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徐水良文集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因此,自由和规范体系,不仅是立体或多维的复杂系统,而且是一条历史的长河。人类总是不断自由化,从不太自由走向更大更发达的自由。自由是人类奋斗的根本目的,自由化,是人类前进的方向。因此,早在三十多年前的文章中,例如1981年在看守所中写的《批判四个坚持》,1885年在监狱中写的《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我就一再批评或抨击中共和邓小平等反自由化的主张和做法,是逆人类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主张和做法。指出:自由“是人类崇高的、根本的目的。”“自由是民主的基础,有人民的自由化,才有政治的民主化;反过来,民主是自由的保证,有人民的民主,才能保证人民的自由不被随意剥夺。”“闭口不谈自由化问题,对自由化不仅不支持,相反作为罪名挞伐,乃是一种方向错误。”“自由化,‘化’得越彻底越好。”
   
   2001年,我为《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一文加的按语再次指出:
   
   “自由是民主的前提和基础,是民主的先决条件,民主是自由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自由的范畴,比民主的范畴广阔得多,重要得多。对于集人权,自由和民主于一体的中国民主运动,搞清自由和它的对立面规范的含义,比搞清民主问题还要重要。”
   
   民主仅仅是政治领域的事情,即使广义的民主,也只是社会管理方面的事情。但自由却是人类社会的一切方面的事情。因此自由范畴的广度和重要性,都远超民主。民主虽然是民主革命的目的,但相对于自由,民主却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自由,对于人类,和生命一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完全剥夺人的自由,包括剥夺呼吸饮食等生存自由,也就是完全剥夺人的生命。这个世界上,存在完全没有任何民主的极权社会,但不可能存在完全没有任何自由的社会,因为完全没有自由,也就等于死亡。
   
   因此,没有自由,也就没有生命,没有生命,当然也就没有自由。在这一点上,两者是等价的,这是人类世界存在的基础。但是,有了生命并不等于有了一切,建筑于人类生命之上的一切,还需要靠人的自由和奋斗去争取,在这个意义上,自由比生命更加重要。
   
   然而,我们对于自由的研究,迄今仍然相当薄弱,还远远不够。
   
   附2: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徐水良

   
   

   
   1985年5月

   
   作者按:
   
   自由是民主的前提和基础,是民主的先决条件,民主是自由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自由的范畴,比民主的范畴广阔得多,重要得多。对于集人权,自由和民主于一体的中国民主运动,搞清自由和它的对立面规范的含义,比搞清民主问题还要重要。
   
   自由究竟是什么?它与各种行为规范的关系,例如与道德,法律,法制,社会制度,规章,纪律等等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下文作了一些简要的回答。作者当时还受着马克思主义的束缚,但如果去掉文章中马克思主义的词句、观点及错误的附加,对自由的解释,虽然现在看来有些粗浅,但基本上还是正确的。
   
               2001年5月30日
   这个问题,本来大概需要用数万字加以论述,但由于劳改条件的限制,仅写个简短的要点。
   
   一、把哲学上的自由概念与政治上的自由及其它各种具体的自由混为一谈,是错误的。
   
   二、就哲学上的自由概念而言,许多年来,许多人只知教条式地背诵马克思、恩格斯、黑格尔引用的斯宾诺莎的名言,即:“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而且还把它作为对哲学上的自由,甚至各种具体的“自由”的包罗万象的标签式的“定义”,可是,对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却并不理解,甚至非常无知,存在根本的误解,或者把意思完全理解反了。
   
   其实,上一名言,并不是给自由下定义,而是针对当时某些把自由和必然绝对对立起来的形而上学思想而言的。它指的是对立面的同一,即指出作为对立的东西的自由和必然之间所存在的哲学上同一,从而否定当时的这些形而上学思想。然而,辩证法同时又认为,承认同一,并不是为了抹杀对立,抹杀对立面、对立物,以及世界上千差万别的事物之间的对立或差别。对立面和对立物,毕竟是作为对立面和对立物而存在着的,虽然它们同时又是作为同一物,统一物而存在的。在客观世界中,除各种各样的必然以外,毕竟还存在无穷无尽的偶然,必然只是被包含在偶然中。这个矛盾,反映到人们的主观方面,就产生了人们言行的规范(性)和自由(性)之间的矛盾。
   
   因此,我们要给哲学上的“自由”下个定义,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说:自由,就是在认识和掌握客观必然性的基础上,根据主观意愿,可以随意行动,即任意地、不受必然性以外人为束缚地行动的程度或性质。包括对偶然性随意利用的性质或程度。也就是说,它是一种随意行动的可能性,这种可能为必然性所制约。
   
   不过,顺便提一下:任何定义,都只是力图从最本质的方面来规定和说明定义对象,而决不可能包括这定义对象的一切方面。
   
   三、因此,这种自由,表现在政治上,就是人们在遵守政治规范(包括法律和行政规范等)的条件下,享有随意行动的自由。
   
   四、各种具体的自由,就是人们在遵守该具体领域中的具体规范(如道德规范、风俗习惯、规章、制度、纪律、秩序、技术规范、逻辑规范等等)的条件下,在该领域内享有的行动自由。
   
   五、当然,上述所有的规范(法、道德、制度、纪律及其它等等)必须是客观必然性的反映,符合客观实际及客观必然性的要求。这时,对自由的限定条件(即自由必须遵守该领域的行动规范这一条件)才是合理的;否则,就是不合理的。
   
   六、自由不是抽象不变的,它分为各种具体的自由,有着各种各样的具体内容,并且所有一切都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化。在阶级社会中,带有社会属性的那些自由,一般说来,往往是有阶级性的,带有具体的阶级内容(部分情况例外)。(按:这里及下面,显然受马克思主义的束缚,其实,很多社会规范,并无阶级性,有些带阶级内容的,可能也只是附带的异化现象。——作者,2001年5月29日)。根据这个原则,并根据社会发展的规律,根据逻辑以及自由的概念,我们必然得出结论;随着阶级的消灭,自由的阶级内容和阶级划分也就跟着消灭了。在消灭了剥削阶级的社会,自由也就不再有剥削阶级的性质。
   
   七、因此,在消灭了阶级或剥削阶级的地方,硬要再把那里的自由分为剥削阶级的自由和被剥削阶级的自由,不仅不是维护上一原则(即自由的阶级原则),而恰恰是对这一原则的违背,在理论上,这是荒谬的,在逻辑上,这是混乱的。这种做法,往往是自觉不自觉地为了坚持某些专制极权主义的残馀。这是继续革命和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以及“四个坚持”)在自由这一种领域中的延续或残留。
   
   八、共产主义的崇高的、根本的目的,也是人类崇高的、根本的目的。如果从自由的角度来表述,就是不断地争取社会自由。参见马列及前人的有关论述。当然,这只是抽象的表述。自由,总是有它的经济的、文化的、政治的、社会的、技术的和思想的具体内容的。
   
   九、既然在消灭阶级之后,自由不再具有阶级的性质,那么,作为自由的普遍化趋向,即自由化,也就不再具有阶级的性质和倾向;既然消灭了阶级的即非阶级的自由是共产主义的根本目的之一,那么,在消灭阶级之后,作为自由的普遍化趋向,自由化也就符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努力方向(目标、目的),也就是符合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和目的,自由化政策也就不再具有资产阶级剥削的内容,因此也就没有理由再成为攻击和反对的对象。相反,却恰恰是符合共产主义方向的正确政策。
   
   十、这个问题,与广义的民主和民主化问题颇为类似,并且有很密切的关系,(即自由是民主的基础,有人民的自由化,才有政治的民主化;反过来,民主是自由的保证,有人民的民主,才能保证人民的自由不被随意剥夺)。不过,这个问题,又比民主和民主化问题具有更广泛、更普遍的意义,尤其与本来意义的,即本义的、非广义的即政治的民主问题相比,更是这样。但现在人们常提政治生活的民主化问题,却没有人敢提人民生活的自由化问题,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现象。
   
   闭口不谈自由化问题,对自由化不仅不支持,相反作为罪名挞伐,乃是一种方向错误。
   
   十一、当然,上述的各种说法,是有限定条件的,这是必须以自由和规范两方面的正确性为前提,对自由这一方面而言,就是必须以遵守相应领域中符合实际的,正确的行为规范为前提。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对人类说来,在自由问题上的正确与错误的矛盾,是永远存在的,因为对客观必然性的认识和掌握问题上的正确与错误(即真理与谬误等等)的矛盾,是永远存在的。因此绝不能把这个问题上的错误简单地归结为剥削阶级甚至敌对阶级的性质,在非阶级社会(包括社会主义社会)中,这种错误不再具有阶级性质,不再具有敌对阶级的性质。
   
   十二、自由和规范往往是同步发展的,自由的赢得,同时也是规范的发展,这是它们的统一性。但自由和规范有时也会产生矛盾和背离,甚至尖锐的对立。当旧的规范,包括社会制度,如果成了束缚自由、束缚人们自由发展的桎梏,自由就必须粉碎或冲破这些旧的规范,从旧规范桎梏中解放出来。这种种粉碎或解放,往往表现为通常说的社会革命,人类的历史,一方面是不断发展科学的规范,不断争得自由的历史,一方面又是不断破除旧规范,获得解放,争得自由的历史。
   
   十三、自由化决不是仅仅主张某一种观点或思想,更不是反对某一种观点或思想(如“四个坚持”说的那样)。相反,自由化,从思想、学术上说,就是在各种思想学术领域都允许各种各样的思想和学术观点存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兼容并蓄。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在资产阶级根本利益和资本主义制度许可的范围,在多种领域中普遍容忍多种多样的思想、言论和行动,给予言行自由,包括给予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政党思想言行的自由。因此,相对于奴隶主的、封建的和资产阶级的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而言,资产阶级自由化乃是一种很大的进步,资本主义民主制和政治生活中的民主化,也必须以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前提,为基础。社会主义不是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取消自由化,恰恰相反,是要进一步扩大这种自由化,进一步取消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阶级限制,把它变成全体人民的,在社会主义中真正的、普遍广泛的自由化,即社会主义的自由化,“化”得越彻底越好。因此,有的人,大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其实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反对社会主义自由化,大搞专制主义、专制化,是要反动,倒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