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陈破空文集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2016年7月12日,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就國際注目的南海爭端如期作出裁決:中國在南海的領海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的所有海上地物,均屬礁岩,而非島嶼;中國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破壞自然環境,濫捕瀕危海龜、珊瑚等海生資源,干擾漁業活動,侵犯他國權益,違法國際法。
   
   中共在南海的主權主張,即所謂「九段線」,號稱「歷史權利」,涵蓋南海的90%,繞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汶萊等國家門口一圈,從未得到任何國家的承認,如今,更遭到了常設仲裁法院一錘定音的否定。在法律和道義上,北京輸得精光。《環球時報》為此發表社論,僅從標題,就可看出其氣急敗壞的程度:「『仲裁結果』比最壞的預測還要無恥」。但,這一切,都是中共自找的,都是它肆無忌憚的挑釁和自以為是的擴張自招的後果。
   
   仲裁結果公布後,中共當局重複了早前「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這一立場,構成了三違反:違反中國作為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的義務和責任。這個國際法院成立於1899年,中國是最早的締約國之一(1904年)。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該國際公約形成於1982年,中國是160個簽約國之一(1996年)。違反了作為一個聯合國成員國的起碼責任,因為,仲裁法院依據的就是聯合國的海洋法公約。


   
   筆者早就論斷,一個獨裁政權,在國內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在國際上也必定不尊重法治、不遵守規則。正所謂:本性難移。「外交是內政的延伸。」
   
   南海仲裁前夕,中共調遣其南海、東海、北海三大艦隊,在南海舉行大規模實彈軍演,並由四名上將坐鎮指揮。(海軍司令員吳勝利,預示無勝利。)這一空前強硬的威脅姿態,以及這些年填海造島、軍事化南海的大動作,顯露典型的中共極權思維:用拳頭代替講理,用戰爭對抗和平。邏輯很清楚,由國際法庭解決爭端是和平手段,用軍事攤派解決爭端是戰爭手段。
   
   南海仲裁前夕,在美國,除了紐約時報有零星報道,大部分主流媒體上,幾乎找不到有關南海仲裁和南海爭端的消息,美國媒體大都聚焦於美國國內問題,諸如警察槍殺黑人以及由此引發的抗議與報復事件,或美國總統大選等。對照之下,幾乎只有中國媒體在大肆炒作南海爭端與南海仲裁,並大肆鼓吹戰爭、叫囂戰爭、煽動戰爭。中共宣傳機器,儼然戰爭販子。
   
   中共當局的炒作,極可能,最終讓它自己下不了台。從微信、微博上看,許多中國民眾被煽動起來,不僅不了解自己的政府正在違反國際法、對抗國際社會、以大欺小、恃強凌弱,而且以為中國受了欺侮、吃了虧,要求「宣戰」、「開戰」的聲浪響成一片。如果中南海不開戰,必定被中國網民罵為「軟蛋」、「軟骨頭」、「軟腳蝦」。
   
   事實上,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中共當局並沒有如它事先威脅的那樣顯示決心和強悍,反而流露降溫、滅火、避戰的心態。中共曾暗示,一旦仲裁不利,將採取三大動作: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開始填海造地,宣布設立「南海放空識別區」。但仲裁已經有了結果,中共的三大動作,一個也沒有出手。中共反而在國內加強控制,下文件不準高校學生示威,屏蔽常設仲裁法院有關南海爭端的仲裁全文,生怕中國老百姓得知真相後,要麼譴責政府賣國、喪權辱國,要麼批評政府撒謊、破壞國際秩序。
   
   北京到處遊說,宣稱其南海立場獲得「66個國家」的支持,且不說,這根本不可能,不過是自我吹噓、自說自話、自欺欺人。單說俄羅斯,被中共緊急拉來墊背,但俄羅斯在亞洲的真正盟友乃是越南和印度,號稱「俄-印-越鐵三角」。而在南海,越南與中國處於激烈對抗,印度則完全站在中國的對立面,為周邊國家的後援。俄羅斯怎可能舍印度、越南而就中國?再說,北京一再強調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但自己到處拉人站台的動作,恰恰是將南海問題國際化。
   
   北京提前宣稱仲裁法院的裁決是「一張廢紙」,但卻開動全部宣傳機器,大規模而高分貝地指責這一訴訟,反而讓國內和國際社會感覺到,中共太在乎這「一張廢紙」。無理而心虛。
   
   台灣總統府(中華民國政府)表示不接受這一仲裁,因為,由台灣實際控制的太平島,被常設仲裁法院定義為「岩礁」,因而僅擁有12海里、而非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台灣不接受仲裁結果,理由之一是:該法院審理此案過程中,「並未正式邀請中華民國參與仲裁程序,也從未徵詢我方意見。」台灣「不接受」的立場,是台灣新政府上任以來,與大陸當局立場最接近的一次。至少表象如此。台灣不接受,還在於,台灣並不具有中國大陸擔當的三重身份:聯合國會員國、《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約國、常設仲裁法院締約國。
   
   前幾天,美國《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站曾刊登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拒絕國際法庭裁決有先例可循──美國30年前就這麼干過。」中共當局如獲至寶,立即在其《環球時報》發表文章,題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美國30年前公然對國際法庭耍流氓」。中共喉舌用「耍流氓」來給美國下結論,等於也給自己下了結論:中共不接受國際法院的裁決,就是耍流氓!
   
   回頭來說美國那樁舊案。1986年,尼加拉瓜政府將美國政府告上國際法庭,指控後者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企圖破壞該國的社會主義政府」。國際法院裁定尼加拉瓜勝訴,美國不接受裁決結果。但美國並未完全抵制這一訴訟,而曾派人出庭應訴。後來,美國與尼加拉瓜新政府達成和解,尼加拉瓜撤訴,美國為尼加拉瓜提供經濟援助。該案以兩國和解而了結。而該案不涉及任何領土、領海、領空等主權之爭,因而與菲律賓和中國的訴訟案在性質上大不相同。
   
   在中國網路媒體上,出現了這樣的標題:「美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乍看這個標題,足以令部分中國人憤慨,認定是美國在背後搗鬼。原來,代理菲律賓向常設仲裁法院訴訟的,是美國律師賴克勒(Paul Reichler)。殊不知,這個賴克勒,也恰恰就是當年代理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國際法庭的同一個人。於是,還應該有另外一個標題:「美國律師幫助尼加拉瓜把美國告上了國際法庭。」
   
   假設,還有這樣一個標題:「中國律師幫助菲律賓把中國告上了國際法庭」,將如何?結果可想而知,這個中國律師將立即被共產黨、五毛黨、毛左派咒罵為「叛徒」、「漢奸」、「賣國賊」,淹沒在謾罵、咒罵、辱罵的口水中,正所謂「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之中」。這還是輕的,這個中國律師必定被中共當局投入大牢,先逼其「電視認罪」,然後以「叛國罪」判處重刑,「全國人民」拍手稱快。
   
   美國律師和中國律師,獨立性、處境與命運的迥異,是文明與野蠻的截然對照。中國與其他國家對南海爭端的不同解讀、及其解決方式的不同認知,更是文明落差的寫照。一句話,共產中國,仍然是一個落後國家,對內的獨裁,必然轉化為對外的獨裁。作為一顆毒瘤,中共腐敗集團,禍害中國,也禍害世界。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6年7月12日)
(2016/07/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