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东海一枭(余樟法)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今日微言(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辟鲁】“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变成了路。”没错,但很多人走的路,未必是正路,也可能是邪路。邪人恶势力走的路,让人邪恶化的路,必是邪路。邪路必是绝路,没有希望,没有未来,越走越窄,直到路断人灭,万劫不复。及时回头是自救的必须,改弦易辙是唯一的希望。

   【历史眼】谭嗣同说“两千年之政皆秦政”,毛氏言“百代皆行秦政制”,褒贬不同,同归于错,都是诬蔑。自汉唐至明清并非秦政秦制而是儒政儒制。秦政秦制是暴政恶制,由秦法家导出;儒政儒制是仁政礼制,由儒家导出。制度上虽采纳了郡县制形式,但完全儒化了。郡县制不是暴秦的专利。

   【历史眼】汉宣帝“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之言并不中肯。霸道属于齐法家,在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与秦法家、道家和诸子百家一起退出了政治领域。历代儒家王朝确有明儒暗法、外儒内法的君和臣,但那是个例,不影响政治大局和制度大体。礼制及科举制与法家毫无干系。

   【历史眼】都是异族都尊儒,但镇压和抵抗造反派的意志迥然不同,元朝特薄弱,闻明军之风而逃;清朝较坚强,对革命之党从严。不过,无论怎么严,还是有限度,最后居然主动退位,将祖宗江山拱手让出。清朝有必要向后人学习,充入“一寸河山一寸血”的血性,坚定誓死保卫大好江山的意志,嘿嘿

   【历史眼】儒家王朝以儒立国,儒家道德和思想深入政治、制度的骨髓。即使出现了不认同甚至反儒的君臣,也不可能将儒家连根拔起。如南宋韩侂胄反理学,并未改变宋朝的儒家本色;清末慈禧牝鸡司晨并杀害儒家改良六君子,危害极其深重,但儒家精神在清廷仍有残留,仍能导出退位诏书。

   【历史眼】很多人误解霸道政治等同于极权暴政,其实两者有正邪之别,霸道是尊王攘夷,虽非王道,相当正派;极权则是尊夷攘王,信邪辟正。极权必有暴政,暴政必有暴民。暴民受尽压迫,苦难深重,在思想和道德上却与极权主义一个鼻孔出气,同样尊崇野蛮抵抗文明,信奉邪说排斥正理,并拔刀向更弱者。

   【人生】当年因言论受到限制愤愤不平,梦老安慰说:未必是坏事。你的思想如果不成熟,影响太大不是好事;如果已成熟,高度真理性,绝对正知见,在不良环境中难免受到各方敌视,有所限制有助于平安避害。真理的传播、正义的弘扬、儒家的复兴需要循序渐进。东海口服心服,一切顺其自然。

   【人生】被邪人恶势力的反对倒也罢了,特别可悲的是,正理正见受到正人和民众的敌视。反儒之后,是非正邪颠倒成了常态,正人往往糊涂,民众更多愚昧。他们常常会大义凛然地将矛头指向儒家和君子。这种情况就如《儒行》所描述:“适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谗諂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

   【人生】和谐的乐园并非朝夕可成,真理的光明也要有序推进。在反儒反常的社会,真君子既要防范极权阶级的迫害,又要警惕“多数人的暴政”,警惕某些“正人”和民众不可理喻的敌视攻击。无论动机如何,当年一定程度的言论限制和隔离,客观上无异于一种保护。

   【中道】中庸绝非折中主义,更无平庸色彩。中庸之道即用中之道,坚持和运用中道立场观点方法。诛暴君之一夫,复君父之大仇;天子之礼乐征伐,汤武之吊民伐罪,哪有丝毫折中?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尽人物之自性,赞天地之化育,哪有丝毫平庸?

   【资格】或说不少教授并非不懂儒,但不敢讲不敢教。对此我非常理解,讲儒要有道德资格。如果平时言行太离谱,太缺德,太不君子,太不符合儒家规范,很容易遭到嘲笑,被人扒皮,沦为笑柄。当然,不敢讲儒教儒的教师,即使懂儒,也很有限,并非真懂。盖知行不二,真知必然能行。

   【异化】资本如果主义化,与物质主义、利益主义一样,确实会导致人民普遍异化,即物化,拜金拜物,身为物役,见利忘义,唯利是图。不过,论异化能力,极权主义、民粹主义才是最高的,资本主义低多了。另外有必要说明,资本在现代西方虽然比重过大,尚无主义的资格。

   【日本】或谓日本战后复兴的原因是美国的大力扶持。这只是外因,内因是日本依然葆有一定的儒家精神,即明治天皇《教育赦语》中所说:“尔臣民克忠克孝,亿兆一心,世世济厥美,此乃我国体之精华也。教育之渊源,亦实存于此。”这才是日本的精神命脉和战后复兴的内在力量。

   【日本】日本人称大和民族,以“大和魂”为民族精神,其实名不副实。《中庸》说喜怒哀乐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强调致中和。而日本人学儒不到位,常常发不中节。历史上从不实行科举,立国精神把忠孝放在第一位,都是不到位;骚扰明朝,侵犯清朝,全面入侵民国,都是发不中节。

   【看中国】资中筠说“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此言在清末说才合适。五四开始去掉“趋势”,直接走向野蛮;四九开始彻底野蛮化,“我们”就是野蛮。直到习近平有所尊孔,才开始有一种试图摆脱野蛮的趋势。奈何野蛮已经化为血液、深入骨髓,要摆脱野蛮,须伐髓换血,何其难也。

   【看中国】罗辉说:“四书五经可谓易筋经和洗髓经”,这个比喻妙极。马邦人要重新做人,重做中国人,除了学习四书五经,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四书五经,才是中华正经,普世真理,才有易筋经洗髓的力量,重新把鬼变成人,把马邦变回华夏。

   【看中国】或谓五四最大的功绩是“将国人从道德的束缚、礼教的等级中解放出来,从而自由化平等化”云,这是混扯,流氓盗贼才不受道德制约。至于清朝礼制,确实有必要更新改良,实际上清儒也有志于改良。但打倒了儒家,官德民智全面恶化,新礼制固然不可能,民主制也难以建成。革命成功,社会更乱。

   【看中国】翻翻五四启蒙派的著作文章,对于百年来灾难深重就毫不奇怪。大量妄言妄语邪知邪见居然被奉为圭臬,那些无知无畏愚蠢不堪的妄人纷纷被尊为大师,可见国人已经普遍丧失了是非之心。无是非之心,非人也。非人化在民国就已经相当严重了,后来只是变本加厉而已。

   【看中国】《环球时报》去年在社评中强调,中国如果舍不得外援,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这就是所谓的高级黑吧,以赞美的口吻揭露事实真相。要靠大规模经济外援才能在国际社会混,真可谓穷得只剩下钱了。只是,靠国际性贿买获得的尊重,没什么含金量,脆而不坚,终究混不长也。

   【王道】很多人不明王道真义,以为讲王道就是一味示好一味退让一切从宽。殊不知,王道精神是以民为本,公平正义,有文事也有武备,有礼乐也有刑罚和征伐。礼乐扬善,刑罚治罪,征伐遏恶,义刑义战,威严莫犯。得道多助,王道政治,天下归往。所以孟子说仁者无敌,春秋说王者无敌。

   【抑郁症】常闻有人因抑郁症去世,深感悲哀。天地之性人为贵,人身是天命之性最好的载体。生而为人,何等难得,何其珍贵。古人珍惜寸阴,一寸光阴一寸金,哪有时间抑郁也。人身本身就非常美好,如果得闻大道,有望尽心尽性,知天知命,成德成圣,就更是美好无量、幸福无边了。

   【答客】或问:要武力收回台湾,后患深重;如果不动武,可能永远失去台湾。如果以王道理论指导外交军事,应如何做?答:外交和军事都是内政的延伸。要以王道理论指导外交军事,首先内政要王道化,重立道统,重建礼制。所谓近悦远来,近悦了,“王道之民嗥嗥(白字旁)如也”,两岸问题迎刃而解。

   【答客】或问:以儒法替代宪法需要做那些事?答:儒家宪政就是中华宪政,就是新礼制和现代王道。当务之急是通过各种方式宣传、弘扬和复兴儒家。正人君子多了,体制内外社会各界认同拥护儒家者多了,修宪立宪顺理成章。政治社会儒化,官德民智上升,一切都好办,一切问题都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批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两句皆误。易经说“天地之大德曰生”,中庸说:“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这就是天地之大仁。后一句更是诬尽圣人。历代圣贤无不大仁大义,深怀父母之心和民胞物与之情怀,“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

   【对比】马帮学者宣称,只要打赢美国,打烂东部城市,死掉十亿人口都无所谓。对比一下儒家圣贤吧。“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禹稷认为,天下有溺者饥者,就是自己失责;“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伊尹认为,有一人不得其所,都是自己的罪过。

   【看世界】亨廷顿将世界分为八大文明体,其中西方文明体和穆斯林文明体性质、品质大不同。西体虽有很大局限性,仍远优于穆体,更不可能被恐怖主义战胜和摧毁。恐怖主义越疯狂,越勇于制造大麻烦,越会激怒西体而受到毁灭性严打。与恐怖主义作彻底切割是穆体的最佳出路。

   【看世界】民德民智低劣到一定程度,社会环境恶化到一定程度,好制度就建不起,勉强建起也稳不住。土耳其的现代化历程,与中国的百年沧桑一起,为东海多年前提出的这个定律提供了很好的证明。另外,不良学说泛滥和主导的社会必然恶化,民德民智必然低劣化。2016-7-18余东海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