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猴年马月”终于到了 原来是好运的日子]
文学博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中造谣生事的海外反华组织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别光顾着吃瓜,看看谁是“泸县死亡事件”背后的“鬼”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抹黑王歧山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当年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猴年马月”终于到了 原来是好运的日子

     我们渴慕已久的真爱,要猴年马月才能邂逅?我们拼搏创业的梦想,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功?那些久已许下的诺言,待到猴年马月才能兑现?这些原以为遥遥无期难以实现的心愿,今天有望如愿以偿了!
   
     因为,“猴年马月”终于到了——2016年的6月5日至7月7日(芒种节气至小暑节气),正是传说中“猴年马月”。
   
     现如今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习惯将不可知的年月、不可能的愿望,与“猴年马月”相连。其实,猴年马月是一种用生肖动物来纪年月日的时间表示法,生肖年与生肖月相配,猴年的马月,十二年一次。这原本反映的是古代中国纪年纪月的智慧,让时间充满特定的文化意味,与现在网传的“何年嘛月”并不相干。


   
     古代确实有一种纪年式的词来表示“时间上的不可知”,是“驴年”,而非“猴年”。因为驴非中国十二肖兽,“驴年”在纪年中就有了泛指遥遥无期、不可能实现之事的意味。佛教典籍记载“驴年”一词非常多,较早的出现在唐宋,明清佛教经籍也多见。早在唐代《大正藏》已有记述,但最为鲜明的是北宋东吴人道原所撰禅宗灯史《景德传灯录》卷九有记:“世界如许广阔,不肯出,钻他故纸,驴年去。”将万千世界的丰富多彩与故纸堆的贫乏比较,故纸堆的选择只有等到驴年才能读完。不过,“驴年”与“马月”作为一个词组,清代及以前的文献中未见,当代文学作品才有明确记载。
   
     那么,回过头来,“猴年马月”究竟隐含了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呢?
   
     一个关键,就是“猴马配”,这并非简单的巧合。著名史学家邢义田先生专门研究过“猴马共存”的造型艺术。1992年,他在山东滕州博物馆注意到一个汉代石刻画像,像中有一树,树下一人骑于马上,马旁有一人弯弓射鸟,还有一人立于马与人之间。2007年,他又连续发现陕西出土的西汉晚期“猴骑马”造型的彩陶俑、河南南阳出土的“猴骑马”造型的汉代陶器、山东东阿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其中汉代画像石的图像内容最为丰富,其中有一连理树,树上有六只鸟、两个巢,树的左边有一马,马上立有一童,旁有一人一猴。据此,他从美术史角度提出了“猴马共存”的艺术母题,认为这是北方游牧民族关于“猴防马疫”经验的多民族交流的艺术创造。
   
   
   
     此外,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家田兆元是最早从“猴马配”出发系统思考“猴年马月”本义的学者。他认为,“猴年马月”是猴与马的故事在岁时节日上的反映。中外养马必定养猴,马需要猴才会健康,比如中原地区和南方地区养马人,必在马厩中贴上猴的图像,在套马柱上刻上猴的图像。而且农历五月是端午之月,古时认为是恶月,多病多忌讳,人们会通过健身、药浴、香薰等民俗来禳除瘟疫、祛恶辟邪。而猴年的端午就比较好了,五月的恶运因为猴子的到来而变得吉祥顺遂。
   
     所以难得“猴年”与“马月”交汇,这是一个好运到来的日子,时机难得,万事皆成。比如说,某件事难办,要搞到猴年马月去。意思就是,只要猴年马月到了,猴马会,吉祥到,事情就好办了。
   
     具体来看,上述立论,除了考古图像资料外,还有大量文献可供参考。例如,“猴防马疫”的观念在晋代传世文献中就有明确体现。晋代干宝《搜神记》卷三《郭璞》记:
   
     赵固所乘马忽死,甚悲惜之,以问郭璞。璞曰:“可遣数十人持竹竿,东行三十里,有山林陵树,便搅打之。当有一物出,急宜持归。”于是如言,果得一物,似猿。持归,入门,见死马,跳梁走往死马头,嘘吸其鼻。顷之,马即能起。奋迅嘶鸣,饮食如常。亦不复见向物。固奇之,厚加资给。
   
     这是一个“猴防马疫”信仰的经典临床案例:赵固的马忽然死亡,他赶紧找到当时的最杰出博物学家、方术大师郭璞,这位大师开了个“民间奇方”,让赵固去找一种类似猿猴的动物,结果,这个动物嘘吸死马鼻孔,居然真的救活了死马,实在是了不起的神奇医术。郭璞以猴治马病的生动故事,既反映了他作为博物学家的非凡能力,也直接印证了猴马共存母题的合理性。
   
     北魏著名农学家贾思勰的《齐民要术》是文献记载“畜猴养马”的已知最早材料,其第六卷有记:
   
     常系猕猴于马坊,令马不畏,避恶,消百病也。
   
     这一记载明确说明猕猴有避邪功能,可以消除马的各种疾病。
   
     明代著名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猕猴》一卷记载了“猴防马疫”:
   
     养马者厩中畜之,能辟马病,胡俗称马留云。梵书谓之摩斯咤。
   
     明代小说《西游记》以孙悟空被封弼马温之职而设计出“大闹天宫”的情节,官名与“庇马瘟”谐音,与以猴防马疫的俗信有关。至今陕西凤翔年画及线版上也有很多猴马共存的图样,并题有“庇马瘟”,其目的都是佑护马的健康与平安。
   
     由此可见,猴马共存造型图像是古代“猴防马疫”信仰的艺术再现,它们以造型艺术进入日常生活,后来被寄以“马上封候”的美好寓意。同时,它们又以人物传说、地方俗信和年画艺术传承着这一母题。“猴马共存母题”展示了猴可以防灾、减灾、消百病的吉祥品格。
     除了“猴马共存母题”及其所反映的“猴防马疫”信仰外,猴年马月的另一关键要素是“马月”。
   
     俗语“驴年马月”、“牛年马月”和猴年马月一样,它们都包含了“马月”一词,而且在近现代汉语中都表示“不可能、不可知、不可信”的时间与事实。显然,“猴年马月”之所以被人们所误用“不可知的年岁”意义,是受到了它的近形结构词“驴年马月”的传染性影响。那么“马月”有什么含义呢?
   
     “马月”是按十二肖兽纪月的一种名称。夏历纪月法,以寅虎开始纪一月,依次是卯兔纪二月、辰龙纪三月、巳蛇纪四月、午马纪五月。夏历五月正值我国春末夏初之际,气温急剧升高,热度与湿度大幅增加,为蚊虫病菌的繁殖、生长提供了良好环境,五月因此成为瘟疫多发的季节,在民间形成了“恶五月”的俗信。《春秋考异记》有云:“地生月精为马。”由此,马月之名,乃是以马的神性来压胜多灾多难的“恶五月”信仰。
   
     至此,从端午节的所在时间五月出发,“端午节”与“猴年马月”关联起来讨论就成为一种合法逻辑,它们都是中国文化智慧专门为春夏瘟疫频发季节立下的 “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
   
     端午节以仪式的庄严神圣,强化夏历五月防灾除疫的公共卫生意识,而猴年马月则以语言巫术的方式,表达人们可以实现祛除五月瘟疫灾难的美好理想。如果说,端午节是以重五(重午)的时间节点,以标明五月瘟疫的危害性,属于“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的立牌依据,那么,猴年马月则是以巫术方式将“猴防马疫、健康吉祥”的民俗功能带到五月中来,属于“公共卫生防疫警示牌”的最佳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猴年马月”的本来寓义,是端午成功防疫辟邪的良辰吉日,它既是具体的民俗时间,也是寓含巫术求吉的免疫力量。因此,猴年马月是无数“恶五月”中惟一的好日子,而且十二年一遇,是具有免疫力量的吉祥端午月。
(2016/06/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