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谢选骏文集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2009年5月6日(读书笔记)
   
   谢选骏
   
   (一)
   
   据说公元386年的一天,意大利米兰的一条街道上,一个人发疯似地奔跑着冲进了花园中,在那里哭泣、顿足、捶胸、敲额。然后在一棵无花果树下躺了下来,痛哭流涕,口中念念有辞。
   “那不是教授雄辩术的奥古斯丁吗?”
   “是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们围拢上去,但是被随后赶来的他的朋友劝阻开来,大家远远站在一旁,注视着他。
   夜幕降临,在朋友的陪伴下,奥古斯丁回到了住所。“奥古斯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朋友不解地问他。
   “在我开始虔诚地忏悔时,我看到了主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引导着我,”奥古斯丁好像又回到了那神圣的时刻,慢慢地说道,“一个小男孩,那一定是天使,要我读使徒保罗的书,他唱着‘拿着,读吧!拿着,读吧!’我感到一道恬静的光射进了我的心房,驱散了心中的一切疑团。”
   奥古斯丁转过头,对朋友说:
   “我想要接受洗礼。我准备辞去教授雄辩术的职位,全心全意地献身给主。”
   第二年春天,曾是摩尼教徒、并热衷于研究星相术的奥古斯丁,接受了权势显赫的米兰大主教安布罗西为他主持的洗礼,投身基督教会。
   不久后,奥古斯丁回到家乡北非塔加斯特城(今阿尔及利亚东北部苏克阿赫腊斯城)附近,宣称按当地修道院的习俗隐居三年。
   在隐居的三年时间里,奥古斯丁并不像一般隐士那样真正地隐居,而是以隐居为掩护,从事种种秘密活动,目的是向基督教会献媚。开始时,他和自己的朋友组织了一个小规模的宗教团体,想借此扩展势力。渐渐地,他公开向摩尼教开火,把“屠刀”伸向他自己曾信仰的摩尼教。他用犀利的笔写下几种言辞激烈的论著,在公开场合展开声势浩大的辩论,目的都是为了诋毁和攻击摩尼教。
   奥古斯丁的名气随着他抨击摩尼教的激烈程度而日渐上升。391年,当他隐居期满的时候,希波城的主教瓦勒里乌斯接见了他,并十分赏识他对基督教的忠诚,接纳奥古斯丁为自己的助手,295年的时候,主教瓦勒里乌斯死去,奥古斯丁升为希波城的主教,开始了他终生的事业。
   奥古斯丁任主教时,基督教已是罗马的国教了。正统教会利用一切机会和手段迫害不信仰基督教的人们。不信仰基督教的教派中较有影响的是多拉图斯教派。这个教派形成于四世纪,保留早期基督教的一些特点,如教会财产公有、反对教会和罗马政权结合等。奥古斯丁积极参与打击这个教派的活动。
   393年。多拉图斯派内部发生了分歧。有人主张武装斗争,有人反对武装斗争。在激烈的争辨之后,部分人发动了富有宗教色彩的起义。奥古斯丁乘机向多拉图斯派发动进攻,并要求罗马当局镇压他们。在他的积极主张下,405年2月12日,西罗马皇帝宣布多拉图斯派为非法。并对他们采取了血腥的迫害和残酷的镇压,杀害了不少的多拉图斯教徒。
   被镇压和迫害的多拉图斯教徒们并不屈服他们又重新团结起来,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起义高潮。411年在迦太基总督举行的迦太基宗教会议上多拉图斯教徒们,勇敢地和奥古斯丁展开了激烈的舌战。
   不幸的是,奥古斯丁把辩论变成了对多拉图斯派的审判,他说多拉图斯派是“罗马社会违反法律达到疯狂的程度”的“罪魁祸首”,认为奴隶隶农反抗主人是“厚颜无耻”……”412年1月30日,罗马皇帝进一步宣布多拉图斯派有罪,规定多拉图斯派教徒如不改信正统派,就将没收财产,实施肉刑等。
   在被镇压过程中,多拉图斯派的教堂被没收,无数的教徒被屠杀或被迫自杀……
   严酷的镇压和迫害引起了多拉图斯派的教徒们更剧烈的反抗,他们焚烧正统派教学,刺杀正统派神职人员……
   在这些镇压和迫害活动中,奥古斯丁异常活跃,他出谋献策,想出种种办法打击多拉图斯派。其中以两项所谓的“原则”最为著名也对后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一是“恐怖有益”,他鼓吹以恐怖手段对付异端邪说:二是“强迫进来”,即强迫其它教派的人改信正统派。奥古斯丁死后,他的原则被西欧教会设立的宗教裁判所采用,用来残酷地迫害不信仰基督教的人们;北非的正统教会和罗马政权也实施了这些原则。为了对付“异端邪说”,奥古斯丁不遗余力地积极活动。除此之外,他还创作了不少论著,据统计共有93种,还有书信270封。其中以他的主要著作《忏悔录》和《上帝之城》最为著名。
   奥古斯丁写作《忏悔录》的目的是想通过分析、解剖、暴露、批判自己为目的,把自己标榜为一个热爱真理的人,从而鼓吹宗教狂热,把基督教说成是最符合真理的教派。
   《上帝之城》是一部鸿篇巨著,全书共22卷,奥古斯丁在书中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宗教思想和历史哲学。
   奥古斯丁的论著形成了庞大的复杂的体系,但最基本的基础和中心是精神高于物质,上帝高于一切。他认为上帝创造了一切,上帝主宰一切。上帝给人的启示是人们获得智慧和认识真理的源泉,人类中有一部分人可以得救,他们升入天国是因为上帝的恩惠。
   奥古斯丁是基督教正统派的神学体系的集大成者。在中世纪的5至11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神学在西欧基督教会内居于最高权威的地位。他被教会奉称为“圣人”,称作“圣奥斯丁”。直到今天,奥古斯丁的名字还为基督教世界所尊崇。
   公元430年5月,日耳曼族汪达尔人,包围了希波城。同年8月28日,76岁高龄的奥古斯丁在被围的希波城内告别了人世。
   ……
   西方人左手拿的圣经,右手持的法典,是日常生活须臾不可缺少的两件物品。法律和宗教是并行于西方社会的两条奔流不息的河流,共同孕育出了博大的西方文明。美国法学家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一书中指出“法律必须被信仰”,就已经蕴涵了西方文化的两个要素:被信仰的法律,以及支撑信仰的宗教。而谈及宗教,就不得不说起一位传奇式的宗教人物——奥古斯丁。作为基督教早期教父哲学完成者,他被罗马教廷封为“圣者”,其学说在身后800年内被尊奉为教义正统,对16世纪以后的新教、乃至当代西方政治法律思想的发展产生着重大影响。是他见证了曾经辉煌一度、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走向没落的社会动荡和战争灾难过程,同时也目睹和力促了罗马异教向基督教的转变的历史历程。他晚年的一部历时13年写成的巨著《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在尘世间构建出了两座城池,被誉为是一部有关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全部基督教历史纲要。他大约在45岁时开始写他的著名的《忏悔录》,出于虔诚的信仰而向主吐露悔改谢恩之心,以“一个人的生平故事代表了所有人类丧失方向感的故事”,与法国卢梭、俄国托尔斯泰的同名著作并称世界三大思想自传。奥古斯丁是早期基督教会中少有创见的思想家,被尊为“圣徒”,称“圣·奥古斯丁”。奥的观点和功绩对于西方文化的发展具有巨大影响,同时也在基督教界留下不可磨灭的殊荣。
   
   (二)
   
   安德鲁·诺雷斯(Andrew Knowles),帕楚梅斯·潘克特《奥古斯丁图传:倘佯奥古斯丁生活的世界》《摩尼教徒》:
   373年,奥古斯丁在迦太基近两年时,他读到了罗马最伟大的雄辩家西塞罗(公元前106-前43年)的著作《荷尔顿西乌斯》(Hortensius)。这部作品如今已经失传,但是存留的片断足以说明该书的内容。这部作品以对话的方式写成,阐释了发现和热爱智慧的重要性。
   对奥古斯丁来说,《荷尔顿西乌斯》是一种启示,向他开启了“哲学”的大门,这在当时意味着一种条理分明的教导体系,提供了一种“世界观”,一些引导人们生活的原则和价值观。对西塞罗来说,“哲学”并不是一个深奥的理论问题,而是一种高度原则化,具有审美情趣,且令人愉悦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它近乎一种宗教。奥古斯丁第一次发现自己在聆听真理,而非只是聆听词语发出来的声音。一个他精神追求的新阶段开始了。
   西塞罗的“智慧”之路需要非常严格的自律和自我完善过程。智者是这样的人,他为了过一种谦卑且没有偏见的生活而训练自己的头脑、约束自己的激情和生理欲望。西塞罗教导说,通过控制属世的欲望,培养理性和知识,一个人就可以踏上返回天堂的旅程。将人的激情置于严格的控制之下,这种思想对奥古斯丁颇具吸引力,在他里面唤醒了认识上帝的迫切愿望。就像耶稣比喻中的那个浪子一样,他在迦太基的妓院和马戏场的丛林中醒了过来,认识到自己错失了基督教信仰带来的诸多平安;但是回家的旅程需要数年之久。
   西塞罗的作品使奥古斯丁踏上了寻求精神根源之旅,他要寻求一种内在一贯的人生哲学、一种更好的写作方式。西塞罗曾经放弃了精致而程式化的雄辩文风,他喜欢用简明的论证和讨论的方式写作。他的作品读起来就好像两个寻求真理的人在谈话——或者老师和自己的学生在对话。柏拉图(Plato)也喜欢这种方式,他从自己的老师苏格拉底那里学到了这种方式。因为奥古斯丁喜欢在他人的陪伴下思考问题,以谈话或辩论的形式写作,这种方式也很适合他。他用这种方式写出了大量的著作、书信、讲道辞和祷文。
   奥古斯丁阅读《荷尔顿西乌斯》时,西塞罗已经作古400多年。同时,“智慧”也变成了宗教激情的对象,以在精神上追求一种纯洁的生活方式为表现形式。奥古斯丁很快将“智慧”等同于自己成长环境中基督教的上帝,他潜心阅读圣经,想找到这位上帝。在旧约中,“智慧”是敬虔生活方式的化身;也是使徒保罗发现在耶稣身上应验的一个主题,“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30)。
   虽然奥古斯丁以一种崭新而强烈的愿望阅读圣经,但是圣经的文风和内容很快便令他失去了兴趣。他使用的圣经版本是古拉丁文的粗浅译本,是2世纪没有受过教育的希腊传教士为非洲人译的版本。它粗放的文风令奥古斯丁非常恼火,与西塞罗高贵的风格和修辞相比,甚是恶劣。另外,旧约人们的错误和过失也没有让他发现任何美德,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耶稣家谱之间的差异也令他感到困惑。
   在此期间,奥古斯丁在迦太基的朋友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爱与学习结合、友谊和追求信仰的结合,令他振奋,使他预尝了基督徒团契的美好。这将是奥古斯丁将来寻求建立的模式。就是在这个时期,他遇到了一些非常有知识、有魅力的人,他们吸引他加入了一个激进的、令人兴奋且超世俗的基督教组织,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摩尼教(Manichaeism)。
   并不是只有奥古斯丁一个人发现圣经难以理解。虽然一些非洲的主教以律法主义的方式发展基督教,形成了严格的道德行为规范和限制颇多的宗教仪式,但是还有一些基督徒脱离了公教会,生活在真正的自由和福音的恩典中。这些“新”基督徒认为他们根本不需要旧约。相反,他们主张享受单纯与复活的主同在一处的活泼关系。主会赐给他们智慧和能力。在迦太基,这些新基督徒组成了一个富有才华、颇具说服力,且很时髦的群体,他们似乎拥有条理清晰的思想,从根本上活出了基督教的生活样式。他们被称为“摩尼教徒”(Manichees)。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