族、社会和国家,如果文化政治中乡愿多了,纵无眼前问题,必有重大后患。

   

   【看世界】思想乡愿,中国很多,西方不少。这种知识分子不仅不能“正人心,息邪说,距詖行,放淫辞”,而且热衷于为各种邪说淫辞詖行辩护,阉然媚世。它们未必媚权势,但惯于媚时势、媚流俗、媚民众甚至媚邪恶。各种歪理邪说泛滥成灾,都离不开这些人推助乃至主导。

   

   【看世界】对不良学说和宗教的肯定、支持和赞美,或者为它们辩护,不仅危害社会,误导民众,也害了它们的信徒,让它们丧失了改邪归正的机会和能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大错铸成,万劫不复。所以,辟邪说与禹抑洪水、周公兼夷狄驱猛兽一样重要,也是对邪说信奉群体最好的拯救。

   

   【看世界】或说:“现代文明的意义上,取得成功的国家和文化其实很少,只有欧美以基督教文化为背景的一些国家和东亚以儒道文化为背景的几个国家”云。欧美进入现代文明,基督教文化不是背景,而且是障碍。欧美通过人本主义将基督教驱离政治,才得以文明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