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洞房花燭夜]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洞房花燭夜

   “快!快!快!別操了。”

   

   “我不抄黨章能行嗎?“

   

   “怎麼不行?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

   

   “報社的攝像機,網站的錄像頭,電視台的鏡頭,都對準我了。"

   

   "我憋了40年,能不急嗎?”

   

   “去年你還找過小姐……”

   

   “額的媽啊!我那是中了'釣魚執法',罰得我傾家蕩產啊!"

   

   "不罰你,警察哪來的獎金找小姐?這叫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你咋這麼清楚?“

   

   “我是雞,也是組織上的人。不然會嫁給你這個屠夫?“

   

   “你,究竟唱的哪一出?“

   

   “明天的新聞“新婚夜抄黨章,黨性更比情慾強”都寫好了,就等一張我倆的玉照了。“

   

   “額的媽啊,敢情是“婊子從良,全靠娘的春風細雨;屠夫罷刀,依賴黨的一腔溫情。橫批:宇宙終極真理。“

   

   “屠夫還有文采?”

   

   “要是北京戶口,我高考的510分早進北大了。他媽的,快上床。”

   

   “任務還沒完成--黨性高於一切,檔事服從黨性。我正抄到‘馬克思列寧主義......'"

   

   "那我就談談黨史。偉光正的黨史就是一部臭不可聞的檔史。黨的鼻祖是馬克思,他把私生子栽贓到恩格斯身上。“

   

   "原來我黨栽贓之技,來之老祖宗的陰風爪。“

   

   “鼓吹暴力的列寧,是個以嫖娼為樂的梅毒分子,最終不是死於槍傷而是梅菌。“

   

   “這梅菌敢情比反華勢力還厲害。“

   

   “那個冷面殺手斯大林,在玩弄女演員時把她丈夫給滅了。他娶了情妇的女儿娜杰日塔並告知她就是自己的女兒。於是他妻子兼女兒自殺了。他另一個女兒逃到美帝國主義的懷抱。操到那了?”

   

   “正抄到毛主席......"

   

   “毛澤東這個淫棍一點也不輸給鼻祖。不但身體力行還吟詩作賦。連全世界的豬堅強都知道‘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是他的性體驗。"

   

   “張屠夫。管住你的檔管住你的嘴。不管檔,上電視,不管嘴,去大牢。”

   

    “操到哪了?“

   

   ”操到三個代表貓頭鷹,李瑞英,宋祖英了。“

   

   “這淫賊更厲害。鼻祖玩的是同輩或下一輩女人,他玩的可是下下一輩,也就是孫女輩女人。宋妹子,哪一個來背你呦?你的江爺爺來背你呦!“

   

   “你還唱上了?”

   

   “你到底操到哪了?草泥媽的!我生下來檔要管,嘮個嗑檔要管,寫個文章檔要管,舉個牌檔要管,站個街檔要管,瞅個片子檔要管,聽個電台檔要管,買把菜刀檔要管,哼個曲子檔要管,上個墳公個祭檔要管。檔操良家婦女,檔操孤兒寡母,檔還專門對幼女雛女下手。草泥馬!我40歲好不容易娶個婆娘,還是檔派來的推手。管天管地管生管死,管嘴管眼還管我們檔裡那點事。我操你共產黨十八代祖宗......"

   

   “你這個龜兒子。如果你想活,你就乖乖地爬起來,操黨章拍玉照。“窗外傳來一聲怒吼。接著,一道森森的白光射進來。

(2016/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