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郑恩宠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郑恩宠点评:
    中国律师收费标准是受到政府严格的管控和舆论监督,具体由国务院国家发改委物价局和司法部、全国律师协会共同制定。各省市在此基础上具体制定本地区的标准,上海律师收费标准高于天津。2016年1月1日起,天津一件刑事案件的收费是8万-80万,而律师个人只可以得到其中的三分之一,若几个律师办一个案件,几个律师再分配。
    若低于标准收费,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全国律协、地方律协、地方司法局就减少税费收入,律师和律所就变得不听话,就很难生存下去。若低于收费标准,律师就是个人掏腰包的法律援助,律师家庭经济就受到损失,律师就解决不了自己家庭的住房等问题。
    当今的中国民众批评共产党和政府已经不少,若认为律师的收费太高,你应批评共产党和政府,而不是一味谩骂为你做出奉献的律师。
    上海的一些老上访问为何输得精光?反思自己,是律师救访民,还是访民救律师?是迷信习近平和中共高层帮助解决访民的实际问题,还是律师在踏踏实实为访民服务?

    团结在锋锐律师事务所的访民,提出“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的口号,虽不是很确切的口号,但确实是一个接地气的口号。
    上海农民访民沈佩兰专程到北京拜访过周世锋律师,但是于去年7月9日后,周律师被逮捕了,沈佩兰没有为周律师公开声援过。上海的沈佩兰们被历史所边缘化,被地方政府看不起,地方政府就关押沈佩兰。若不是杨少刚律师出庭辩护,沈至少要判两年。法官有自由裁量权,司法实践中,法官遇到案件,有罪无罪听检察院的,罪重罪轻听律师的。
    上海有17000律师,任何一个实习律师所写的诉状,都比公民代理人强一百倍,任何一个年青律师出庭辩护,都比公民代理和所谓的访民领袖强一百倍。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6年7月21日星期四
    周世锋代理律师杨金柱起诉天津法政牛津律师事务所不正当竞争的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杨金柱,男,汉族,大学文化,1956年9月出生,湖南省洞口县人,
    身份证号码432501195609220010,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家庭住址长沙市岳麓区石佳冲109号。联系电话:13908460728.
    律师事务所电话:0731--88210898.
   
    被告: 天津法政牛津律师事务所
    负责人:杨玉芙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崇明路(原水上公园)与长实道交口金都花园B1座
    联系电话:022-23670697 022-23670903 传真:022-23670697
   
   
    案由:正当竞争
   
   
    诉讼请求:
   
    一、请求依法制止被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二、请求判处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万元人民币。
    三、请求判处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
   
   
    一、原告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相识多年,双方曾经口头约定:除非两人同时被抓,否则,互为对方竭尽全力辩护,律师费均为100万元人民币。
   
    原告认识周世峰律师多年。现有网上公开资料证明,原告和周世锋律师有以下业务往来。
    1、原告和周世锋律师在2014年8月合作办理天津私募69亿资金的申诉代理案件。 天津私募案是原告和周世峰律师唯一合作办理的案件。该案,原告为69亿天津私募案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从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冤弱法律援助基金中拨款70万元,其中给周世峰、黄力群等律师每人支付了律师费五万元。这有当时的博客文章和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付款凭证为证。
    2、2014年12月,原告拟捐款200万元人民币,周世锋律师拟捐款100万元人民币,待筹措到800万元注册资金后,依法注册“中国华夏法律援助基金会”。
    2014年12月4日(第一个国家宪法日),原告在新浪博客发表文章《杨金柱等人筹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向中国第一个宪法日献礼》。该文提到:原告作为发起人捐款200万元,周世峰律师作为发起人捐款100万元,在筹措到800万元注册资金以后,根据《国务院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正式向国家民政部申请注册成立“中国华夏法律援助基金会”。
    3、2015年3月,原告发起组建“依法行政与行政诉讼学者律师团”,周世锋律师接受原告邀请出席了第一次筹备会议。
    2015年3月15日,原告发起组建“依法行政与行政诉讼学者律师团”,在长沙大华宾馆召开第一次筹备会议,周世峰律师从北京飞到长沙参加了该次会议。这有当时的博客文章和照片为证。
    万幸的是,原告除了和周世锋律师有以上三次业务往来之外,没有参与过媒体公布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40个案子中的任何一个案件。否则,原告今天也就和周世峰律师一样,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里面读书,起诉之事,则无从谈起。
    原告和周世锋律师于2014年8月6日在天津合作办理私募69亿资金案。当晚,两人在宾馆房间谈论案件时,觉得此案风险很大,遂约定:今后无论出现何种情况,除非两人同时被抓,否则,互为对方竭尽全力辩护,律师费均为100万元人民币。
    二、2015年7月12日,原告在周世锋律师颠覆案发生后的第三天,即接受周世锋律师亲弟弟周玉虎的委托担任周世锋律师侦查阶段的辩护人。
    2015年7月10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律师因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区公安分局采取强制措施。7月12日,原告在博客上公布了周世峰律师儿子周伟(在德国留学)的授权委托书和岳林律师事务所的公函,在周伟向原告作出两点承诺(不接受任何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和不在国外媒体发表任何有关其父亲案件的言论)的情况下,原告按照律师执业规范的规定向长沙市司法局市律师协会和湖南省司法厅省律师协会送交书面报告以后,公开宣布担任周世峰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辩护人。
    2015年7月15日清早,原告在博客上公布了下午二点钟飞北京的航班号和预定的公安部招待所一间大床房的消息。上午10点钟,长沙市司法局律师处王剑处长来到原告办公室进行劝阻。原告的办公楼下,长沙国保有两部车堵在门口。原告在办公室对王剑处长说:“杨金柱律师今天依法去北京履行律师辩护职责,如果国保们要非法阻拦,杨金柱律师今天就要和国保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是杨金柱律师将国保们一刀杀死,就是国保们将杨金柱律师一枪爆头。”并且将手中的水果刀砍在办公桌上,至今刀痕犹在。随后,原告接到国保郭大队长的电话,在电话里对郭大队长也说了同样的话。郭大队长对原告说:我们今天是依法传唤你。如此,原告放下手中的水果刀,和妻子李茂林律师以及王剑处长下楼,乘坐王处长的车去长沙市司法局,国保的两部车在后面跟随。由于长沙市司法局市律师协会的主要领导的强力阻拦,也由于妻子李茂林律师的苦苦哀求,使原告当日未能成行。
    2015年8月13日上午,原告去了天津市河西看守所,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的赵大队长面交了周世峰律师亲弟弟周玉虎的授权委托书、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公函和会见函,出示了律师执业证,要求会见周世峰律师。赵大队长对原告说:周世峰律师现在是监视居住,涉嫌多个罪名,有一个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依法不准予会见。
    2016年1月12日,周世峰律师六个月监视居住期满被逮捕,关押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原告于当日下午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拒绝,一个人冒着严寒在看守所坚守到晚上8点多钟。天津市公安局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当地派出所警察来到看守所和原告交涉。直致天津市公安局相关人员打来电话说13日下午一定给原告一个说法,原告才离开看守所。
    2016年1月13日下午,由于湖南省律师协会周爱梧秘书长和长沙市司法局律师处王剑处长于当日上午赶到天津和天津市公安局相关领导进行了沟通,天津市公安局李斌警官告知原告:周世峰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不准予会见,将给原告出具书面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
    2016年1月18日,天津市公安局给原告出具了(预)不准见字(2016)1号《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全文如下“因周世锋等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犯罪嫌疑人周世锋。”
   
    三、2016年6月14日,周世锋律师的亲弟弟周新顺委托原告在周世锋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的审查起诉阶段担任其辩护人
    2016年6月14日,周世锋律师的亲弟弟周新顺给原告出具了授权委托书,委托原告担任周世锋律师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人。
    2016年6月16日下午14点0分,原告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卫室,出示了事务所公函、授权委托书、律师执业证,要求门卫联系公诉处负责人。大约过了5分钟,门卫在打了几次电话后,一个女检察官接通电话。原告向该女检察官说明了情况后,该女检察官告知原告:周世峰律师已经委托了两名辩护人,不能再接受原告的法律文书,也不和原告见面。并随后挂断电话。
    当日下午,原告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信访室被两位检察官忽悠了一个下午,没有任何领导和原告见面。但是,原告在该信访室填写了检察官提供的正规表格,并且将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公函、周新顺的授权委托书以及原告的律师执业证的复印件交给了检察官。
    2016年6月17日,原告在新浪博客公开发表致天津市检察院于世平检察长的公开信《于世平检察长,“两高三部”2015年9月20日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天津还有法律效力吗?》,之后,在天津市检察院大门口安安静静地坐等一天,没有任何领导和原告进行沟通。原告只好在天津市检察院大门口对面的草坪翻筋斗锻炼身体。该视频有21万次点击,微博有52万阅读。
    2016年6月29日晚上,在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处汤力勃副处长和长沙市司法局律师处王剑处长的陪同下,原告和助理吕姣与他们同机飞天津。30日上午,原告和天津市检察院李副处长在天津市检察院大门口进行了沟通。
    当日上午,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处汤力勃副处长和长沙市司法局律师处王剑处长来到天津市检察院,和有关领导进行了沟通。两位领导告知原告: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相关领导在下午和原告进行沟通。
    当天中午,周世峰律师自己在侦查阶段后期委托的辩护人,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杨玉芙律师请原告一行四人吃了狗不理包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