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陈破空文集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2016年7月,國際常設仲裁法院有關南海爭端的仲裁結果出爐後,中國網路上,激起民族主義的狂熱喧囂。「愛國主義」言論,一再刷屏。
   
   「老祖宗留下的領土」,「一點也不能少」,「一寸也不能丟」。這些話,從國家領導人嘴裡,再到大國小民嘴裡,異口同聲地喊出來,增添了鸚鵡學舌的滑稽。
   
   單說南海,就依中共當局的「歷史權利」說:南海領海範圍從中華民國繼承而來。那麼,中華民國的十一段線,如何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九段線?少了兩段,豈止少了一點?中共把那兩段賣給了誰?越南。依照當今中國人的認知標準,這就是賣國,鐵板釘釘的賣國。


   
   至於「老祖宗留下的領土」,最顯眼的,莫過於北方領土,被俄羅斯強奪的15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四十多個台灣和六分之一個中國,如今依然在俄羅斯的版圖上,中國豈止丟了一寸?
   
   2001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代表中國政府,與俄羅斯政府簽署邊界協定,正式追認《伊犁條約》、《北京條約》、《璦琿條約》等一些列中俄不平等條約,全面放棄歷史上俄國掠奪的中國領土。甚至放棄了可以回歸的海參崴(相當於四十多個釣魚島)—— 根據蘇聯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在1946年簽訂的條約,海參崴應該在50年後,即1996年,歸還中國。英國如期歸還了香港,葡萄牙如期歸還了澳門,俄羅斯卻拒絕歸還海參威。這一拒絕,得到了中共當局的默許,成為永久拒絕。
   
   作為「老祖宗留下的領土」之一,海參崴是中國地名。俄羅斯取名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征服東方」、「統治東方」,明確承認就是從中國搶來的,以示炫耀和羞辱。
   
   其實,南海爭端仲裁後,中國政府和民間都再次上演了《阿Q正傳》,再次大大地弘揚了阿Q精神。再次證明近代中國作家魯迅穿透國民性的眼力、及其偉大作品《阿Q正傳》的經典與不朽。
   
   仲裁前夕,中國官方媒體鼓噪戰爭,解放軍三大艦隊在南海大舉軍演,擺出以武力威脅對抗和平裁決的架勢,但仲裁結果揭曉後,中共調子卻立即軟了下去,尤其迴避與美國交鋒。由御用學者出來打圓場,說:南海爭端,「還是需要和平協商解決。」
   
   至於中國民間,無數人喊打喊殺,要求宣戰、開戰。口喊「南海要開戰,我第一個參軍。」「我要上戰場,請給我發槍!」卻連上街遊行示威的膽量都沒有。因為,當局提前向各大學發文通知:「不得上街遊行示威,否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於是,號稱「愛國者」的愛國賊們,嚇得臉都白了,腿肚子打顫,哪裡還挪得動腿?中共當局屏蔽仲裁文全文,明目張胆地愚弄國人。被剝奪了知情權的愛國賊們,竟也無人出聲抗議。
   
   既不能打仗,又不能抗議。於是,愛國賊們轉謀下策。呼籲抵制外國商品,成為發泄手段之一。近些年來,愛國賊們一直忙不迭地呼籲。因為釣魚島,呼籲抵制日貨;因為美國巡航南海,呼籲抵制美貨;因為南海爭端,呼籲抵制菲律賓貨、越南貨;因為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呼籲抵制韓國貨……於是,擺樣子的相片里,抗議的橫幅越拉越長:「堅決抵制美日韓菲越貨……」
   
   口號喊得震天響,然而,現實生活中,抵制外國貨的中國人,寥寥無幾。於是,有些愛國賊們跑到肯德基和麥當勞等美式快餐店,高舉紅旗,高唱國歌,堵住門口,不準顧客進入。
   
   這些愛國賊們對中國民眾高聲訓話:「你們吃的美國肯德基,丟的是老祖宗的臉。」 「將來打仗的話,每一顆炮彈都是你們贊助的。」「如果吃了肯德基,將來都是漢奸。」有顧客不堪騷擾,被迫離開,愛國賊們跟在後面喊:「走吧,走就是中國人!」
   
   經中共網警過濾、刪帖、屏蔽,批評愛國賊的意見似乎不多,然而,仍未能擋住部分中國人清醒的回應:「抵制日貨美貨,不如抵制蠢貨!」
   
   南海風波未平,另一風波又起。共青團中央盯上了演員兼導演趙薇,指控她聘用了「台獨」演員戴立忍。在「愛國主義」的大旗下,發動網路輿論大攻勢,瘋狂圍剿趙、戴二人,迫使二人低頭「道歉」。他們合作製作的電影片名《沒有別的愛》,應該解讀為,只能愛黨,沒有別的愛。此事激發的反應之一是,台灣人發起「向中國道歉大賽」,轟動網路,成為絕妙諷刺。
   
   而今年早些時候,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也是高舉「愛國主義」大旗,煽動中國網民大舉圍攻曾展示中華民國國旗的台灣藝人周子瑜、及其聘用她的韓國娛樂公司JYP,並迫使二者「認錯」、「道歉」。此事引發的效果之一是,獨派候選人蔡英文隨後高票當選台灣總統,正是台灣人民對中國大陸的最好回敬。
   
   在中國,無論何事何由,一提「愛國主義」,就是政治正確,猶如孫悟空掄起金箍棒,所向無敵,所向披靡,與之碰撞者,非死即傷。
   
   鼓吹「愛國主義」的當權者,很清楚他們在幹什麼,利用民族主義,煽動民眾情緒,轉移民眾視線,發泄一律對外,槍口一致朝外。批判這類「愛國主義」的自由派,也很清楚他們在說什麼,揭穿當權者的遮羞布和護身符,把他們獨裁、賣國的真面目公示於眾。
   
   只有那些盲目跟風的愛國者或愛國賊,人云亦云,搖旗吶喊,聲嘶力竭,全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幹什麼、要什麼、為什麼。不能說他們不愛國,只能說他們盲目「愛國」,受人利用。準確而言,他們不是醜陋的中國人,而是可憐的中國人,是那種「被人騙了還幫人數錢」的可憐蟲。這樣的中國人,實在有必要學習和重溫中外名家名人關於「愛國主義」的論述: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真正的愛國主義不排斥其他人對愛國主義的理解。」 美國早期思想家潘恩:「愛國者的責任就是保護國家不受政府侵犯。」
   
   美國作家皮爾斯:「愛國主義:一堆隨時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點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英國哲學家、數學家羅素說:「愛國主義就是積極地為了微不足道的原因殺人並被殺。」
   
   英國劇作家蕭伯納:「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的國家都要好,只因為你生在這裡。」
   
   把話說得更重的,是如下幾位。美國作家、哲學家梭羅:「愛國主義是他們腦袋裡的蛆。」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蘇聯創始人列寧:「每當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出現重大危機的時候,愛國主義的破旗就又散發出臭味來。」
   
   至於中國名家,論述毫不遜色。中共創始人陳獨秀:「惡國家甚於無國家。」近代中國學者胡適:「爭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當代中國作家王朔:「有這麼一群人,在日本叫法西斯,在德國叫納粹,在中國叫愛國者。」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7月19日)
(2016/07/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