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逸风文集
·《LIVING IN TRUTH 的两难》
·《也思学会“自律”的网友》──想念一只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的老鼠
·《也谈这一代的“文刽子手”》
·《也谈“另类”和“别类”》
·《专制流氓政治及其政治语汇》 ──为纪念“六.四”运动而作
·《“六.四”诗三首》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中)目录
·《老农民的话》
·《一位普通教师的六月二十三日》——我的“分校”暗访记录
·《到底由谁来拯救我们的孩子?》
·《风语颠言》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下)目录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乱弹“知识匠”》----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观感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目录
·对于当代中国教师的隐忧
·风中的芦苇与风中的风筝
·就教育问题给吕易先生的一封信
·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就教育问题给常作印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2, 盧亮和盧武
   
   盧亮是我的大爺,盧武是我的二爺。其實,他們一共弟兄八個。我的親爺排行老五。
   
   不過,我自小沒有見過大爺和二爺二位爺。


   
   大爺是一個傳奇色彩的人物,在鄉鄰鄉親的口中,我爺爺弟兄們的一些故事一直在老人那裡流傳。
   
   我老爺是一個勤勤懇懇的地主,他所養的八個兒子都生龍活虎。老爺按照各個兒子的才具默默地安排著一切。大爺性子剛如烈火,所以,老爺一直壓著他讓他讀私塾到30歲。30歲後,老爺感到自己的精力已經不濟了,才放手讓我大爺管理這個家族。時,兵荒馬亂,人心不古,田地旁邊的小混混們等著我家的莊稼收穫的時候的到來。按照先前的慣例,收穫的莊稼總是要施捨給這些窮的沒有飯吃的小混混們一些,以便於他們不至於餓死。老爺辛辛苦苦操持的家業已經很發達了,有八傾的高產地,一個磨坊,一個油坊,喂有幾個騾子,一輛膠輪馬車,百十間房屋。大爺那年接受這個家業後,趕著大青螺拉著的膠輪大車,橫衝直撞,躺在路上截莊稼的小混混一個接一個地滾到路邊的水坑裡面。後來,這些小混混被爺爺收編,除了作為佃戶種地外,農閒時成立花槍會,到處表演舞獅子弄劍之類的彪悍節目,震懾方圓上百里的區域。
   
   老爺依據各兒子的稟賦,讓四爺、六爺、八爺去上大學,四爺後來成為老蔣的兵工廠的廠長,據說後來升到少將軍銜。六爺成為鐵路工程師,有上校軍銜。這些都和殷實的家族背景有關。
   
   那年我初中畢業後回家放牛,八十年代初期,山清水秀,牛兒也聽話,牛兒在大石河裡吃草,我在河邊的樹林裡看書,想入非非。有時候會有放鴨子的老人過來和我嘮嗑。問及我是誰,我說我爺爺的名字,他不知道,說我大爺的名字,他就知道了。他說你是盧亮家的孫子呀。放鴨子的老人就給我聊那些對我來講很陌生的事情。我能夠感受到附近村子裡的老人對我的家族的敬意。這種敬意不是來自於畏懼,而是一種由衷的感激。
   
   為何感激?為何有的人要感激一個曾經的在解放前輝煌過的地主呢?
(2016/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