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江绪林之死反映中国知识分子精神痛苦唯有自杀寻求解脱]
滕彪文集
·北京律师为自己维权风暴/亚洲周刊
·胡佳若获诺贝尔奖将推动中国人权/voa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
·Chinese Activist Wins Rights Prize
·我无法放弃——记一次“绑架”
·认真对待出国权
·毒奶粉:谁的危机?
·不要制造聂树斌——甘锦华抢劫案的当庭辩护词
·“独立知识分子”滕彪/刘溜
·经济观察报专访/滕彪:让我们不再恐惧
·人权:从理念到制度——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公民月刊: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历史的转折点
·抵制央视、拒绝洗脑
·公民在行动
·Charter of Democracy
·阳光茅老
·中国“黑监狱”情况让人担忧/路透社
·《关于取缔黑监狱的建议》
·用法律武器保护家园——青岛市河西村民拆迁诉讼代理词
·关于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
·再审甘锦华 生死仍成谜
·邓玉娇是不是“女杨佳”?
·星星——为六四而作
·I Cannot Give Up: Record of a "Kidnapping"
·Political Legitimacy and Charter 08
·六四短信
·倡议“5•10”作为“公民正当防卫日”
·谁是敌人——回"新浪网友"
·为逯军喝彩
·赠晓波
·正义的运动场——邓玉娇案二人谈
·这六年,公盟做了什么?
·公盟不死
·我们不怕/Elena Milashina
·The Law On Trial In China
·自由有多重要,翻墙就有多重要
·你也会被警察带走吗
·Lawyer’s Detention Shakes China’s Rights Movement
·我来推推推
·许志永年表
·庄璐小妹妹快回家吧
·开江县法院随意剥夺公民的辩护权
·Summary Biography of Xu Zhiyong
·三著名行政法学家关于“公盟取缔事件”法律意见书
·公益诉讼“抑郁症”/《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石化上访
·《零八宪章》与政治正当性问题
·我来推推推(之二)
·我来推推推(之三)
·國慶有感
·我来推推推(之四)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一)
·国庆的故事(系列之二)
·
·我来推推推(之五)
·我来推推推(之六)
·净空(小说)
·作为反抗的记忆——《不虚此行——北京劳教调遣处纪实》序
·twitter直播-承德冤案申诉行动
·我来推推推(之七)
·关于我的证言的证言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绪林之死反映中国知识分子精神痛苦唯有自杀寻求解脱

   滕彪:江绪林之死反映中国知识分子精神痛苦唯有自杀寻求解脱
   
   2016-02-26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华东师范学院政治系教师江绪林2月19日自杀,在海内外华人知识界引起强烈反响。目前旅居美国、曾与江绪林有过交往的中国维权律师和法律学者滕彪指出;江绪林之死,反映了在中国的现实体制下,有理想、有追求的知识分子精神上痛苦,唯有以自杀寻求解脱。而中国知识分子只有投入抗争,才能给自己找到一条精神出路。
   
   滕彪2000年在北京大学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江绪林在北大读硕士学位,他们在学校曾有交往。江绪林今年40岁,他不属于天安门广场上的89一代,但有着深深的六四情结。滕彪说:“他在北大学习的时候就表现出对公共事务的关怀,包括六四,这是中国最敏感的话题之一,他在那个时候就能够关注这个事情,而且非常勇敢的去行动:在六四11周年,他拿着一根蜡烛,到三角地去,结果被国保带走了。他在北大还做过一些事情,比如说推动成立真正属于学生的学生会,但是没有成功。再后来我就没有跟他有直接的交往。我知道他在大学教书,偶尔会在网上看到他的文章。从文章上看,他对自由民主有深刻的理解。”
   
   据说江绪林信仰基督,试图从信仰中获得解脱和救赎,但是他没有做到。滕彪说:“我们不大好评价他的信仰。但是他的理想主义和他周围的现实差距太大了,对他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以至于没有办法去解脱。在中国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人物,他的自杀事件,是在中国目前的状况下比较重要的事件,代表了少数的知识分子,他们有理想,在精神上有积极的追求,在寻找救赎。但是这样的人在中国社会里被边缘化,受到排挤,受到嘲笑,生活陷入困顿。像江绪林,他40岁也没有结婚,也没有房子,工资非常低;而那些做了很多坏事的当官的人,那些御用文人,他们能过好日子。这是中国社会不公,思想、精神匮乏的写照,江绪林的死是一种控诉。”
   
   滕彪指出:没有任何个人能够使得江绪林自杀,江绪林之死是体制造成的:他说:“这个政治体制造成了很多社会问题,无论是从政治层面对人民权利的剥夺,对思想的控制,包括对宗教的压制,包括大学的种种的管理,包括在经济上官商勾结、贫富悬殊,包括环境和生态的危机,包括人们道德的滑坡和精神的堕落,这都是中共极权体制造成的恶果。这种恶果还在扩大,对国民思想、精神的破坏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滕彪认为,不能够说江绪林选择自杀是错误的,历史上和现实中,都有人以自杀的极端方式对制度表达控诉和寻求解脱。但滕彪表示,人们还可以找到另一种精神出路。他说:“其中一个办法就是投入到抗争中去,像我比较熟悉的中国维权律师的群体、中国的政治异议人士和各种反对人士,有的正在被关押,有的受到绑架、酷刑,丢掉工作,家庭被破坏,等等,他们受了非常多的苦难。但是我所接触的这些维权律师、这些抗争者,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非常乐观的,他们能够从抗争当中寻找到自己的位置,寻找到归宿感。他们并不孤独,有很多人和他们站在一起。抗争应该是一个出路,从抗争当中会看到生命的意义,也会看到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起到的一点作用,也会给自己活下去的一个希望。”
(2016/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