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小平头夜话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针对盛雪的谎言:“就算后来朱瑞出手也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她很快就被大家发现了撒谎的破绽”,我已请盛雪女士拿出哪怕是任何一个属于我撒谎的例子,但她至今还没有为自己的话负责。倒是我提供了来自推特和唯色博客上的对我的支持的链接,今天,再节选几段来自我的博客的支持(节选):
   
   一
   
   朱瑞女士,看您在博客上连载的散文,很喜欢。它们带着不懂藏人的汉人读者和您一起进入西藏,进入藏人的生活和文化。不是每个人都有您的机缘走入西藏、走入藏人,不是每个人都有您的慧心,能够进入藏人和藏人的文化。这是您的缘分。把它们写出来,传播世界,影响一切有心人,是您的功德。


   
   和烂污们搏战,不是您的所长,也不是您要做的事吧?您绝拦不住他们兴风作浪的,后浪逐前浪,您是无力止住他们的。跟他们纠缠,您一定要受伤、一定被污染。那是秀才遇上兵,遇上牛二。
   
   二
   
   对比平头和朱瑞女士对盛雪的评价,平头还是高估了盛雪,那本是个既无才气,也无相貌极为庸俗的女人,不过是因为政治上反共的一方需要,及民运人士品质的低劣,才能够使她浪混到如此地步。
   
   三
   
   其实应该感谢的是朱瑞。那位盛雪,如果看不出她的俗气,那这个人真的要检查一下自己的感觉和智力了。可这一层窗户纸居然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捅破。现在想来,看来容易的事情,实际上需要才气和勇气。只有修养到了的人才能够如此信手拈来,针针见血。
   
   四
   
   朱瑞女士您好,我支持您,您做的对,他们就是想让你闭口。同时在威胁您,您对这些卑鄙无耻的鬼蓄。反击的好。他们做了亏心事,心里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所以,他们害怕了。就卑鄙无耻的做这种下贱的事。这份信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他们的阴谋只是害了自己,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机会,我也在我的同胞那里,好好的揭发她。让大家认识她是个什么人。
   
   五
   
   朱瑞,在达兰萨拉虽然只有两面之缘,我们甚至没有机会交流,你就离开了,留下一个难忘的女人端庄、优雅的身影和感动了我的对尊者达赖喇嘛从心灵深处的敬重。后来读了你的《倾听西藏》更是喜欢上了你的文笔,你的思考,感受到你与西藏生命相连的真真切切、、、、、、
   
   好几位朋友问起,特地上网察看,知道了你和盛雪的冲突,和民运圈朋友们交流时,大家的共识是:风月场上的女人最怕老,怕自己肉不值钱的女人,其实原本就廉价。
   
   几年前,一次欧洲民运会议上,对着天天酥胸半露的盛雪,一位学者终于忍不住说:听她说话一直以为长得像菜场大妈,看见人了才知道更像风月场领班。
   
   六
   
   说朱瑞女士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动对别人的围攻和谩骂。 这说明,朱瑞女士是光明真大的,那像你们鬼鬼祟祟的在暗地里害人。
   
   是你们嫉妒朱瑞女士,用卑鄙的手段,陷害朱瑞女士。没想朱瑞女士天生智慧聪明,一眼看穿你们的鬼计,揭发了你们!
   
   还说博客上的有些留言明显是自己的,哈哈,你在安慰你自己吧。根据你的人格会做出自己给自己留言的事。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奉劝你自重点,不要一天到晚搞阴谋,到头来害得自己没有好下场。
   
   我们大家是朱瑞女士的粉丝和支持者。朱瑞女士是有魅力的人,是好人。哪像你不得人心。
   
   你不会说这个留言也是朱瑞女士自己留的吧?
   
   七
   
   为什么事隔一年多,盛雪又发动什么联名信群起而攻朱瑞女士呢?她天经地义地有权说话、发言、批评,一个什么盛雪、什么团体,就要封人家的口?不觉得可怜、可笑吗?发公开信要告朱瑞的盛雪想必会来查看朱瑞公开的博客,想规劝你一句:为人、为文,你速朽无疑,不要再这样胡闹暴露自己了,如果你还有能力感觉到难堪的话。
   
   八
   
   您好,我在想。她们不是说要告您吗?我想她们是有计划的开始行动了。您也把盛雪的文章和网络,拍照保存好。不光是文章,网络的整体全部。必要是找个律师取证。对小人要多准备几手。这些证据那是有目共睹的,小心她们会很快的消除盛雪的文章。她的这篇文章,绝对是诬陷,诽谤,造谣中伤,证据十足,保存好所有的证据。支持您!
   
   九
   
   朱瑞:我从遥远的故国给你写这封信,不知你是否能看到。
   
   我经常看你的博客,最近也从博客里看到你和盛雪之间的争端。我觉得,你出于一种本能上的对虚假的、丒恶的东西的憎厌,捅了一下马蜂窝,倒是很痛快的;然而,你用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上头,对这种事过于叫真起来,却是不值得的。
   
   一个人长时间地背负一种怨恨,会使他的心胸变得狭窄起来,性格变得尖刻起来,因而是有害无益的。
   
   盛雪无疑是一个善于投机钻营的人,她看准了赖昌星这个案子,使自己名声大扬。她写的《揭开赖昌星案背后的黒幕》这篇文章,并没有揭开当局者的多少黒幕,倒是为赖昌星提供了一个说话喊冤的平台。换句话说,这只是达成了他们之间的一项交易而已。可是,这对海外民运的影响极坏,她把很负盛名的魏京生、阮铭都拖到脏水里去了。这些且不说,盛雪就是作为一个女人,也是很花梢、很势利、很刻薄的那种,当她在劝你说“你去治病吧”的时候,我听到的是”你去死吧“的潜台词;在她讥讽你“贫、弱、病、残”时,我看到的是一张阴冷的嘴脸。
   
   而你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人。你是从土里生长出来的,你是那样单纯,那样淳朴,甚至带有一点“野气”,然而你的心却是像雏鸟一样柔弱、敏锐、稚嫩,你从来就有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天真的向往和嗜命的追求。这可能就是你的文笔那样优美感人的原因吧。不知为什么,看到你的散文里的那些美好的章节,你描写自然景物或人物内心那些语句,会使我的心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或者想哭一场。
   
   我这样说,不是要谗媚你,阿谀你,而是觉得你过多地去写论战式的文字,是把你的文学才能浪费了;你长期陷入那些搞政治的人身处的那种勾心斗角的境况中,是会把你的美好心灵玷污的。
   
   我能在网上看到你的散文,却看不到你写的小说。多么希望看到你的书啊!
   
   希望你写出更多好作品。但你也不要太苦了自己,要注意身体,保重自己。
   
   一个远在故国关心你的长者
   
   十
   
   朱瑞女士:你好!兩天前我也收到一份攻擊你的文章,感到非常困惑。那些人用那麼多時間來寫一份污衊一個個人的文章,而不多花時間寫一篇藏漢互利的文章。我實在看不起這群無賴的政客。與其說他們支持西藏,不如說他們打著支持西藏的幌子,撈自己的名利雙收。盛雪曾來達蘭薩拉時,我是接觸者之一,雖自稱是民運分子,但我的觀感是另外一個面貌的共產黨。她處處的觀點是先中國民主才有西藏的自由,是一種她們憐憫的姿態來給我們賞賜“自由”。當時我就想他們政權還沒拿到,就有一副江青的霸氣,中國人的人性多麼的陰暗。
   
   十一
   
   尊敬朱瑞啦:我支持您!您的博客是我每天的必读课--且有数年,通过文章深知,您是一位讲真话,挺正义,完全了解西藏苦难的可敬可信的汉人作家不多见之一。在此深致感谢!我虽没有看到攻擊你的那篇文章,根据帖子,深感困惑。如今共产党领导下的侵略者和寄生虫们瓜分着古老雪域佛国,世称亚洲水塔的雪域净土正在摧毁,这不单是土著藏人的悲哀,更是华夏侵略者的千古罪行与悲哀!朱瑞啦是雪域藏人可信赖的朋友。愿您健康快乐!欢迎常来境内外藏区!欢迎来到安朵热贡参访做客!安朵热贡人
(2016/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