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谢选骏

   
   
   (一)
   
   
   科学在线(Live Science)2013年5月14日说,DNA证明,神秘的米诺斯人其实是欧洲人( Mysterious Minoans Were European, DNA Finds):
   
   最新研究表明,建立了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的米诺斯人,的确属于欧洲人种。但是,这种“欧洲人”却是向巴斯克人那样的“前雅利安人”,而不是操印欧语言的现代欧洲人祖先。
   
   这项研究结论于5月14日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研究人员从一些有四千年历史的米诺斯人头骨上提取了DNA,并将其与古今的欧、非人基因进行了对比。
   
   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华盛顿大学人类基因学家George Stamatoyannopoulos说:“现在我们知道,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的创造者确实是欧洲人。他们与新石器时代的欧洲人,以及现今的克里特人都十分相似。”克里特人生活在地中海的克里特岛上。
   
   尽管这个结论看起来不过是证明了”人们早已知道的东西“,但其实它是在向传统理论发出挑战。传统认为,米诺斯人来自埃及。
   
   大约公元前2700年至前1420年,在今天的希腊境内的克里特岛上,出现了米诺斯文化。有人认为,圣托里尼岛上Thera火山的大规模爆发导致了这个青铜文明的毁灭,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个曾经强大的帝国覆灭于迈锡尼人的进攻。
   
   如今一提到米诺斯人,人们最先想到恐怕就是米诺牛(minotaur)的故事:那个生活在克里特迷宫中的半人半牛的家伙。
   
   一百多年前,英国考古学家、阿瑟·埃文斯(Arthur Evans)爵士发现了位于克诺索斯的米诺斯宫殿。他被宫殿的雄伟壮丽惊得目瞪口呆。同时他也注意到,米诺斯艺术和埃及艺术出奇地相像,他因此认为米诺斯文化并不是克里特本土文化的产物。“所以,埃文斯认为,米诺斯文明来自埃及或利比亚。”Stamatoyannopoulos这样告诉《科学在线》的记者。
   
   为了检验这个说法,研究小组提取并检测了一些米诺斯人头骨的DNA。这些头骨于3700-4400年前被封存于克里特Lassithi平原的一个山洞中。然后,研究人员将头骨的线粒体DNA和来自135个现代及古代欧、非洲的人类线粒体DNA进行了比对。
   
   研究者发现,米诺斯人的基因与现代欧洲人——特别是今天的克里特人和来自Lassithi平原的欧洲人的基因极为相似。它们也与新石器时代的欧洲人类似,但明显不同于埃及和利比亚人。
   
   这些发现挑战了Evans的假说,并提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本地人,而非非洲移民,发展了米诺伊文化。
   
   Stamatoyannopoulos说:“那时候地中海一带非常热闹。”米诺斯人和他们的非洲邻居之间确实互有往来,但二者艺术中的相似性很可能只是文化交流的结果,而不是因为他们属于同一人种。
   
   新发现表明,米诺斯人很可能是安纳托利亚(也就是现今的土耳其和伊拉克地区)耕种者的一支后裔;在约九千年前,安纳托利亚人分散到了欧洲的各个角落。Stamatoyannopoulos介绍说,这将会对考古学家解读米诺斯神秘的书写系统“线形文字A”(Linear A)产生很大帮助。
   
   目前的主要理论认为,米诺斯语言来自与印欧语不同的语系。剑桥大学McDonald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科林·伦弗鲁(Colin Renfrew。这位大神就是考古学经典读物Archaeology: Theories, Methods and Practice的作者之一——编者注)认为,本次针对Lassithi米诺斯人头骨的DNA分析,对考古学的“贡献是无价的。”
   
   然而伦弗鲁也说,要想建立起米诺斯人和安纳托利亚人的具体联系,研究人员还应将米诺斯人DNA与更多的现代和古代安纳托利亚人DNA进行比较。
   
   (二)
   
   原始印欧语起源于安纳托利亚还是黑海北岸还是说不清的事,线性文字A性不大可能是印欧语系,如果是的话,比会比赫梯语和吐火罗语更古老。
   
   吐火罗语的书写记录很晚,在5到8世纪,但吐火罗语从原始印欧语里面分离出来的时期很早,它按语言特征可以归在印欧语系的西支,那么它从原始印欧语里面分离出来,即这种语言产生的时间,比印欧人向大规模向中亚迁徙的时间更早,它甚至早于吠陀梵语和阿维斯陀语的时间。吐火罗的名称其实也是后来的其他民族的文献中对其的称呼,吐火罗人在新疆定居之前还有很长一段历史。
   
   《历史上最初的印欧人:吐火罗人在古代中东的祖先》这篇文章说,吐火罗人在和印欧人主体分离后,曾经迁入在美索不达米亚,甚至在阿卡德王朝后统治了两河流域,楔形文字泥版中把他们记录为库堤人,库堤人在位时间约100年,后被其他民族赶走,之后可能就是迁往新疆的过程。这篇文章就分析了吐火罗语中诸多带有两河时期语言特征的语言现象,分析吐火罗人曾有一段在两河流域定居的历史。当然不止这些,吐火罗人在迁徙过程中和其他的民族接触,其语言也带有了其他民族的特征,像波斯语之类。吐火罗人的语言就是一条反映其来源的线索(凭记忆说的,有的地方可能不大对)。
   
   (三)
   
   巴斯克(Basque)是个独特而传奇的民族。没有人知道它的起源,只知道很久以前,族人就生活在现今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斯开湾地区和比利牛斯山脉的西麓。现居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人口约有二百五十万,另有七、八十万人在法国,当然也有散居世界各地的移民,以阿根廷为数最多,在阿根廷出生的革命家捷古华拉也有巴斯克血统。
   
   巴斯克语(Euskara),是一种至少有八千年历史、自成一家的地道“孤立语言”(language isolate),其起源也扑朔迷离。自公元前六世纪起,印欧语系覆灭所有其它欧洲大陆的语言,就只有巴斯克语能够顽强地存续至今。虽然这种语言只在巴斯克社区通用,但巴斯克人有意识地将它保存下来,创立巴斯克语言的报纸及广播机构,英国广播公司称现今九成以上的当地学童都入读巴斯克语学校。当年巴斯克语被禁制,是引起埃塔反抗运动的部分起因,可见巴斯克人对保存自己民族的语言及文化的执著。
   
   事实上,巴斯克人有极强民族意识及优越感,极之抗拒受外人统治。历史上,罗马人、维京人、西歌德人、伊斯兰教徒等等入侵伊比利亚半岛之时,由于地势险要以及巴斯克人的顽抗,都占领不了他们的土地。巴斯克人虽然有与外族交往,但甚少会与之混杂,独特的文化反而很有影响力。巴斯克人曾是航海高手,用鱼叉捕鲸,还有看法认为他们比哥伦布更早到达美洲。
   
   巴斯克的男人是西班牙最好的厨师,菜式享誉国际,由他们组成的「美食协会」随街可见。他们爱戴的贝雷帽(beret),也成为世界各精锐军人的象征。当街说书讲古的传统风俗,至今在巴斯克乡间仍能体会。但巴斯克人对其他文明也非“百毒不侵”,至少自十世纪起就成了虔诚的天主教徒。
   
   中世纪时,巴斯克人加入卡斯提亚王国(今西班牙)对抗北非入侵者摩尔人,因而得到地方自治特权。到十九世纪,他们所支持的两次王位继承战争失败,就丧失了此特权,到上世纪三十年代西班牙内战爆发之后,他们才再次拥有自己的政府。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西班牙内战时期,巴斯克的民族主义者及左派,与西班牙共和政府一起对抗法西斯主义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将军发起的武装叛乱。佛朗哥怒而借用希特勒的神鹰军团,在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轰炸格尔尼卡(Guernika)。这个率先鼓动反佛朗哥的巴斯克城市,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死伤无数。画家毕加索后来以此惨剧为题材,创作了《格尔尼卡》这不朽杰作。
   
   一九三九年,佛朗哥取得政权开始独裁统治,实施语言及种族同化政策,禁制巴斯克语以及强制迁徙人口,招来巴斯克人更大的仇恨,于是就催生了埃塔。
   
   (四)
   
   上述种种事实说明,希特勒所吹嘘的“雅利安人”,即使在欧洲都非文明的创造者,那么在其他地区呢?
   
   在印度,印度河文明已经发掘的历史遗存,其分布的地区距苏美尔的陆路距离,大约相当于埃及或小亚细亚距苏美尔的两倍之遥。……在印度河流域,正如在尼罗河下游一样,区域文明似乎一开始就以成熟的形态显露出来。如果苏美尔文明的影响在东南方通过海路辐射,在西北方通过陆路扩散,那么就不可能不考虑印度河文明也具备由于苏美尔的文化刺激而产生的可能性。因为,就海路距离而言,从波斯湾顶端到印度河三角洲还不及到上埃及红海沿岸的一半。并且,我们知道,即便印度河文明不是发端于苏美尔文明的刺激,但与之有联系则是无疑的。在苏美尔的一个考古地层中,已经发现了一些刻有印度文题字的图章,其年代早于萨尔贡王朝。由此可以推知,印度河文明至少早在公元前2500年就已经存在。
   
   印度河文明在印度河流域出现的这一年代告诉我们,至今仍未破译的文字所承载的语言不是原始梵语,因为携带原始梵语这一印欧语种进入印度次大陆的入侵者是在至少1000年的公元前2500年之后才到达那里的。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种印度文题字所代表的语言是否属于早于原始梵语进入次大陆的达罗毗荼语族,或是澳斯特罗-亚细亚语族中的一种。澳斯特罗-亚细亚语族传入印度次大陆的年代似乎比原始梵语和达罗毗荼语族都要早。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文字并不是印度河文明唯一的与众不同的特征。它的象形艺术同传统化的苏美尔-阿卡德和埃及艺术相比是自然主义的。已经发现的印度河微雕作品揭示了这一特征。印度河文明的建筑风格,无论是公共设施还是私人住宅,都给人一种注重实用的感觉。它的蓄水系统、排水系统、浴场和码头可以同罗马帝国媲美,甚至和现代西方的水平也相差无几。灌溉农业作为印度河文明的经济支柱,当然不是它所特有的;同样,纺纱、织布和印染技术的采用以及陶轮的使用也是如此。但是,对给印度河人民提供了纺织原料的灌木植物棉花的培育,则是他们独自完成的。他们也许还是驼背牛(瘤牛)的最初驯养者。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旧大陆文明中心的北大西洋边缘到西南亚的距离几乎有西南亚到印度河流域的两倍,但是,黄河流域中下游地区距西南亚比欧洲大西洋沿岸距西南亚更远。在黄河流域也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迹,那就是最古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仰韶文化。它是根据今天河南的一个村落的名字命名的,这个村落被认为是它的典型遗址。但是,它的起源似乎更早,在今天中国最西北的省份甘肃持续的时间似乎更久。彩陶是仰韶文化的独特特征,但它与诞生于公元前三千纪末以前乌克兰西部的特里波列文化的彩陶很相似,特里波列文化也是新石器时代文化。这种相似也许不是偶然的,它可能是一种历史联系的见证。因为甘肃和乌克兰位于欧亚大平原的两边,而大平原也像海洋一样,是可以交通的。来自西南亚的新石器时代的先驱们也许可以到达横跨里海的欧亚大平原南岸,然后穿过大平原,沿西北方向到达乌克兰,同时沿东北方向到达甘肃。仰韶新石器时代文化也许就是在公元前三千纪后半期在今天的中国西北部形成的。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