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谢选骏
   
   
   黑死病导致欧洲人大量灭绝,例如在英格兰,将近一半的人死去了。
   


   人类学家们就此指出:和一切传染病一样,黑死病主要夺走了下层社会的人口,而这些人一般属于智商比较低下一些的。
   
   结果,当黑死病过去之后,不仅大大提高了幸存者的免疫能力,而且大大提高了他们及其后代的智商。
   
   难怪黑死病过去之后,欧洲就进入了一个急速发展的历史时期!
   
   《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的影响?》一文指出:
   
   一:缘起
   
   中世纪黑死病的赫赫威名,相信绝大部分的人都有所耳闻。黑死病就是鼠疫,最近知乎上有一个高质量的有关鼠疫的回答。讲得就是中国抗击鼠疫的英雄,国士无双伍连德的事迹。相信大部分人应该还有印象。
   
   鼠疫危害之大,尤以欧洲中世纪为甚!
   
   黑死病的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涉及面之广、死亡人数之多,堪称空前绝后,这场生态灾难带给欧洲的悲惨后果,成为中世纪黑暗的另一个写照,并由此引发了宗教信仰,政治,经济,社会结构的危机,进而引发了一系列深刻的社会变革。在某种意义上,黑死病成为欧洲挣扎中世纪枷锁和实现欧洲文化转化的一个诱因。它与发生在此后的宗教改革和地理大发现同样是人类历史上重大历史事件。 甚至可以说这场鼠疫直接催生了当代西方文明。
   
   这场鼠疫是由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次使用“生物武器”引发的。1346年,西征的蒙古军队包围黑海港口城市克法(今费奥多西亚,属乌克兰),因士兵染上鼠疫,部队迅速瓦解,绝望的士兵把患鼠疫死亡的死者尸体用投石机射入城内,城里鼠疫由此开始流行。城里的居民热那亚人逃离此城,鼠疫也跟随他们传播到西西里,随后又传播到欧洲大陆,之后席卷了欧洲、亚洲和非洲北海岸国家,肆虐了三个多世纪,造成了很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在1346年鼠疫爆发后的短短5年内,第一波的鼠疫就导致了欧洲1/3到1/2的人口死亡。意大利和英国死者达人口的半数。严重影响了当时欧洲宗教和经济活动。这次大流行在医学史上称为 “黑死病”。
   
   
   二:直击
   
   当鼠疫无法遏制地在欧洲大陆横行时,中世纪的帷幕就此落下了。无论是主教、贵族、商人还是穷人都无法逃脱这种瘟疫的屠戮,黑死病成为中世纪死神的象征。这游荡在中世纪欧洲天空的死神,直接导致了欧洲发生某些结构性的变化。
   
   1.
   动摇了教会的绝对权威。大量的神父染病死亡,动摇了"瘟疫是上帝对罪人惩罚"的这一基本信念,使教会对普罗大众的精神控制严重削减。更为重要的是人们清楚地洞悉了号称万能、救世的宗教与教会,在灾难面前竟然同样毫无作为。人们开始对宗教重新思考和追求,从这一点来说,黑死病对宗教改革也有促进作用。
   
   2.
   孕育了及时行乐的现实主义。中世纪教会的禁欲主义思想盛行,随着黑死病的日益猖獗,面对死亡,人们把目光从对天国的期待转向尘世的享乐。甚至主教、传教士和僧侣也都以不光彩的方式卷入这一狂潮。
   
   禁欲主义逐渐退出,人文主义逐渐兴起, 人们把目光从对天国的期许中转向了对现世的关注。人类自觉地意识到自身生命的存在, 探索人性结构中的理性与非理性, 追求平等与自由权, 张扬人文主义, 提倡社会的主宰是人而不是神。一些具有推动意义的新思想得以酝酿和传播,促使中世纪向近现代社会发展。
   “人文主义之父”的诗人彼特拉克宣称:“我不想变成上帝,或者居在永恒之中、、、、、、属于人的那种光荣对我来就够了。这是我所祈求的一切,我自己是凡人,我只要凡人的的幸福。”
   
   3.
   劳动力的匮乏。在瘟疫流行的年代,欧洲人口的剧减已成为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人口的大规模匮乏,导致农奴制瓦解,大片农田荒芜,整个社会经济一片凋敝,在黑死病的冲击下,劳动者素质下降,农业生产力倒退,经济增长速度大减,甚至出现负增长,劳动生产的停滞甚至倒退,这无疑严重阻碍了欧洲经济的发展。这直接导致欧洲城镇的手工业几乎消亡,这也是后来文艺复兴强劲市场需求的主要原因。意大利最初的资本家们开始寻求先进的技术弥补减少的工人的产量,越来越多先进技术出现。
   
   4.
   医学法律的进步。人们开始放弃信仰疗法,试用世俗的方法解决威胁人类生命的问题,研究抵制瘟疫的措施;由于病人的增多,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医院,一些医生开始寻求治疗患者的方案。也提出了一些防治措施:比如在公共场合消毒,多通风;在食物选择上,尽量多吃干肉和新鲜水果、、、、、、使医学向前进了一小步。
   政府颁布卫生法令和法规,严格规定城市生活的卫生准则,有效遏止疾病的传播。
   1377年,亚得里亚海东岸的拉古萨共和国首先颁布了对海员的管理规则。
   1383年,马赛成立海港检疫站,威尼斯及其他沿海城市也都将这些防御鼠疫的公共措施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
   ……
   
   5.
   反犹主义。在瘟疫的阴影下,街坊邻里互不往来,都避而远之。在许多城市里,人们认为瘟疫是犹太人往水里投毒造成的。犹太人因此遭到特别严重的不人道对待。大量犹太人不是被迫迁移,就是遭到残忍的杀害。当时的编年史家雅各布·冯·科尼格所芬就曾描述了发生在斯特拉斯堡的一次大屠杀,上千犹太人被认为是瘟疫的制造者而遭到杀害。到1351年,德国的60多个主要的犹太团体被彻底清除。许多犹太人逃到东欧——俄国和波兰——在那里,他们得到保护。慢慢地,更多的犹太人把自己的家迁到更远的东方(中东)。
   
   三:回响
   
   黑死病直接动摇了教会的绝对权威,推动了人文主义、宗教改革的产生。人口的匮乏导致农奴制度的瓦解、享乐主义盛行又导致资本主义得以壮大,资本阶级话语权得以加重。相对于许多将财富积淀于土地而受创严重的土地领主,城市中的商人和金融家,却能较快地从灾难中恢复元气,凭借其雄厚的实力和有利于城市发展的契机,迅速搜掠财富,许多大商人、金融家则平步青云,开始进入国家各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在相当多的时候他们成了政府的主要决策人。从社会地位上讲,商人、金融家的地位开始逐渐高于贵族领主的地位。 城市经济的涅槃重生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物质载体,成为欧洲从中世 纪走入近代社会的开路先锋。
   
   黑死病的发生改变了旧有的社会结构,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大发展。从技术到组织方式,从物质基础到各类思潮,这些思潮深刻的影响了当代社会的各种意识形态,反犹主义带来的后果至今还是中东火药桶的导火线。(大量犹太人迁居中东,后来犹太人从Palestine 购买神赐之地—迦南以求复国)
   
   四:结束
   
   也许黑死病是偶然的,按历史规律发展,就算没有黑死病,黑暗的中世纪也会过去。对黑死病的推动作用不能太夸大。但是我们也要看到黑死病在某个时期起到契机的作用。如果没有当年的那次黑死病扫荡欧洲,人类何时才能告别中世纪和铁器时代,现代文明又何由诞生?一个没有外部威胁,不懂得恐惧的物种,是否就将接近它的末日?这样看来,一时塞翁失马的我们,又焉知非福?
   
   ……
   
   
   显然,《黑死病对中世纪欧洲的影响?》一文还是比较没有注意到“黑死病在人类学方面的影响”。
   
   从人类学的角度看,很不幸的,在欧洲经历黑死病的“高智商洗礼”的时候,中国却经历了女真——蒙古屠杀的“低智商洗礼”!因为女真——蒙古这个“远东黑死病”的政策,就是“枪打出头鸟”,它所消灭的,主要是中国的高智商人口。
   
   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南宋灭亡之后,中国文明一落千丈,即使经过了明清到现代的八百年之久,依然没有恢复真正的创新能力。
   
   而日本和苏联的相继入侵,再度屠杀了中国所剩无几的高智商人口,并使得剩下来的精英瑟瑟发抖,不敢想也不敢说更不敢做,偌大一个中国,在文化创新的意义上,简直如同无人区一样!
(2016/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