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曾节明文集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驳中共党官袁南生驳倒果为因的大谬论
   
   
    上周在独评偶然读到唐夫先生推荐的帖子,题:《愤青外交把中国害惨了》,贴中高度评价并推介中国外交学院共产党党委书记袁南生的文章——《中国外交“愤青”现象为何千年不绝?》。


    文中,身为中共党官的袁南生,居然认为“愤青”,是历史上中国辱国、亡国的原因,并把宋朝、明朝的灭亡,归因于“愤青误国”、、、、、、
    这完全是倒果为因的大谬论。
   
   
    首先就常识的角度来看:宋朝和明朝的政权,是否掌握在“愤青”手里?非也。既然国家权力不在“愤青”的手里,又谈何愤青“误国”呢?
    袁南生自己也不敢说“愤青”掌权,但他辩称:“愤青”绑架了明朝崇祯皇帝,导致明朝亡国。
    这就怪了,“愤青”怎么绑架不了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呢?宋徽宗、宋钦宗、宋高宗不更是“愤青”的反面吗?宋朝的主战派(即袁南生之流所斥的“愤青”)不是声势浩大吗?“愤青”既然可以绑架更加集权的明朝皇帝,也应该更能绑架更加优容的宋朝皇帝才对呀!
    其实,手中无权的愤青,对朝政的影响最多也就是舆论压力而已,此种压力,对宪政民主国家政府当然具有很大作用(选票的威力),但对君主专制的政府,作用就很有限——因为皇帝或实权大臣不料你,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那种“愤青绑架了崇祯帝”的说法,纯属脑残的胡乱夸张。
   
   
    宋朝、明朝灭亡(即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实原因,就自身来说,是因为皇室(宋朝的赵家和明朝的朱家),为了防范武将造反、保一人一姓之江山,厉行一边倒的“重文抑武”国策,使得军队战斗力不断下降,汉族人自先秦以来的一直旺盛的尚武精神,至宋、明整体枯萎,国家丧失了抵御北方游、猎蛮族的能力。也就是说,赵家——特别是朱家,为逞私欲,宁可把中国亡于外族之手,也在所不惜!这实实在在就是叛国贼的行径!
    这和“愤青”有什么关系呢?宋、明一边倒的“重文抑武”国策,是“愤青”制定的吗?
   
    至于满清在近代的“丧权辱国”,则是鄙劣阴毒的满洲人殖民中国的必然后果,因为这“国”不是他们的国,而是“家奴”的国,他们只不过是鸠占鹊巢的窃国之贼,叶赫那拉氏讲得很明白:“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就是说,量的是“中华”的物力,不是他们满洲的物力;刚毅说得更明白:“宁赠外邦,不与家奴”,就是我大清这抢来的江山,宁可送给外国人,也不还给你们汉人!
    这和愤青有什么关系呢?
   
    满清覆亡后,正值转型关键时期的中华民国,时运不济,其转型惨遭日本入侵和苏联(俄)颠覆的双重打断,终至浩劫大难、、.时至今日。
    试问,这和“愤青”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愤青”现象,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说“愤青”是害国之因,那是倒果为因的谬论。
   
    “愤青”,归根结底是一种心理——一种由本国的惨痛历史造成的虚妄心理。“愤青”其实就是丧权、辱国、亡国历史的反弹,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丧权、辱国、亡国历史,就不会有愤青。
    正如一个真正强大和优越的人,用不着炫耀自己的强大和优越,一般总是虚弱之徒和“半桶水”,才会拼命炫耀自己了不得。
    试问:英国有什么“愤青”?美国有什么“愤青”?英、美之所以没有“愤青”,是因为英、美两国历史上很少战败,其历史充满了荣耀,迄今仍引领世界文明。
   
    宋朝之前,中国的“愤青”现象很少见,即使有也很不突出,为什么呢?因为宋朝以前的中国,对外很少战败,从未被外族完全征服过,其历史充满了荣耀。
    之后的中国,为什么“愤青”现象越来越突出?因为宋以后的中国,充满了惨痛屈辱的失败:
    自宋朝开始,中国先后被契丹人欺辱、遭女真人分割凌辱、更先后被蒙古人和满洲人彻底征服,两次亡国——特别满洲征服,汉族人不仅遭大屠杀,还被逼得剃头和“毁衣冠”(去掉汉服),这是数千年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满洲人对中国卑鄙下作的殖民统治,又导致中国人积贫积弱积愚,在近代遭逢西方列强和日本的侵害凌辱;满清倒台,中国又遭到日本的全面入侵和大屠杀;日本战败后,中国又遭到某二鞑子集团的征服和荼毒至今,那个十四次公开感谢日本倭军侵华的二鞑子大头像,迄今仍然挂在天安门城楼上、、、、、、
    正是这些数不清的惨痛和屈辱,加上当代二鞑子集团的煽点误导,刺激着一种越来越虚妄的心理——这就是愤青的源泉。
   
    这和“愤青”又有什么关系呢?且“愤青”本来就是1989年后的教育结果之一。
   
   
    综上所述,愤青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袁南生的“愤青误国”,完全是倒果为因、避重就轻地大谬论。
   
    怎么解决“愤青”问题?惟有转型进入正常社会,国民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中获得对称的信息,并且国家获得健康均衡的发展成就,才能逐渐消解“愤青”的虚妄心理。
   
   曾节明 于2016年6月10日傍晚丙申甲午癸亥壬戌于夏寒纽约州
   
   
(2016/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