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孙宝强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这是二个截然不同的数字,但它们却能奇妙地混合在一起。六四大屠杀后,大陆留学生及他们的家属得到了民主国家的绿卡保护,计有人数约一百万之多;可是拿到绿卡保护后能站出来纪念六四,并关注六四死难者的却只有寥寥一百来个。
    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这个反差震惊了世界,以至悉尼电视台的制作人都惊诧地问我:那些拿到绿卡的中国人,现在究竟在哪里?
   
    是啊!那些拿到血卡的中国大陆人,现在究竟在哪里?
    看!看见他了吗?此刻,一个夹着公文包的轩昂男子,正登上飞机飞往北京。他就是六四中所谓的“学生领袖”。屠城后他被通缉,在香港‘黄雀行动’的努力下,把他救到自由的世界。


    现在他在忙什么?
    他正忙着和中共做生意,帮中共建造金盾工程,给13亿中国人民再造一座新的万里长城。当年他在广场上要求自由民主,今天,他为他的儿子灰孙子赚取大把的银子。
    哎呀呀!
    知道果戈理的《死灵魂》吗?他就是临死前也要和魔鬼做交易,把自己的灵魂贱卖给魔鬼的那个魔鬼。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摇了摇头。
   
    看!看见他了吗?此刻,一个猥琐的男人,正探头鬼脑地刷着手机。他就是六四的“以后受难者”。
    “以后受难者?”
    屠城后,澳洲留学生联合起来控诉中共,表达他们回国后会遭到迫害的恐惧,并强烈要求澳洲政府给予他们保护签证。在控诉大会上,他涕泪交加几近昏厥。最后他如愿以偿拿到了血卡。
    现在他在忙什么?
    他忙着呼朋唤友,忙着发讯转息。他让他的狐群狗党,也就是一起拿血卡的那批人,一起去蓝山参加对达赖喇嘛的抗议活动。作为中共的线人,他的手机店生意兴隆通四海。
    哎呀呀!
    知道中国的寓言《农夫与蛇》吗?他就是那条被冻僵的蛇,一旦被救不但不施报答反而加害于人。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看见她了吗?此刻,一个臃肿的老妇,正站在欢迎国家领导人的队伍里。她就是六四中的“家属受难者”。
    “家属受难者?”
    屠城后,她给留学生的丈夫寄来有关家属受迫害的证明。澳洲政府出于人道,不但给予四万个留学生以绿卡,还给了家属共计十六万人的签证。现在他们全家在澳洲共享天伦。
    现在她在忙什么?
    她忙着声嘶力竭地喊口号,她忙着癫癫狂狂地挥血旗。根据需要,她曾是一名被迫害者;根据需要,现在她成了迫害者的粉丝。根据利益而不断变化身份脸谱。
    哎呀呀!
    知道契訶夫小說中的《變色龍》吗?她就是一条无耻的变色龙。不!只能说是一条肮脏的变色虫。这种人没廉耻没良知,永远追逐赤裸裸的利益。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沉重地摇了摇头。
   
    很多血卡拥有者的字典里,没有“知恩图报”;很多血卡拥有者的绝技,就是“变脸”。他们热衷的不是“爱的反馈”而是过河拆桥;他们遵循的不是“一诺千金”而是翻脸不认人。他们依附于强权,臣服从于威权,匍匐在中领馆脚下,得意于帮闲帮凶,甘心为奴为仆。
    当澳洲企业家骂中共是“杂种”时,他们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当华裔讲师焚烧中共颁发的护照时;他们群情激昂狂热鼓噪;他们用文革式的串联,拉帮结伙抱成一团;他们用红卫兵的仇恨,践踏澳洲的多元文化;他们用所谓的“民意”,来渗透澳洲的意识形态。
    这些血卡拥有者在中国,小屁不敢放一个,大气不敢喘一声。但在澳洲,他们肆意地挥霍着“民主”。他们眼明耳聪,有一条福利的缝,就能鼓捣出一个大洞;他们骁勇善战,
   动辄联名签署,动辄抗议。他们左右着华人区的呼吸,钳制着华人区的声音。他们结党营
   私,扶持红教父竞选议员,蚕食澳洲的普世价值。红潮红祸屡战屡胜,屡屡冲刷着澳洲民主自由的奠基石。
    血卡拥有者如红色的幽灵,在澳洲每一寸土地上徘徊。合唱团,歌舞团,旅游团,同
   乡会,同盟会,知青会,作家协会,摄影会,侨胞会,无一不在,无所不能。
    六四屠城后,霍克总理在议会流下了泪,并宣布为所有在澳留学生无条件延长证、、、、、、
   27年后的今天,27年后的六四纪念日,让霍克总理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2016/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