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小平头夜话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贺军吃醋借酒雄起
·(六)母猴猪友惹上"恐吓门" 牵出"黄雀"叛徒陈达
·(七)文贵昭明之"录音门" 秦晋盛雪香港猫腻
·喻智官: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八)草根动真格“扫荡”民运伪类
·(九)复辟民国民运伪类"装孙子"运动
·(五)盛雪澳洲率众丑“挺郭” 重演盛雪“牛郎门”丑闻
·(十)面首夫君亲迎盛雪姘头 王八董昕雄起拳打老翁(多图)
·(十一)赖建平加挺郭后援会 盛记多伦多团伙翻版
·徐水良:再谈盛雪问题
·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
·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旧作新帖:有一种共特惯伎,叫无耻造谣——曾大军欲盖弥彰,原形毕露!
·旧作新帖:关于曾大军等特务分裂社民党小平头回致刘国凯——社民党的“维基
·(十二)桂民海被掳事件网上发酵 赖建平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十三)民运伪类"装孙子"症候群推文汇总
·(十四)从陈达鉦盛雪“岳母”坟头上香说开去(图)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上)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中)
·民运伪类狗年春晚节目单完整版(下)
·张伟:盛雪色情、特务双簧苦肉计(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平头按:一句话,邪不压正——任何为盛雪狡辩的说辞,诸如张晓刚之流披着几个马甲煽风点火,祭出左右手互博的撒手锏;伪牧师张健的谩骂威胁,抹黑诬陷,在基督徒陈卫珍的凛然正气面前,原形毕露,立现高下。这真是神的旨意,基督徒依靠圣灵的光照,在撒旦的试探下正气凛然!六四前的双方论战,一如穆索尔斯基的交响音画《荒山之夜》:黑夜群魔乱舞,猖狂之极……破晓的钟声响起,曙光乍现,群魔遁形……此时民运妖孽盛雪又在煞有介事地重弹“暴政有期,大爱无疆”的老调,并在网上晒出大赤包脸照,颇具反讽意味。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图:这是六四期间盛雪在飞西雅图的飞机上的自拍照,乍一看换以为是妓院的老鸨呢。就这样一个大赤包脸照,盛雪还敢晒在网上,还敢无知者无畏地口出狂言:攻击我者,男的就是占不了我的便宜,女的就是嫉妒我的美貌……呜呼!真是气壮山河的黄钟大吕呀!
   

   
   为真相和正义而发声(六)
   
   六四27周年感言
   
   ——谨以此文记念六四27周年
   
   陈卫珍
   
   上午还在沃尔玛买东西,克里斯蒂娜和路德两位姐妹就给我发短信,说邮件组里有一大奇观:一边是露骨地揭露盛雪女士私生活的文章,一边是盛雪女士高调歌颂并纪念六四。她们说,那篇关于盛雪女士私生活的文章,她们也是看不下去,再看到盛雪女士发的纪念六四的文字,都直想吐,说这种女人怎么还有资格公开纪念六四?强烈要求我们一起退出,免得越了解,今后越对什么民主事业敬而远之,连本来还存留的几丝对六四的好感也荡然无存。
   
   回到家里,粗粗把这些文章浏览一遍。就我的本意,也许不会同意在今天贴出关于盛雪女士私生活的这篇文章。一方面是我已经看多了,这个也见怪不怪的,尽管那些文章我没有一篇是看完的,感到实在惨不忍睹。有时我就无法相信,怎么这世上还会有女人,被别人长时间地广泛地反复地用文字写到这个程度呢?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还会有一个女人,能忍受别人用文字写到这个程度而满不在乎呢?我有时宁愿相信这是发生在我小说里的一个片段。可每次当我一次又一次确证,这就是发生在真实生活中的事情,尤其当我一次又一次确信这些揭露文字并不是造谣,尽管可能会存在细节上的某些偏差时,对人性之丑陋、愚顽、无耻、卑鄙、恶劣和黑暗,感到了一种痛心疾首的绝望和无奈。但这是一个在世界依然存活的生命,哪怕她十恶不赦、无可救药,我感到我应该本着对卑微生命体本身的悲悯和同情去注目她。然而,每次当我想到这是一个海外民主社团的主席,同时也是一个公众人物,因此其许多言行都会对民众以及宪政民主事业产生巨大的盅惑性以及破坏力时,我又感到必须要从宗教悲悯情怀中出来,用犀利的笔锋揭露从她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对中国宪政民主事业的巨大破坏力,尤其是当我看到,总有那么一些民众、旁观者乃至于某些所谓的民主精英们,都像是吃了迷幻药一样,不约而同地在这块石头上绊倒并昏死过去时,心里就感到必须要为着真相和正义而继续发声,哪怕推迟我的神学学习,哪怕继续被污蔑被抹黑被伤害。很长一段时间来,我的心就是这样在各种思绪中煎熬。
   
   没错,今天是六四27周年纪念日。虽然我没有亲历过那场悲剧和苦难,目前也不是民主人士,但我没有理由不在这个日子里寄以一份最深的敬意和尊重,就因为我也是中国人。但这个发自内心的敬意和尊重,未必非得要通过某个外在的行为来表达,更无须非得要在公共场所去表达,当然也不是说公开场所的表达就不好或不对;而记念活动本身之光鲜和热闹的程度,与对六四的敬意和尊重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甚至可能是毫无关系,也或者是完全相反的关系。今天,我不想做任何纪念六四的外在行为,甚至连发一贴公开祷告词都没有感动,尽管为着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祷告,是我祷告生活中的常态,甚至许多次禁食流泪祷告。在海外这个自由环境中,嘶哑着喉咙呐喊啊,流着眼泪呼吁啊,红着脖子演讲啊,挥舞着拳头冲锋啊……并不怎么打动我的心,因为这是容易而简单的,对有些人,还可以轻轻松松就给自己脸上贴金,或招徕赞誉、膜拜和认可,并带来莫大的利益和好处,然后那个沾满了六四人血的馒头就被塞到嘴里,咀嚼,喷香,越吃越过瘾。到了国外后,我对那些热热闹闹喧喧哗哗的事情,大使馆门前示威啊,什么讨论会啊,什么诗歌朗诵会啊,什么烛光晚会啊……出奇的冷静。有人在火热地做,我不反对,也不论断,我不否认这些活动有一定程度的意义,但如果这些活动就因此被贴上了救命救民、坚决反共的标签,绝对荒唐!如果有人说,看,这才是通往宪政民主的道路,我必须表态,错!如果有人喊,这就是在弘扬六四精神,大错特错!如果有些人自己身上罪恶累累劣迹斑斑,连最基本的自我反省、自我纠正和自知之明都已经完全丧失,却在那里到处搞活动啊、点蜡烛啊、朗诵诗歌啊、培训献花啊……我只能说,六四精神和宪政民主事业正在被这些招摇撞骗的民运垃圾给不断摧毁,直至荡然无存。
   
   什么是六四精神?回想起27年前那一场算得上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我想六四精神,或许可以定义为——甘愿付出个人的幸福快乐和利益得失,来反抗专制暴政,救国救民于水火当中,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六四精神,传承了中国历史上最优秀的那一脉知识分子所执着坚守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怀和精神,在特殊历史浪潮的冲击下,绽放出了血洗天安门的悲烈。在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社会中,虽然黑暗、邪恶和愚昧,从来就如铜墙铁壁牢牢地困缚着这个民族,然而在被压迫被奴役至生死存亡的时刻,作为一个整体性的生命体,又总是难以置信地会爆发出一股巨大的求生能量,先藉着小部分精英的生命释放,如地震波冲击到社会的每一个阶层,最终催生出一场挽救自身于覆没和毁灭的社会运动。但是我想说,这股求生的能量,因着缺席绝对真理和普世价值之光的照耀和洗礼,从来就未曾达到过一定程度的高远并一定程度的纯净,说得难听一点,有点类似于一只困兽在生命最后关头所爆发出的本能反抗,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侥幸一搏。这股精神和生命力,非常虚弱混沌,但又异常坚韧顽固,一直就蕴含在这个看似无望的民族集合体中,以致中华民族在迈向进步和文明的历史轨道中,出现了一种垂而不死的状态。几千年的专制集权,在拆毁、重组,再拆毁再重组的反复中,社会制度演绎一直就在原地踏步,不过社会矛盾确实是在一场又一场的震荡中得到暂时的释放和缓冲,以让这个国家获得了继续存活的机会,代价是千千万万亿亿条鲜活生命的毁灭,横尸遍野,流血漂橹,以致让无数屈死的冤魂在地底下不断发出控告,凝聚成了一个坚固而强大的诅咒,牢牢地辖制着中华民族,使得至今在宪政民主已经成为了普世潮流的时候,中国人通往宪政民主的道路却依然遥遥无期。
   
   在后来27年间的六四纪念晚会上,人们总会点蜡烛。我感到六四精神,就仿佛这烛光。这缕摇曳的生命和精神之光,虽然支撑起这个民族苟延残喘了几千年,但到今天依然无法燃烧成熊熊大火,最最本质的原因,乃是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里面的罪恶、污秽和黑暗,借着结构性社会制度充分发酵、嚣张并倍增地发作。罪,一旦在结构性制度中流动,就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当罪在一种看似理性其实并不理性的秩序中运转,每一个人都成为刽子手,而谁都无需要承担责任,也不自知。解决中国社会的专制体制问题,就微观的内部的维度来考察,乃是努力驱除我们里面的各种污秽和恶念,就宏观的外部的社会制度方面来考察,乃是宪政民主制度的确立,内外两条路径必须要同时推进。而在当下的阶段,对海外民主群体而言,最最有意义的事情,就微观的个体层面,乃是每个人都自我反省、自我光照、自我纠正,悔过自新,洁净自己的心灵和生命。虽然基督徒依靠圣灵的光照,这个动作做起来会比较干脆而彻底一点,而这次对某些非基督徒民主人士以及督责者们的观察,让我欣喜于普世良心之光依然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起到这个作用;就宏观的民主组织而论,则是清理组织内部的各种罪恶过犯,提升并巩固正气,完善组织制度,深化理论思想,包括反省并调整在中国社会人际关系中所存在的对是非对错原则的模糊和罪恶过犯的迟钝。这两个层面的工作,就是继承并发扬六四精神的根基,是蕴藏并增长六四精神的摇篮。等到中共王朝瓦解的定期来到,一旦宪政民主制度在中国社会得以建立,自由化来到,那么信仰自由将会带来绝对真理的浇灌和洗礼,同时普世价值在宪法保护下充分张扬,到那个时候,支撑着这个庞大的民族集合体穿越几千年苦难历史的精神和生命力,在普世价值和绝对真理的滋育下,茁壮成长,根深叶茂,让中华民族在未来社会的某一天真正浴火重生,展翅腾飞。
   
   这代表着六四精神至今依然摇曳飘忽的烛光,要让它能够发扬光大,最最重要的根本就不是让我们去高高举起到处招摇,仿佛招摇得越夸张呼喊得越响亮,烛光就会自动明亮?!大错特错!如果只知道高举这烛光,拿到黑夜和旷野中去挥舞,最终却发现这烛光被大风吹灭,被暴雨淋灭。这代表着六四精神的摇曳烛光,是需要我们用对未来的美好期待以及对后人们的诚挚祝福之敬虔,把它们蕴藏在生命中呵护在灵魂中,然后用生命去带动生命,用灵魂去感应灵魂,以让越来越多的人们的心灵和生命中燃起这烛光。这样一点点去做,脚踏实地地去做,稳打稳扎地去做,终于发现在某一天众人拾柴火焰高。我感到把六四精神内化成心灵和生命中的一部分,其重要性要远远大于外在形式的表达。假如没有把六四精神真正内敛到生命、心灵和生活当中,那么形式上的表达就会毫无意义。相反,如果能把六四精神内化成生命和生活中的一部分,不需要任何形式上的表达,却同样意义深远。我个人不反对搞这些活动,也不否定这些活动所具备的意义和作用。但现在严峻的问题是,目前海外很多民主人士,竟然把这些非常形式化的反共和纪念六四的活动,看得无比重要,并寄寓了莫大的盼望和期待。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盼望和期待些什么?把国内和国外这两个维度相比较的话,显然,海外的反共活动应该做得高调一点。但是同样在海外民运这个群体中,那么把反共和六四精神内化成个体生命和组织文化的这个工作,就要比仅仅在外部形式上的表达要更加重要。一些外部活动当然是要搞,但是如果把盼望和期待都寄托在搞这些活动上,那么绝对是要出问题的。
   
   从各种揭露文字中看到,这个盛雪女士,三妹大姐用“五毒俱全”来形容真是一点都不过分。可以说她的生命中已经没有一寸净土,可供六四精神居住,以其自身生命的严重污秽,完全能把六四精神那并不十分纯粹的精神纯度消融并摧毁。她的灵魂已经漆黑一片,六四精神那并不十分明亮的光芒,根本没有能力能够驱散她灵魂中的黑暗,相反她灵魂中的黑暗,完全能把六四精神的光芒吞灭。每年的六四纪念日,盛雪女士和她的支持者们在到处搞活动,点燃蜡烛,演讲呼吁,热泪盈眶,高喊着记念六四,但是她所高举的蜡烛早已经没有任何光明和热度,她所宣讲的六四精神,本质上已经被私欲和邪念完全吞吃,剩下的只是一个空壳。盛雪女士在每年六四晚会上点燃的蜡烛,只是照亮了那条她自己如何能借着六四纪念活动获利的路径,就真正的六四精神而言,盛雪女士只不过是点燃了一根根完全不需要去点燃的塑料蜡烛,吸引人们去注目去颂扬的,根本就不是天安门广场上的受难者以及六四精神,而是去关注她、去吹捧她自己。高举六四精神,恰如她高喊反共,高喊自由和人权……透过这些大口号,人们看到的只有无底的深渊,连说看到的只是白纸都是一种抬举。这些大口号,从她嘴里喊出,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内涵,相反,经常成为她逃避面对自己在生活和民主事业中所犯的各样罪恶过犯,并逃避面对承担责任和纠正错误的借口。这些大口号,在目前中共政权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现实处境中,经常让一些分辨力低弱的民众被迷惑被欺骗从而是非不分地支持并跟从她,尽管她自身其实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