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2009年5月6日(读书笔记)
   
   谢选骏
   
   (一)
   
   据说公元386年的一天,意大利米兰的一条街道上,一个人发疯似地奔跑着冲进了花园中,在那里哭泣、顿足、捶胸、敲额。然后在一棵无花果树下躺了下来,痛哭流涕,口中念念有辞。
   “那不是教授雄辩术的奥古斯丁吗?”
   “是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们围拢上去,但是被随后赶来的他的朋友劝阻开来,大家远远站在一旁,注视着他。
   夜幕降临,在朋友的陪伴下,奥古斯丁回到了住所。“奥古斯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朋友不解地问他。
   “在我开始虔诚地忏悔时,我看到了主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引导着我,”奥古斯丁好像又回到了那神圣的时刻,慢慢地说道,“一个小男孩,那一定是天使,要我读使徒保罗的书,他唱着‘拿着,读吧!拿着,读吧!’我感到一道恬静的光射进了我的心房,驱散了心中的一切疑团。”
   奥古斯丁转过头,对朋友说:
   “我想要接受洗礼。我准备辞去教授雄辩术的职位,全心全意地献身给主。”
   第二年春天,曾是摩尼教徒、并热衷于研究星相术的奥古斯丁,接受了权势显赫的米兰大主教安布罗西为他主持的洗礼,投身基督教会。
   不久后,奥古斯丁回到家乡北非塔加斯特城(今阿尔及利亚东北部苏克阿赫腊斯城)附近,宣称按当地修道院的习俗隐居三年。
   在隐居的三年时间里,奥古斯丁并不像一般隐士那样真正地隐居,而是以隐居为掩护,从事种种秘密活动,目的是向基督教会献媚。开始时,他和自己的朋友组织了一个小规模的宗教团体,想借此扩展势力。渐渐地,他公开向摩尼教开火,把“屠刀”伸向他自己曾信仰的摩尼教。他用犀利的笔写下几种言辞激烈的论著,在公开场合展开声势浩大的辩论,目的都是为了诋毁和攻击摩尼教。
   奥古斯丁的名气随着他抨击摩尼教的激烈程度而日渐上升。391年,当他隐居期满的时候,希波城的主教瓦勒里乌斯接见了他,并十分赏识他对基督教的忠诚,接纳奥古斯丁为自己的助手,295年的时候,主教瓦勒里乌斯死去,奥古斯丁升为希波城的主教,开始了他终生的事业。
   奥古斯丁任主教时,基督教已是罗马的国教了。正统教会利用一切机会和手段迫害不信仰基督教的人们。不信仰基督教的教派中较有影响的是多拉图斯教派。这个教派形成于四世纪,保留早期基督教的一些特点,如教会财产公有、反对教会和罗马政权结合等。奥古斯丁积极参与打击这个教派的活动。
   393年。多拉图斯派内部发生了分歧。有人主张武装斗争,有人反对武装斗争。在激烈的争辨之后,部分人发动了富有宗教色彩的起义。奥古斯丁乘机向多拉图斯派发动进攻,并要求罗马当局镇压他们。在他的积极主张下,405年2月12日,西罗马皇帝宣布多拉图斯派为非法。并对他们采取了血腥的迫害和残酷的镇压,杀害了不少的多拉图斯教徒。
   被镇压和迫害的多拉图斯教徒们并不屈服他们又重新团结起来,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起义高潮。411年在迦太基总督举行的迦太基宗教会议上多拉图斯教徒们,勇敢地和奥古斯丁展开了激烈的舌战。
   不幸的是,奥古斯丁把辩论变成了对多拉图斯派的审判,他说多拉图斯派是“罗马社会违反法律达到疯狂的程度”的“罪魁祸首”,认为奴隶隶农反抗主人是“厚颜无耻”……”412年1月30日,罗马皇帝进一步宣布多拉图斯派有罪,规定多拉图斯派教徒如不改信正统派,就将没收财产,实施肉刑等。
   在被镇压过程中,多拉图斯派的教堂被没收,无数的教徒被屠杀或被迫自杀……
   严酷的镇压和迫害引起了多拉图斯派的教徒们更剧烈的反抗,他们焚烧正统派教学,刺杀正统派神职人员……
   在这些镇压和迫害活动中,奥古斯丁异常活跃,他出谋献策,想出种种办法打击多拉图斯派。其中以两项所谓的“原则”最为著名也对后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一是“恐怖有益”,他鼓吹以恐怖手段对付异端邪说:二是“强迫进来”,即强迫其它教派的人改信正统派。奥古斯丁死后,他的原则被西欧教会设立的宗教裁判所采用,用来残酷地迫害不信仰基督教的人们;北非的正统教会和罗马政权也实施了这些原则。为了对付“异端邪说”,奥古斯丁不遗余力地积极活动。除此之外,他还创作了不少论著,据统计共有93种,还有书信270封。其中以他的主要著作《忏悔录》和《上帝之城》最为著名。
   奥古斯丁写作《忏悔录》的目的是想通过分析、解剖、暴露、批判自己为目的,把自己标榜为一个热爱真理的人,从而鼓吹宗教狂热,把基督教说成是最符合真理的教派。
   《上帝之城》是一部鸿篇巨著,全书共22卷,奥古斯丁在书中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宗教思想和历史哲学。
   奥古斯丁的论著形成了庞大的复杂的体系,但最基本的基础和中心是精神高于物质,上帝高于一切。他认为上帝创造了一切,上帝主宰一切。上帝给人的启示是人们获得智慧和认识真理的源泉,人类中有一部分人可以得救,他们升入天国是因为上帝的恩惠。
   奥古斯丁是基督教正统派的神学体系的集大成者。在中世纪的5至11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神学在西欧基督教会内居于最高权威的地位。他被教会奉称为“圣人”,称作“圣奥斯丁”。直到今天,奥古斯丁的名字还为基督教世界所尊崇。
   公元430年5月,日耳曼族汪达尔人,包围了希波城。同年8月28日,76岁高龄的奥古斯丁在被围的希波城内告别了人世。
   ……
   西方人左手拿的圣经,右手持的法典,是日常生活须臾不可缺少的两件物品。法律和宗教是并行于西方社会的两条奔流不息的河流,共同孕育出了博大的西方文明。美国法学家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一书中指出“法律必须被信仰”,就已经蕴涵了西方文化的两个要素:被信仰的法律,以及支撑信仰的宗教。而谈及宗教,就不得不说起一位传奇式的宗教人物——奥古斯丁。作为基督教早期教父哲学完成者,他被罗马教廷封为“圣者”,其学说在身后800年内被尊奉为教义正统,对16世纪以后的新教、乃至当代西方政治法律思想的发展产生着重大影响。是他见证了曾经辉煌一度、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走向没落的社会动荡和战争灾难过程,同时也目睹和力促了罗马异教向基督教的转变的历史历程。他晚年的一部历时13年写成的巨著《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在尘世间构建出了两座城池,被誉为是一部有关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全部基督教历史纲要。他大约在45岁时开始写他的著名的《忏悔录》,出于虔诚的信仰而向主吐露悔改谢恩之心,以“一个人的生平故事代表了所有人类丧失方向感的故事”,与法国卢梭、俄国托尔斯泰的同名著作并称世界三大思想自传。奥古斯丁是早期基督教会中少有创见的思想家,被尊为“圣徒”,称“圣·奥古斯丁”。奥的观点和功绩对于西方文化的发展具有巨大影响,同时也在基督教界留下不可磨灭的殊荣。
   
   (二)
   
   安德鲁·诺雷斯(Andrew Knowles),帕楚梅斯·潘克特《奥古斯丁图传:倘佯奥古斯丁生活的世界》《摩尼教徒》:
   373年,奥古斯丁在迦太基近两年时,他读到了罗马最伟大的雄辩家西塞罗(公元前106-前43年)的著作《荷尔顿西乌斯》(Hortensius)。这部作品如今已经失传,但是存留的片断足以说明该书的内容。这部作品以对话的方式写成,阐释了发现和热爱智慧的重要性。
   对奥古斯丁来说,《荷尔顿西乌斯》是一种启示,向他开启了“哲学”的大门,这在当时意味着一种条理分明的教导体系,提供了一种“世界观”,一些引导人们生活的原则和价值观。对西塞罗来说,“哲学”并不是一个深奥的理论问题,而是一种高度原则化,具有审美情趣,且令人愉悦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它近乎一种宗教。奥古斯丁第一次发现自己在聆听真理,而非只是聆听词语发出来的声音。一个他精神追求的新阶段开始了。
   西塞罗的“智慧”之路需要非常严格的自律和自我完善过程。智者是这样的人,他为了过一种谦卑且没有偏见的生活而训练自己的头脑、约束自己的激情和生理欲望。西塞罗教导说,通过控制属世的欲望,培养理性和知识,一个人就可以踏上返回天堂的旅程。将人的激情置于严格的控制之下,这种思想对奥古斯丁颇具吸引力,在他里面唤醒了认识上帝的迫切愿望。就像耶稣比喻中的那个浪子一样,他在迦太基的妓院和马戏场的丛林中醒了过来,认识到自己错失了基督教信仰带来的诸多平安;但是回家的旅程需要数年之久。
   西塞罗的作品使奥古斯丁踏上了寻求精神根源之旅,他要寻求一种内在一贯的人生哲学、一种更好的写作方式。西塞罗曾经放弃了精致而程式化的雄辩文风,他喜欢用简明的论证和讨论的方式写作。他的作品读起来就好像两个寻求真理的人在谈话——或者老师和自己的学生在对话。柏拉图(Plato)也喜欢这种方式,他从自己的老师苏格拉底那里学到了这种方式。因为奥古斯丁喜欢在他人的陪伴下思考问题,以谈话或辩论的形式写作,这种方式也很适合他。他用这种方式写出了大量的著作、书信、讲道辞和祷文。
   奥古斯丁阅读《荷尔顿西乌斯》时,西塞罗已经作古400多年。同时,“智慧”也变成了宗教激情的对象,以在精神上追求一种纯洁的生活方式为表现形式。奥古斯丁很快将“智慧”等同于自己成长环境中基督教的上帝,他潜心阅读圣经,想找到这位上帝。在旧约中,“智慧”是敬虔生活方式的化身;也是使徒保罗发现在耶稣身上应验的一个主题,“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30)。
   虽然奥古斯丁以一种崭新而强烈的愿望阅读圣经,但是圣经的文风和内容很快便令他失去了兴趣。他使用的圣经版本是古拉丁文的粗浅译本,是2世纪没有受过教育的希腊传教士为非洲人译的版本。它粗放的文风令奥古斯丁非常恼火,与西塞罗高贵的风格和修辞相比,甚是恶劣。另外,旧约人们的错误和过失也没有让他发现任何美德,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耶稣家谱之间的差异也令他感到困惑。
   在此期间,奥古斯丁在迦太基的朋友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爱与学习结合、友谊和追求信仰的结合,令他振奋,使他预尝了基督徒团契的美好。这将是奥古斯丁将来寻求建立的模式。就是在这个时期,他遇到了一些非常有知识、有魅力的人,他们吸引他加入了一个激进的、令人兴奋且超世俗的基督教组织,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摩尼教(Manichaeism)。
   并不是只有奥古斯丁一个人发现圣经难以理解。虽然一些非洲的主教以律法主义的方式发展基督教,形成了严格的道德行为规范和限制颇多的宗教仪式,但是还有一些基督徒脱离了公教会,生活在真正的自由和福音的恩典中。这些“新”基督徒认为他们根本不需要旧约。相反,他们主张享受单纯与复活的主同在一处的活泼关系。主会赐给他们智慧和能力。在迦太基,这些新基督徒组成了一个富有才华、颇具说服力,且很时髦的群体,他们似乎拥有条理清晰的思想,从根本上活出了基督教的生活样式。他们被称为“摩尼教徒”(Manichees)。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