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一百和一百万 ]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百和一百万

    一百和一百万,这是二个截然不同的数字,但它们却能奇妙地混合在一
   起。六四大屠杀后,大陆留学生及他们的家属得到了民主国家的绿卡保护,计有人数约
   一百万之多;可是拿到绿卡保护后能站出来纪念六四,并关注六四死难者的却只有寥寥
   一百来个。
    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这个反差震惊了世界,以至悉尼电视台的制作人都


   惊诧地问我:那些拿到绿卡的中国人,现在究竟在哪里?
    是啊!那些拿到血卡的中国大陆人,现在究竟在哪里?
   
    看!看见他了吗?此刻,一个夹着公文包的轩昂男子,正登上飞机飞往北京。他就
   是六四中所谓的“学生领袖”。屠城后他被通缉,在香港‘黄雀行动’的努力
   下,把他救到自由的世界。
    现在他在忙什么?
    他正忙着和中共做生意,帮中共建造金盾工程,给13亿中国
   人民再造一座新的万里长城。当年他在广场上要求自由民主,今天,他为他的儿子灰孙
   子赚取大把的银子。
    哎呀呀!
    知道果戈理的《死灵魂》吗?他就是临死前也要和魔鬼做交易,把自己的
   灵魂贱卖给魔鬼的那个魔鬼。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摇了摇头。
   
    看!看见他了吗?此刻,一个猥琐的男人,正探头鬼脑地刷着手机。他就是
   六四的“以后受难者”。
    “以后受难者?”
    屠城后,澳洲留学生联合起来控诉中共,表达他们回国后会遭到迫害的恐惧,
   并强烈要求澳洲政府给予他们保护签证。在控诉大会上,他涕泪交加几近昏厥。
   最后他如愿以偿拿到了血卡。
    现在他在忙什么?
    他忙着呼朋唤友,忙着发讯转息。他让他的狐群狗党,也就是一起拿血卡
   的那批人,一起去蓝山参加对达赖喇嘛的抗议活动。作为中共的线人,他的手机店
   生意兴隆通四海。
    哎呀呀!
    知道中国的寓言《农夫与蛇》吗?他就是那条被冻僵的蛇,一旦被救不但不施报答
   反而加害于人。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看见她了吗?此刻,一个臃肿的老妇,正站在欢迎国家领导人的队伍里。
   她就是六四中的“家属受难者”。
    “家属受难者?”
    屠城后,她给留学生的丈夫寄来有关家属受迫害的证明。澳洲政府出于人道,
   不但给予四万个留学生以绿卡,还给了家属共计十六万人的签证。现在他们全家
   在澳洲共享天伦。
    现在她在忙什么?
    她忙着声嘶力竭地喊口号,她忙着癫癫狂狂地挥血旗。根据需要,她曾是一名
   被迫害者;根据需要,现在她成了迫害者的粉丝。根据利益而不断变化身份脸谱。
    哎呀呀!
    知道契訶夫小說中的《變色龍》吗?她就是一条无耻的变色龙。不!只能说是一
   条肮脏的变色虫。这种人没廉耻没良知,永远追逐赤裸裸的利益。
    哎呀呀!不可思议啊、、、、、、”制作人沉重地摇了摇头。
   
    很多血卡拥有者的字典里,没有“知恩图报”;很多血卡拥有者的绝技,就是
   “变脸”。他们热衷的不是“爱的反馈”而是过河拆桥;他们遵循的不是“一诺千
   金”而是翻脸不认人。他们依附于强权,臣服从于威权,匍匐在中领馆脚下,得意
   于帮闲帮凶,甘心为奴为仆。
    当澳洲企业家骂中共是“杂种”时,他们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当华裔讲师焚烧中
   共颁发的护照时;他们群情激昂狂热鼓噪;他们用文革式的串联,拉帮结伙抱成一团;
   他们用红卫兵的仇恨,践踏澳洲的多元文化;他们用所谓的“民意”,来渗透澳洲的意
   识形态。
   
    这些血卡拥有者在中国,小屁不敢放一个,大气不敢喘一声。但在澳洲,他们肆意地
   挥霍着“民主”。他们眼明耳聪,有一条福利的缝,就能鼓捣出一个大洞;他们骁勇善战,
   动辄联名签署,动辄抗议。他们左右着华人区的呼吸,钳制着华人区的声音。他们结党营
   私,扶持红教父竞选议员,蚕食澳洲的普世价值。红潮红祸屡战屡胜,屡屡冲刷着澳
   洲民主自由的奠基石。
    血卡拥有者如红色的幽灵,在澳洲每一寸土地上徘徊。合唱团,歌舞团,旅游团,同
   乡会,同盟会,知青会,作家协会,摄影会,侨胞会,幽灵无一不在,无所不能。
   
    六四屠城后,霍克总理在议会流下了泪,并宣布为所有在澳留学生无条件延长签证、、、、、、27年后的今天,27年后的六四纪念日,让霍克总理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
   
(2016/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