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
·胥志义:对改革的几点反思
·胥志义:伴权如伴虎
·胥志义:贪官的钱和资本家的钱
·胥志义:正义与秩序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好象有一首爱国歌曲,其中有歌词:“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可见,爱国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保卫自己的土地。那么,“土地是我们自己的”,有着什么样的内涵?
   
   土地是人生存发展的第一自然要素,没有了土地,人便失去生活的根基。什么是家,当然是父母,是兄弟姐妹,是亲情,但家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是指为了生活起居并建立于土地之上的房屋。回家是回到父母身边,也是回到自己生活相依的居所。故乡蕴涵的诗意,有祖传的老屋,耕作的田土,可以抓鱼捕虾的小河,能够摘取果实的野树。我们爱家,爱故乡,很大程度上是爱这一片属于自己的,世世代代生生相依的土地。


   
   “土地是我们自己的”,首先表现在土地是具体的个体私有的,是有永久产权,可以转让继承,不能轻易剥夺的。拥有土地私有的权利,是人民成为国家主人的重要体现和根本基础。
   
   也许我没有祖传老屋,没有一隅田地,但我可以在国家之内的任一荒芜之地开垦,以求立足谋生之地,不会受到阻挠,并有土地产权,则我是国家的主人。也许我不愿到荒芜之地生活,但可以购买己开发的土地,购买费用是对土地原开发费用的补偿,同样获得土地产权,则我是国家的主人。也许我希望在集中了经济活动的城市生活,以便利工作和享受繁华,我愿意支付因为经济集中而产生的土地溢价,可以购买到属于自己私有的土地,则我是国家的主人。如果我不愿开垦不愿购买,租地耕种租地生活,但只要我有开垦购买的权利,有获得土地私有的权利,即便我暂时还无私有土地,我仍然是国家的主人。如果我无力开垦无力购买,政府还得给我一块生存之地,当然更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土地是我们自己的”,还表现在公有的土地,虽然不为具体个人所有,却是每一个人在不侵犯他人权利基础上,可以自由使用,有着使用权或享用权的。
   
   家乡的河流,有大有小,它不是我的或我家的,却是每一个人可以前去洗衣淘米,游泳嬉耍的。门前的道路,有宽有窄,它是公共道路,为任何一人出行提供方便,而不论你是步行还是骑马,赶着牛车还是开着卡车。山峰峡谷,古树瀑布,大自然的美景,是每一个人可以观赏,游玩,并为文人骚客写出千古雄文,提供素材灵感的。所以,“公有”是私有产权的集合,并通过这种私有产权派生出个体的使用权或享用权。“公有”与“官有”远不相同,也与“政府或国家所有”存在重大差异。
   
   当突然有一天发现,所有的土地都不是自己的,而是政府的,国家不允许任何个人拥有土地产权,于是这个国家所有的人都变成政府的租客,这个国家的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你要建房,得向政府购买土地使用权,使用期限20年40年70年不等,到期你还得重新买。让不让你买,价格是多少,要由政府定,你只是这块土地上的临时住客。你要耕作土地谋生,你得向政府承包,政府可以包给你,也可以不包给你,今天可以包给你,明天不一定包给你。虽然现在的承包有的要付费,有的不要付费,但政府是主,可以随便决定,你是奴,只能服从,则清楚明白。你在河中偶然拾得一根乌木,本来便如你在河中抓了一条鱼,属于私有。但对不起,你要交给国家,国家所有便不知是谁所有,很大可能是官有。大自然的恩赐便无法及于具体个人。你要观赏风吹草低的美妙,山川河流的雄伟,却处处被圈起,处处要收费,祖国的象征,如“长江黄河”,“泰山黄山”,便与你无缘。你以热爱祖国的山河来表达你的爱国情怀,便不免显得滑稽可笑。建立于公共土地之上的公共道路,如果有着万千收费关卡,有着禁摩限电的种种规定,个人于公共土地的使用权便受到侵害和限制,公共土地的公共属性,便成为政府拥有的商品属性。使用权不是来源于所有权,而是来源于金钱购买。公有的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国与家与个人最重要的联系是土地的联系。国家的体现之一,是一块有着边界的属于全体人民所有的土地。没有具体的个人的土地所有权,国家便与人民相分离。国家要求“领土完整”的土地,只是属于统治者所有的土地,而非是人民“自己的土地”,国家能指望人民为了统治者的土地,与攻城掠地的外敌“拼到底”?
   
   如果说,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把所有的私有土地收归国有,集体所有(实际上仍是国家控制),但因为没有土地市场,只是把私有的土地变成公共所有,从理论上来说,土地还是人民所有。那么,当土地市场出现,且政府是唯一的所有者和唯一的卖家,卖的又只是有时限的使用权时,土地便与人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国家成为统治者的地盘,人民只能不断的用钱来购买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权利。这是一个人民的国家吗?
(2016/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