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陈破空文集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2016年7月12日,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就國際注目的南海爭端如期作出裁決:中國在南海的領海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的所有海上地物,均屬礁岩,而非島嶼;中國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破壞自然環境,濫捕瀕危海龜、珊瑚等海生資源,干擾漁業活動,侵犯他國權益,違法國際法。
   
   中共在南海的主權主張,即所謂「九段線」,號稱「歷史權利」,涵蓋南海的90%,繞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汶萊等國家門口一圈,從未得到任何國家的承認,如今,更遭到了常設仲裁法院一錘定音的否定。在法律和道義上,北京輸得精光。《環球時報》為此發表社論,僅從標題,就可看出其氣急敗壞的程度:「『仲裁結果』比最壞的預測還要無恥」。但,這一切,都是中共自找的,都是它肆無忌憚的挑釁和自以為是的擴張自招的後果。
   
   仲裁結果公布後,中共當局重複了早前「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這一立場,構成了三違反:違反中國作為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的義務和責任。這個國際法院成立於1899年,中國是最早的締約國之一(1904年)。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該國際公約形成於1982年,中國是160個簽約國之一(1996年)。違反了作為一個聯合國成員國的起碼責任,因為,仲裁法院依據的就是聯合國的海洋法公約。


   
   筆者早就論斷,一個獨裁政權,在國內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在國際上也必定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正所謂:本性難移。「外交是內政的延伸。」
   
   南海仲裁前夕,中共調遣其南海、東海、北海三大艦隊,在南海舉行大規模實彈軍演,並由四名上將坐鎮指揮。(海軍司令員吳勝利,預示無勝利。)這一空前強硬的威脅姿態,以及這些年填海造島、軍事化南海的大動作,顯露典型的中共極權思維:用拳頭代替講理,用戰爭對抗和平。邏輯很清楚,由國際法庭解決爭端是和平手段,用軍事攤派解決爭端是戰爭手段。
   
   南海仲裁前夕,在美國,除了紐約時報有零星報道,大部分主流媒體上,幾乎找不到有關南海仲裁和南海爭端的消息,美國媒體大都聚焦於美國國內問題,諸如警察槍殺黑人以及由此引發的抗議與報復事件,或美國總統大選等。對照之下,幾乎只有中國媒體在大肆炒作南海爭端與南海仲裁,並大肆鼓吹戰爭、叫囂戰爭、煽動戰爭。中共宣傳機器,儼然戰爭販子。
   
   中共當局的炒作,極可能,最終讓它自己下不了台。從微信、微博上看,許多中國民眾被煽動起來,不僅不了解自己的政府正在違反國際法、對抗國際社會、以大欺小、恃強凌弱,而且以為中國受了欺侮、吃了虧,要求「宣戰」、「開戰」的聲浪響成一片。如果中南海不開戰,必定被中國網民罵為「軟蛋」、「軟骨頭」、「軟腳蝦」。
   
   事實上,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中共當局並沒有如它事先威脅的那樣顯示決心和強悍,反而流露降溫、滅火、避戰的心態。中共曾暗示,一旦仲裁不利,將採取三大動作: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開始填海造地,宣布設立「南海放空識別區」。但仲裁已經有了結果,中共的三大動作,一個也沒有出手。中共反而在國內加強控制,下文件不準高校學生示威,屏蔽常設仲裁法院有關南海爭端的仲裁全文,生怕中國老百姓得知真相後,要麼譴責政府賣國、喪權辱國,要麼批評政府撒謊、破壞國際秩序。
   
   北京到處遊說,宣稱其南海立場獲得「66個國家」的支持,且不說,這根本不可能,不過是自我吹噓、自說自話、自欺欺人。單說俄羅斯,被中共緊急拉來墊背,但俄羅斯在亞洲的真正盟友乃是越南和印度,號稱「俄-印-越鐵三角」。而在南海,越南與中國處於激烈對抗,印度則完全站在中國的對立面,為周邊國家的後援。俄羅斯怎可能舍印度、越南而就中國?再說,北京一再強調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但自己到處拉人站台的動作,恰恰是將南海問題國際化。
   
   北京提前宣稱仲裁法院的裁決是「一張廢紙」,但卻開動全部宣傳機器,大規模而高分貝地指責這一訴訟,反而讓國內和國際社會感覺到,中共太在乎這「一張廢紙」。無理而心虛。
   
   台灣總統府(中華民國政府)表示不接受這一仲裁,因為,由台灣實際控制的太平島,被常設仲裁法院定義為「岩礁」,因而僅擁有12海里、而非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台灣不接受仲裁結果,理由之一是:該法院審理此案過程中,「並未正式邀請中華民國參與仲裁程序,也從未徵詢我方意見。」台灣「不接受」的立場,是台灣新政府上任以來,與大陸當局立場最接近的一次。至少表象如此。台灣不接受,還在於,台灣並不具有中國大陸擔當的三重身份:聯合國會員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約國、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
   
   前幾天,美國《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站曾刊登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拒絕國際法庭裁決有先例可循──美國30年前就這麼干過。」中共當局如獲至寶,立即在其《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題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美國30年前公然對國際法庭耍流氓」。中共喉舌用「耍流氓」來給美國下結論,等於也給自己下了結論:中共不接受國際法院的裁決,就是耍流氓!
   
   回頭來說美國那樁舊案。1986年,尼加拉瓜政府將美國政府告上國際法庭,指控後者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企圖破壞該國的社會主義政府」。國際法院裁定尼加拉瓜勝訴,美國不接受裁決結果。但美國並未完全抵制這一訴訟,而曾派人出庭應訴。後來,美國與尼加拉瓜新政府達成和解,尼加拉瓜撤訴,美國為尼加拉瓜提供經濟援助。該案以兩國和解而了結。而該案不涉及任何領土、領海、領空等主權之爭,因而與菲律賓和中國的訴訟案在性質上大不相同。
   
   在中國網路媒體上,出現了這樣的標題:「美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乍看這個標題,足以令部分中國人憤慨,認定是美國在背後搗鬼。原來,代理菲律賓向常設仲裁法院訴訟的,是美國律師賴克勒(Paul Reichler)。殊不知,這個賴克勒,也恰恰就是當年代理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國際法庭的同一個人。於是,還應該有另外一個標題:「美國律師幫助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了國際法庭。」
   
   假設,還有這樣一個標題:「中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將如何?結果可想而知,這個中國律師將立即被共產黨、五毛黨、毛左派咒罵為「叛徒」、「漢奸」、「賣國賊」,淹沒在謾罵、咒罵、辱罵的口水中,正所謂「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這還是輕的,這個中國律師必定被中共當局投入大牢,先逼其「電視認罪」,然後以「叛國罪」判處重刑,「全國人民」拍手稱快。
   
   美國律師和中國律師,獨立性、處境與命運的迥異,是文明與野蠻的截然對照。中國與其他國家對南海爭端的不同解讀、及其解決方式的不同認知,更是文明落差的寫照。一句話,共產中國,仍然是一個落後國家,對內的獨裁,必然轉化為對外的獨裁。作為一顆毒瘤,中共腐敗集團,禍害中國,也禍害世界。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7月12日)
(2016/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