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荒漠甘泉》6月22日]
圣灵光照中国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何处理忧虑?》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1
·《克服内心的挣扎:善用情感》2
·《荒漠甘泉》5月12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压力》
· 《荒漠甘泉》5月13日
·《克服内心的挣扎:如伺避免衰竭又能实现目标?》 》
·《荒漠甘泉》5月14日
·《当代护教手册》
·《荒漠甘泉》5月15日
· 旧约圣经中的安息日探讨 Shen Jihong
· 《荒漠甘泉》5月16日
·第二圣殿期时的安息日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17日
·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1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
·转:清教徒生活观——社会行动观2
·《荒漠甘泉》5月18日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创世纪 2
·《荒漠甘泉》5月19日
·《荒漠甘泉》5月20日
·转:超過80位穆斯林難民 德國漢堡市公園受洗
·《荒漠甘泉》5月21日
·《荒漠甘泉》5月22日
·申命记概论 1 Shen Jihong
·申命记概论 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23日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1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2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3
·王志勇:改革宗神学述评 4
·《荒漠甘泉》5月24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1
·微信圈公认的一篇好文章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2
·《荒漠甘泉》5月25日
·潘知常: 关于中国文化的“信仰困局” 部分摘要3
·《荒漠甘泉》5月26日
·《荒漠甘泉》5月27日
·《荒漠甘泉》5月28日
· 筝漪: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吕蒙正:1000年前的一篇美文,远胜当今所有〝鸡汤〞!
·《荒漠甘泉》5月29日
·《荒漠甘泉》5月30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呢?1 Shen Jihong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2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5月31日
·荒漠甘泉 6月1日
·如何向无神论者传福音?3 Shen Jihong
·何光沪:中国道德腐烂的病根是什么?
·《荒漠甘泉》6月2日
·《荒漠甘泉》6月3日
·《荒漠甘泉》6月4日
·得 胜 魔 鬼 的 权 势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5日
·約拿的故事是真實的? 黃志倫
·《荒漠甘泉》6月6日
·化石研究再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个错误 张秉开
·从哈拿颂再思祷告的真谛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7日
·《荒漠甘泉》6月8日
· 祷告誓约 Shen Jihong
·《荒漠甘泉》6月9日
·宗教和科学是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 何光沪
·《荒漠甘泉》6月10日
·给自己的心灵放假?这文章太养心了!转
·《荒漠甘泉》6月11日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1.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3. 分享: 徐颂赞
· 《荒漠甘泉》6月12日
·《八 福 1》信 使
·《八 福 2》信 使
·《八 福 3》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3日
·《荒漠甘泉》6月14日
·《八 福 4》信 使
·《八 福 5》信 使
·《八福 6》信使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漠甘泉》6月22日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箴10章12节)
   
     前几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神的孩子的一些个人经历,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所以我特将它记在这里。她说:
   
     “一天夜半,我想起了一件痛苦不平的事情,叫我翻来覆去地再也不能睡熟;爱心似乎已经偷偷地从我心中逃了出去。于是我拼命向神呼求能力,叫我能服从他的命令:“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圣灵立刻在我里面开始工作,给我能力忘却一切。
   
     起初,我在脑海中掘开了一个坟墓,从从容容地将泥土挖成了一个极深的孔穴。
   
     我悲悲哀哀地尽往下挖那件曾使我受伤的东西,很快地将泥土一铲一铲地铲起来。
   
     可是后来,我却谨谨慎慎地将绿色的草土铺在土墩上面。再用白玫瑰花和勿忘我花将他覆盖,很快地跑开了。
   
     甜蜜的睡眠来了,那几乎致命的创伤,竟被医愈得一无瘢痕;到今天我连想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曾使我那样悲哀。”
   
   <
(2016/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