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三年多来表明,习近平的暴力“维稳”比胡锦涛有过之而无不及。习共的“维稳”统治至少有四个新特点:


   
    一是赤裸裸地耍流氓,政治犯不让家属见、不让律师见、秘密审判、、.成为常态;
    二是高科技监控非常成熟;
    三是线人、五毛比胡锦涛时期大增加;
    四是越来越暴力镇压,火速清场,不给民众大规模聚集机会,以阻断发酵和连锁反应。
   
    针对这种变化,反对派必须调整,否则任何行动,都会让中共轻易地镇压下去。
   
    首先要端正两个认识:
   
    一,搞民运不是为了进牢房,而是为了搞垮中共;
   
    二,中国反对派决不能学习甘地,否则会输得很惨。为什么呢?不是说甘地不足取,而是甘地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当局不是英国当局:
    英国当局有底线、吃软不吃硬,因此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路线行得通;而中共当局欺软怕硬,毫无底线,所以学甘地是送死。
   
    理解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就不难理解:反对派以公开化、透明化的方式+绝对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对付习共,是行不通的,其结果必是无休无止地被监控、被骚扰、被旅游、被抓捕、被失踪、、.什么事都成不了。
    有新跑到美国的大陆流亡者满腔戾气地冲我说:“什么国内主战场!?老子刚从国内出来,在国内成天被监控骚扰,比在海外更没用!”
    其实不是国内无用,而是他自己无能、无谋!“专制亡于内”,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专制政权,是被海外民运推翻的,国内永远是中国民运的根本!
   
   
    对付习共的监控、骚扰,可以采取如下策略:
   
    其一,已经暴露的人(指已经被抓过或名声在外的异议人士)不具体做事,而由没有暴露的无名之辈具体做事(比如串联、组织和行动),已经暴露的异议人士,作为佯攻力量和旗帜,起到吸引和牵制国保、特线、掩护真做事者的作用。
    因为已经暴露的人,必然受到中共的严密监控,不仅做事困难,而且会连累到未暴露的人;而由未暴露的人低调做事,中共无从定位,难以监控。
    顺便说明:这个策略已经在国内实施一年多,效果很好。
   
    其二,联络和通信尽量不要依赖科技手段。因为习共的网络高科技技术监控已经非常成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但是你如果不依赖科技,那么中共以天文数字金钱打造的技术监控体系就会统统无用。
    “911”之后,世界头号科技强国美国,为什么十年都抓不到拉登?不是因为拉登有高科技,而是因为拉登根本不用技术!拉登对外联络和发号施令,都采用中世纪的方式,了解外界信息只靠一台短波收音机,因此令美国根本无法监控他。若非叛徒告密,美国是奈何不了拉登的。
    我们再试想:1989年的那时,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很少电话,数十万人的学运是怎么发动起来的?其实那时大规模的学运能够发动起来,恰恰是因为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话、、.两条腿的这种原始串联方式,中共很难监控!
    今天大规模的群体街头运动之所以很难搞得起来,就是因为中国人太多人用QQ,中共监控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迄今有人还以“公开会”、“透明化”为由坚持用QQ、微信策划反对行动,这种人的脑袋真是进了滚水!
    QQ、微信、国内电邮、中国版的SKYPE都不能反对派的活动,否则就是给中共通风报信。而且即使不用QQ等东西来发信也不行,事实证明,只要电脑上装了QQ、微信等东西,不用它们发信,也一样会暴露。
    所以搞民运的人相互联系、沟通,能不用电脑、手机,则不用电脑、手机,见面耳语,是最安全的交流方式。
    实在要打电话,可用公用电话,或者用一个以他人身份证购买的秘密手机号相互联系。
    这个策略也已经在国内实施一年多,效果很好。
   
    三,国内组织不设花名册、不设职务、坚决不搞(现阶段毫无必要,且弊端重重实为民运内斗温床的“民主选举”),只在行动时推出一名“领头羊”,这样就可以化解中共惯用的特线渗透伎俩,把组织的内斗降到最低,而且,也令中共在扫荡时取证困难。
    不设领导职务,并不会妨碍组织行动:实践证明,一群人聚在一起,总有相对足智多谋和有胆魄者,这个相对足智多谋和有胆魄者,就是天然的领袖。
    这个策略也亦在国内实施一年多,效果很好。
   
   
    此外,意识形态树不起来的习共自知理亏,在对付反对派上“扬长避短”的取向明显,就是不与你伦理,充分发挥暴力强项,动辄暴力镇压:动不动就出动特警防暴队,把民众打得头破血流,以这种耀武扬威的法西斯“美感”,吓阻民众,刺激官兵的士气。
    因此对习共当局的这种新维稳,象耶稣那样“被打了左脸献上右脸”的做法,非但不能感化鹰犬,只能助长法西斯匪徒的嚣张气焰,其结果就是被活活打死。
    其实另一方面,中共的公安特警防暴队是非常脆弱的,因为他们纯粹是势利小人,全由利益驱动,毫无意识形态支撑力,只要给他们吃点苦头,其色厉内荏的鼠辈怕死嘴脸,就会暴露无遗!
   
    所以,对于习共愈演愈烈的暴力维稳,反对派必须抛弃绝对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观念,准备自卫的手段。
    对于那些挥舞大棍恶狠狠砸来,要把你打晕打残打死的狗东西,你的“和平理性”有什么用?所以必须由年富力强的人组成自卫队,对付头戴钢盔、面罩、手持大棒的特警,最好自卫武器是削尖的长竹竿,这东西成本低,又很厉害,削尖的长竹竿等于长矛,“一分长则一分强”,因为竹杆远长于警棍,因此一个姑娘手持“竹枪”对抗,足以令一个防暴队恶警壮汉极大顾忌,而不可能张牙舞爪逞凶肆无忌惮。
    由于一般来说,示威民众要远多于特警防暴队,因此任何一场街头运动,只要有四分之一的民众手中有有效的自卫武器,就足以打退前来镇压的特警防暴队。
    而在现今社会怨气冲天的今天,只要挺出第一波镇压,参与示威的民众就会迅速增长和蔓延、、.从而带来“蝴蝶”效应。
   
    自卫法宝之二是弹弓,这个武器同样成本低廉、制作简易:警察施暴打人,民众可以两边转移到警察侧后方,以雨点般的弹弓石雨狠狠射向警察,必导致警方阵脚大乱,彻底溃败。
   
    那么,如果警察开枪怎么办呢?你不仁我也不义——放箭!中国拥枪困难,但是拥有弓弩却不难,成本也不高,尤其是弩,威力比弓强,准确度也较高,上弦也不需要很大的臂力,如果弩机够好,一个小女人足可以可以百米外射杀一个壮汉。警方一旦下三滥开枪,那么人群就向两边侧后方转移,持有弓弩的自卫队即从侧后方万弩齐发,消灭警狗!
   
   
    十多年来,中国大陆大规模群体事件也不少,其一是2005年四川汉源事件,十多川民奋起抗争、、.这些事件为什么未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是因为中共即时从邻省调集优势武警力量,迅速扑灭了一地的群体性事件。
    这就是大国专制的优势:大国的专制中央政权可以集中力量镇压一地的抗争,而如果“汉源事件”发生于新加坡,新加坡李家王朝必然垮台。
    针对中共专制的这种“大国优势”,反对派在大规模街头运动爆发后,还必须阻断当局外地调集军警的线路:即以路障阻断道路、铁路、桥梁、、.必要甚至可以预先挖断道路、铁路、炸毁桥梁,以阻滞中共的增调行动,赢得大规模群体事件蔓延和扩散的时间。
    武昌起义后,正是湖北革命军拖住北洋军、坚守武昌两个多月,为各地新军跟进赢得了时间,否则大局必逆转。
   
   
    由以上策略来看:前年的香港“占中”运动,领导层犯了类似于“六四”的错误,就是进退失据,而且毫无自卫能力——这是比“六四”学运还不如的地方,因为“六四”学生好歹组建了高校纠察队,令公安、武警无能镇压,最后被解放军镇压下去,实出于武力太悬殊的无奈。
    “占中”学生却连武力不如大陆公安的香港警察也挡不住。如果“占中”学生有五千人的自卫队、有弹弓、有“竹枪”、、.的话,香港警察根本无法清场。如果“占中”者在高潮时期果断占领立法会、政府大楼的话,可望引发百万香港人上街的效应,若是,欺软怕硬的习近平方有可能让步。
   
   曾节明 2016年6月5日丙申甲午戊午阴雨
(2016/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