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逸风文集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2, 盧亮和盧武
   
   盧亮是我的大爺,盧武是我的二爺。其實,他們一共弟兄八個。我的親爺排行老五。
   
   不過,我自小沒有見過大爺和二爺二位爺。


   
   大爺是一個傳奇色彩的人物,在鄉鄰鄉親的口中,我爺爺弟兄們的一些故事一直在老人那裡流傳。
   
   我老爺是一個勤勤懇懇的地主,他所養的八個兒子都生龍活虎。老爺按照各個兒子的才具默默地安排著一切。大爺性子剛如烈火,所以,老爺一直壓著他讓他讀私塾到30歲。30歲後,老爺感到自己的精力已經不濟了,才放手讓我大爺管理這個家族。時,兵荒馬亂,人心不古,田地旁邊的小混混們等著我家的莊稼收穫的時候的到來。按照先前的慣例,收穫的莊稼總是要施捨給這些窮的沒有飯吃的小混混們一些,以便於他們不至於餓死。老爺辛辛苦苦操持的家業已經很發達了,有八傾的高產地,一個磨坊,一個油坊,喂有幾個騾子,一輛膠輪馬車,百十間房屋。大爺那年接受這個家業後,趕著大青螺拉著的膠輪大車,橫衝直撞,躺在路上截莊稼的小混混一個接一個地滾到路邊的水坑裡面。後來,這些小混混被爺爺收編,除了作為佃戶種地外,農閒時成立花槍會,到處表演舞獅子弄劍之類的彪悍節目,震懾方圓上百里的區域。
   
   老爺依據各兒子的稟賦,讓四爺、六爺、八爺去上大學,四爺後來成為老蔣的兵工廠的廠長,據說後來升到少將軍銜。六爺成為鐵路工程師,有上校軍銜。這些都和殷實的家族背景有關。
   
   那年我初中畢業後回家放牛,八十年代初期,山清水秀,牛兒也聽話,牛兒在大石河裡吃草,我在河邊的樹林裡看書,想入非非。有時候會有放鴨子的老人過來和我嘮嗑。問及我是誰,我說我爺爺的名字,他不知道,說我大爺的名字,他就知道了。他說你是盧亮家的孫子呀。放鴨子的老人就給我聊那些對我來講很陌生的事情。我能夠感受到附近村子裡的老人對我的家族的敬意。這種敬意不是來自於畏懼,而是一種由衷的感激。
   
   為何感激?為何有的人要感激一個曾經的在解放前輝煌過的地主呢?
(2016/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