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 再谈盛雪和民运]
徐水良文集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盛雪和民运


(顺谈革命民主派对中共及其特线内斗可能采取的策略)


   

徐水良


   

2016-6-20~25日


   
   
   一些不了解狭义民运圈真实情况的朋友,不了解民运圈情况的极端复杂性,尤其不相信本人无数次揭露的事实,即不相信狭义民运圈特线人物占绝大多数、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的事实。因此,他们不断责怪狭义民运圈、尤其是海外民运圈,没有公道。
   
   其实,只要知道了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那么,向狭义民运圈、尤其是向花瓶特线民运要求公道,无疑是缘木求鱼,对牛弹琴,是很幼稚的要求。
   
   ====
   
   十多年前,从赖昌星问题开始,我们就开始公开揭露和批判盛雪了。
   
   因此,不了解情况的朋友责怪民运没有人敢于主持公道,没有人出来批评和揭露盛雪,那是这些朋友不清楚民运历史、不了民运解情况,以为过去没有人敢于出来批评盛雪。
   
   当然,狭义民运圈沦陷区、民运人士中的绝大多数,根本不可能主持公道,去揭露批评盛雪。他们不站到盛雪一边,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中共及其特线误判形势,要把声名狼藉的痞子盛雪强加给民运充当“领军人物”,要特线们去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迫使我们不得不反击;如果盛雪不是早已经声名狼藉,使得许多特线人物不敢出来力挺盛雪;那么,力挺盛雪的声音,必定早已经压倒对她的批评揭露的声音了,而不会是像现在一样,只有奉命行事的一部分特线出来力挺盛雪。那些从不了解盛雪的国内外特线,出来发疯造谣捣蛋大混战,污蔑攻击,混淆是非,明显是背后力量调动出来力挺的,安徽国保某特线组等等,显然也是奉命行事奉命行事的特线组织。
   
   ====
   
   盛雪的问题,主要是政治和特嫌问题,而不是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
   
   光是一个赖昌星问题,盛雪欺骗许多著名民运人士,去力保中共贪腐大案的要角赖昌星,使得以反对特权贪腐、争取自由民主为宗旨的民运人士,转而制造种种根本站不住脚的荒唐谬论,站到特权贪腐一边,去力保江系贪腐要角、中共总参校级特务赖昌星,帮助江系权贵掩盖贪腐问题,这就完全违反了民运宗旨,大大败坏了民运形象,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伤害,就难以估量。
   
   而根据此案情况,当时许多人就认为,保赖昌星,就是保贾庆林,就是保江泽民。因此当时一些朋友就高度怀疑,保赖昌星,是江系权贵调动江系海外特线,为了力保江泽民、贾庆林等贪腐头子和中共,而策划或发起的一场阴谋。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历史证明,当时保赖昌星的那些人,有不少是明显的江系特线人物,他们制造的种种谬论,根本站不住脚。
   
   ====
   
   在目前这场论战中,革命民主派始终抓住盛雪的主要问题政治和特嫌问题,来进行批评和评论,在这同时,才顺便揭露和批评盛雪的生活、经济和道德节操等等问题。而盛雪和中共特线阵营,则千方百计回避政治和特嫌问题,千方百计把问题歪曲成、或者把问题努力变成、或者努力说成是私生活问题。除了张健疯狂发疯反诬反咬,一律把揭露批评盛雪的人污蔑反咬成中共特务以外,其他的多数人,往往努力把问题说成是私生活问题,努力降低政治和特嫌问题的重要性。
   
   ====
   
   中共特线和真民运之间“内斗”(实际是外斗)几十年,停得下来吗?
   
   中共特线只有偶然被真民运打得狼狈不堪时,才会以冠冕堂皇的名义,说是同一个阵营,是兄弟,要求停止“内斗”。
   
   但实际上,两边属于敌对阵营,而且是极端对立的敌对力量。一旦中共特线缓过气来,他们马上就变本加厉,漫天造谣,污蔑攻击真民运。
   
   所以,我可以在特线分子的乞求下停止论战,但却从来不相信特线人物、特线阵营的和解乞求,一般也从不公开答应和承诺停止论战。因为根据我的经验,他们马上就会翻脸,继续造谣污蔑攻击。反正特线分子不要脸皮,什么承诺都不算数,翻脸不认人。但我们,却与他们不一样,必须信守承诺,因为君子之诺,一诺千金,一诺无价,一诺如山。
   
   古人早就说过,轻诺者寡信。这是一个普遍规律。
   
   我刚到美国不久,有个迄今仍然被人大赞特赞的“民运领袖”,就打电话给我,说要和我做永生永世的朋友,本人只好顺便应付。但放下电话,我就对内人说,轻诺者寡信,一旦有事,此人必然首先背叛。果然,不到一个月,正义党开始铺天盖地漫天造谣攻击本人,此人马上就翻脸不认人。
   
   不过,盛雪张健阵营既然乞求停止,就是说明他们处于极端劣势,难以继续他们污言秽语的造谣污蔑攻击的“内斗”(实际是外斗)了。陈卫珍女士等确实可以休息一下,少写一点。写那么多,没有意义。一般人根本没有时间看,连本人这样参与及关心这个问题的人,对两边大多数东西,尤其是张健那些污言秽语的流氓无赖痞子类造谣攻击谩骂,也往往不看。因为哪只是污人眼球而已。你要去对他的每句话去辩论,实在是高抬这个小痞子,贬低自己。你当然不能让他那么猖狂,必要时当然也要用少量文字揭露回击此类小痞子的关键问题,但你不要回答他的所有造谣污蔑攻击,否则就是太抬高这个小痞子,太贬低你自己。你要相信大多数网友是有判断能力的。你只需要作出自己的估计,对那些网友可能误解的大问题,作出回击。
   
   中共特线阵营误判形势,企图不顾一切,调动国内外特线力量,包括不惜暴露一些长期隐蔽的力量,把盛雪那样的低档痞子骗子强加给中国民运做“领军人物”。现在他们乞求停止了,说明他们知道这个阴谋破产了。这是好事。现在他们退而求其次,企图保住这个特线集团。大家不妨暂停休息。本人准备发一篇过去已经基本写好的文章以后,如果他们不再继续造谣攻击,也准备告一段落。
   
   特线的任务之一,是干扰我们,让我们做不成更重要的事情。尤其是不让我们抽出精力、并集中精力去推动和支持国民众抗争。他们如果暂停攻击,我们当然可以放手去做这些事情。但我估计中共特线很快会回过神来,继续造谣攻击污蔑我们。让我们做不成支持国内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
   
   其实应该感谢小痞子张健和其他几位,卖力贯彻把盛雪这样的低档痞子强加给民运当“领军人物”的阴谋,没有他们配合歇斯底里耍流氓执行这个阴谋,盛雪的问题不会被如此快、如此大规模地被揭露,盛雪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发臭、臭名远扬。其他相关特线人物也不可能如此来暴露和陪葬。
   
   ====
   
   基督教朋友们对民运情况太不了解,大概以为那些被特线大力吹捧起来有点名气的花瓶特线人物,才是真正的民运精英。所以才竟然问:“怎么也没见一个民主精英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呢?”
   
   其实,那些有问题的人物,其名气,是媒体、中共情报机构和特线吹捧捧起来的。就像上中央电视台为中共作伪证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人,(并且不断攻击认为天安门广场死人的人是撒谎)的刘晓波,宣称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大赞中共监狱“人性化管理”等等的刘晓波,竟然被特线花瓶阵营吹捧,欺骗了全世界,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成为中国民运最知名的代表人物。连盛雪这样的低文化低档次流氓,竟然都能被捧为“民运领袖”,甚至“领军人物”,但这些被捧起来的人,能算是什么“精英”?可是,这些人,被不知内情的人们误认为是民运精英。其实,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民运人士,都大有疑问。
   
   这些人,与盛雪,与特线阵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站在盛雪一边,或者因为盛雪实在太臭,只能默不作声。不出来千方百计歪曲事实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站出来说公道话?
   
   凡是媒体和花瓶特线阵营大捧特捧的人,大家一定要打一个问号,千万不要不加分析了解,就相信他们是民运精英,知识精英。
   
   其实,革命民主派才是真正的民运精英。而这次对盛雪的批评,革命民主派起了骨干作用(当然还有其他派别的朋友一起起作用)。
   
   而革命民主派当然被中共及特线阵营千方百计封杀以及围攻丑化。即使本人这样最早发起当代中国民运的人,第一个发起当代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的人,中共及其特线却能调动大规模力量进行围攻,铺天盖地漫天造谣污蔑。这一招失败了,就转换方法,几乎所有中共渗透和控制的媒体,包括西方国家电台的中文部,特线花瓶阵营的网站和媒体,被渗透的法轮功媒体,侨界和其他中文报纸、中文电视、网站、杂志等等,一律对本人进行封杀。特线们不断统一行动,说是要把本人“边缘化”。他们千方百计歪曲的民运历史,千方百计从民运历史上抹去本人名字。如果不是本人首先发起当代民运的历史无法完全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本人独特的新人本主义理论,意识科学理论等等,他们更加无法对抗,否则,本人一定被他们彻底边缘化。无论是参与民运的历史方面,还是在理论方面,民运中有哪一个人能够与本人相比吗?所以,连本人这些民主墙以前最著名的当代民运发起者,都差点被他们“边缘化”,更何况其他一些真正的革命民主派的民运精英朋友。就像小平头,竟然被特线们长期围攻,排斥,被他们用一致口径,毫无根据地污蔑成特务,却讲不出任何一点特务事实。
   
   由于中共及其特线和媒体的努力,竟然在全世界造成假象,让人们以为花瓶特线民运代表中国民主运动,而不是革命民主派代表中国民主运动。
   
   ====
   
   顺便谈谈中共及其特线内斗中,革命民主派的策略选择问题。
   
   特线内部也有矛盾,有时,不同派别的特线之间,京派和海派之间,习中央系和政法系之间,往往也是斗得你死我活。
   
   这种情况,给力量弱小的革命民主派,带来某些可能的机会和某些可能的策略选择。
   
   当中共两派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革命民主派可以采取中立策略,也可以采取两边打枪,打击危害最大的中共及其特线力量的策略,也可以和其中某派暂时配合,打击危害大的另一派的策略。只要符合民主事业的需要,这些策略选择,都是允许的。
   
   但无论采取何种策略,都必须:
   
   1、以确保革命民主派和民运人士自己的完全独立性为前提。
   
   2、以争取民主事业的利益,尤其是争取民主事业的最大利益为目的。
   
   我们绝不能像某些特线那样,采取力挺薄熙来等极左势力,损害民主事业利益的策略;也不能采取目前某法那样,把自己绑在习中央系战车上,伤害自己独立性、停止批评习近平专制倒退、以及伤害目标是推翻中共及其独裁领导人统治、建立自由民主制度的民主事业的未来前途。
   
   此外,策略选择,还要根据具体情况和客观实际的实际需要、和实际可能来作出来决定。中共各派与真民运敌对,尤其与革命民主派敌对,兼之革命民主派力量弱小,中共各派往往因为种种原因,一般不愿意与革命民主派有关系,更不愿和解合作或配合,所以,千万不要学做梦单相思的和解合作派,去单相思地幻想和鼓吹和解合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