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逸风文集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4, 圍城
   
   圍城的事情在大爺那個時代經常發生。村子是有寨門的。國民黨經常來這裡剿匪。這裡的土匪多。
   
   土匪頭子叫劉明德,這個名字和土匪的身份很不符合,正如我這個地主崽子和我真實的身份很不符合一樣。劉明德屯聚在太行山裡,擁有十大弟兄的名號。劉明德是土匪老大,我村子裡的盧炳正是土匪老二,還有苗敬亭老三、薛彬勳老四,楊萬魁是老五,林正道老八等等,這十大弟兄在方圓數百里赫赫有名,聲名要比我大爺傳播的遠。聽說這十大弟兄的名號,各個都是字正腔圓的樣子,不知道為何成為了盜拓的子孫?姓名學研究者值得深入考證一下。盜拓這個名字裡的“拓”字明確是開拓的意味,開拓不了就可以強行盜取,也算是名符其實了。但是,劉明德之輩確實玷污了漢字裡所含有的神韻。


   
   說這個劉明德,據相鄰相親的老人的講述,此人曾經的確很為人正直,曾經在山西煤窯裡做工,因為不堪奴役,打殺了煤老闆,和一起幹活的人拜了把子,一共十個人,就開始土匪的生涯。劉明德好不平,講義氣,老百姓說他後來上山后,還養了兩個形影不離的狼崽子,伴隨左右,對劉明德言聽計從,十分馴服。這位在三四十年代叱吒風雲的人物,槍法極准。曾經國民黨剿匪圍殺之,被一手好槍法嚇破了膽子,從此不敢再談上山剿匪的事情。
   
   那年,剿匪隊的人馬圍住了劉明德穴居的山洞外面,劉明德告知弟兄們,不要驚惶,憑藉本人一人之力可以退兵。眾弟兄心有餘悸。劉明德持一把黑匣子手槍帶著老八林正道出來迎接剿匪隊隊長。隊長有恃無恐之際,看到倆人從山洞出來,倍加防範。劉明德告知隊長,如果今天你們能夠勝得了我們弟兄二人的槍法,我們全部就地伏法。隊長問,如何比試?劉明德排出四個個袁大頭來,向天空一拋,兩聲槍響,只見兩個銀元帶著呼嘯飛到對面的大樹上,嵌入樹幹,徒留兩個銀元大小的洞口。林老八也不示弱,雙槍並舉,將兩個銀元打飛。眾員警見狀,個個驚慌失措,都慶倖沒有冒然進洞剿匪邀功請賞。自此後,劉明德的十大弟兄名聲大震,剿匪隊再也不敢踏入太行山區半步。
   
   話說劉明德氣勢正旺之時,剿匪隊圍住了我家村子的寨門。我那個村子位於修武縣的孝義莊。本來是十分本分的村莊,但是,亂世之時,還是出現了一幫有一些勢力的土匪。這幾個土匪頭子基本上都是仰仗著山裡的劉明德弟兄的勢力,暗中勾結,互通有無。幾乎沒有人敢惹。剿匪隊有時候也會打擊一下,有真打和假打之分,真打的時候,在民怨沸騰的時候,要裝裝樣子,抓幾個土匪槍斃示眾。假打的時候,抓幾個劉明德的弟兄,可以訛詐幾個贖金花花。我大爺帶領著花槍會,與土匪之間相安無事,況且,當時國民黨任命的修武縣縣長是我四爺大學時期的拜把子弟兄,對我家佑護有加,這些起片子的土匪也會掂量掂量著這裡面的分量,不會胡來。那年,盧炳正,十大弟兄裡的老二,剛好回家探親,被剿匪隊圍著個正著,無奈之下,盧炳正跑到我大爺家的院子裡來避禍,大爺給他開了個條子,讓二爺盧武帶了一些私貨,從東門放走了老二。老二回去之後,告知老大劉明德其中的原委。劉明德親自下山來到大爺家裡拜謝。言談之中,劉明德深感大爺思慮縝密,不失為一位好師爺,就力請大爺上山協助之成就大業。被大爺委婉拒絕。但是,因為一件事情,大爺對劉明德相求,相求的事情,呆一會在談。
   
   鄉鄰鄉親對這土匪十大弟兄並不是很害怕,一般上,害怕的是一些小的亂匪,流竄作案的名不見經傳的土匪強盜。其中有一個名號為“飛機”的,民憤比較大。飛機乃是一個愣頭青,無論是誰,都想強搶。最可惡的是在強搶錢財之後,無論老幼,只要是女的,一律都不放過進行姦淫。成為遠近聞名的一大禍害。由於飛機身手不凡,丈把高的圍牆,一躍而過,常常追之不及。最近因為搶了我家的一個近鄰盧生旺的家財,也並強姦了人家的女兒,害的盧生旺一家躲到我大爺家裡避了一個多月禍。由於當時的資訊傳遞不發達,方圓數十裡的親朋好友都被誤傳說盧亮家裡被搶了,聲勢不再如以前了。對盧亮這個家族來講就是一個奇恥大辱。想盧亮何等氣勢,小小土匪怎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儘管縣長已經責令迅速抓捕飛機,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逃脫,難覓其蹤跡。此為第一件令我大爺傷神之事。
   第二件令大爺煩心的事情是,十大弟兄位居老八的林正道,伴隨著殺人越貨越來越多,神智不再清醒,疑心病特重。每每在街道上行走,只要有人多盯他兩眼,林老八就殺機顯露,隨手一槍必然斃其性命。一般上,只要是林老八下山,街道上必然靜悄悄的,掩護閉門,連門縫裡也不敢躲藏人,害怕被一槍擊斃。孝義莊西頭有一家破落地主的最後一個獨生子,因為貪玩,在街上躲閃不及,或者就沒有躲閃的意識,被一槍擊斃。從此後,此家再也沒有後人了。所謂是斷子絕孫了。在鄉村裡,斷子絕孫乃是最要不得的事情。相鄰相親為這家破落地主舉辦喪事的時候,都說這家人不該蓋樓房,孝義莊是不該蓋樓房的,否則就會絕後。這話讓我大爺心裡十分不是滋味。整個孝義莊,就兩座樓房,一座是這家破落地主家的,一座是大爺現在居住的。儘管大爺娶了五房太太,至今沒有孝男在後,成為大爺心中的一塊疙瘩。
   
   當劉明德下山拜謝大爺感謝大爺出手救助劉明德二弟性命之際,大爺在幕帳後告知劉明德要解決此二人之事。劉明德聽取事情的原委之後,並不含糊地答應大爺所托之事。到底劉明德如何完成這兩件所托之事,這個在鄉鄰坊間一直在流傳著。
   5、一石二鳥
   說這個劉明德自從拜謝了大爺之後回到山洞裡之後,日思夜想,想起來一條妙計。他把老八叫了過來,告訴他務必尋找到飛機的下落,死的活的都要。這個林正道這傢伙向來槍不離身身不離槍,隆冬時節,身負雙槍,隻身一人和這個飛機周旋了不知道多少個回合,其中的辛苦和驚險故事,還在山區流傳,終於在山西陵川的一個叫做逃園的山村裡的破廟裡將之拿下,捆綁著送到了大哥居住的山洞裡。
   
   拿住飛機之後,送達我大爺之處,之後被大爺送往縣裡,被公決,算是為地方除了一大公害。
   再說老八,回來之後,更是耀武揚威。老大劉明德暗中探視老八的行為舉止,的確如大爺說講的,也不自覺地成為附近的一個公害。流無辜人的血的確太多,為此,老大黯然神傷,潸然流下。想著十大弟兄從山西的煤窯洞裡一起拜把子,起誓、過上這大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各路神仙都據我們十大弟兄三分,到如今,要我這個大哥親手解決掉老八的性命,想著很是傷感。老大重名重義,誰個不知誰個不曉。如今為難大哥下決心做這個手足相殘的事情,的確難為。又想著答應為鄉鄰除害,為了這一方百姓不再我身後指指戳戳我這土匪老大的脊樑骨,這狠心必須要下。
   
   那年春天,老大和老二訂了一個計策來擒拿老八。
   
   老二在街道上碰見老八,問:“老八,咱大哥有病了,你怎麼也不去看一下?”
   
   老八大驚:“大哥在眾弟兄心中可是重如泰山的,我怎會不去看望?”言罷,和老二一起來到山洞。進到洞裡,洞裡和往常不很一樣,沒有燈火,昏暗的很。老八一邊喊著大哥一邊進得洞來。劉明德咳嗽了幾聲,問:“可是八弟來了嗎?”
   
   老八回答:“是我。大哥如何?”
   
   “偶感風寒,想不到這麼沉重起來了!”劉明德回話。
   
   “既然是來看望大哥,何必再帶著雙槍?把槍卸下放到桌子上吧!”老二建議。
   
   老八猶豫了一下。
   
   “古人雲:兵者不祥之物。你二哥說的也對。”劉明德順勢加了一句。
   老八不再猶豫,把雙槍放到桌子上,見有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就接過來送到劉明德的床前。劉明德起身端起湯藥,一把摔在石頭之上。厲聲喝道:“拿下!”
   從暗處出來四個大漢,將沒有任何防備的老八林正道按翻在地,捆了,吊在山洞口的大樹之上。
   
   別離也是痛苦的,十大弟兄之間分別喝了陰陽訣別酒,那個場面的確讓人感動。十裡八鄉的老百姓有膽子大的,還去看了那個場面。特別是老五楊萬魁,是孝義莊附近大高村人,和老八是最為貼心的,哭的死去活來。從此之後,這老五楊萬魁心理上就和我盧家結下了梁子,此是後話,暫且不提。
   
   喝了陰陽訣別酒後,老八被槍斃,被厚葬在山裡風水最好的地方。林正道乃是臨縣嘉禾人,自此之後,林家後人很是興旺發達,據說和他所葬地選址好有關。
   
   我大爺在當年沒有答應跟著劉明德上山做他的師爺,據鄉親們講,大爺在劉明德他們走後,搖了搖頭說,做土匪的乃是在刀尖上過日子,短則十年,長則二三十年,不可久持!還是安心正道,乃長遠之計。
   
   當年我老爺挑選具有才具的四爺他們外出求學求功名,乃是明智之舉!
(2016/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