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谢选骏文集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谢选骏

   
   
   (一)
   
   
   科学在线(Live Science)2013年5月14日说,DNA证明,神秘的米诺斯人其实是欧洲人( Mysterious Minoans Were European, DNA Finds):
   
   最新研究表明,建立了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的米诺斯人,的确属于欧洲人种。但是,这种“欧洲人”却是向巴斯克人那样的“前雅利安人”,而不是操印欧语言的现代欧洲人祖先。
   
   这项研究结论于5月14日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研究人员从一些有四千年历史的米诺斯人头骨上提取了DNA,并将其与古今的欧、非人基因进行了对比。
   
   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华盛顿大学人类基因学家George Stamatoyannopoulos说:“现在我们知道,欧洲最早的先进文明的创造者确实是欧洲人。他们与新石器时代的欧洲人,以及现今的克里特人都十分相似。”克里特人生活在地中海的克里特岛上。
   
   尽管这个结论看起来不过是证明了”人们早已知道的东西“,但其实它是在向传统理论发出挑战。传统认为,米诺斯人来自埃及。
   
   大约公元前2700年至前1420年,在今天的希腊境内的克里特岛上,出现了米诺斯文化。有人认为,圣托里尼岛上Thera火山的大规模爆发导致了这个青铜文明的毁灭,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个曾经强大的帝国覆灭于迈锡尼人的进攻。
   
   如今一提到米诺斯人,人们最先想到恐怕就是米诺牛(minotaur)的故事:那个生活在克里特迷宫中的半人半牛的家伙。
   
   一百多年前,英国考古学家、阿瑟·埃文斯(Arthur Evans)爵士发现了位于克诺索斯的米诺斯宫殿。他被宫殿的雄伟壮丽惊得目瞪口呆。同时他也注意到,米诺斯艺术和埃及艺术出奇地相像,他因此认为米诺斯文化并不是克里特本土文化的产物。“所以,埃文斯认为,米诺斯文明来自埃及或利比亚。”Stamatoyannopoulos这样告诉《科学在线》的记者。
   
   为了检验这个说法,研究小组提取并检测了一些米诺斯人头骨的DNA。这些头骨于3700-4400年前被封存于克里特Lassithi平原的一个山洞中。然后,研究人员将头骨的线粒体DNA和来自135个现代及古代欧、非洲的人类线粒体DNA进行了比对。
   
   研究者发现,米诺斯人的基因与现代欧洲人——特别是今天的克里特人和来自Lassithi平原的欧洲人的基因极为相似。它们也与新石器时代的欧洲人类似,但明显不同于埃及和利比亚人。
   
   这些发现挑战了Evans的假说,并提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本地人,而非非洲移民,发展了米诺伊文化。
   
   Stamatoyannopoulos说:“那时候地中海一带非常热闹。”米诺斯人和他们的非洲邻居之间确实互有往来,但二者艺术中的相似性很可能只是文化交流的结果,而不是因为他们属于同一人种。
   
   新发现表明,米诺斯人很可能是安纳托利亚(也就是现今的土耳其和伊拉克地区)耕种者的一支后裔;在约九千年前,安纳托利亚人分散到了欧洲的各个角落。Stamatoyannopoulos介绍说,这将会对考古学家解读米诺斯神秘的书写系统“线形文字A”(Linear A)产生很大帮助。
   
   目前的主要理论认为,米诺斯语言来自与印欧语不同的语系。剑桥大学McDonald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科林·伦弗鲁(Colin Renfrew。这位大神就是考古学经典读物Archaeology: Theories, Methods and Practice的作者之一——编者注)认为,本次针对Lassithi米诺斯人头骨的DNA分析,对考古学的“贡献是无价的。”
   
   然而伦弗鲁也说,要想建立起米诺斯人和安纳托利亚人的具体联系,研究人员还应将米诺斯人DNA与更多的现代和古代安纳托利亚人DNA进行比较。
   
   (二)
   
   原始印欧语起源于安纳托利亚还是黑海北岸还是说不清的事,线性文字A性不大可能是印欧语系,如果是的话,比会比赫梯语和吐火罗语更古老。
   
   吐火罗语的书写记录很晚,在5到8世纪,但吐火罗语从原始印欧语里面分离出来的时期很早,它按语言特征可以归在印欧语系的西支,那么它从原始印欧语里面分离出来,即这种语言产生的时间,比印欧人向大规模向中亚迁徙的时间更早,它甚至早于吠陀梵语和阿维斯陀语的时间。吐火罗的名称其实也是后来的其他民族的文献中对其的称呼,吐火罗人在新疆定居之前还有很长一段历史。
   
   《历史上最初的印欧人:吐火罗人在古代中东的祖先》这篇文章说,吐火罗人在和印欧人主体分离后,曾经迁入在美索不达米亚,甚至在阿卡德王朝后统治了两河流域,楔形文字泥版中把他们记录为库堤人,库堤人在位时间约100年,后被其他民族赶走,之后可能就是迁往新疆的过程。这篇文章就分析了吐火罗语中诸多带有两河时期语言特征的语言现象,分析吐火罗人曾有一段在两河流域定居的历史。当然不止这些,吐火罗人在迁徙过程中和其他的民族接触,其语言也带有了其他民族的特征,像波斯语之类。吐火罗人的语言就是一条反映其来源的线索(凭记忆说的,有的地方可能不大对)。
   
   (三)
   
   巴斯克(Basque)是个独特而传奇的民族。没有人知道它的起源,只知道很久以前,族人就生活在现今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斯开湾地区和比利牛斯山脉的西麓。现居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人口约有二百五十万,另有七、八十万人在法国,当然也有散居世界各地的移民,以阿根廷为数最多,在阿根廷出生的革命家捷古华拉也有巴斯克血统。
   
   巴斯克语(Euskara),是一种至少有八千年历史、自成一家的地道“孤立语言”(language isolate),其起源也扑朔迷离。自公元前六世纪起,印欧语系覆灭所有其它欧洲大陆的语言,就只有巴斯克语能够顽强地存续至今。虽然这种语言只在巴斯克社区通用,但巴斯克人有意识地将它保存下来,创立巴斯克语言的报纸及广播机构,英国广播公司称现今九成以上的当地学童都入读巴斯克语学校。当年巴斯克语被禁制,是引起埃塔反抗运动的部分起因,可见巴斯克人对保存自己民族的语言及文化的执著。
   
   事实上,巴斯克人有极强民族意识及优越感,极之抗拒受外人统治。历史上,罗马人、维京人、西歌德人、伊斯兰教徒等等入侵伊比利亚半岛之时,由于地势险要以及巴斯克人的顽抗,都占领不了他们的土地。巴斯克人虽然有与外族交往,但甚少会与之混杂,独特的文化反而很有影响力。巴斯克人曾是航海高手,用鱼叉捕鲸,还有看法认为他们比哥伦布更早到达美洲。
   
   巴斯克的男人是西班牙最好的厨师,菜式享誉国际,由他们组成的「美食协会」随街可见。他们爱戴的贝雷帽(beret),也成为世界各精锐军人的象征。当街说书讲古的传统风俗,至今在巴斯克乡间仍能体会。但巴斯克人对其他文明也非“百毒不侵”,至少自十世纪起就成了虔诚的天主教徒。
   
   中世纪时,巴斯克人加入卡斯提亚王国(今西班牙)对抗北非入侵者摩尔人,因而得到地方自治特权。到十九世纪,他们所支持的两次王位继承战争失败,就丧失了此特权,到上世纪三十年代西班牙内战爆发之后,他们才再次拥有自己的政府。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西班牙内战时期,巴斯克的民族主义者及左派,与西班牙共和政府一起对抗法西斯主义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将军发起的武装叛乱。佛朗哥怒而借用希特勒的神鹰军团,在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六日轰炸格尔尼卡(Guernika)。这个率先鼓动反佛朗哥的巴斯克城市,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死伤无数。画家毕加索后来以此惨剧为题材,创作了《格尔尼卡》这不朽杰作。
   
   一九三九年,佛朗哥取得政权开始独裁统治,实施语言及种族同化政策,禁制巴斯克语以及强制迁徙人口,招来巴斯克人更大的仇恨,于是就催生了埃塔。
   
   (四)
   
   上述种种事实说明,希特勒所吹嘘的“雅利安人”,即使在欧洲都非文明的创造者,那么在其他地区呢?
   
   在印度,印度河文明已经发掘的历史遗存,其分布的地区距苏美尔的陆路距离,大约相当于埃及或小亚细亚距苏美尔的两倍之遥。……在印度河流域,正如在尼罗河下游一样,区域文明似乎一开始就以成熟的形态显露出来。如果苏美尔文明的影响在东南方通过海路辐射,在西北方通过陆路扩散,那么就不可能不考虑印度河文明也具备由于苏美尔的文化刺激而产生的可能性。因为,就海路距离而言,从波斯湾顶端到印度河三角洲还不及到上埃及红海沿岸的一半。并且,我们知道,即便印度河文明不是发端于苏美尔文明的刺激,但与之有联系则是无疑的。在苏美尔的一个考古地层中,已经发现了一些刻有印度文题字的图章,其年代早于萨尔贡王朝。由此可以推知,印度河文明至少早在公元前2500年就已经存在。
   
   印度河文明在印度河流域出现的这一年代告诉我们,至今仍未破译的文字所承载的语言不是原始梵语,因为携带原始梵语这一印欧语种进入印度次大陆的入侵者是在至少1000年的公元前2500年之后才到达那里的。但是,我们不知道这种印度文题字所代表的语言是否属于早于原始梵语进入次大陆的达罗毗荼语族,或是澳斯特罗-亚细亚语族中的一种。澳斯特罗-亚细亚语族传入印度次大陆的年代似乎比原始梵语和达罗毗荼语族都要早。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文字并不是印度河文明唯一的与众不同的特征。它的象形艺术同传统化的苏美尔-阿卡德和埃及艺术相比是自然主义的。已经发现的印度河微雕作品揭示了这一特征。印度河文明的建筑风格,无论是公共设施还是私人住宅,都给人一种注重实用的感觉。它的蓄水系统、排水系统、浴场和码头可以同罗马帝国媲美,甚至和现代西方的水平也相差无几。灌溉农业作为印度河文明的经济支柱,当然不是它所特有的;同样,纺纱、织布和印染技术的采用以及陶轮的使用也是如此。但是,对给印度河人民提供了纺织原料的灌木植物棉花的培育,则是他们独自完成的。他们也许还是驼背牛(瘤牛)的最初驯养者。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旧大陆文明中心的北大西洋边缘到西南亚的距离几乎有西南亚到印度河流域的两倍,但是,黄河流域中下游地区距西南亚比欧洲大西洋沿岸距西南亚更远。在黄河流域也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迹,那就是最古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仰韶文化。它是根据今天河南的一个村落的名字命名的,这个村落被认为是它的典型遗址。但是,它的起源似乎更早,在今天中国最西北的省份甘肃持续的时间似乎更久。彩陶是仰韶文化的独特特征,但它与诞生于公元前三千纪末以前乌克兰西部的特里波列文化的彩陶很相似,特里波列文化也是新石器时代文化。这种相似也许不是偶然的,它可能是一种历史联系的见证。因为甘肃和乌克兰位于欧亚大平原的两边,而大平原也像海洋一样,是可以交通的。来自西南亚的新石器时代的先驱们也许可以到达横跨里海的欧亚大平原南岸,然后穿过大平原,沿西北方向到达乌克兰,同时沿东北方向到达甘肃。仰韶新石器时代文化也许就是在公元前三千纪后半期在今天的中国西北部形成的。这表明,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