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陈泱潮文集
·这是造谣?你不是草虾,那就把你草根的真名实姓相关资料亮出来!
·博讯论坛特有景观:从标题就可一目了然网特与网民正邪之战
·草根!你还有脸继续赖在博讯论坛版主位置上吗?
·ZT贾阔:草虾,你为何“愤怒”?——我与陈泱潮老师去你家是一次赴约之行
·网上特务的疯狂,不惜如此自我暴露
·陈泱潮再质问窃居[博讯论坛]版主的蟊賊无耻的流氓无赖草根: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骗子?!
·"马甲流氓无赖哲学"正在这里发挥着造谣恶搞民主人士的极其恶劣的作用
·存放在历史档案里的蚍蜉撼树图
·非常感谢博讯论坛版主螺杆先生仗义执言!
·两类马甲正邪辨
●铁的事实彻底粉碎【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长期的造谣和诬蔑
·谢谢转福音先生的致意!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此次对陈泱潮又发动造谣诬蔑威胁的原因
·草根五毛网痞别动队丑行录
·【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不打自招的警匪狰狞面目和腔调的大暴露
·ZT:中共开办五毛党培训班——真假难辨呀,这是控制舆论?还是造谣?
·事实胜于雄辩:陈泱潮何来什么“经济诈骗潜逃案”?(2图)
·陈泱潮正告【草根五毛党网痞别动队】
●再斥【匿名马甲流氓无赖】草根五毛党
·草根!你未免太无耻了吧!
·关于毛岸龙事你草根五毛党无耻到了极点!
·草根匪党骗子五毛别动队极端无耻嘴脸活脱脱的真实写照!
●反对和声讨中缅两国军政府专制独裁暴政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当前缅甸局势及相关问题的声明
·陈泱潮关于中共国政权性质是比缅甸军政府更为邪恶和狡猾的军政府的论断
●驳斥造谣污蔑澄清事实真像
·陈泱潮受邀担任民主中国阵线总部顾问难道是假的吗?(10图)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缘起(2张图)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正本清源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与【假“真善忍”旗号下的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
·与【假“真善忍”者~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目录
· 请问阁下的建议--“招回你的《特权论》”是出于真善忍?还是出于真善忍的对立面?
·答“曲突徙薪忘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者
·请问正神是谁?在哪里?
·“‘仁义礼智信’,在马甲 goodid 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少?”
·你认为人类对上帝的认识已经到顶?
·阁下为什么如此反感和排斥《特权论》?门户观念蒙蔽了你的心窍!
·这就是你的真善忍吗?
·你在严重败坏真、善、忍的名誉和信誉!
·评打着“真善忍”旗号的马甲goodid刻毒颠倒黑白诋毁《特权论》
·你首先应当回答我的是:你的“真善忍”在哪里?
·你能对号入座,还算老实
·《特权论》是陈泱潮将近40年前的著作,请看今天(2009-6-21)的《陈泱潮文集》目录
·假、恶、毒真相的大暴露!
●遭到围攻期间着眼大局所写文论
·国殇日以《水升火降歌》(六首)催生真民主新中国
·论中共国当前形势下政变的可能性(一附件二张图)
·伍凡陈泱潮评:胡锦涛防政变军队进入二级战备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附:kbxql翻译之英文)
·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谈吕耿松事
·中国已经在内战的边缘(3图1附件)
·我为什么要要舍身忘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
·关于有神论和法轮功等问题答精卫网友
·陈泱潮复夕阳景先生,宣布对匿名马甲一概不予理睬
·让人权圣火照亮中国人心!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
▲導正尋找紫薇聖人方向卷
●紫薇聖人
·必須導正尋找紫薇聖人的方向
·ZT推背图预言中国紫薇圣人出世特征
· 群龍無首,民運唯混
·因勢利導,固結民心,聖者所為
·陳述事實絕不等于自吹自擂自我封神
·中國人民最需要什么樣的人?
·超級傻瓜作為乎?紫薇聖人作為乎?(目錄)
·贰、陳泱潮(陳爾晉)在生死之间的选择
·叁、陳泱潮(陳爾晉)在成败之间的选择
·肆、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1
·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2
·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3
·伍、陳泱潮(陳爾晉)在永恒与急功近利之间的选择
·十一、“頭戴四兩羊絨帽”:白髪與布袋和尚彌勒背影圖
·十二、“玄色其冠”:白髮染黑髮光冕照
·十三、天賜旒冕,“龍張其服”(3圖)
·《特權論》應證了紫薇聖人在上個世紀80年代“雄鸡报晓”的說法
·ZT中国紫微圣人的出世特征
·ZT如何鉴别紫薇圣人?
·真正的紫薇聖人早已指明了建立世界新次序的方向
·從《特權論》看薄熙來事件和中共國社會性
·真正的紫薇聖人對世界宗教的沖擊和震撼之一
·聖人論
·ZT关于寻找紫薇圣人的又一新说法
·信不信由你,天意運行于互聯網:紫薇圣人2015(組圖)
·zt紫薇圣人出世的世界之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冯崇义: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冯崇义更多文章请看冯崇义专栏
   

    震动世界的“709抓捕事件”,已经整整一年。从2015年7月9日起,习近平当局统一部署各地公安人员同时在二十几个省市采取“霹雳手段”绑架、关押、限制、传唤维权律师以及他们的助手、家属和支持者,共有300多人。一年以来,面对律师及各界的质疑、面对家属的呼吁、面对世界各国政府及律师团体的谴责,党国当局仍然执迷不悟,继续关押或起诉二十几名不屈不挠的“重犯”,包括我的好友李和平。与日夜盼望这些蒙受冤屈的国士们早日脱离磨难诸多民众一样,我于此时此刻,感想良多。
   
    感想之一是,认知错乱、自负蛮横、价值系统僵化落后的党国领袖习近平对国家民族造成的祸害越来越大。习氏“治国理政”三年多来中国在法治领域的倒退,世人始料未及、瞠目结舌。律师、特别是急公好义的维权律师和公益律师的成长,本是中国法治进步、政治清明的重要组成部分。2012年底、2013年初的政府换届,本是中国厉行法治、甚至于启动宪政转型的绝佳机会窗口。当时,祸国殃民的维稳体制受到广泛的抨击和质疑;恃权乱法、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薄熙来、周永康联翩倒台,党内顽固势力受到重创;朝野上下都期待有一个否极泰来的新局面,特别是民间强烈希望中国的宪政转型能有破局之举。然而,习近平登基以来,不但没有在改革开放或宪政转型方面引领中国向前迈进,而是大开历史倒车,复辟极权主义价值理念,毁坏法治建设的既有成果,围剿异议人士和民间意见领袖,摧残正在发育的公民社会和互联网自由言论空间,厚颜无耻地运用帝王权术将与民更始的期待转化成制造个人崇拜、强化独裁专制。连原本鼓舞人心的反腐肃贪,也是政治挂帅、完全藐视正当的司法程序。如此“治国理政”,比薄熙来、周永康的“唱红打黑”、强权维稳有过之而无不及。薄熙来当年对妨碍他违法乱政的律师李庄进行栽赃陷害,因为受到全国法律共同体及公共舆论的的强力阻击而退让罢手。周永康2011年为了对“中国茉莉花革命”防患于未然,也曾进行全国大抓捕,但他毕竟只敢采取偷偷摸摸的的手段秘密拘捕压维权律师、网络意见领袖及其他假想政敌,而且只是对他们进行短期关押和要挟恐吓之后就无罪释放。很可能是由“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统一部署的“709大抓捕”,则以刚刚颁布生效一个周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为依据,不再采用去政治化“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等社会秩序类或经济类罪名,而是明目张胆地直接上纲上线到“危害国家安全”、“颠覆国家政权”等政治罪名。而且在抓捕和处理这些维权律师和其他人员时,公然违反尚还多少体现法治精神的《镇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恢复使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手段。其一是成立由公安人员牵头的“专案组”全程掌控,先定罪抓人然后才找证据;其二是安排国家媒体未审先判,罗织罪名进行污名化并强迫被捕者公开认罪,就像以前游街示众来污辱被捕者一样;其三是滥施连坐,株连下属和家属,包括未成年子女;其四是强行剥夺家属的知情权和律师的会见权,甚至于强行解除家属聘请的律师、荒谬绝伦地由公安部门委派律师。这样的做派,典型地体现习近平的极权主义专政思维,明目张胆地恢复党对法律的绝对领导和支配,明目张胆地蔑视法理和司法程序,明目张胆地将法律完全当成党的专政工具。党国此举心狠手辣,公然践踏法治原则与人类道德底线、严重损毁党国的形象。
   
    感想之二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勇敢、刚毅和成熟。维权律师横空出世,是中国从极权主义社会向后极权主义社会转化的成果之一。20世纪80年代初,后极权主义党国需要借助法律来维持后极权秩序、弥补合法性的缺失、发展半市场经济,被极权主义灭掉的律师职业得以起死回生。在后极权主义的中国,个人和社会局部突破党国的一元化控制而部分地获得自由发展的空间,私有经济得以迅速发展、权利意识得以成长、公民社会得以复苏。以此为背景,以行政诉讼和网络动员为核心的维权运动伴随着21世纪的到来席卷神州大地。维权运动是各类党国冤民的社会运动,包括土地被剥夺的农民、房子被强拆的居民、法律救济渠道被堵塞的访民、环境被污染的苦主、宗教信仰自由被打压的教民、言论自由被侵害的网民,等等。从律师职业中脱颖而出的维权律师,成为维权运动中坚力量。维权律师是一批为了维护冤民的权益敢于运用法律挑战强权的律师,是不惜付出沉重代价伸张正义、为民请命的义士。而且,严守职业伦理的好律师与宪政民主的诸种价值有天然的关联,天然地要在改变专制制度、建立自由秩序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世界各国走向宪政民主的光辉历程中,到处都可以看到律师们的特殊贡献。不幸的是,从事正义事业的当代中国维权律师所受到的打压特别严酷,在与后极权主义党国的搏斗和博弈中所遭受的苦难特别深重。名副其实的法治与党国专制具有不可兼容性,后极权主义党国与法治的调情只是叶公好龙。维权民众和维权律师要求落实名副其实的法治,对党国专制及党国特权形成冲击和威胁,恼羞成怒的党国当局于是便抛弃喜欢法治的伪装而严厉打击追求法治的维权民众和维权律师。党国以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两种形式双管齐下,对严格履行律师职责的维权律师进行报复和迫害。行政处罚包括种种刁难,直到吊销执照、关闭律所、毁掉维权律师的生计。刑事处罚又分为明、暗两类,明的是依据恶法罗织罪名拘捕、囚禁维权律师,暗的是动用国保警察非法监控、窃听、跟踪、骚扰、绑架、殴打维权律师。但是,维权律师们历尽劫难仍然坚持不懈、前赴后继,而且捍卫公民权益和法治原则的立场更加坚定、思想更加成熟、行动更加果敢。
   
    感想之三是这些维权律师在全球范围内得到的广泛同情、关注和声援。党国当局滥用警力打击维护法律尊严的律师,使法治环境急剧恶化,无疑是犯众怒、招公愤的恶行。在给落难的维权律师及其相关人员施以援手的庞大人群中,两个群体特别令人感到。一个是维权律师的妻子们。她们通过“709抓捕事件”加深了对她们的丈夫以及维权律师志业的认识,更加坚定地站到他们的丈夫和正义的维权事业一边,守望相助、相濡以沫。而且,她们逐步克服恐惧,不辞劳苦、冒着风险公开站出来为营救身陷囹圄的英雄们奔走呼号。她们的英勇行为,既给受难的丈夫们得到安慰和鼓舞,也触动社会、特别是国际社会更加密切地关注维权律师的处境和志业。另一个群体是维权律师的同行们,“709抓捕事件”之后,维权律师群体不仅没有缩小,而是继续扩大。100多位律师同行在“709抓捕事件”发生当天就挺身而出,联署严正声明要求党国当局立刻释放所有无辜,并呼吁社会密切关注这一严重事件。后来还有更多的律师同行加入这一队伍,在重要的时间节点联署多个声明,给党国当局施加压力,向社会解释真相。一批敢于担当的维权律师同行还甘冒巨大风险勇敢担任被捕勇士们的辩护律师。由落难维权律师的妻子和同行打头阵,国内外同情同情和声援“709抓捕事件”落难者的队伍迅速扩大。从2015年7月开始,出了全球律师同行、各国律师协会及各界人士不断地为“709抓捕事件”的维权律师及人权卫士鼓与呼,联合国、欧盟、国际大赦等国际组织和美、德、英、法、日、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政府也纷纷发表声明。2016年3月10日,美、德、英、日、挪威、荷兰、瑞典、澳大利亚等十二国还罕见地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如果是一个正常的政府,面对这么多人的抗议和这么大的舆论压力,早就作出反思而痛改前非了。
   
    “709大抓捕”与法治目标背道而驰,是危害法治而向极权主义统治倒退。按照联合国的定义,名副其实的法治至少包括三大原则。其一是法律至上的原则,所有个人和包括政党和国家在内的实体都受制于法律;其二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法律及执法程序对所有个人和实体都一视同仁,司法必须独立于立法和行政;其三是法律必须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原则,国家不能制定违反国际人权准则的法律。当今中国的后极权主义政权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公然反对普世价值、公然将法律完全当成党的专政工具,野蛮地挑战法治的三大原则。我们知道,极权主义是人类历史的一次挫折和一段弯路岔道,这一挫折和一段弯路岔道使人类付出了沉重代价,包括亿万无辜生命和道德大混乱。全球绝大多数的共产主义党国,都经历了从极权到后极权、再从后极权到宪政民主的历史进程。中国等几个残余的共产主义党国,必须明智地早日完成宪政转型的历史进程。
   
    中国维权律师群体是这一历史性社会大转型中一支举足轻重的健康力量。维权律师们坚定地确立了人权、法治、民主、宪政的现代价值观,以伸张正义、为民请命、宪政法治为志业,是当今中国社会中具有成熟现代思想的一个人群。他们在待人处世中也秉承古来中国士人的优秀传统,真的能够做到“以天下为己任”,做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做到“三军可夺其帅而匹夫不可多其志”。对维权律师的残酷打压,实在丧尽天良,但终究不能摧毁维权律师们持守法治的信仰和意志。强权必败,人道、良知和公义必胜。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