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93)]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93)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6/07/18

   美國警察又被殺

   今天網上新聞又報道了,美國某地有人槍擊警察,三死多人傷。

   老實說,這對我不是一個意外的消息。自從不久前,美國另一地區發生警察被襲擊,五死多傷之後,我預料另一同類事件會很快到來。原因之一是美國槍械太容易獲得,而且火力强大;二是用槍殺人在美國已成爲一個社會習慣,人們用槍行劫,用槍泄憤,用槍報復,用槍威脅,用槍解決問題。在美國槍的用途真多,而人們包括小孩,習慣用槍;三是美國政府,從聯邦到各州各地方,對濫用槍支束手無策。你看他們的政治和公務人物的講話,從總統到議員到警長,都是廢話,而所做的補救工作,都是完全無實質意義的事情。

   美國人濫用槍械,其普遍的程度有如喫飯拉屎,已經頻繁到不須講道理了。但以這次槍擊警察來説,卻並非不能理解。老實說,我當初看到美國警察槍殺黑人的報道,我也很氣憤。黑人已經被制服壓倒在地上,警察還用槍擊,而且擊殺,實在沒有需要。這事一再發生,確是令人難以忍受。但民衆,特別是黑人民衆,可以做什麽?示威,示威過了;抗議,抗議過了;司法調查,查過了。全都無法制衡警察有槍在手的暴力。在這情況下,民衆公民抗命,用一個不太難的方法取回公道,難道不是很自然的嗎?

   奪去了八條警察性命的兩個黑人青年,不像是壞人。他們都是退休海軍陸戰隊員。他們此舉不是報私仇,而是激於義憤,爲一件公事而做出好多人覺得過激的行爲。他們是有公民意識的,當然你會認爲這是負面的公民意識。但是我相信,經此兩次事件之後,當美國警察制服一個嫌疑犯時,他是否再要拔槍把他擊殺,他應該有所猶豫。從這個角度看,打死幾個警察不是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糾正警察槍暴嗎?

   不過,現在恐怕的是,殺戒一開,不知伊於胡底,警察,特別是白人警察,成爲黑人槍手的追殺對象,人人自危。這事怎樣收科?沒人可以說得準。大概可能是,在再沒有黑人死在警察槍下的情況下,這些槍擊事件,會像瘟疫一樣,慢慢消失。

   由美國警察動輟開槍殺人,我不禁想到以前在美國曾做過的一件出位事 – 在聯邦大樓内示威。這是個人的一個單獨行動,詳情我曾在本欄記述。我在這事件中被警察帶走,他説話斯文有禮,但我相信,如果他拔槍向我射擊,也是斯文有禮的。想到這,我真是抹一把汗。

(2016/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