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四议和平转型]
远见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权力掠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议和平转型

作者 史伏初 2014年2月10日

   

   【史伏初注】习政权将会推动和平转型的面目越辩越清楚时,高先生等人越发焦急、愤怒,眼看他指望知识群体走“革命”道路的阴谋曝露并将破产,气急败坏地搬出曹长清2009年的文章《革命不仅可行 也是唯一的道路》,力主中国民主转型只能走革命道路,也就是他发动大家起来革命,推翻厉行反腐、改革的习政权。本文明确反对他的反动主张。从这时我已判断高是“反改革联盟”中人,仇恨习政权,与我不同道。

    2016-6-26

   

   

   

   “三议和平转型”后,我以为这个课题的研讨可以结束了。高越农教授于年初二在邮箱群发曹长青文、史伏初文和他的“史文和曹文的比较”,看来和平转型话题还有得议,我向网友们提议再深入研讨:“……参加讨论的人多半主张普世价值观,就是民主自由,我认为这两者中,自由第一。没有自由,就没有普世价值观的其它内容,而“自由”的首要是思想自由,每个人可以自由思考、研究、发表,这是我们在训练自己成一个真正的公民。切忌对反对或不同意自己意见、观点的人仇恨甚或人身攻击,那是专制作风,我们决不可染身。等朋友赐教后,我一定有回文报答。”很多朋友热烈参加讨论,直白的精神使我感动,故另列出《群众议论》。不过,有的朋友可能误会了,以为要在曹、史之间投票二选一,我无此意思,估计高亦无此意。正如张谈先生说的,“在水里扔了一块巨石”,引起大家讨论,迎接即将到来的巨变,这才是我的本意。每次社会大变革前,都有知识分子群的大讨论为先导。

   

   三种民主转型的关系

   先要弄清概念。民主转型的三种方式,最后结果都是实现宪政民主,它们是“兄弟”,不是敌对关系,正如古松先生说的:“革命与和平转型是向专制进军的两条腿,是互补关系,没有矛盾。”转型的三种方式都是结束专制开创民主,必然有广大民众的参加,社会性质的根本大变革没有民众参加是不可想象的。它们的差异在于主导者是谁?如果主导者是革命民众,就是革命转型;主导者是旧政权的独裁者,就是和平转型;主导者是占领该国的民主国家,就是移植转型。只有革命转型是民众选择的,另两种转型民众没有选择权,也就没能力阻止。

   

   这关系到革命的策略。如果革命队伍的规模和力量足够强大,革命群众就会一往向前,打倒专制,建立民主政权,不必理会旧政权了。如果革命队伍弱小没能掀起起革命运动,而旧制度的独裁者却先搞起和平转型了,革命者如何对待?视搞和平转型的独裁者为敌而反对吗?那就会被革命群众拖下台,戴上“反革命”帽子。我则会支持搞和平转型,因为我主张革命联合。2012年2月18日我以笔名燕南飞发表过“革命联合”一文。我认为,革命运动切忌孤军独战,而应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人,形成联合阵线,使革命队伍由小到大,向旧制度发起总攻,才有胜利希望。专制体制内的改革派、普世价值派是革命群众的朋友,不是敌人,对他们不应敌视,而应联合和支持。没有此胸襟者不能引领革命队伍。

   

   在和平转型过程中,革命群众的作用非常重要:“四个最基本的必要条件:第一,专制政权出现长期的无法挽救的深刻的制度危机,体制内外多数人认为该专制无药可救,只有转型才有出路,且民主革命正在酝酿或已经爆发,倒逼民主转型;”若无后者,怎么会有深刻的“制度危机”呢?我在“三议和平转型”中强调说:“第一必要条件(专制的制度危机)是最主要条件,其中‘民主革命正在酝酿或已经爆发,倒逼民主转型’,体现和平转型过程中民众力量的作用,非常重要。”这就表明,民众的革命行动是促使专制内部的“改革派、普世价值派”决心发动和平转型的重要依托。有体制外广大人民强烈的民主要求,和平转型才有胜利成功的可能,他们才敢下决心宣布转型。这二者之间的相辅相成关系太明显了,怎么能理解为对立关系?我还说:“这两种转型方式正在赛跑。到底那种转型取得最后成功,取决于天、地、国内外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个人愿望基本无作用。”天下的事,特别是改天换地的大事,“个人愿望基本无作用。”要明白,历史不是一根直线笔直前行,而是变幻莫测,充满变数,不是任何人的主观意愿可以完全操控的。只会喊口号,一唯按自己的主观设想指挥革命队伍,不懂得转型期各种力量错综复杂的动态关系并有胆略处理好,革命会失败。

   

   偏执有害

   我看过曹、高的文,他们认为一切民主转型都是反对派、革命派主导的,历史上根本没发生过和平转型或移植转型,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根本没有什么贡献。专制惯会抹杀事实和历史,两位也染上这病了?根据他们这观点,专制体制内是清一色的坏人,应一概打倒。高教授也是党员,也该打倒了?你们认为研究和平转型者,就是改良主义,就是劝人对专制抱有希望,帮助专制政权稳定……。习政权现在还允许我们自由研究,高教授难道没有这样的宽宏大量?在我文中什么地方表示过“力图避免革命转型”的?随便给人戴帽子曲解他人意思是毛共的特长,你中的“毛毒”很深!在共党,称这为极左主义。对民主革命也有害。我选择的研究课题是和平转型,文中当然主要谈和平转型,不等于不重视其他转型。曹文主讲革命转型,我主讲和平转型,本来是各讲一个题目,互可辅助,你非要把它们对立起来,要别人选择那个对,是误导群众。假使我开课讲 “大米”,你责问我“为何不讲小麦?”,“你是否独爱大米而反对小麦?”岂不让人啼笑皆非?

   

   我文中讲:“第四,民主转型后于独裁者个人及其家属有利,也于原统治集团有利。”高兄理解为:“应该向独裁者们表示,请放心,和平转型成功以后,你们的基本利益还会得到保护。”真使我吃惊。如果革命力量足够强大,早就搞成革命转型了,还考虑独裁者什么利益?当革命力量弱小,无力搞成革命转型时,旧政权独裁者却搞成功和平转型了(这就是两种转型在赛跑的意义),主导权在专制独裁者手中,革命群众有什么资本承诺给独裁者们“基本利益还会得到保护”?这种情况下,民众自己的利益都无从保障,有什么能力保护统治者的利益?专制政权里的官员可不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他们在搞和平转型前,当然会精确计算独裁者个人、家属、原统治集团的利弊得失,对自己有大利 ,就干。这还用说吗?在《孙子兵法》里称为“庙算”,“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他们的利益是他们勇敢发动和平转型必然得到的,那里是革命群众许诺他们的!

   

   只当发生革命者主导下的革命转型时,才有资本与独裁者谈判或妥协,例如孙中山先生答应退位给袁世凯当总统。革命过程中,为了革命胜利,必要时,向旧政权退让,或与之妥协也是有的。我在《革命联合》中说:“革命派人士是导演,应有气吞山河的气概,容纳得了一切反对专制的人群,带领人民把革命进行到底。”若革命领导人连敌、我、友都弄不清楚,又鸡肚小肠,不善谋略,革命无望成功。

   

   朱耀光老先生说得很对:“实践民主是要学习的。我欣赏胡适和朱厚泽的话:‘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对于跟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采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完全钢性的东西是比较容易断裂的,它不能抗冲击。’”容忍别人不同于自己的观点,就是同意他有自由思考的权利。企图统一所有人的认识,是专制作风,是“毛毒”。我们仍在专制社会生活,每人都会或多或少带有专制意识和作风,重在自己觉悟和克服。思想上,要多一点“合二而一”,少一点“一分为二”。

   

   

   武断无益

   在《和平转型》中我说“中国到底将走和平转型还是革命转型道路,无人敢断言。”高教授说,曹先生断言了:“革命不仅有路可走,而且是唯一的可行之路。”可是四年来,“断言”没有兑现,我真希望他断言成真。要证明“唯一”,就得证明另两转型方式不存在或不可能,我洗耳恭听。我们是在探讨学问,讲话要符合逻辑,下结论要有余地,谈问题要客观,尊重历史和事实,才能得到大家认可。论证不足,却斩钉截铁地断言,言辄“唯一”,胸中容不得沙子,不允多样性,自视过高,不能团结同道人,对民主革命事业无益。

   

   为何要研究和平转型

   1、使民众知道,民主转型有三种方式,若一种失败,还有另两可能呢,不必丧失信心。

   2、美国占领了伊拉克后,如果伊拉克民众懂得“移植转型”,就不会敌视美军,而会协助并参与民主建设了。民众懂得“和平转型”,若体制内有人宣布民主转型时,就不会不知所措,而会支持,就象前苏联民众在“8•19”事件中表现的那样,在关键时刻使民主转型成功。

   

   

   【群众议论】

   ▲史伏初:诸位网友:春节快乐,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顺遂。昨日,高越农教授在网间并立公开曹长青文及我的《和平转型》一文,供大家对比评论。我十分赞赏他的这一举动。《和平转型》发表于2013年11月1日,后来网间讨论热烈,我为应答朋友们的疑问,又补充写了两文,现在我把这三文和网友评论汇集为一个文件, 全面供大家批评或研究,顺便也转发曹长青文和高越农文。

   参加讨论的人多半主张普世价值观,就是民主自由,我认为这两者中,自由第一。没有自由,就没有普世价值观的其它内容,而“自由”的首要是思想自由,每个人可以自由思考、研究、发表,这是我们在训练自己成一个真正的公民。切忌对反对或不同意自己意见、观点的人仇恨甚或人身攻击,那是专制作风,我们决不可染身。

   等朋友赐教后,我一定有回文报答朋友。 2014-02-03

   

   ▲ 祁大化:我贊同曹文之观点,见解深刻说理充分。“和平转型”只是一廂情愿,是不可能的。毛也早说过“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不倒。”他们不可能自动放弃权力和独占的利益。我认为中共自我改良的机会或者说“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在于六四前胡赵当政时 ,可惜的是被党的顽固派(这一直是党的主流,占统治地位)枪杀了,从此只有一条唯一的道路,如曹长青所言。曹先生的这句话说得非常好非常正确“目标清晰的体制外的抗争是结束专制的必须条件,而不是可有可无。”这不但是必要条件也是充分条件。而对于那些一心指望中共改良的思维表示深深的叹惜,并予以批评:“可谁能想到“六四”20年过后(现在已是25年了),在整个东欧都成为民主国家的20年之后,中国文化人又重新回到了指望中共“渐进改良”的老路上,回到了100年前依靠“皇上”变革的思维中。”“那种要依赖党内改革的思维,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在客观上是呼应了中共要稳定,要所谓和谐社会的路子。”无疑这对于民间、体制外,对启蒙是不利的。应多传播曹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