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
远见
·高度集权
·反腐与民主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作者:史伏初 《博讯》 北京时间2014年6月27日 首发

   【史伏初注】“共产专制的恶劣实践与其革命时所宣扬的社会主义理想背道而驰”,使正在革命夺权的在野共产党失去民众信任而首先消亡,丧失了繁殖能力。执政的共产党的独裁、杀戮、腐败表现,遭到无产阶级革命群众的非议、反对,丧失执政合法性资源,摇摇欲坠,逐渐丧失执政能力。共产专制何以遭此厄运呢?因为其暴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论是没经过实践考验的,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倒退的,反动的。马克思想以先进的社会制度——共产主义取代现存的资本主义,而实践结果是夺取了专制及半专制政权,建立起更落后、更倒退的现代奴隶制。为了试验这个空想,牺牲了一亿多人口,生产、文化受到彻底摧残。这些共产专制最终必将转型为民主资本主义,人类从此将永远唾弃共产主义。

    2016-6-29

   

   

   共产专制的死结

   1950年前后,我是初中生,每每要我们举着各国共产党领袖的肖像牌去参加节日游行,肖像牌足有五、六十个,好像所有国家都有共产党,夺取全世界似乎指日可待,难怪毛泽东说“东风压倒西风”。法国、意大利、日本、菲律宾、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共产党规模还相当大,不久就迅速衰落下去,现在已消失殆尽,原因何在?这问题曾久久萦绕我胸中,近年才得破解。

   共产专制是共产党在马列主义指导下创立的专制制度,它用暴力夺取政权,垄断全社会一切资源,建立“党国体制”为特色的暴力社会主义。党窃取国家公权力为私有,以建立公有制为名,暴力没收、掠夺(共产)全社会所有有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化私为公;再以改革为名,瓜分公有财产,化公为私;特权阶层取代原来的地主、资本家,永久奴役全体无产者,从而完成了把全社会的公权力和财产转化为少数党阀私有的大阴谋。为了实现并掩盖这阴谋,马列毛主义创造了两套“理论”,一曰革命(夺权)理论,二曰执政(掌权)理论。两者目标都是政权。

   革命理论的核心是阶级斗争论,用剩余价值说挑动工人、农民、城市贫民(无产阶级)仇恨社会,起来造反抢劫。再用美妙空洞的社会主义理想(自由、平等、民主、均富)引诱群众舍命夺取政权。

   共产党夺得政权后,立即抛弃过去宣传的社会主义理想,改用执政理论来执政。宣称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代表无产阶级对全社会专政,很快演变成党魁个人专政。大肆杀戮有产阶级和党内外不满专政的人,破坏生产结构和生产力,大量饿死人。共产专制的恶劣实践与其革命时所宣扬的社会主义理想背道而驰,执政共产党的残暴执政实践彻底揭露了其夺权宣传的虚假性欺骗性,导致民主国家在野共产党被民众猛烈唾弃,他们只得一哄而散,使共产专制丧失了繁殖能力,从而阻断了共产专制的再生。革命理论与执政实践相悖是共产专制无法解开的第一死结。任何物种,只要失去繁殖能力,就必定会灭绝,共产主义运动也不例外。从这个意义上说,执政共产党消灭了革命共产党。执政共产党建立的暴力社会主义又不可避免陷入“和平演变”泥潭一步步走向灭亡,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终结真的为时不远了。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无产阶级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夺政权,是希望打倒地主、资本家夺得他们的财产后分到一杯羹,以改善他们无产状态和贫困生活,提高到有产阶级水平。掌权的特权阶级绝对不肯这样干,他们剥夺所有有产阶级的资产使之成为新生无产阶级,与原先的无产阶级一道组成基本劳动群众,给他们比“旧社会”更恶劣的生活条件,压榨出更多的“剩余价值”,供特权阶级奴役。从地主、资本家那里抢夺到的财产全归特权阶级挥霍。只会抢夺不会生产就必然发生分赃冲突,党民争利,导致社会分裂为对立的两部分:特权阶级和无产阶级民众的利益对立,矛盾不可调和,持续不断地搏击。无产阶级由革命主体转变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当他们逐渐觉醒过来后,就成为反对“共党专政”的基本民众,党民之间就发生执政合法性的博弈。这是共产专制无法解开的第二死结。这种博弈也是推动政治进步的动力,是共产专制和平演变的具体过程,最后解体了共产专制。经过苏共不断清洗,到1991年时,留存的人,祖宗三代都是清白的无产阶级,正是他们,终结了苏联,无产阶级民众成为共产专制的掘墓人。今以中共为例,展露博弈全过程。

   

   毛时代的博弈

   毛泽东在夺权准备期,即抗战和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大加赞扬美国式民主制度,批评国民党“一党专政”,表示共产党将实行“新民主主义”,组成“联合政府”执政。“新中国”成立前,他突然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改变主意,要专政了。他已武力推翻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权,“民主党派”已被骗到北京,谁还敢责难他出尔反尔?在此形势下通过了“共同纲领”建立了“新中国”。随后,他要求民众特别是知识界学习《论人民民主专政》,接受共党专政。同时不断灌输共产党打败日寇和八百万国军的“历史知识”,明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霸权理论,暗示“成王败寇”的强盗理论。民众无可奈何逐渐接受了“打下天,坐天下”的说教,只指望在这个专政制度下能活下去。没料到他随后搞了数不清的政治运动,镇反、土改、三反五反、抗美援朝、思想改造、肃反、统购统销、反胡风、反右派、向党交心,拔白旗,大炼钢铁、大跃进、人民公社、反右倾、四清、文革,……要把全国人驯服成不敢思考、只会服从的奴隶,倒退为现代奴隶社会。毛27年的专制独裁导致8000万人被杀戮和饿毙,全国民众长期处在恐惧和饥饿困境中。他告诫全党要“防止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解放”后全国民众长期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他过的却是超资产阶级的帝王生活,号称无产阶级伟大领袖的毛泽东死后却平白增添了1亿多元存款,成为当时全国第一富翁,最大资本家,还留下只允他一人独享的62座行宫和无数美女,充份曝露了其自私本质。民众深切体会专政的祸害,反专制要民主的思潮暗流汹涌澎湃,共党专政在民众心目中已无合法性可言。在毛时代,出现过三次大规模反抗,第一次是1957年知识分子的“鸣放”。第二次是1976年春的“天安门事件”,当时“五类分子”失自由,不能去,能去的只能是无产阶级“革命群众”。广场字幅“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反映民众对毛专制的痛恨。第三次是1976年10月6日夜,北京民众得知“粉碎四人帮”消息后,买断北京的鞭炮和老酒。毛专制被民众唾弃,民众用多种方式表达:一个专事杀戮和破坏生产使民众饿肚的政党没有资格执政!在这长达27年的执政合法性的博弈中,毛输了。

   邓时代的博弈

   邓小平审时度势,明白马列原教旨主义(暴力社会主义)彻底破产了,为维持共产专制,必须改弦更张,借用资本主义国家的资金和市场,采用资本主义的若干方法,搞活经济,给民众吃饱穿暖,才可缓和他们对共产专制的反抗。于是搞“平反冤错假”、“改革开放”,给党也给民众放开一条生路。搞活经济填饱肚皮后,大家明白,走资本主义道路好。外资进入大陆的同时,普世价值观也冲破铁幕跟着进来了,虽然搞过几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也无济于事,知识分子和民众追求民主、自由的决心势不可挡。权贵们欲独吞“改革开放”成果,利用专制权力发财,其第一招是“官倒”!紧缺大宗商品(钢筋、水泥、木材等)设官、商两种价格,特权家属以官价买进,以高出官价数倍的商价卖出,转瞬间净赚亿万,张显其盗匪本性。大学生和知识界借悼念胡耀邦的机会,搞起“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的第二次天安门抗议。血腥镇压虽然一时保住了政权,但民众更加认定专政非法。世界人民更加认清和唾弃共产主义,成为东欧和苏联民主转型的诱因。“6•4”事件标志“修正主义中兴”的结束。平反“怨错假”和让民众吃饱所赢得的若干执政合法性资源,在枪杀声中丧失得精光。赫鲁晓夫身后留下黑白各半的无字墓碑,邓小平也留下功过参半的遗憾。在第二轮执政合法性的博弈中,邓半输了。

   

   江胡时代的博弈

   既然枪杆子保卫腐败,所有官僚就都可肆无忌惮地疯狂贪腐掠夺了。江泽民借杀人余威,行“腐败治国”策略,以灭民志。偷偷瓜分国有资产,培植红色资本家,决心建立权贵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中最坏的一种),奖励全体贪官淫吏为保卫他们的天堂而疯狂掠夺和打压民众。江出卖国土拉拢俄罗斯共同对抗文明世界的压力。造成无官不贪,官商勾结的局面,带动全国腐败堕落。对炼功者和异议民主人士残酷迫害,制造活摘器官这种“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使共产党丧失了任何道义立足点。胡锦涛接斑后,面对污浊天地,采“无为而治”策略,只求自己在红朝太庙里的第四块牌位不倒,置民众疾苦于不顾。温家宝自知无力扭转乾坤,高唱“普世价值”,以博名声,浑浑噩噩,共渡十年。结果,暴力掠夺和暴力维稳引发社会激烈动荡。

   电脑网络科技打开了转播信息的高速通道,普世价值观更快被民众接受,外加苏联解体的现实,导致共产党民心尽失。江胡“保守主义反弹”大失败,把共产专制推到毁灭的边缘,使胡温习惊呼“亡党亡国”为时不远。第三轮执政合法性的博弈,江胡大输。

   

   习时代的博弈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成为“第五代”领导人,受命于危难,开启了执政合法性的第四轮博弈。我是“旁观者清”的八十老翁,对共产专制最后一场博弈的形势有我的认识和判断。

   民众经历了65年的苦难后,政治觉醒异常迅猛。无法关闭国门,也阻止不了信息的传播。现在几乎是全民关心政治和国家命运,我惊奇地发现,农民比工人和知识人更关心政治,这是大变革的预兆。各阶层民众都在争权求民主,不希望共产专制继续,任何继续保持专制的翻版都行不通。民众不再只有活命和吃饱这样的“动物最低要求”了,他们要公平、要文明、要道义、要人权、要普世价值,在体制内部,这种趋势也愈来愈强烈。只有满足他们这种高级要求,才能收得民心。否则,革命很快到来。

   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是必然要消亡了,但执政的习派不一定跟着消亡,他们在彻底打垮祸国殃民的江派集团及其余孽后,可以顺应世界潮流,逐步走向民主宪政,争取国家长治久安和自身的新生。胡锦涛大搞“国进民退”扩大(恢复)国有经济成分的十年努力已经完全失败,现在仍然是多种经济成分并立,习政权既然力主扩大私有经济成分,则与此适应的民主政治就无可避免。所谓下层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逆此规律而动,必然天下大乱,一场“大革命”就会到来,现政权将成千古罪人,也会消亡。迷信军权能解决一切问题者,必定害人更害己。习政权若行切割,就能抛弃包袱轻松上阵,引领民众走宪政之路。这个希望并非幻想,或者说,现在说是幻想为时过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