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陈破空文集
·秋色深处,登临富士山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2016年7月12日,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就國際注目的南海爭端如期作出裁決:中國在南海的領海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的所有海上地物,均屬礁岩,而非島嶼;中國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破壞自然環境,濫捕瀕危海龜、珊瑚等海生資源,干擾漁業活動,侵犯他國權益,違法國際法。
   
   中共在南海的主權主張,即所謂「九段線」,號稱「歷史權利」,涵蓋南海的90%,繞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汶萊等國家門口一圈,從未得到任何國家的承認,如今,更遭到了常設仲裁法院一錘定音的否定。在法律和道義上,北京輸得精光。《環球時報》為此發表社論,僅從標題,就可看出其氣急敗壞的程度:「『仲裁結果』比最壞的預測還要無恥」。但,這一切,都是中共自找的,都是它肆無忌憚的挑釁和自以為是的擴張自招的後果。
   
   仲裁結果公布後,中共當局重複了早前「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這一立場,構成了三違反:違反中國作為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的義務和責任。這個國際法院成立於1899年,中國是最早的締約國之一(1904年)。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該國際公約形成於1982年,中國是160個簽約國之一(1996年)。違反了作為一個聯合國成員國的起碼責任,因為,仲裁法院依據的就是聯合國的海洋法公約。


   
   筆者早就論斷,一個獨裁政權,在國內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在國際上也必定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正所謂:本性難移。「外交是內政的延伸。」
   
   南海仲裁前夕,中共調遣其南海、東海、北海三大艦隊,在南海舉行大規模實彈軍演,並由四名上將坐鎮指揮。(海軍司令員吳勝利,預示無勝利。)這一空前強硬的威脅姿態,以及這些年填海造島、軍事化南海的大動作,顯露典型的中共極權思維:用拳頭代替講理,用戰爭對抗和平。邏輯很清楚,由國際法庭解決爭端是和平手段,用軍事攤派解決爭端是戰爭手段。
   
   南海仲裁前夕,在美國,除了紐約時報有零星報道,大部分主流媒體上,幾乎找不到有關南海仲裁和南海爭端的消息,美國媒體大都聚焦於美國國內問題,諸如警察槍殺黑人以及由此引發的抗議與報復事件,或美國總統大選等。對照之下,幾乎只有中國媒體在大肆炒作南海爭端與南海仲裁,並大肆鼓吹戰爭、叫囂戰爭、煽動戰爭。中共宣傳機器,儼然戰爭販子。
   
   中共當局的炒作,極可能,最終讓它自己下不了台。從微信、微博上看,許多中國民眾被煽動起來,不僅不了解自己的政府正在違反國際法、對抗國際社會、以大欺小、恃強凌弱,而且以為中國受了欺侮、吃了虧,要求「宣戰」、「開戰」的聲浪響成一片。如果中南海不開戰,必定被中國網民罵為「軟蛋」、「軟骨頭」、「軟腳蝦」。
   
   事實上,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中共當局並沒有如它事先威脅的那樣顯示決心和強悍,反而流露降溫、滅火、避戰的心態。中共曾暗示,一旦仲裁不利,將採取三大動作: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開始填海造地,宣布設立「南海放空識別區」。但仲裁已經有了結果,中共的三大動作,一個也沒有出手。中共反而在國內加強控制,下文件不準高校學生示威,屏蔽常設仲裁法院有關南海爭端的仲裁全文,生怕中國老百姓得知真相後,要麼譴責政府賣國、喪權辱國,要麼批評政府撒謊、破壞國際秩序。
   
   北京到處遊說,宣稱其南海立場獲得「66個國家」的支持,且不說,這根本不可能,不過是自我吹噓、自說自話、自欺欺人。單說俄羅斯,被中共緊急拉來墊背,但俄羅斯在亞洲的真正盟友乃是越南和印度,號稱「俄-印-越鐵三角」。而在南海,越南與中國處於激烈對抗,印度則完全站在中國的對立面,為周邊國家的後援。俄羅斯怎可能舍印度、越南而就中國?再說,北京一再強調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但自己到處拉人站台的動作,恰恰是將南海問題國際化。
   
   北京提前宣稱仲裁法院的裁決是「一張廢紙」,但卻開動全部宣傳機器,大規模而高分貝地指責這一訴訟,反而讓國內和國際社會感覺到,中共太在乎這「一張廢紙」。無理而心虛。
   
   台灣總統府(中華民國政府)表示不接受這一仲裁,因為,由台灣實際控制的太平島,被常設仲裁法院定義為「岩礁」,因而僅擁有12海里、而非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台灣不接受仲裁結果,理由之一是:該法院審理此案過程中,「並未正式邀請中華民國參與仲裁程序,也從未徵詢我方意見。」台灣「不接受」的立場,是台灣新政府上任以來,與大陸當局立場最接近的一次。至少表象如此。台灣不接受,還在於,台灣並不具有中國大陸擔當的三重身份:聯合國會員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約國、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
   
   前幾天,美國《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站曾刊登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拒絕國際法庭裁決有先例可循──美國30年前就這麼干過。」中共當局如獲至寶,立即在其《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題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美國30年前公然對國際法庭耍流氓」。中共喉舌用「耍流氓」來給美國下結論,等於也給自己下了結論:中共不接受國際法院的裁決,就是耍流氓!
   
   回頭來說美國那樁舊案。1986年,尼加拉瓜政府將美國政府告上國際法庭,指控後者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企圖破壞該國的社會主義政府」。國際法院裁定尼加拉瓜勝訴,美國不接受裁決結果。但美國並未完全抵制這一訴訟,而曾派人出庭應訴。後來,美國與尼加拉瓜新政府達成和解,尼加拉瓜撤訴,美國為尼加拉瓜提供經濟援助。該案以兩國和解而了結。而該案不涉及任何領土、領海、領空等主權之爭,因而與菲律賓和中國的訴訟案在性質上大不相同。
   
   在中國網路媒體上,出現了這樣的標題:「美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乍看這個標題,足以令部分中國人憤慨,認定是美國在背後搗鬼。原來,代理菲律賓向常設仲裁法院訴訟的,是美國律師賴克勒(Paul Reichler)。殊不知,這個賴克勒,也恰恰就是當年代理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國際法庭的同一個人。於是,還應該有另外一個標題:「美國律師幫助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了國際法庭。」
   
   假設,還有這樣一個標題:「中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將如何?結果可想而知,這個中國律師將立即被共產黨、五毛黨、毛左派咒罵為「叛徒」、「漢奸」、「賣國賊」,淹沒在謾罵、咒罵、辱罵的口水中,正所謂「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這還是輕的,這個中國律師必定被中共當局投入大牢,先逼其「電視認罪」,然後以「叛國罪」判處重刑,「全國人民」拍手稱快。
   
   美國律師和中國律師,獨立性、處境與命運的迥異,是文明與野蠻的截然對照。中國與其他國家對南海爭端的不同解讀、及其解決方式的不同認知,更是文明落差的寫照。一句話,共產中國,仍然是一個落後國家,對內的獨裁,必然轉化為對外的獨裁。作為一顆毒瘤,中共腐敗集團,禍害中國,也禍害世界。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7月12日)
(2016/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