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逸风文集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试谈学校道德教育中的负果效问题  
·经典真的回归了么!  
·当代文明世界的基本成分分析
·华德福教育之路
·昏暗的镜子
·华德福教育----- 一次介绍性演讲
·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爱琴海事件杂感 --我要做什么样子的学问?
·道德是否能够?
·“智齿”记
·疯癫状态下的生命个体
·不要只顾着你们的肉体,而是要顾到灵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6, 飛機的愛情故事
   
   說這個林老八追飛機的事情,有很多的傳奇故事。
   
   林正道一身好武藝,身輕如燕,那個飛機也屬於身輕如燕的料,兩個人的身手都不相上下。林正道得了大哥的密令之後,就開始心裡尋思著如何儘快抓到這個淫賊飛盜。


   那日,飛機一個人在山間走,饑腸轆轆,正尋思著如何弄點吃的來,此時過來一位農村婦女,拎著個藤籃子,籃子上面用桐樹葉子蓋著。飛機一個箭步竄了出來,手裡把匣子槍拿了出來,喝道:“站住了!”
   中年婦女吃了一驚,後退了幾步,看著四周,日光閃閃,也沒有任何他人可以呼救的,倒是驚慌的很。
   飛機走近前,掀起桐葉,看到有幾個窩窩頭,黃生生的,拿著就吃。吃了三四個,差點噎死過去。附近也沒有水。飛機打了幾個飽嗝,讓食道裡的黃生生的窩頭慢慢下去了後,說了一聲。走吧。
   
   這個婦女趕快往前走,剛走了一二十米遠,就聽後面又傳來一聲:“站住。”
   
   婦女打住不敢動,飛機又趕了上來,圍著婦女轉悠了一圈,說:“給我過來。”說畢就朝旁邊的乾枯的玉米地裡走。那婦女也不敢跑,就跟了過來。
   
   到了玉米地裡,看到距離山路比較遠了,飛機拿著槍,點了那婦女一下,說:“把褲子脫下。”
   
   婦女順從地把布腰帶解了,寬大的褲子掉落在地上。
   
   “躺下。”
   
   那女人也不講究,順勢就躺在了田埂的溝裡。把褲子墊在屁股底下,同時也張開雙腿。
   飛機湊到跟前,嗅了嗅,看著那溝溝裡滿是紅色的,很滋潤的樣子,正想起性子。忽然發現溝溝下面在肛門上面一團從肥胖的陰戶裡白色的東西,他又湊近一些嗅了嗅,皺起眉頭,說了一聲:
   
   “起來滾蛋!”
   
   那婦女趕緊提上褲子,拎著籃子,跑出了玉米地。
   
   據說,這是飛機唯一一次沒有得手的女人。
   
   這飛機得手的女人有多少?數也數不清。有的人說至少有五百個以上。附近的良民百姓對之咬牙切齒,也沒有辦法。每次到了深夜,飛機就會出動,到他看上的那家女子門外,飛身越牆,悄無聲息。然後偷偷撬開門閂,潛入房中,進行姦淫偷歡。有時候,碰到家裡的男丁驚醒,就直接了斷男丁的性命,那被他姦淫的女子到時不傷害其性命。有的女子還會因此懷上了身孕,沒有顏面見人,也有幾個性子剛烈的,自盡身亡的。飛機逍遙自得,來無影去無蹤,使得官差也無計可施。
   
   飛機這個綽號是有一點來歷的。據說北伐時期,他在太行山裡和一路土匪式軍閥混在一起,做一個副排級別的小頭子。那路軍閥的頭目自稱是營長,擁有大概不到一個連的兵力,駐紮在山裡面,平素裡軍資供應不夠的時候,就依靠搶劫過路的商販接濟接濟。這個飛機,實名叫盧付。曾經是孝義莊的一個小混子。在老家混不下去了,就投靠軍閥,混口飯吃。對於女人的興趣是從他那個營長那裡學來的。
   
   那日,山路上來了一輛破爛的公車,幾聲槍響,破公車裡的人員都被盧付擄上山來。這些乘客裡面有一個十分漂亮的看樣子氣質不凡的貴族小姐,讓盧付著實暈迷了幾分鐘,剛剛二十來歲的他,有一種渴望,但是卻流下口水來。盧付一砸吧眼,陪伴這個美麗小姐的是一個大腹便便的富商模樣的男人,個子倒也高大,五十多歲出頭。盧付心想,這滿車子裡面,可能就這倆有錢人了。其他的大都破履爛衫的,臉上也不見得一點喜色,晦氣十足的樣子。
   
   到了山上,把這些擄來的人分門別類,能留下多少錢財就留下多少,除了那個貴族小姐和大腹便便的男的,其餘一律放了。那個“營長”對那位貴族小姐特別的關照,留在自己營房裡自用。大腹便便的男的,不過是受人之托,陪伴小姐到洛陽探親而已,自己沒有什麼本事,平日裡就依靠倒賣醬油為生,更不要說有任何積蓄了。
   
   那日,盧付把小姐送入營長的營帳裡,心裡別說不是滋味了。晚上冒著嚴寒,偷偷呆在營帳外面聽著裡面翻江倒海的響動,心中的欲火難挨,拿出匕首,劃拉開一個小口子,往裡面張望。那時,他真想拔槍進去,把那個龜孫營長斃了,自己好好消遣消遣那女人的滋味。那外貌端莊秀麗的貴族小姐,到了營長那裡,簡直就是一個浪裡白條一樣,嗲聲嗲氣的,勾人魂魄。那盧付就在外面手淫了幾次,幾近虛脫。
   
   這一個多月過去了,那營長好似渡蜜月般的瀟灑,在那個小姐的求情下,大腹便便沒有被虐待。那日,營長把盧付叫了過去,讓他帶倆人一起去好好護送小姐到附近的鎮子上,也帶上那個大肚子草包男人一起走。盧付爽快地答應了。到了山路的一個岔路口,他送了兩位當兵的一人一塊大洋,讓他們到附近吃酒去,說自己一個人送他們倆就可以了。盧付帶著倆人,專找偏僻的小道上走,到了一處山坳裡,盧付拿起槍,一槍把大肚漢子嘣了,那個女子見狀,嚇了個半死,然後就在樹叢草間,瘋狂地強姦了她。天快黑了的時候,盧付又捨不得離開,就把那女子手腳捆了,塞住嘴巴,放到近處的一個山洞裡去。
   
   以後每天,盧付就瞅機會出去,帶點吃的東西,到山洞裡和那女子媾和。日子久了,更是捨不得這個女子,只是,這盧付臉色慢慢鐵青,身子骨更加突兀有致了。
   
   沒有不透風的牆,那個營長一個月有餘沒有等到小姐約定的來信,就詢問盧付當時送走倆人的詳情。他見盧付支支吾吾的樣子,就起疑心。讓下麵的心腹盯著盧付的舉動,盧付的警覺性也很高,消磨了兩天,就跑號了。到了山洞裡,帶著那個娘們,一直下山去了。那日,正是盧溝橋事變的日子,天很熱,盧付帶著那騷娘們,在半途上遇到了日本人的飛機,那娘們說:飛機。飛機應了一聲,把那個騷娘們樂壞了。以後,盧付說,飛機就飛機,以後就叫他飛機就可以了。
   
   飛機下山後,躲在修武縣城裡,倒是真的規矩了很長時間。只是守著那娘們,害怕跑了。那娘們倒是會演戲,十八般武藝都用上了,在床上把盧付服侍的舒舒服服,慢慢地也打消了防備那娘們逃跑的念頭。
   
   且說那營長在山上孤寂了一個多月,沒有貴小姐的任何音訊。這盧付當逃兵跑了,有山下的人說在縣城裡見到過盧付,至於那娘們,到時沒有見到。營長就派人暗中到了縣城四處打探,果然,見到那盧付像是交了桃花運一般的,氣色比山上時候好多了。想必在縣城裡吃好喝好,身體又補起來了。那探子跟蹤到盧付的住的地方,就上山報告去了。其實那營長也不過是打這軍隊的旗號,行為舉止和土匪沒有兩樣。就帶了幾個嘍囉,親自下山到了縣城。那盧付倒是很是機警,剛巧在街上碰到了他一個相熟的嘍囉,馬上閃了開去,暗中跟蹤查看。原來還有一班人馬直奔他住的地方而去。他心想,這下壞事了,被逮住了,肯定是要槍斃的料。也就不管那鎖在屋子裡的婆娘了,撒腿就離開了縣城。
   
   那營長帶了手下到了屋子附近,四下安排好了,進了屋子裡,見到那娘們,那娘們見到營長,哭哭啼啼的,把營長的心都弄的癢酥酥的。營長一干人在附近埋伏了兩天,也不見盧付的蹤跡,就帶著娘們回山上去了。對這個盧付恨的牙齦出血,在那個兵荒馬亂的時代,要抓住這個違抗他命令的逃兵來講,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那盧付逃脫了營長的陷阱之後,還是一個草寇一個。只是那娘們把他的淫念勾了起來,欲罷不能。所以,憑藉著自己的一副好身手,就為害地方,姦淫婦女,殺害無辜,倒是把腦袋綁在了腰杆子裡生活著。
(2016/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