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6月15日
·《荒漠甘泉》6月16日
·《八 福 7》信 使
·《荒漠甘泉》6月17日
· 《登山宝训之:主祷文》
·《荒漠甘泉》6月18日
·《荒漠甘泉》6月19日
·《主祷文 2 》“愿祢的国降临。”(太6:10)
·《荒漠甘泉》6月20日
·《主祷文3》“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荒漠甘泉》6月21日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荒漠甘泉》6月22日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
·《主祷文 完结篇》
·《荒漠甘泉》6月23日
·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太7:4)
·《荒漠甘泉》6月24日
·《荒漠甘泉》6月25日
·讲道集:第一章 基督为中心
·《荒漠甘泉》6月26日
·新约中的妇女 史祈生
·第2章 基督居首位
·《荒漠甘泉》6月27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8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29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6月30日
·《荒漠甘泉》7月1日
·一、为什么要读经
·《荒漠甘泉》7月2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野火烧不尽
·《荒漠甘泉》7月3日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有效的祷告与读经方法 司布尔R.C. Sproul
·《荒漠甘泉》7月4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5日
·诗篇信息介绍
·蒙福的生命/潘美惠牧師
·《荒漠甘泉》7月6日
·《信仰问题解答法》
·《荒漠甘泉》7月7日
·生物学家的宗教观
·科学家的宗教观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天文学家的宗教观 : 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
·地质学家的宗教观
·哲学家的宗教观:苏格拉底 柏拉图 培根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处境和信仰相遇 2. 分享: 徐颂赞

(二)处境:从婴孩到类人孩
   
   中国人被遗忘了吗?或者他们遗忘自身了吗?二十世纪的中国,多次经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人口更替和文明折损,却无力自觉创造相应于苦难的思想与行动。中国正如阿甘本(Giorgio Agamben)所描绘的,在天堂与地狱之间,那个被遗忘的地方,就是婴孩的所在。婴孩处于天堂与地狱的边缘,无知于时间与终末,在这里,上帝被遗忘了,神、鬼、人都被遗忘了。婴孩眼中没有「历史」,只有人事、物象,只有情感依赖,只有万物皆备于我。婴孩不是文明的新生,而是文明的灰烬。
   
   中国文化充满了「婴孩追求」:不论「复归婴儿」、「复归于无物」,还是「无名、无欲、无为」。这些「婴儿隐喻」,不同于尼采「精神三变」中的婴儿,后者经过了骆驼与狮子的灵魂激荡,而「婴孩追求」怕是连深刻的情灵激荡都是陌生的。而一种自然虚静的抒情则流行于文人士大夫之间:「久在樊笼里,终得返自然」,这并不是一种无比高贵的精神境界,恰恰反映出沉重的官僚政治和人情枷锁,迫使他们退离纷争,追求虚空静寂的审美超脱,视人间为有情地狱,视他界为极乐世界。这是颠倒的现实,是对自身的逃离、对存在的漠视、对个体的让渡、对独立精神与终极关怀的背叛。「自然」终究困于「樊笼」。正如婴孩是自足的,文人可以终日在私家园林里「卧游」,出入于朝廷与青楼之间。文人享受了官僚政治带来的好处,却与百姓隔离,无法像西欧知识人那样,把学术知识,通过教会、工会、商会、学会等带往民间,亦不能像他们一样将百姓中间丰富的生活画面与历史感,转化为更深刻的文化创造。

   
   当代中国社会,更不复有士大夫和道德风俗的微弱制约,只有技术官僚、资本逻辑、权力管制,小家庭与大政府,散沙化个体与集权化官僚成为中国社会的基本结构。这显见于福柯所说,把人民当作生物性的人口加以计量、调控的全盘治理技术。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就是通过权力毛细血管一样的深入、细密的管制。这位包办一切的保姆,时刻关心着人民的身体、欲望、思想、生育、疾病、埋葬,不仅成为国家的系统工程和年度计划,也内化为日常生活。而襁褓里的百姓,亦配合地抓住任何机会,趋利避害,甚至不惜牺牲他人,弱者向更弱者举刀。从广告、教科书、电视剧,到街道布局、言谈举止、山川风景,无时无刻不透漏出一种失去历史感、生趣和独立精神的福尔马林气息。
   
   今日中国还未成为梁启超所寄望「世界的中国」,却有日益大声、明显倒退的主张。中国文化的水平线越来越低,中国人也从婴孩沦为类人孩。然而多数中国人并不悲哀,反而对历史失去了言说的能力,如瑞士汉学家毕来德就说中国是「沉默」的。中国人在诉苦、遗忘、仇恨、埋怨里循环,没有能力揭示苦难的深层机制,因而也对现实中发生的一切,丧失了思索与言说的能力。余世存批评中国人为「类人孩」还相当客气,我想退化的程度已使人不自知,尤其当陷入任何一种意识形态(不论各家主义还是民主科学)时,都会使人沉溺于低水平的权力游戏和封闭的东亚时空。我们处于文明的末端,却不自知。而这就是深藏于集体无意识中的反智,是作为中国人的悲哀。
   
   (三)失序:己、群、界限
   
   新儒家唐君毅先生流亡海外后,曾说中华民族「如一园中大树之崩倒,而花果飘零,遂随风吹散」,后来针对华侨反驳,又写道:「飘零异域,为他人瓶中之花,座上之果,而不能或不愿不屑落于中国民族之土壤,植根于其中,以求民族之学术文章之更发芽滋长、枝叶扶疏、而花果累累,则是一不可争辩的事实。」然而即或如唐先生,仍有信心以「灵根自植」来重光未来中国文化。余英时则担忧儒家在现代社会成为游魂,无处安居。他不为大国崛起的表象而选择性失明,像许多「爱国者」一样,为权力主导的「文化复兴」进言、唱歌。他的判断与跟朱熹一样:「尧舜三王周公孔子所传之道,未尝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间也。」
   
   在我看来,近代中国不存在所谓「中华民族」、「中国」、「国民性」等现代政治共识,因为共同体及其边界尚未确立,更多是延续清朝的帝国观念、民族主义的集体无意识,以及文人与官僚的文化乡愁叙事,它们都基于救亡图存的生存压力和正在瓦解的认同危机,而不是从共同体自治、政治权力协约等生长出来的团体格局。但唐先生点明了一个事实,即「中国」作为一个文明主体的解体,甚至溃烂。
   
   自晚清以来,中国被动纳入世界体系,一直与周边国家和国际格局冲突不断,这不但体现于知识人所激辩的普世价值、现代理念、中西文化殊同等,也体现于政府对和约体系、国际规则的遵守与破坏。如果说北洋政府是国际联盟的对话者,日本是威尔逊体系的远东守望者,那么北伐、内战则均是原教旨民族主义者对和约体系与国际规则的冲击,并扮演了苏俄之特洛伊木马的角色,终使中国偏离第一共和的愿景,而在法西斯之路上越走越远。
   
   中国人真正的历史尚未展开,因为中国人还未长大成人,且有退化的趋势。当代学者邓晓芒最近直言:「中国人直到今天还不大会思维,而基本上是『感情的动物』,他们太长久地压抑了自身本质中最可宝贵的潜能。这导致中国人至今不会合理地设计自己的经济活动、政治制度,归根到底,不会合理地筹划自己的现实人生,以应对已经大大改变了的世界格局。」中国人无法清晰划定个体、群体、国家、社会、思想、时势、情感、理性的界限。读书人总会关联政治言论,稍一热心就会卷入党争游戏。读书人中虽不乏反对极权、官僚的,却全心拥抱爱国、国家、民族、中华文化、中国情结等现代神话,这一权力已经内化到深处,跳出前一个,又掉进后一个陷阱。清季至今,学人不脱「叛逆」和「主义」,远达不到真正个体层面的理性与反省,因为总是被家国叙事牵着鼻子走,更不必说创造思想。爱国喊得越大声,民主自由喊得越大声,也更深卷入这条通往奴役的食物链。知识人受到公众们的先知崇拜,本身就是政治不自由之社会的写照。中国没有足够行动的空间,思想不能在公共空间里付诸实践,公众只能通过其抽象与逻辑来辨识,从而使思想沦为低级审美,甚至审丑。个体意识和群体意识,真是先天后天,都显得不足又紊乱。
   
   即使再孤单的思想与文化创造活动都存在政治面向,诚如韦伯所说,学术就是诸神之战。在群己界限分明的社会,政治责任从来也不是个体思想的先决条件,即使个体有道义责任和权利对具体的社会事务发言。但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在中国的,因为在文明的灰烬里,连火花都显得稀罕。而对于中国人而言,没有政治,只有权术。中国人里少有真正的个体,群体意志盖过甚至内化为个体意识,而对政治事务的道义责任,在中国竟然也是扭曲的。
   
   真正的人被发现,不仅是个体的自我意识之觉醒,也是在公众的行动与实践中被发现,它必须出现在政治家的公开讲话中,必须在课堂上被老师说出、被学生听到,必须成为商业行为的规则和团体行动的信念,必须内化为大众的生活习惯。个体和群体都应通向透彻、单纯,真正的个体、真正的群体。有创造意义的思维,一定是自由、开放、超越功利的。今日中国人,即使折服于表面上再「崇高」的主义、思想、宗教信仰,都会归于僵化,因为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里就是实用、功利、权力控制。没有强大个体意识的人,只能充当无根的游士,最多顶着人民和良知的代言人。即使搬来耶稣、尼采、马克思,到了界限不清、群己不分的土壤,异化也就更深。因此,我们如何认识人、如何做人,如何观看、展现自身,即意味着我们与世界文明的距离。
   
   (四)抉择:出走还是扎根
   
   在旧文明礼崩乐坏的过程中,不乏20世纪20、30年代和80年代涌现出来的独立知识人,然而大多数知识人都亲近国家权力的游戏场,鲜少扎根乡土、低调建设,与中国大众的割裂太大,不存在基本共识,从而使古老帝国的解体,呈现出三极分化的断裂光景:一头是君王,垄断权力、编户齐民,控制、平衡、赏赐,即或有造反者,革命后又是新朝廷。一头是急切、饱含羞耻、苛责民众的知识人,他们天真信赖权力,天然怀疑民众,在权力里游离,终被权力吞噬,依旧难逃「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即或有清醒独立的知识人,被砍头或坐牢,其影响不相及于百姓;还有一头是麻木、沉默、权术精明的大众,或者「上梁山,等招安」,或者费尽一生争取最基本的生存底线,而底线一再被打破。
   
   「出走」是中国最显著的现代性事件之一,也是中国现代新文学的母题之一,这个母题正对应着它的母体:挣脱大家族,反叛家长制,投身国家、融入革命。秦晖就指出中国式自由主义受福吉喻泽式「自由主义」的影响:个人摆脱藩主、领主等小共同体,最后效忠天皇。这种提倡自由却通向奴役的路径在中国的变种就是,解放个性、离家出走,最终成为国家的奴隶。在国家与个人之间,没有小共同体的任何缓冲地带。「娜拉走后怎样」的鲁迅之问,正道出中国人难以避免的困境:「不是堕落,就是回来」,「还有一条,就是饿死了」。
   
   「出走」的精神资源来自左翼文人的创作,以及编译或改写的西方文学,尤其是反叛教会的抗议文学。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呈现出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在欧美属于边缘、抗议、甚至「负典」的思想,在中国现代转型中成为主流、正典的思想,革命史观下不断革命,世俗历史中不断世俗,终至物欲横流、极权入微,除了革命力量外,没有抗衡的其他力量,至多只能是非暴力不合作的弥散力量,根本无法建制化为组织,群众在中国的语境里,成为比乌合之众更弱势、也更无耻的决堤洪水。这些人的出走,不但使民间的力量涣散如沙,还帮助国家权力侵蚀、分化、改造终至控制民间力量。在帝制官僚国家,只能透过打散了多元共同体的官僚科层来施行教化,终于造成文人虚弱、百姓愚昧,唯独权力横行、为非作歹。
   
   「出走」不仅意味着出走家族、投身党国,更意味着人放弃了自我主权,从自身出走,而让国家主义、集体主义内化为身份认同与无意识。这可从知识分子的自我批判看出,这种批判不是对自我的自主的深度发现,而是放弃自我的主权,将自我置于主义的祭坛上,以主义来批判自我,是非自主的,终将充满平庸之恶。出走的游士,脱离了共同体,空谈普世,游走于权力之间,最后又只能附和权力或被权力玩弄。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从单位、大杂院、终身体制、精神崇拜中出走的知识人,怀着久违的乡愁,迸发出不小的创造力。但是这个过程十分短暂,缺乏小共同体和公共社会,散沙的个体在国家权力游戏中,无异于鸡蛋与石头之战。而九十年代的基督教热,文化基督徒通向的是荷尔德林、黑塞、尼采的出走型基督教:他们成长于新教家庭,反叛神学,以私智抗议传统,流浪、徘徊,脱离宗教共同体,不愿委身任何群体,盖因处处都有管治与权力。文化基督徒只能成为异乡人和游士,不论悲愤、彷徨、自戕,都是求仁得仁。这道前理解与接受视野的光谱,还体现于徐光启那代接受基督宗教,更多以耶释儒,以再兴三代之志,走不出「致君基督教,再使风俗淳」的文化逻辑。皇家贵族欢迎基督教,是因为传教士带来的科技器械。到了清末民初,基督教大兴,很大原因是自卑感。少有一人以心悦诚服,以个体的生存体验和灵魂尊严,以对真理锲而不舍的追求而转向信仰,从而扭转生命和价值观,影响社会族群。中国基督教的宗教性格,过于虚静、退避,而非郑重、进取。基督教在中国历史上扮演安慰民众接受现实的精神鸦片,而不是光照心灵、改变社会制度风气的烈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