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谢选骏文集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谢选骏
   
   有网文曰:
   
   战争是有限的,革命是有限的,还有乔良老师的《超限战》 (2013-04-08 20:05:21)转载▼


   
   标签: 乔良 超限战 恐怖主义 圣徒战术 旧制度和大革命 军事
   分类: 现代国际社会和军事
   圣徒战术是革命的常识,客观的社会现象;
   恐怖主义的实质;乔良老师的《超限战》;
   战争是有限的,革命是有限的,否则必定自取灭亡;
   
   圣徒战术是现实客观社会中,挑战权力者所常见的客观性的行为现象,与任何人的道德无关,也就不存在批判不批判。如同进化论是古生物学,时间历史上客观存在过的事实,尽管细节不可能精确重现地尽知,但并不是对基督教的攻击。当然也不禁止,基督教的迷信者将古生物学的陈述,视为对其信仰的攻击,与我们一刀两断,骂街断义!(假如从民主社会的角度上看),也不能禁止狂热的宗教分子,因此向我等生物学知识的掌握者宣战(宗教战争),或者在他们掌权时,把我们一个个烧死在火刑柱上,如布鲁诺曾经的命运。
   
   只要“革命”仍然是主流民众没有放弃的观念,无论你是打算革命,还是打算避免成为革命的炮灰,圣徒战术者必须客观地面对的常识。这就是科学与哲学的区别。科学客观,不考虑个体意义的道德、信仰和喜恶,仅仅就其对象属性的增损,判断该对象行为的效用。圣徒战术是严肃的社会学技术话题,希望笔者的读者能认真理解此行为的社会学逻辑。从圣徒战术的公式(效能=专制程度/圣徒暴力);或(圣徒战术效能=圣徒非暴力/权力宽容);将非暴力和宽容分别绝对化,就可以分别看到恐怖主义和基督教传教士的行为模式。
   
   恐怖主义的实质,是完全不考虑“(圣徒,挑战者)非暴力”的要求,即完全不考虑“(平民)附带损失”,甚至直接以平民为攻击目标。如哈马斯声称以色列义务兵役制,因此所有以色列人都是军人,即合法的目标。显然这是鲁登道夫的总体战争的观念,也将意味着以色列的任何报复都是合法的,而无论谁占了便宜。中国一位爱好军事的哲学家,叫乔良的先生的《超限战》,所持的就是总体战“无限”的近乎恐怖主义的观念。不过,在一个唱支小曲儿,就能当上将军的神奇国度,乔老师凭哲学混得上校,也算得上是有真才实学了。
   
   《超限战》之所以在本质上是恐怖主义,就在于乔良先生缺乏“有限战争”的常识。整部著作就将鲁登道夫的《总体战》搭配上了中国传统的“兵不厌诈”。对于满脑子都是针对中央集权的(无限)革命的阶级斗争中培养出来的天朝哲学武士来说,很难要求乔良先生理解,无限的战争相当于无限的革命,两者意义完全相同;也将意味着完全不考虑战争中的附带伤亡,(天朝帝国事实上更不在乎自已民众的生命财产的损失)。如果把“西方民主”代入“权力宽容”之中,将可看到超限战的战略效果,将是极低效的,等于自取灭亡。
   
   日本偷袭珍珠港就是一次“跳出常规游戏规则,兵不厌诈”的超限战“成功的战术,失败的战略”的典型案例。它的实际效果,是用微不足道的战略利益,彻底地把美国本来松散的社会的动员起来。这就是超限战,总体战,以及恐怖主义之必然失败的地方。从圣徒战术的效能公式可以看到它们失败的逻辑一致性。总体战逻辑错误的关键就在于,它虽然承认了民主社会的经济实力是发达的,但是把“被恐怖突袭的国家(或短时间内惨败)将实现最彻底的动员”,错误地理解成“因恐惧而退出战争”。公式中的关键性因子完全搞反了。
   
   不难想象,当超限战,总体战,以及恐怖主义的“不考虑非暴力(即有限性条件限制)”,导致圣徒战术效能极度低下,——>意味着对手非但不会被吓倒,反而得到了彻底的动员的话;而这个对手偏偏又拥有强大得多的经济实力!超限战,总体战,以及恐怖主义的发动者,将是何等的自取灭亡。而乔良先生的《超限战》,甚至连《总体战》的水平也没有达到,根本没有意识到“欧美市场经济社会的实力,比计划经济的中国,高出不止一个档次”的事实。战争是有限的,革命也是有限的,否则只是恐怖主义的变形!必定是自取灭亡!
   
   ……
   
   
   上述网文不能说是一无可取,但却忽略了:美国的胜利还是依靠了“超限轰炸”,包括原子弹的使用。
   
   而历史上使用超限战争的成吉思汗也胜利完成了它的任务——那就是摧毁所有的人口中心!
   
   乔良将军的错误,只是没有注意到:超限战必须是宗教战争。所以,没有宗教的蒙古帝国转瞬而逝,而具有宗教的阿拉伯帝国却绵延不息。
   
   “超限战”的核心概念是“超限”,“超限”一词出自谢选骏1986年出版的《神话与民族精神:几个文化圈的比较》第329 页——
   
   “在这个过程中,希伯莱人原先认为的嫉妒、偏狭、复仇心切的游牧部落神耶和华,也从喜闻祭品香味、在巴勒斯坦地方常来常往的境地,升入无边无际的苍穹,化为一个普遍(超限)的、公正(超域:不偏袒)的、仁爱(以“人”为“目的”)的上帝。”
   
   读者从中可以发现,“超限”在谢选骏的原著中,是用来形容上帝的本质的。因此,当“超限”用来形容战争的时候,必须和宗教战争有关。
   
   读者还可以发现,谢选骏的《神话与民族精神》中,和“超限”并用的,还有“超域”、“以‘人’为‘目的’”。
   
   1、“超域”正是“超限战”的要素之一,也就是在空间上不受限制。
   
   2、“以‘人’为‘目的’”,正是现代文明甚至是现代宗教战争的特点。其中,既包括普世价值,也包括共产主义、法西斯纳粹、伊斯兰恐怖主义。
   
   事实上,在《超限战》出版之后两年爆发的“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和后续的反恐战争,就是一系列典型的“宗教战争”。
   
   没有宗教信念,就无法从事宗教战争。
   
   “超限战”、“超域战”,其实就是“上帝的战争”。尽管在现代条件下,这还体现为“以‘人’为‘目的’”的战争。但其本质却是无限制的,相形之下,人间的一切包括战争,其实都是有限有域的,不可能“超限”、“超域”的。而中国之所以几度亡国,就是丧失了宗教精神,无法从事一场惟有宗教精神才能支持到底的“超限战”、“超域战”。
   
   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夺取国民党的天下,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共产党比国民党更有宗教精神。
   
   可是现在,共产党在文革和改革之后,已经成为丧失了方向和宗教精神的没头苍蝇。身在其中的乔良将军也许并未注意这一关键。
   
   没有宗教信念,就无法从事超限战。
   
   中国人,你们准备好了吗?用一种什么样的宗教来推行你们的超限战?
   
   要知道,如果没有一种“超限”、“超域”的宗教信念,就无法支撑到战争的最后一刻、“推迟五分钟退出赢得了胜利的战场”!
(2016/06/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