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孙丰文集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甘先生的原文:孙兄,没别的意思,只是您没给我解答问题:
   我也没搞清楚孙兄是站在什么角度说这番话的?也没看明白孙兄的屎盆子如何得来的,更没看出来孙兄对哲学的深刻理解!您还是举出些实际的 例子来说明一下最好!这样也省了大家对你和习近平理论出现误解。
   哲学也是科学,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你、我、他随意曲解和正解的学科,至少我看不懂您的这句“哲学是社会知识的一个部门”是何高论!请明示一下好吧?!、、. 展开


   
   孙维邦
   4 分钟前
   甘崇志先生对我的质问
   
   甘先生的原文:孙兄,没别的意思,只是您没给我解答问题:
   我也没搞清楚孙兄是站在什么角度说这番话的?也没看明白孙兄的屎盆子如何得来的,更没看出来孙兄对哲学的深刻理解!您还是举出些实际的 例子来说明一下最好!这样也省了大家对你和习近平理论出现误解。
   哲学也是科学,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你、我、他随意曲解和正解的学科,至少我看不懂您的这句“哲学是社会知识的一个部门”是何高论!请明示一下好吧?!
   我对任何事情与人争辩时最好的方法是拿出数据、推理,这样会让人信服,不是写的字数越多越管用,和人决斗,其它都是铺垫,只有致命的一击才是真正作用的。我想有好多脸友也会和我一样:期待你对习近平的致命一击!!!
   下来,就看孙兄你的表现了!
   我这个人一根筋,搞不清楚的事情睡觉都不踏实。
   
   我的部分作答――
   因此文尚未写完,凡还要写的就请等一等再看。我现在先向你提出几个问题,你可先思想着:1)什么是理论?习近平懂吗?此题以后会专说。2)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相信你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没思考过如此简单的问题,事实上你还真与大多数人一样真没思想过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
   
   今天咱先解决“哲学也是科学”这个问题。
   
   由于古代希腊只有“哲学”这个词,没有科学,当时的人说的“哲学”其实就是今天讲的科学。到了苏格拉底及弟子柏拉图才有了现在这个意义的哲学。因哲学与科学研究的对象不同,方法也不同,要解决的课题也不同。科学与哲学便分离为两个不同的知识部门。科学研究的是自然。人有了意识能力便必派生出社会,社会问题当然也要研究,因社会问题的研究也含有科学成分。便把研究社会知识的也看成科学,只是其前加了限制成分,称为社会科学。因哲学的研究对象不是自然,就归进到社会学里。把哲学列之为社会科学,因而哲学也就是社会知识的一个门类”。这并不需要解释,应是常识。
   
   社会学有科学的某些性质,而哲学却是“纯思之学”。
   
   所谓“学”即不是无影无踪的,超越人的认知限度的。凡“学”就不是无律可循的,不是臆想,是可加证明的知识,至少可从无须证明的公理里推演出无矛盾的道理。但有的“学”有形态,可切实地加以经验,如形状,广延,颜色、重量、气味…都是人的感官可切实经验到的,凡靠了感官可感觉的就是科学。凡关涉的只是关系的便将之划为社会科学。
   
   而哲学是指只能思,不能测度,不能实地实验,只对概念作拆卸看它包含些什么成分的知识,但哲学也必须是有律可循的,是能自圆的知识,因它不可测度,但只能靠思维不能靠实验。碗是圆的、盘是圆的、用规亦可划一个圆,这都是实际操作,是科学技术,不是哲学,哲学是回答圆所以为圆。你看的摸的是圆的实物,圆却是一个理,对于理,只能思不能用手工去制作。你能回答我:桌子比椅子大,楼比平房大,但你不能回答到底什么是大,你若能回答了,也就不会提这些问题了。
   
   科学最早的意思就是现在讲的一般意义的学问。古代希腊人讲的哲学不是今天讲的哲学,他们讲的哲相当于今天的科学。到了苏格拉底才有了现在我们讲的这个哲学。科学只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方法,因在这一意义上,哲学也是人类认知的方法,你的“哲学也是科学”这个说法在此意义上是有效的,离开此意义则无效。因科学回答的是较狭窄较具体的问题,即我们的外感官所能实际操作、实验的,可测可量可度的、有物理向量的、对实际对象的知识。科学只承认无情事实,所以只要科学都是实际的,都必须依靠经验。如:抬头仰望夜空中的群星,就是科学;但若说心中的道德律(即习近平说的理想与信念)就不是科学。因为我们不能像物理学那样去测度别人心里想什么,他嘴说的未必是心想的,如贪官嘴上都无限忠于党,实际上没一人忠于党。心里想什么不能从外向内测度到,只能靠个人的“诚信”去嬴得,所以哲学就不是关于实际对象的知识,而是关于真际的知识。凡是真际而无实际的就是哲学。
   
   土豆牛肉都是物质,是客观的,肉眼可见,可饱肉体。共产主义是人的一个主观想法,只可说,但摸不着,不能直接用于充饥解渴。二者没有丝毫的可比性,说“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意思?习近平自已知道吗?不知!他不知他说这句话是要对付什么,用这句话来堵什么人的嘴?其实,这句话不能为共产主义的衰败找到任何理由。他所以选择这句话不是因他自己,而是因中国的现实人文环境里,因毛译东是诗人而家喻户晓地存在着这句话,即毛写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土豆烧熟了”是视觉直观,是习近平也能观的,但“再加牛肉”是毛译东的诗意豪情,是他鸟托邦理想的概括与讥讽,是习近平今生今世都无从肩攀的,他就把诗人的浪漫豪迈庸俗化为凡夫俗妇了。他根本就没去想“土豆绕牛肉”表达的这一行为就是简单,共产主义适不适宜于人类生存表达的却是学理,土豆牛肉就是丰衣足食,就是人们追求的趋福避祸,毛已经渗悟到其中的各层思想,而习皇竟简单而粗俗地从环境里选取了一句自己根本没入门的话,并当成了经典,简单的土豆烧牛肉是人类生存的条件,其合法性毋庸置疑,他却把它庸俗化为为共产主义“已人心尽失”的习皇重兴。毛译东是诗人,诗是抒情,毛也是思想家,虽说思想始点错了,但他毕竟有不同凡响的境界。习呢?不过是走进大观园的姥姥再加上当代土豪。毛的说法在情上,意上,都能成立起意义,但老习的这句话主旨是要为共产主义重建合法性的,可烧土豆简不简单与共产主义合不合理法又何关之有。习近平既没学理科,也无学文科。明明只说“哲学”已很完备,他非在“哲学”后补上个“社会科学”,却就大错特错了。
   
   我不好意思说习是个文盲,但可以评价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理盲。
(2016/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