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小平头夜话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旧文再发:这篇文章,去年5月发表,这里再发一次,可以回答盛雪的谎言。在盛雪所有的错误里,最为要害的问题是她的中共特嫌。在我看来,海外民运群体之中,盛雪作为中共情报系统的线人,嫌疑最大。她抹黑别人是什么特务,其实这不过是恶人先告状的把戏丝毫洗脱不了她的特务嫌疑。
   
   总起来说,她的特嫌疑点有以下几点:
   
   第一,1996年9月的回国。她为什么编造了一套经不起推敲的谎言?要掩盖的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我的看法是,这是盛雪的被招募的时间。

   
   第二,跟中共驻加拿大记者李学江的关系。盛雪在跟我一起上加拿大电台节目的时候,她第一次承认了是她联系了李学江采访王玉华(王炳章的妹妹),但是,她没有承认她在深夜秘密会见李学江。她说要保护李学江是站不住脚的,既然李学江采访了王玉华,采访文章发表在内参上,李学江还能向上级隐瞒采访王玉华的事情?(详细请参阅拙文《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一文)。
   
   第三,盛雪在2014年4月下旬以及5月上旬先后两次进入香港。盛雪两次慌不择路的两次入境香港,是一个自我暴露。大家知道,盛雪在2008年虚张声势“闯关”香港,结果被遣返台湾,此时盛雪的民运职务是民阵副主席。到了2014年,盛雪是民阵主席,正届六四25周年敏感时刻。盛雪第一次进入香港,据她说是她的护照不满六个月,所以要入境办理护照延期。但是我要质疑的是,这个理由可以成为盛雪被放入境的理由吗?我看不能。因为盛雪2008年的“闯关”,她已经对外声称进入了黑名单了。那么一个进入了黑名单的人怎么可能以护照延期作为入境的理由呢?再说,盛雪早在入境香港之前,就已经大肆造势,纪念六四25周年,要“天下围城,全民倒共”,还有香港正在酝酿占中,在这个敏感时刻,香港边境当局怎么会让这个人物入镜呢?还有,杨建利在盛雪入境的前几天,4月19日计划进入香港,结果被拒入境。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参照。盛雪在进入香港之后,有没有办理护照延期,只有加拿大驻港办事处可以回答。可是盛雪在港期间,参观六四纪念馆,召开记者会,高调宣扬纪念六四,重弹“天下围城,全民倒共”,还谎称香港支联会李卓人等人邀请她,后来谎言被拆穿,李卓人发表声明,划清了跟盛雪的关系。盛雪离港赴台,在台湾进行了纪念六四的活动,包括高调为纪念活动造势,再次声言“天下围城,全民倒共”,大约在5月4日,又一次进入香港。这次盛雪没有给出理由,只是说要考验香港的一国两制。我不清楚,盛雪顺利进入香港,她能得出哪一些关于香港一国两制的结论呢?第二次进入香港,盛雪跟一些人进行结拜,发展了一些所谓民阵成员。我认为,2014年盛雪两次进入香港,很有可能是去接受有关方面的指示,来应对对她的揭露和质疑。但是这次仓促的入境香港,完全暴露了盛雪的真实身份。
   
   第四,在今年(2016)4月26日,盛雪在参加台湾的汉藏会议之后,又一次进入香港。这次进入香港,盛雪索性不需要任何借口了。这次在香港的活动,除了出席一次会议之外,盛雪行踪诡秘。这次香港召开的关于一国两制的会议,有一些所谓的智库,研究所主办,看起来是为盛雪量身定做的一次会议,不外乎让人看起来盛雪进入香港有一个理由。但是,既然盛雪自己也说是黑名单上的人,为何就能毫无阻碍的入境香港呢?是不是香港对海外民运人士网开一面呢?看来并不是,因为香港的边控政策并没有什么改变,民运人士依然是不得其门而入。实际上香港发生了铜锣湾书店事件之后,香港的政治环境更为严峻了,但是却为盛雪打开了大门,难道这不令人奇怪吗?难道对此我们不应该质疑盛雪的真实身份吗?据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盛雪逗留香港期间,有可能秘密进入深圳。
   
   徐水良先生说,中共对付海外民运的策略,除了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之外,还制定“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筑巢养鸟,蓄水养鱼“等等策略,实际上用掺沙子的办法全民控制海外民运。像盛雪这么一个民阵主席,如果是中共线人,就等于是中共掌握了民阵这个群体,每个人的情况了如指掌。
   
   
   盛雪这些年做了什么民运的事情?给共产党造成了什么麻烦呢?就我所知,第一,每年纪念六四活动。但是这能给共产党造成了什么麻烦呢?盛雪吹嘘她的六四活动全球规模最大。可是今年多伦多支联会 跟她切割之后,晚上由盛雪主办的烛光晚会,出席者寥寥。原因一是往年的参加者都是香港移民为主,支联会的动员能力发挥了作用,二是盛雪名声已臭,躲之唯恐不及。盛雪赖以骗人的所谓六四烛光晚会,露出了原形。第二,十元人道救援计划。这个计划十多年来募捐到了三万元左右,基本上都是其他一些热心人士勉为其力,尤其是陈毅然女士,是这个计划的主要推动者。现在,随着陈毅然的离去,盛雪的贪污名声的播扬,谁还会捐助呢?第三,汉藏会议。盛雪参与的汉藏对话到底怎么样,我相信知情者都会有一个评说,不用我多说。第四,救援国内政治及良心犯的家属。这个盛雪是做了一点工作。比如秦永敏的女儿。但是,盛雪一是把这个功劳占为己有,完全不提其他组织的朋友出力,把救援作为老七个人政治资本的手段。更有甚者,有一些个案并不是是盛雪出力,但却欺骗外界舆论,把功劳算在自己身上,这方面的例子可以举出一些。那么,盛雪还做了什么呢?我作为曾经的政治盟友,我真的不知道。就这么一些工作,照盛雪所说,中共出动“特务对她进行围剿“,这不是笑话吗?海外有谁有这个能耐,能叫中共发动组织攻击?
   
   盛雪是不是中共特嫌,不是看她说什么,也不是看她大张旗鼓的做了什么?而是要对这个人物进行细密的分析,通过事实进行逻辑推理,可以找出她真实身份的蛛丝马迹。有人说,盛雪这么激烈的反共,还是民阵主席,怎么会是特务呢?说这话的人太容易被现象所蒙蔽了。一个民阵主席,能说明她的真实身份吗?远的不说,在蒋介石身边的人、中共特务还是高级将领呢!改变世界冷战格局的瓦文萨曾经还是波兰共产党情报部门的间谍呢!
   
   盛雪遭到这么多人的质疑,这么多人有理有据的揭露,这个人还能依然硬撑着不倒,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反常的现象。我们只要仔细分析一下,海外那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力撑她,就可以令人深思了。当然,现在局面很混乱,不是撑她的人都有问题。但是撑她的人之中一定有心怀叵测的人。
   
   我就这一篇旧文,说了这么一些话,目的是希望正直正义的人跟我一起思索,盛雪这个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1,前言
   
   前些年,盛雪在跟我谈起魏京生抓特务的问题,她说,这是他没有自信的表现。我说,海外民运组织在不具备调查甄别手段的前提下,随意的指控谁是特务,必然会伤害朋友,涣散思想,瓦解组织。
   
   2,盛雪也干起了抓特务的勾当
   
   自从盛雪当上了民阵主席以来,她也干起了抓特务的勾当。她先是怀疑苏君砚先生是特务。她的理由是苏君砚先生撰写了大量的批评中国政府的评论,但是回到北京却没有受到当局的为难,所以苏先生是特务。苏先生出国之前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所的副所长,六四时期反对对社科院实行军管而受到迫害,流亡加拿大后,做了一名环卫工人,默默工作十几年。2004年一次意外工伤侥幸活下来,后来加入民阵,多次当选为民阵总部的理事,还曾担任过民阵加拿大分部副主席。2008年之后,苏先生因为看不惯盛雪的作为而逐渐疏远盛雪。盛雪因此公开说苏先生是中共特务。苏先生2013年反对成立多伦多民阵的盛记调查组,非法调查陈毅然对盛雪的公开批评,愤而公开声明退出民阵。
   
   陈毅然不是民阵成员,但是多年来主持十元人道救助计划,尽心尽力,成绩卓著,为多伦多圈内所公认,盛雪本人也曾对陈亦然的工作不吝称赞。但是在2013年陈毅然为了捐款等问题与盛雪发生争论,盛雪就说陈毅然是中共派来攻击她,破坏2013年会议的特务。甚至连陈毅然的丈夫陈育国先生也不能幸免,也被说成是特务,并领导陈毅然。
   
   陈育国原为北大国际政治系讲师(89年),是王丹的老师,陪同王丹等绝食学生在89年6月4日凌晨最后一批撤出天安门,后受到北大开除党籍开除教籍的处分。陈先生是除了被捕的教师之外处分最严重的教师。后来陈先生留学美国,移民加拿大。出国后的陈先生从不涉足民运,也绝少与人谈起六四,远离政治。陈毅然夫妻才是六四真正的受害者见证者。多伦多还有一位朋友也是陈先生的学生,参与绝食,最后一批撤出广场,但是他们从不炫耀,从不以此为捞取好处的资本。陈育国和陈毅然出身高干,出国后过着清贫的生活,还热心帮助别人。陈育国在美国获得了国际政治的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硕士学位。六四屠杀初期,有热心外国友人交给陈育国二千多美金作为资助,但是陈育国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没使用这笔钱。到了美国后,陈毅然回国把这笔钱换了16000多人民币,通过可靠关系交给了丁子霖教授,丁教授转给了多位天安门的母亲并出具了收据。这种节操令我自叹不如。可见陈毅然夫妻都是很纯粹的人。这样的人也被说成是中共特务,天理何在?
   
   2013年末,盛雪向加拿大国土安全部举报我是中共特务(据盛雪对别人说,她举报了几个人)。盛雪为什么指控我是特务?据她对别人说的理由是,2013年9月前后,多伦多会议召开之前,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文章,对盛雪进行人身攻击,从文章的内容和文字风格,盛雪认定是我写的。于是她认为我是中共派遣来破坏多伦多会议的。后来,对我的特务指控又多了一项内容,那就是我每年大约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回到上海。对此我十分愤怒,发表声明,宣布与她绝交。
   
   上个世纪末,我因交通意外受伤,得到了一些赔偿,我妻子因家事回到上海居住,我就开始了两边走的漂泊生活。我刚回国的时候,有关方面找我谈话,给我划了三条红线,一是不能鼓吹暴力推翻政府;二是不能跟台湾情报部门有联系;三是不能担任民运组织的头头,否则就不能回国。这些年我没有逾越这三条红线。
   
   2002年我回到多伦多,和盛雪只是朋友关系,并没有在民阵里面担任职务。大约是2004年纪念六四活动,由主办的单位民阵、港加联和支联会三方举行联合记者会,本来是民阵加拿大分部主席贺军出席记者会的,那天他因故缺席,我临时顶上去。结果支联会主席关卓中和港加联的冯玉兰都说很不错,于是每年的记者会都由我代表民阵出席,渐渐的我就成为了民阵加拿大的发言人。我曾为民阵写过一些文告(如纪念六四的声明),出席加拿大的人权会议而撰写批评中国政府的文字。作为朋友,还写过一些赞美盛雪的文字。
   
   在我与盛雪反目之前,盛雪曾多次要求我出任民阵加拿大的主席,大约一共有四次吧,其中一次还有董昕在场。她说,贺军不干事,你做主席是最合适的。每一次我都婉拒,我说,如果我做了民阵的主席,我就不能回上海了,这对我来说是接受不了的。她说,贺军不也是主席吗,每年他不是照样回国?我说,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没有参照的意义。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民阵换届,盛雪问我,你要当理事吗?我还是表示不当。改选时,贺军提名我为理事候选人,我当即表示不接受提名。拒绝接受提名的还有张小刚。(张小刚没有拒绝监事的提名,当选为民阵监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