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逸风文集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5, 長久之計
   
   接著說我老爺挑糧食省吃儉用供我四爺盧仝去那同濟大學機械系學習器物之技,每天幾乎是一個大洋的花銷,還有我六爺盧孔去了北洋大學土木工程館學習,也是一樣的花銷。老八去了寧波上的是大學預科,花銷也不少。這擔子幾乎都壓在了剛剛開始管理家務的大爺身上。還要照應家裡各樣人等的吃喝花銷,還有外面的各種應酬,都是需要精打細算的。我二爺盧武在帳房上和人事上也是大爺的一個好幫手。三爺盧敏自從娶了續弦楊萬魁的妹子之後,就一直和整個家族不和睦。老大一直在權衡和平衡著這個家族裡的裡裡外外的關係,最是頭疼的就是老三的一家子。那個三奶奶是惹不起的料,有著楊萬魁這個土匪頭子的撐腰,所有人都要忍讓三分。
   
   四爺同濟大學畢業後就被派往美國留學,花銷增長了一倍。我爺爺仍然看顧著膠輪大車和那群騾子,每天都帶著長工短工去田地裡勞作。家裡只有兩位長工,是逃荒時候來到孝義莊裡被家裡收留,家裡人吃的是大鍋飯,盧家人吃什麼,長工也吃什麼。這些長工吃住穿都不愁,絕對不是那種被後人描寫為苦大仇深的樣子。那些村裡的小混混,也作為我家裡的佃農,收穫的時候上繳部分所得,也在積攢著家業,日子都日漸興旺起來,每次到了節慶時候,在大爺的帶領下,揮舞著獅子龍頭龍身,到處耀武揚威。孝義莊的名聲也愈來愈多,盧亮的名頭也愈來愈響了起來。


   
   再說四爺在留學回來之後,六爺也從北洋大學畢業,哥倆一起被老蔣接待,合了影,還被封了軍銜。直接封為文職上校軍銜,哥倆各自拿著老蔣贈送的中正像和中正短劍,每張中正像片後面都提有親筆簽名以示鼓勵。這消息傳到縣裡,風生雲湧,大家奔相走告,整個修武縣都為這孝義莊盧亮家族感到高興。
   
   四爺當時領命的是到修武縣老家去擔任縣長之職。回到老家,見到大哥,言談此事,又給老爺請了安,大爺和老爺在一起合計著,最後一致認為做縣長並不是長久之計。老爺叫了老四過來,正言四爺道:
   
   “依照自古以來的情形來講,從政的人能夠有所作為的很少,鳳毛麟角。而且仕途坎坷,磨難也多,所以,我堅決不同意你從政。趁著蔣先生對你們弟兄恩待有加的時候,辭掉縣長的職位,去從事你所學的技術行業。依靠技術求生存乃是正途。我這話,也許你現在不明白,將來你會明白的!”
   
   “既然父親心意已定,兒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外,沒有在跟前孝敬父親,我聽從父親的建議也當是盡孝之舉。”
   
   “好了,你母親身體不適,還是去後堂問安吧!問安後,把郇封薛家的女兒娶過門,就趕緊回南京去吧!好男兒志四方,不要留戀老家的事務,家裡有你大哥照應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四爺把家裡的事情辦完,迎娶了郇封大戶人家薛家的女兒,蜜月沒有過完,就直接回到了南京。
   
   南京市藏龍臥虎之地。四爺南京的同學們都來為四爺把酒接風。四爺當年在南京同濟大學時候,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張正理,也是河南人,和四爺拜了把子,親如兄弟一般。張正理在仕途上一直不順利,在南京做一個下層官員,不是肥缺。所以就與四爺訴苦。四爺問你是否願意到老家來做縣長?張正理說正找不到這樣的肥缺呢。四爺說可以幫助試一下去運轉這個事情。
   
   四爺趁機會見到了日理萬機的老蔣,言明志向,既然到了美國學到了真本領,就應該去為黨為國家的軍工機械方面效力,其志不在為官從政。並順勢推薦張正理作為修武縣縣長的候選人。蔣大總統看到盧仝能夠置縣長這個肥缺不顧,樂意去基層做一名普通的技術人員,很是感動。考慮到我四爺新婚燕爾,想到河南鞏縣距離修武縣一河之隔,就打電話給鞏縣兵工廠,讓我四爺去那裡工作,並安排人任命張正理到修武縣任縣長之職。
(2016/06/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