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猴年马月”终于到了 原来是好运的日子]
文学博
·改了生日你就是释迦牟尼吗?
·李洪志,只是一个装神弄鬼的骗子
·看他如何弃父辱母坑兄害妹
·教你认识一个真实的李洪志
·话说李洪志是怎么改生日的!
·美国艺术评论家:神韵演出是骗人的东西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Footloose and Falun Gong
·American Review Artist: Five Points on "Shen Yun"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Shen Yun and the Falun Gong Cult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大骗子李洪志
·莫纳什大学新闻网:“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美国心理学家:请慎重购买“神韵晚会”门票
·美国《外交政策》:自不量力的法轮功
·自不量力的法轮功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
·Foreign Policy Magazine:Footloose and Falun Gon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神韵演出”只不过是一场刻意隐藏邪教背景的政治宣传
·“神韵演出”为何受主流社会唾弃
·“神韵”演出淋漓尽致地暴露了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的邪教本质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神韵,请别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之实!
·如此一个造谣机器他的结局终将是什么呢?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提款机
·神韵演出遭恶评揭示出法轮功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的事实
·神韵演出如此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当然被唾弃
·神韵演出屡遭抗议观众哄台到底是因为啥?
·神韵演出广告严重误导并欺骗观众
·拙劣的演技到底还能神多久?
·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是“神韵演出”根本无法企及的
·这样充满欺骗和政治宣传的“神韵演出”,你还会去看吗?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小心别上当,“神韵演出”是假冒中华优秀文化的冒牌货
·为何“神韵”屡屡受挫,频获差评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面对疾病,李洪志对信徒的洗脑三步曲
·你还要忽悠我们到啥时候?
·如此坑人害人,世上少有
·世界骗子冠军李洪志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猴年马月”终于到了 原来是好运的日子

     我们渴慕已久的真爱,要猴年马月才能邂逅?我们拼搏创业的梦想,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功?那些久已许下的诺言,待到猴年马月才能兑现?这些原以为遥遥无期难以实现的心愿,今天有望如愿以偿了!
   
     因为,“猴年马月”终于到了——2016年的6月5日至7月7日(芒种节气至小暑节气),正是传说中“猴年马月”。
   
     现如今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习惯将不可知的年月、不可能的愿望,与“猴年马月”相连。其实,猴年马月是一种用生肖动物来纪年月日的时间表示法,生肖年与生肖月相配,猴年的马月,十二年一次。这原本反映的是古代中国纪年纪月的智慧,让时间充满特定的文化意味,与现在网传的“何年嘛月”并不相干。


   
     古代确实有一种纪年式的词来表示“时间上的不可知”,是“驴年”,而非“猴年”。因为驴非中国十二肖兽,“驴年”在纪年中就有了泛指遥遥无期、不可能实现之事的意味。佛教典籍记载“驴年”一词非常多,较早的出现在唐宋,明清佛教经籍也多见。早在唐代《大正藏》已有记述,但最为鲜明的是北宋东吴人道原所撰禅宗灯史《景德传灯录》卷九有记:“世界如许广阔,不肯出,钻他故纸,驴年去。”将万千世界的丰富多彩与故纸堆的贫乏比较,故纸堆的选择只有等到驴年才能读完。不过,“驴年”与“马月”作为一个词组,清代及以前的文献中未见,当代文学作品才有明确记载。
   
     那么,回过头来,“猴年马月”究竟隐含了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呢?
   
     一个关键,就是“猴马配”,这并非简单的巧合。著名史学家邢义田先生专门研究过“猴马共存”的造型艺术。1992年,他在山东滕州博物馆注意到一个汉代石刻画像,像中有一树,树下一人骑于马上,马旁有一人弯弓射鸟,还有一人立于马与人之间。2007年,他又连续发现陕西出土的西汉晚期“猴骑马”造型的彩陶俑、河南南阳出土的“猴骑马”造型的汉代陶器、山东东阿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其中汉代画像石的图像内容最为丰富,其中有一连理树,树上有六只鸟、两个巢,树的左边有一马,马上立有一童,旁有一人一猴。据此,他从美术史角度提出了“猴马共存”的艺术母题,认为这是北方游牧民族关于“猴防马疫”经验的多民族交流的艺术创造。
   
   
   
     此外,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家田兆元是最早从“猴马配”出发系统思考“猴年马月”本义的学者。他认为,“猴年马月”是猴与马的故事在岁时节日上的反映。中外养马必定养猴,马需要猴才会健康,比如中原地区和南方地区养马人,必在马厩中贴上猴的图像,在套马柱上刻上猴的图像。而且农历五月是端午之月,古时认为是恶月,多病多忌讳,人们会通过健身、药浴、香薰等民俗来禳除瘟疫、祛恶辟邪。而猴年的端午就比较好了,五月的恶运因为猴子的到来而变得吉祥顺遂。
   
     所以难得“猴年”与“马月”交汇,这是一个好运到来的日子,时机难得,万事皆成。比如说,某件事难办,要搞到猴年马月去。意思就是,只要猴年马月到了,猴马会,吉祥到,事情就好办了。
   
     具体来看,上述立论,除了考古图像资料外,还有大量文献可供参考。例如,“猴防马疫”的观念在晋代传世文献中就有明确体现。晋代干宝《搜神记》卷三《郭璞》记:
   
     赵固所乘马忽死,甚悲惜之,以问郭璞。璞曰:“可遣数十人持竹竿,东行三十里,有山林陵树,便搅打之。当有一物出,急宜持归。”于是如言,果得一物,似猿。持归,入门,见死马,跳梁走往死马头,嘘吸其鼻。顷之,马即能起。奋迅嘶鸣,饮食如常。亦不复见向物。固奇之,厚加资给。
   
     这是一个“猴防马疫”信仰的经典临床案例:赵固的马忽然死亡,他赶紧找到当时的最杰出博物学家、方术大师郭璞,这位大师开了个“民间奇方”,让赵固去找一种类似猿猴的动物,结果,这个动物嘘吸死马鼻孔,居然真的救活了死马,实在是了不起的神奇医术。郭璞以猴治马病的生动故事,既反映了他作为博物学家的非凡能力,也直接印证了猴马共存母题的合理性。
   
     北魏著名农学家贾思勰的《齐民要术》是文献记载“畜猴养马”的已知最早材料,其第六卷有记:
   
     常系猕猴于马坊,令马不畏,避恶,消百病也。
   
     这一记载明确说明猕猴有避邪功能,可以消除马的各种疾病。
   
     明代著名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猕猴》一卷记载了“猴防马疫”:
   
     养马者厩中畜之,能辟马病,胡俗称马留云。梵书谓之摩斯咤。
   
     明代小说《西游记》以孙悟空被封弼马温之职而设计出“大闹天宫”的情节,官名与“庇马瘟”谐音,与以猴防马疫的俗信有关。至今陕西凤翔年画及线版上也有很多猴马共存的图样,并题有“庇马瘟”,其目的都是佑护马的健康与平安。
   
     由此可见,猴马共存造型图像是古代“猴防马疫”信仰的艺术再现,它们以造型艺术进入日常生活,后来被寄以“马上封候”的美好寓意。同时,它们又以人物传说、地方俗信和年画艺术传承着这一母题。“猴马共存母题”展示了猴可以防灾、减灾、消百病的吉祥品格。
     除了“猴马共存母题”及其所反映的“猴防马疫”信仰外,猴年马月的另一关键要素是“马月”。
   
     俗语“驴年马月”、“牛年马月”和猴年马月一样,它们都包含了“马月”一词,而且在近现代汉语中都表示“不可能、不可知、不可信”的时间与事实。显然,“猴年马月”之所以被人们所误用“不可知的年岁”意义,是受到了它的近形结构词“驴年马月”的传染性影响。那么“马月”有什么含义呢?
   
     “马月”是按十二肖兽纪月的一种名称。夏历纪月法,以寅虎开始纪一月,依次是卯兔纪二月、辰龙纪三月、巳蛇纪四月、午马纪五月。夏历五月正值我国春末夏初之际,气温急剧升高,热度与湿度大幅增加,为蚊虫病菌的繁殖、生长提供了良好环境,五月因此成为瘟疫多发的季节,在民间形成了“恶五月”的俗信。《春秋考异记》有云:“地生月精为马。”由此,马月之名,乃是以马的神性来压胜多灾多难的“恶五月”信仰。
   
     至此,从端午节的所在时间五月出发,“端午节”与“猴年马月”关联起来讨论就成为一种合法逻辑,它们都是中国文化智慧专门为春夏瘟疫频发季节立下的 “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
   
     端午节以仪式的庄严神圣,强化夏历五月防灾除疫的公共卫生意识,而猴年马月则以语言巫术的方式,表达人们可以实现祛除五月瘟疫灾难的美好理想。如果说,端午节是以重五(重午)的时间节点,以标明五月瘟疫的危害性,属于“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的立牌依据,那么,猴年马月则是以巫术方式将“猴防马疫、健康吉祥”的民俗功能带到五月中来,属于“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的最佳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猴年马月”的本来寓义,是端午成功防疫辟邪的良辰吉日,它既是具体的民俗时间,也是寓含巫术求吉的免疫力量。因此,猴年马月是无数“恶五月”中惟一的好日子,而且十二年一遇,是具有免疫力量的吉祥端午月。
(2016/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