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文学博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抹黑王歧山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当年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近期被诊断患有肝癌
·刘晓波偏激的言论,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刘晓波以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煽动性文章
·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刘晓波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三)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二)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郭文贵安排每天敲某人家的门
·郭文贵对待恩人、朋友、女助理的惯用手法:录音
·郭文贵的亲密关系
·郭文贵与女助理真情实录九
·郭文贵与男人的关系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纽约抗议民众说郭文贵是“大骗子”(视频)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女助理:盼郭文貴獸行受懲 情緒瀕崩潰 父母怕接境外電話
·郭文贵诈骗犯(922视频)
·郭文贵是大汉奸卖国贼(923视频)
·郭文贵是强奸犯通缉犯(925视频)
·“菩提功”害了他们
·邪教人员教育子女的奇葩事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轻信“全能神”拒医把命丢
·这些钱“全能神”也不会放过
·女星范冰冰许晴杨澜围攻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
·郭文贵侵犯公民隐私权
·郭文贵将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遣返郭文贵的十个理由
·郭文贵被制成通缉令扑克牌
·郭文贵:美国人全是骗子
·美国司法部长:政治庇护欺诈现象猖獗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背后的真相
·李洪志就是只“变色虫”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有“法轮功”背景夫妻打死幼女 腌制尸体藏冰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说起三国故事,最纠结最悲情的恐怕是“挥泪斩马谡”这一出。马谡不可重用,刘备早就看出来了,诸葛亮眼光不在刘备之下,为什么还是违背了蜀汉公司前任老总的遗嘱,将马谡推上了业务第一线,委以最重要的大任呢?
   
     如果简单地归咎于诸葛亮用人不明,无论是从史学研究,还是从人力资源研究来说,都不免简单粗暴。一个经理人用人,不光是受自己眼光的局限,同时也会受到客观环境、竞争对手对比等诸多因素的局限,有时候一些措施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且从街亭之战前后的客观形势,以及蜀汉的人力资源配置来看这起事件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诸葛亮,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困境 蜀汉人力资源有限 只得用上后备人才
   
     读《三国演义》第九十六回就知道,诸葛亮在杀马谡的前后,其心情极其纠结,具体情况不用再描述,看原著:须臾,武士献马谡首级于阶下。孔明大哭不已,蒋琬问曰:“今幼常得罪,既正军法,丞相何故哭耶?”孔明曰:“吾非为马谡而哭。吾想先帝在白帝城临危之时,曾嘱吾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帝之言,因此痛哭耳。”
   
     刘备生前对于诸葛亮的嘱咐不是小说家之言,确实是史有记载的,在《三国志》中,刘备的原话就是“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既然诸葛亮已经得到预警,马谡不能重用,为什么最终还是违背了前任老总的生前嘱托,将马谡安置在最重要的战场上呢?
   
     俗话说,形势赶不上变化。创业的环境和人才的任用,永远都不是静态的,刘备死前的嘱托,可谓此一时,到诸葛亮北伐,又所谓彼一时。哪些人力资源该用,该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时候,都随时在变化。
   
     刘备去世的时候,是公元223年,当时正好是在大败给孙权退守白帝城之后,蜀汉遭受重挫,但人力资源尚算充沛,或者说还没有凋零到很难看的地步,哪怕在败兵之际,居然还有向宠这样的能人,手下士兵没有一个损失的,刘备称之为“能”。这个时候,在刘备心中人力资源分布图的第一线位置上,还没有马谡,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否定马谡,只是觉得“不可大用”,言下之意就是马谡此类人最多只能放在后备库存里,不让他闲着,也不让他接力。
   
     然而,形势永远在变化。等到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时候,距刘备去世已经五年,那是公元228年,蜀汉公司的人才经历了又一波凋零。况且这些人才大多不是本地产的,大部分来自冀州、荆州和山东,没了就是没了,根本没法补充,巴蜀之地的人口基数又少。就在这种情况下,在诸葛亮的心中,马谡的位置,从刘备框定的后备人才向前推移到了第一线人才的位置。不是诸葛亮不把前老板的话放心上,而是手头能用的人力资源在减少,用着用着,自然就轮到马谡了。
   
     而且,诸葛亮将马谡置放在街亭这样的战略要地,也不完全是在冒险。诸葛亮对街亭前线的布置已经极其周密,指挥官只需按部就班地操作,应该问题不大。可以说,这项业务虽然重要,但悬念不是很大,总部的图纸都已经画好,按原计划进行即可。而且,马谡擅长军事理论,放在这个位置上,不算唐突,至少他会看图纸,懂业务吧。
   
     诸葛亮的失算之处不在于未料到马谡无能,而是未料到马谡逞能。马谡不是那种公司总部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的乖乖仔,喜欢体现个人的智慧,《三国演义》对于他违背军令的情状颇多夸张描写,但基本事实还是符合史实的,“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本来不用你动脑筋,偏偏你要动脑筋,结果坏事。
   
     在人才捉襟见肘之际,不得不把后备力量马谡拿出来,放的位置也不算太冒险,诸葛亮用人的心思,还算稳妥。当然,也不是完全无人可用,例如还有赵云、魏延等能人。不过,当时这些大腕也都有其他重要业务,魏延守汉中,赵云在斜谷道布置疑兵,佯攻敌军,拖住曹真。这些业务的不确定性更大。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马谡 ,图源网络。
   
     诸葛亮的突破 以发展的眼光用马谡
   
     《三国志》记载刘备生前嘱托诸葛亮不要大用马谡,当时诸葛亮的态度是“犹谓不然”,对刘备的说法是持否定态度的。诸葛亮这是在违命吗?以诸葛经理对于蜀汉公司的忠诚度而言,这应该是不成立的。诸葛亮毕竟是一个掌握全局的经理人,尤其是在公司老总刘禅不成熟的时候,他一方面对于公司是忠诚的,另一方面,他又必须有自己独特的人力资源概念,因为市场形势时刻在变动,对于人才的态度有异议,不等于没有忠诚度。
   
     诸葛亮之所以重用马谡,一方面是人力损耗之后必须补充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马谡的成长。马谡本来是块好料,可能在刘备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时过境迁,到北伐的时候,马谡或许已经超越了刘备对他鉴定上的限制。要知道,刘备去世的时候,马谡还不到35岁,成长空间不小。
   
     马谡本人其实也很努力,一直在改变老板对他的看法。有一个例子足以说明问题。公元225年,诸葛亮南征孟获,这是刘备死后,诸葛亮独立做的第一项业务。这个时候,和诸葛亮能贴心的,就是马谡同学。他一路送诸葛亮出征,不只是送出成都城,也不只是送出四川,而是几乎送到了前线,“亮征南中,谡送之数千里”,跟着跑了几千里,这哪里是相送,简直是一起上第一线做业务。
   
     马谡此番相送,是动了心思的,想显示自己的才能,证明刘备对自己的判断是失误的。刘备对于诸葛亮的嘱托,马谡未必知道,但态度还是能感觉得到的。终于,马谡以自己的智慧动摇了诸葛亮对于刘备遗嘱的坚持,并献策说:“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愿公服其心而已”。马谡的“心战”可以说左右了诸葛亮的南征策略,七擒孟获的佳话后面,显示着马谡智慧的光辉。
   
     此次策划,让诸葛亮觉得马谡是可大用的。刘备当时的嘱托固然有道理,但人毕竟是在成长的,人才也在发展,刘备的话没有错,但只能管一时一地。守卫街亭的重任交到马谡手里,其实也是诸葛亮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人力资源的成长。
   
     只是想不到的是,马谡是发展了,成长了,却还只是在参谋才能上发展,执行力却仍然停留在当年刘备所鉴定的水准上。做业务,能出点子是一回事,执行力又是另一回事。参谋型人才未必是指挥型人才,当年张良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张良早年自己带兵创业时,却也是一塌糊涂,被打得东奔西散。
   
     诸葛亮杀马谡 史学家有争论
   
     对于“挥泪斩马谡”这事,历来是持肯定态度的,因为不整肃军法不足以服人,明显利大于弊。
   
     但是,史学家也有持商榷态度的,最有名的是东晋史学家习凿齿。习凿齿本身是诸葛亮的粉丝,一直很维护诸葛亮的形象,但在对待马谡这件事上,却有意见。他认为诸葛亮杀马谡“岂不宜哉”,是很不合适的。原因在于蜀国弱小,和魏国相比更是显得人才稀缺,“才少上国”。杀马谡分明是“杀有益之人”。这样不珍惜,你诸葛亮北伐不成功也是活该。习凿齿是襄阳人,马谡也是襄阳人,是不是替老乡喊冤呢?只能靠猜了。
   
     其实,马谡未必是如小说所言被砍头,《诸葛亮传》里说是杀了马谡,但马谡的传记里,又说是下狱而死,“下狱物故”。哪个是准确的?下不了定论,但肯定是被废掉了。
   
     史学上的争论,一直都会有,毕竟我们不在第一现场。但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看待马谡事件,似乎可以明白一个道理:对于人才的鉴定和使用,往往会受很多客观因素的干扰,这些因素有时候强大到主管人无法左右的地步,哪怕神机妙算如诸葛亮也如此,因此,人力资源这个概念,永远是动态的,多方面的,而不是静态的。
(2016/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