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谢选骏文集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谢选骏
   
   我的老友、《明镜》何频写了文章《习近平的新加坡式纸牌屋》,在网上到处漂泊,但却声震屋瓦。对中国的情势分析,可谓鞭辟入里,甚至刀刀见血:
   
   习近平的纸牌屋不会是白宫式的,而只会是新加坡式的。这是他的中国梦: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世界上最缺钱的政府是谁?是最有钱的中国政府!因为它相信钱可以打通所有的关节,解决所有的难题,支撑其政权合法性的也是钱,所以它比任何政府都恐惧经济下滑,不惜牺牲公平、环境掏尽经济增长的资源,同时出动“国家队”加大股市泡沫,国务院总理不惜为互联网金融骗局站台。亚洲开发银行和“一带一路”战略,追求更是中国经济高增长模式的国际性扩张。


   
   世界上最渇望权力的人是谁?是国家元首中可能头衔最多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他期望通过清除官僚中腐败分子和野心家,建立一党独大却又廉洁的威权,但他发现政令总是被扭曲,部属总是选择最糟糕的方式施政,他很明显将之归结于自己权力还不够大,所以还在不断地增加头衔,不断去侵蚀原本归同僚们掌管的权力。
   
   习的权力基础脆弱
   
   在过去几个月,习近平的集权遭到重挫。一封要求他下台的匿名信,击中了习最为敏感的神经,也暴露了习的权力基础脆弱。
   
   他的反腐败运动曾经得到的欢唿消失了,是因为人们发现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相反,官僚们活在随时面临被抓的恐慌中,商人们难以找到发横财的机会,知识分子则感到20年来最严重的窒息,维权人士包括几百名维权律师是被抓被监管。而且,强力部门的非法越境绑架、迫使被捕者在电视台公开认罪,国家充满恐怖气氛,精英分子饱有不安全和受侮感。
   
   与此同时,50年前发生的文革的各种景象重新浮现,习近平被塑造成毛泽东二世来崇拜,习本人特别热衷带领部属前往毛泽东活动的多处纪念遗址,刻意模仿毛那种天马行空的口气,随口引用的是毛那种叫无数人心惊肉跳的语录。
   
   然而,今天的中国不再是50年前那种社会主义浪漫年代。更多的民众已经变成现实功利主义者,也有相当多的精英分子有了独立判断能力。即使媒体被控制得比过去严重得多,对习近平个人集权和施政的不满、嘲弄,演化成各种段子,如同病毒般在手机中蔓延:在不正常的时代,唯有笑话可以帮助人们不致于陷入病态。
   
   要求下台的匿名信,使习近平有所警醒。他亲自下令不要叫他“习大大”,删除了对他和夫人彭丽媛肉麻吹捧的歌曲视频;在2016年4月份的两场座谈会上,他释放出和缓的信息,表示愿意接受人们善意的批评,承诺不打击那些发表不同意见的人。
   
   精英分子还没来得及品味这种新的气息,不到48小时,习近平一篇内部讲话被披露出来:决意维持中共特权统治、明确反对民主自由。虽然这个讲话是2015年年底之作,但被人们普遍解读为这才是习的本意。
   
   几天之后,一场充斥着红色意识形态、宣扬对毛泽东习近平个人崇拜的文革式演唱会,在审查严格的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虽然后来中共官方极力撇清,称这是假冒官方名义所为,但是加深了精英阶层对习近平的绝望:他在文革中的成长历程和长期浸淫于官场,使他以捍卫中共这套体制为己任。
   
   然而,可能没有人比习近平更心里明白中共这套体制已经身患绝症了。在他上任之初,人们普遍对这位中共开明元老的儿子抱有很多期待,习上台之时那番更接地气的誓词,也体现了他的雄心壮志。
   
   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习近平曾明示很欣赏普京,知道俄罗斯国民的帝国残梦支撑了这位硬汉。所以,针对有历史优越感的的中国国民,习以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来煽惑民心。但是,不要说普京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美妙,就是俄罗斯的开放程度,也是中国远远赶不上的。
   
   三年下来,习近平没有变成普京,也没办法变成毛泽东。即使在公开场合,习的脸容越来越多的是阴沉和倦意,言词强硬却毫无鼓动力。在世界独立的媒体中,很难找到一篇对习还抱有希望的文章;在他严密控制的最重要的“姓党”宣传机器中,他的致词被写成“辞职”,他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身份被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
   
   这些神奇的笔误反映了这个严密机制的错乱。在所有的权力体系中,充斥着无数类似错乱,而且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官员们都在坐等习近平出大事。
   
   身陷体制泥泞的习近平,并没有打算放弃他的纸牌屋——他认为目前的错乱是体制所致,他需要更大的权力来控制这个体制。他已经将军队改变成了内部是美式建制的党卫军,他正将司法系统变成监控官员、控制百姓造反,尤其是抵抗西方颜色革命的强力工具,他还要做的是抢夺宣传系统、国务院行政系统的掌控权。
   
   明年的中共十九大将展示他的集权成果:废除几条政治潜规则,不明确选定接班人;打破顶层任职年龄限制,破格使用自己的人马;即使没能废除政治局常委制,也拉大他与其他常委的距离,将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进一步边缘化。
   
   从现实政治上,习近平的集权并不完全错,因为中共过去的集体领导并不是民主体制。习近平的集权之所以受到批评,是他将老百姓的很多权利也集中走了。这使人不能对他在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抱有希望。
   
   事实上,在没有更强大的压力之前,习近平的纸牌屋不会是白宫式的,而只会是新加坡式的。这是他的中国梦: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经济繁荣,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这个梦其实从邓小平时代就开始做了。邓甚至邀请李光耀将苏州改造成新加坡,当年苏州市长章新胜因此进入《时代》周刊的全球百位政治明星之列。章后来在一个不重要的副职上悄然退休,苏州新加坡化也无人再提。
   
   新加坡专业的司法体系、公平的市场经济,是中国遥不可及的目标。而且,新加坡具有反共的历史,在现实政治中也是选择与欧美合作,尤其是对美国重返亚洲的支持,中共应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重要一点还在于:五百多万人口的新加坡,放到中国,在城市中还进不了前十位。体量相差如此巨大,一向强调中国特色的中共怎么如此不顾两国国情了?因为,这世界上,找不到其它一个国家模式符合习近平的梦想。绝不放弃中共一党专制,现在还是习近平的底线。但是,什么东西可以支撑这条底线呢。
   
   ……
   
   不过,何频的上述文章《习近平的新加坡式纸牌屋》声震屋瓦归声震屋瓦、鞭辟入里归鞭辟入里归、刀刀见血归刀刀见血……却有两个误区必须指出来::
   
   1、何频:“事实上,在没有更强大的压力之前,习近平的纸牌屋不会是白宫式的,而只会是新加坡式的。”
   
   这一说法事实上忘记了:“新加坡式”实际还是“白宫式的”,是美国炮舰保护下的产物。否则,新加坡早就被共产党或或穆斯林接管了,哪里还有什么李光耀家族的腐败统治?
   
   2、何频:“这是他的中国梦:廉洁、高效的政府,乖乖听话的国民,经济繁荣,一党独大,一国一尊。”
   
   这一说法事实上忘记了:新加坡政府并不廉洁,更谈不上什么“党大国尊”。新加坡不过是过眼烟云。
   
   最后一点请注意何频:中国政府现在摆明了要和美国舰队对着干,这就注定了——中国绝对无法采取新加坡样式。如果真的要试验一下“习近平的新加坡式纸牌屋”,那结果就是全面的失控。
(2016/06/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