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远见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揭“三年自然灾害”秘情
·驳王希哲的“权力私有”谬论
·兄弟窗台夜话
·警惕“隐秘五毛”
·我也谈几点
·谈中美贸易会谈
·水问二则
·国富民强还是民富国强?
·世界大局将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史伏初 2015年5月 12日

   (博讯 北京时间2015年5月12日发表)

   

   【史伏初注】

   本文中有关于日后形势的预测,值得再阅。能够兑现的预测才有价值。动辄“唯一”,一时斩钉截铁的“断言”,日后不能兑现,只能说是“武断”,毫无价值。当然,没有人的预测100%准确,人毕竟不是神。

    史伏初 2016-6-30

   

   

   习中央反腐取得辉煌胜利

   两年前我发表了《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盛赞习政权的政绩。一年前发表了《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首次表示中国有和平转型的希望。今天,我将深入探讨和平转型的进程。

   习政权执政两年半以来,反腐和改革取得巨大成绩,乃我全民之幸。去年此时,江派卧底还轻松地说,习中央反腐不过是“兄弟阋墙”、“选择性反腐”。时至今日,国内外已没人再怀疑“反腐动真格”了,江派惊慌失措,提出责疑:难道反腐不顾后果不留后路?意在警告习派,当心将来遭血腥报复。

   这种警告极其愚蠢。习公既然敢把许多“老虎”从天堂送进地狱,怎会对自己的风险和出路不预先考虑好?他是谋定而动,有备而为。只有江、曾利令智昏,蠢若犬豕,自尝失算的苦果。

   既然我预测的“习江决斗”已经临近,那么“习江决斗愈惨烈,最后和平转型的几率愈大”及 “中国未来八年内极可能会走和平转型之路”的预测也将会如期实现。

   

   必走转型路的原因

   一人责难我:“没有看到转型的任何证据,你的预测只是一厢情愿。”殊不知,若让人看到转型的证据,江派就找到反扑借口,抓到救命稻草了,还能搞成和平转型吗?我不是看到转型的证据(即使看到也不说),而是看到必走转型路的原因。

   首先,习中央严厉反腐,使大批腐败权贵家破人亡,已结下死仇。“老虎”的后代、下属、死党不可能清洗干净,还潜伏在党内军内,“树倒根还在”,他们现在就放风要政变和暗杀,若按期退休,能逃得过他们的复仇暗杀吗?大智大勇的习政权竟会不“顶层设计”自己的出路?和平转型继续执政,让复仇者永世不能如愿,是最聪明的办法。

   其次,习中央反腐,打下许多“虎、蝇”,若无制度“顶层设计”随之,今后必然死灰复燃,再度全党腐败。有些人,总以为习中央虑不及此,实际上他们比谁都明白,专制是腐败的根源,不废除专制,无法阻止腐败蔓延,迟早要被革命推翻。与其被人推翻永远消失,何不自我革命永远荣存?只要有选票支持,和平转型后可以长期合法执政。

   第三,全球很快只剩中国一个专制政权了,难道要等待世界民主国家联合围猎吗?自己华丽转身,变身为民主国家,又不失政权,何乐不为?那时中国可长期保持经济第二甚至第一,这不朽历史功勋谁能抹杀?其后代可永沐荣光。

   任何人都无力终止和平转型的进程,中国将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戈尔巴乔夫和平转型

   中国共产专制是从苏联学来的,苏联共产专制的终结对中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戈氏和平转型成功,给中国极大震动,党内外各派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对中国的政治起了隐秘的特殊作用。因此我们要认真研究戈氏和平转型的谋略、技巧、失误,以及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赫鲁晓夫打破共产专制坚冰

   苏联共产专制的破产,实际是从赫鲁晓夫1956年在苏共二十大上作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开始的,他把斯大林的血腥暴行归罪于个人崇拜,避开了制度的责任。但是在批判斯大林罪行时,人们不可避免会归罪于暴力社会主义制度。暴力社会主义就是暴力夺权——暴力专政——暴力掠夺的过程。后来保守派推翻赫鲁晓夫,改由勃、安、契的21年保守路线执政,他们虽然维持共产专政,但对斯大林的暴力社会主义的批判仍在延续。民众日益强烈要求自由民主富裕,要求废除暴力社会主义制度。1985年,年富力强的戈尔巴乔夫上台执政,他是个蓄谋已久要推翻暴力社会主义制度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的党内政治改革派,他看到“和平转型”条件具备、时机成熟,遂着力实现其民主转型谋划。

   

   戈、叶完成和平转型

   苏共从列宁到戈氏,一直维持总书记的独裁制度,党、政、军、特等一切部门,绝对服从总书记,不服从者即是“人民的死敌”,立即枪毙。总书记独裁制为戈氏搞民主转型提供了最方便的工具。第一步 ,物色并提拔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心腹”占据一切部门的关键位置,不到两年,他已控制了全国权力。第二步,推行总统制,戈氏当然被选为总统,成立总统委员会,行使全国一切权力。使苏共主席团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员会都名存实亡,实际就是取消共党专政,强化个人独裁。第三步 ,开放言论自由,提倡“新思维”与“公开化”。所谓“新思维”,就是以普世价值观批判暴力社会主义。“公开化”就是不保留地揭露苏共的历史罪行,提高民众觉悟,为民主转型准备最重要的“人心”条件。第四步,大量释放过去关押的异议人士,对历史上被害的民主人士平反,恢复名誉,获得民心支持。第五步,答应各加盟共和国,两年后可去留自决。

   民主转型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紧张时刻,戈氏竟放松警惕,1991年夏去黑海休假,留在莫斯科的保守派乘机组成“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动“8•19”政变,软禁戈氏,下令坦克上街镇压革命群众。已经被选为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发动人民起义,三天瓦解政变。叶、戈遂联合宣布苏共非法,解体苏联,加速完成和平转型。但转型的“桃子”——政权归了叶利钦,戈氏退休。

   

   保守派从中学到了什么?

   对苏联和平转型,中共保守派极端仇视,经过反思,归罪于戈、叶二叛徒。于是作出防止中国复制苏联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

   第一,取消总书记独裁制,改为“集体领导”,由政治局常委投票决策,必须获得绝对多数票(2/3)才能通过决议。认为这样就可防止戈式和平转型。这导致中共瘫痪,中央权威削弱,到胡时代,“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每个官员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民众进行疯狂掠夺,导致全党全社会腐败,激发了社会矛盾,民主革命迫在眉睫。

   第二,毛泽东要全党提防出现赫鲁晓夫式人物,保守派要提防出现戈尔巴乔夫式人物,一旦疑似出现,要群起攻之,形成中共长期左倾化,对“右”的长期警惕、排斥,形成民主转型的巨大思想、理论阻力。

   第三,要继续把经济搞上去,提高国力和民生,让“改革开放”和“四个坚持”平行,以经济成就补偿民众对专制的不满,严防丢失政权。

   第四,纵容、鼓励官员贪腐,使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血债派、极左顽固派自然结成“反改革联盟”,自觉保卫带给他们腐败利益的共产专制,此即腐败治国策略。

   

   中国民众从中学到什么?

   中国民众特别是民主人士对“苏东剧变”非常关心,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实情后,逐渐把戈式和平转型当作一种固定模式:如果一位领导人决心搞民主转型,他就一定会立即提倡普世价值观,善待民主人士,容纳、鼓励他们街头公民活动,鼓励公开批判共党和各任党魁,开放报禁党禁,宣布废除一党专政,实行多党竞争,举行普选,……。民主人士对和平转型模式的这种惯性认识,阻碍他们认识另类和平转型模式。我为了打破这种惯性认识,发表过六篇有关和平转型的文章,首篇就说:“和平转型操作极具神秘性,……正式发动转制前,通常保密,守住主动权。具体的转制过程,因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不同而各异,不具重复性,不可简单复制。”但我人微言轻,无力改变千万人的惯性认识。

   《三国演义》第五十六回“孔明三气周公瑾”,周瑜想复制“假途灭虢”之计一举收复荆州,被诸葛亮一眼识破,遭致惨败而气死。前人用过的计谋,对手也知道,若简单复制,对手就会“将计就计”治死你。简单复制计谋,乃取死之道。每次用计都应有创新,使对手所料不及,才能出其不意取得胜利。所以说,谋略是世界上最高深的学问。

   

   习政权吸取了什么教训?

   戈氏和平转型,开局顺利,中途逐渐失控,后期疏忽大意,因反改革联盟的反扑而丧失主导权,丢了“桃子”,教训深刻。

   既然党内有了防范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民众有了固定模式思维,若照搬戈式转型模式,必定惨败。必须别出心裁,另创转型模式,才能避过风险取得成功。因此要走一条有别于戈氏的路,一条让保守派和革命派都看不懂都预料不着的转型之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保守派做好了防范和平转型的“顶层设计,自有更高计谋予以破解,即《孙子兵法》的“伐谋”,高手斗法,众生眼花缭乱,扑朔迷离。

   彻底打垮江派及其“反改革联盟”前,和平转型没有任何可能性。江派自救的唯一出路是伪装成“左派”,以攻击习政权“右”。习破江的尖端武器是“反腐大轰炸”。由于江派抓不到习政权“右”的证据,所以搞不成政变,自己反陷灭顶之灾。习政权为了不让江派抓到任何把柄,适当表现左倾,说些左话,做点左事,迷惑所有人。毛左派、革命派攻击习政权,恰好可以帮助证明习是“正宗共产党”,使江派找不到反扑的借口。这两派被玩于股掌而不自知。

   和平转型的发动者必须有专制权力的超强独裁地位,对“反改革联盟”官僚群有一言九鼎的威慑力,才能击溃党内对转型的任何反抗。在分权制下,如何集权又不被党内外诟病?如若复制总统制,就被抓住转型证据,决不可取。反腐和改革正好提供解决这难题的机会:成立多个专门小组或委员会,自任头头,不动声色集权一身。

   总结了戈式和平转型的正反经验后,才有“顶层设计”:提出“保党救党”口号,从反腐开局,制度改革继之;排除掣肘,集权一身,击败反改革联盟反扑;平反历史冤案,提高民生,收拢民心;整党、清党,更改指导思想;待阻力排除,必要条件具备,适时宣布转型,为新党的成立、继续执政取得新的合法性。

   

   对历史遗产作选择性吸收

   从毛泽东那里可以吸取两点:1、毛在建政后“三反五反”运动中,杀巨贪刘青山、张子善,是严厉反腐的依据,也是驳斥江派指责反腐达到“公开化”效应的有力武器;2、毛发动革命着眼无产阶级,即最低阶层群体:贫雇农、工人、城镇贫民等,毛虽然用后如弃敝履,但这经验今天仍然可用,给最低阶层群体大幅度提高生活水平,博得拥护,应对江派“反改革联盟”和左、右反对派,就易如秋风扫落叶。

   从邓小平那里可以吸取四点:1、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不可动摇,并兼顾治理环境污染、暴力拆迁、侵犯群众利益等问题;2、严防左、右派反对势力制造事端,爆发大面积群体事件甚至革命运动。牢抓政权不放松;3、善待和使用知识分子;4、外交路线:亲美欧、和俄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