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郑恩宠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郑恩宠点评:
    本文也作为《沈佩兰无罪系列点评之二》。看了杨金柱律师的信,就可看出中国许许多多的维权律师,哪个不是个人掏了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腰包来搞法律援助?
    所谓的法律援助制度,是一国的政府依法收了税之后,拿出部分资金给经济困难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制度。事实上在中国大陆媒体所公开报道的法律援助,95%均不是政府出资的,是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律援助。
    在上海的访民中,有几个是得到政府出资的法律援助?有几个得到美元雨、人民币雨?沈佩兰是基督徒,辩护律师杨绍刚也是基督徒,我本人也是基督徒。就我个人而言,对深佩兰的法律援助,远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律师。
    2006年6月5日,我出狱后接到第一个电话是素不相识的农民沈佩兰打来的,据她后来回忆说,这个电话打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在以后的电话中,我给了她上海市副市长、人大副主任、中共上海市委秘书长(实际是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的秘书长)周禹鹏家的电话,周是我在上海华东师大第二附属中学的同学、一起在黑龙江建设兵团四师四十二团四连工作的战友,我们一起睡在一个种子仓库内的一铺炕上。

    沈佩兰去电后,是周夫人先接的电话,后来周亲自接了电话,沈反映了自家被强拆的情况,周作了令她满意的回答。沈佩兰的维权成长,经历了三个阶段,这是我在以后要细说的问题。
    沈的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律师的帮助,沈的维权个案本可以在俞正声离开上海之前得到解决。我对黄玉琴一家的法律援助比对沈的法律援助小二十分之一;我对顾红兵的帮助比对沈的帮助,远小于百分之二;我对胡福庆先生、贾秀红的帮助比对沈的帮助远小于百分之一。但是黄玉琴、顾红兵、胡福庆、贾秀红等的维权案件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胜利,而沈佩兰却入狱了。
    原因很多,沈没有接受我在内的几十个中国维权律师建议,应与混迹在上海访民中的黑势力人员公开决裂,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杨金柱恭请杨玉芙律师会见周世峰律师
   [日期:2016-07-21] 来源:作者微博 作者:
   
    杨金柱恭请杨玉芙律师会见周世峰律师,带一张周世峰律师拒绝杨金柱律师会见的纸条出来
   
   
   亲爱的天津市律师协会杨玉芙会长:
   
   
    首先,感谢你在2016年6月29日中午请我们一行四人(我、助理吕姣、湖南省司法厅汤力勃副处长、长沙市司法局王剑处长)吃了天津狗不理包子。
   
    其实,这是你我之间的第二次聚餐。2014年8月6日,我和周世峰等12名律师去天津市高院、天津市检察院为天津私募案申诉立案。当天晚上,天津市律师协会韩刚会长请我们一行吃晚饭,你以副会长 的身份作陪。这是你我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也是你和周世峰律师的第一次见面。杨金柱律师恭请杨玉芙律师会见周世锋律师,带一张周世锋律师拒绝杨金柱律师会见的纸条给杨金柱律师
   
    12位律师在天津高院门口合影(前排右起:周后有、黄力群、周世锋、杨金柱、段启俊、黄明儒、刘期湘、贺志军后排右起:兰力波、王耀刚、王跃昌、贾慧平)
   
   
    我认识周世峰律师多年,天津私募案是我和周世峰律师唯一合作办理的案件。该案,我为69亿天津私募案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从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冤弱法律援助基金中拨款70万元,其中给周世峰、黄力群等律师每人支付了律师费五万元。这在当时的博客上公布了的。杨金柱律师恭请杨玉芙律师会见周世锋律师,带一张周世锋律师拒绝杨金柱律师会见的纸条给杨金柱律师
   
   
    天津私募基金69亿案件8月2日专家论证会合影
   
    前排左起:张明楷、宋英辉、卞建林、陈光中、陈泽宪、顾永忠
   
   
    后排左起:黄明儒、周世锋、刘志伟、杨金柱、王敏远、刘桂明、黄力群
   
   
    你从网上公开资料中可以查到,我和周世峰律师还有两次合作。
   
   
    2014年12月4日(第一个国家宪法日),我在新浪博客发表文章《杨金柱等人筹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向中国第一个宪法日献礼》。该文提到:杨金柱律师作为发起人捐款200万元,周世峰律师作为发起人捐款100万元,在筹措到800万元注册资金以后,根据《国务院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正式向国家民政部申请注册成立“中国华夏法律援助基金会”。
   
   
    2015年3月15日,杨金柱发起组建“依法行政与行政诉讼学者律师团”,在长沙大华宾馆召开第一次筹备会议,周世峰从北京飞到长沙参加了该次会议。
   
   
    杨金柱律师恭请杨玉芙律师会见周世锋律师,带一张周世锋律师拒绝杨金柱律师会见的纸条给杨金柱律师
   
   
    前排左起:廖曜中律师、黄明儒教授、胡肖华教授、杨金柱律师、周世锋律师、黄力群律师、杨松才教授、欧爱民教授;
   
   
    后排左起:付剑波律师、陈雄教授、兰力波律师、周后有律师、刘期湘教授、段启俊教授、贺志军教授、唐晓毅律师、游飞翥律师、陈开宇律师、黎元君律师、蒋阳兵律师、邱启雄律师
   
   
    万幸的是,媒体公布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40个案子,我没有参与过其中任何一个案子。如果其中有一个案子和我有牵连,我这时也就和周世峰律师一样,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里面读书了。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一、我昨天在给司法部和全国律协的公开信中,对于你和我之间的不正当竞争,我要向司法部和全国律协对你进行投诉,还要在天津市法院对你提起不正当竞争的民事诉讼。
   
   
    以下是该公开信中的有关原文:
   
   
    4、周世锋律师依法有权在侦查阶段后期解除其家属委托并经过其本人亲自确认的对我的委托,另行委托两名天津律师担任其辩护人。但是,天津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应当”履行告知义务,要求周世锋律师出具或签署书面解除委托文件,并在三日以内转交我或者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
   
   
    “两高三部”2015年9月20日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八条明文规定:“被告人提出解除委托关系的,办案机关应当要求其出具或签署书面文件,并在三日以内转交受委托的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
   
   
    我从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公诉处宫副处长和周世锋律师后来在侦查阶段后期委托的辩护人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杨玉芙律师处获知:杨玉芙律师是在我担任周世锋律师侦查阶段半年之后才由天津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推荐给周世锋律师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周世锋律师被天津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时间是2015年7月10日,而两高三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的时间是2015年9月20日。此时,周世锋律师处于被监视居住期间,不可能知道该规定。
   
   
    我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天津市公安局2016年1月18日不准我会见周世峰律师,但是,天津市公安局确在不准我会见周世峰律师之后,又安排了杨玉芙律师在侦查阶段会见了周世锋律师。难道仅仅因为杨玉芙律师担任天津市律师协会的会长,天津市公安局就不怕杨玉芙律师“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天津市公安局办案人员的这种安排,对于我这个从事30年刑事辩护的老律师,是一种赤裸裸的职业歧视!
   
   
    我将采取以下两点措施维护我依法拥有的神圣的辩护权:
   
   
    第一,对于天津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由于他们没有履行“应当”履行的告知义务,并且对我这个从事30年刑事辩护的老律师采取赤裸裸的职业歧视,我将向公安部、天津市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
   
   
    第二,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杨玉芙律师,利用其担任会长职务的特定身份,以一、二审辩护仅仅收费六万元的低价,争揽了这一重大案件的辩护人身份,而且抢了杨金柱律师的饭碗。因为,我和周世锋律师早就约定:除非我们两个人同时被抓进去,否则,不管是谁被抓进去了,一定担任对方的辩护人,律师费都是支付对方100万元人民币。现在,杨金柱律师已经宣布退出律师江湖不再受理新的业务,但眼看过去约定马上就要到手的100万元打了水漂,确实为这100万元心疼不已。所以,尽管杨玉芙律师500年前和我是一家人,而且这次又请我和助理吕姣以及省司法厅汤力勃副处长长沙市司法局王剑处长吃了狗不理包子,但和100万律师费比较起来,还是这100万律师费重要。所以,我要对杨玉芙会长和我的不正当竞争,我除了向司法部和全国律协实名投诉之外,还要向天津市法院对杨玉芙律师提起不正当竞争的民事诉讼。
   
   
   二、你和另一个律师担任周世峰案一、二审辩护人,仅收费六万元,确有低价争揽业务之嫌。
   
   
    6月29日中午,你请我们一行四人吃狗不理包子。你告知我:周世峰律师和天津牛津法政律师事务所签了委托合同,收费六万元,而且周世峰家属尚未支付一分钱。我当时以为这只是一审辩护的费用,并对你在周世峰家属尚未支付律师费的情况下,仍然履行辩护职责,表示由衷的敬佩。
   
   
    但是,过了几天,周世峰律师的家属告知我,你们两位律师为周世峰律师颠覆案“包打官司”,即担任一审和二审辩护人。这让我大吃一惊!你作为天津市律师协会的会长,是天津市律坛的一哥,是天津市律坛的真正的大哥大。周世峰颠覆案轰动天下,如此重大的案件,且周世峰律师又有经济能力,你们二位律师为其“包打官司”,在侦查阶段就签订了一、二审辩护的委托合同,但收费竟然一共只有六万元。即每人在一审和二审辩护中每人仅收费一万五千元。
   
   
    如此低价收费,作为从事刑辩30年之久的同行,我对你产生了怀疑:你用如此低价和我争揽这一重要案件的辩护业务。周世峰曾经和我口头约定:除非两人同时被抓,否则,各为对方辩护,支付给对方的律师费对价平等,都是人民币100万元,但必须在辩护过程中“竭尽全力”。
   
   
    如此看来,我识人有误。原本我认为豪爽仗义的周世峰律师竟然也是“吝啬鬼”一枚。为了节省94万元人民币,竟然“世峰一言,死马难追”!
   
   
    我的律师收费,早在几年前就公告天下:一般刑事案件,起点收费50万元;重大刑事案件,起点收费100万元。我已经公告天下:退出律师江湖不再受理新的案件,2016年没有受理一个案子,就是证明。故,我不存在吹牛逼蒙骗当事人的银子之嫌。在将来的民事法庭上,我将出示近几年和委托人签订的收费在100万元以上的委托合同,其中一份委托合同的收费金额是人民币四千万元。我的这些委托合同都将复印件送交长沙市司法局、长沙市律师协会存档备查,不存在弄虚作假之嫌。你可以向长沙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核查真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