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今天,我们在这里反思文革50周年,仿佛我们已经远离了文革。其实,
   文革一天也没有远离中国。现在中国的每一天,依然在文革中。只是从前
   文革发展到后文革;从显性的文革发展到隐性的文革;从激烈的文革
   发展到软柔的文革。温水煮青蛙,温水煮青蛙,可怜的青蛙死了,都不知道
   怎么死的。


   
    文革时杀人,现在也杀人。以前是在光天化日下,众目睽睽下杀人;
   现在是在月黑风高时,在医院的病房里杀人。他们杀了李旺阳不算,还伪造自
   杀的现场。这种精心谋划精密布置的杀人,比起赤裸裸的杀人,更卑鄙无耻,
   更阴森可怕。
   
    文革时人吃人。吃人的心,吃人的肝,吃人的五脏六腑。现在的中共更
   狡猾老道,工于心计。它已经从一个草莽屠夫,修炼成一个货真价实的冷血杀
   手。韬光养晦的它不再吃人的五脏六腑,而是把政治犯的五脏六腑拿到世界各
   地出售。它施行杀人的产供销一条龙服务,不但为需要者量体裁衣,还为了招
   徕顾客而现杀现卖。这样做是好处多多。一是漂白了自己血淋淋的嘴,二是以
   崛起国的面目登上国际舞台,三是提高了天朝的‘鸡的屁’。难怪粪青们如痴
   如狂地鼓噪:天朝撅起了,天朝的‘鸡的屁’撅起了。中共有计划有目
   标有卖家的杀人,让银河黯然,宇宙变色,苍天震怒,人神共愤!
   
    文革时整人是戴高帽,剃阴阳头。现在中共整人另起炉灶了。上cctv,上
   大裤衩,上臭名昭著的大淫窝去低头认罪:我嫖娼,我该死;我受了反华势力的
   蛊惑,我对不起培養我的共產黨。于是伟光正站出来,再一次拯救沉沦的灵魂,
   迷途的羔羊。它绑架香港出版商,却让出版商对着鏡頭說:我是自觉自愿回到中
   国,我在中国一切都很好。如果说,文革中的批斗只是肉体上的摧残,现在则是
   精神上的强奸。中共一貫是强奸老手,它强奸幼女,强奸民意,强奸媒体。最近
   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关于中国人权状况,中国人民才是最有发言权和发言立场
   的。”的發言,再一次强奸13亿人民和56个民族。
   
    文革时中共鼓吹暴力,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今天,中共依然靠暴力來維持
   統治,只是增加了新的元素。六四時,警察偽裝成市民學生焚燒軍車,然後栽贓
   陷害倒打一耙,然後以國家的名義逮捕,判刑,殺頭。六四的屠城,對法輪功學
   員的肉体消滅,對藏人的殺戮,錢會云的被碾,孫志剛的被害,基督徒的被埋,
   雷洋的被殺,再一次說明這個法西斯政權殺人時口念佛經手帶佛珠身穿袈裟。
   
    文革时对思想者進行关押,监禁。現在中共在大牢伺候思想者的同時,又有了
   新的秘笈,那就是把思想者的妻儿当人质,株連,再株連。王宇的儿子包卓轩是个
   未成年的孩子,卻遭到中共的追踪,逮捕,关押。异议人士张林之女,一个10岁女
   孩张安妮,居然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還滿世界地追殺她。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因
   丈夫而被软禁,软禁不是一年半载,而是经年累月。劉曉波得了諾獎,中共顔面
   盡失惱羞成怒,於是劉曉波的弟弟入了大獄。
   
    中共为了镇压民主人士,电击郭飞雄高智晟的生殖器,如此卑劣,如此的下三濫
   让世界汗颜。最近,中共又性侵考拉女士,引起世界震驚。这么龌龊肮脏的中共,
   真正做到了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请问中国上下五千年,世界上225个国家和地
   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朝代发生这样惨绝人寰的事?在中共这个恐怖的魁首前,isis
   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如果说,文革斗死了2000万人,但是在后文革,也就是现在,中共已經劫持了13亿
   人民。它们把人民绑在国家恐怖主义的战车上,沖向南海,沖向世界。
    如果說,50年前的中共,只是一只縮頭烏龜,只能待在國內虐待人民屠殺人民。現在
   的中共就是一條巨大的章魚,蠕動它千百萬只觸角,一點點地游向世界。用它的暴力,用
   它的謊言,用它的野心,用它的意識形態,一點一點地絞殺文明世界。
    警惕!警惕文革以更隐秘,更可怕的方式在中国重演。警惕!警惕中共如第三帝國的
   納粹,蠶食民主社會。警惕绥靖政策死灰復燃,警惕的中共对世界肆虐。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