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三议和平转型]
远见
·历年世界形势预测
·共产体制的铁律
·高度集权
·反腐与民主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议和平转型

史伏初 2013年12月3日

   

   【史伏初注】《再论和平转型》发表后,高越农发文提出质疑:“据三中全会消息,它使中国离“和平转型”的目标更接近了,还是更遥远了?我想伏初兄本人会以为:更接近了。”三中全会改革决议完全符合我在《和平转型》文中讲的第二阶段操作内容:“建立自己的独裁地位。他会牢控枪杆子和笔杆子;开展整官运动,以各种理由大面积清除不服从自己的官员,换上忠于自己的人,压制反对派的反叛;调整权力结构,集中权力于一身;搞经济改革,解决民生问题;平反冤假错案,扩大人民权利,拉拢民心;树立个人权威甚至个人崇拜。”目前仍在操作第二阶段。我岂止认为“更接近”和平转型,而且认识到习政权已经走上和平转型的轨道。对于这样一个推动中国走向民主的政权我当然支持、爱护、保护。既然我懂得和平转型“操作极具神秘性”,我就不能自作聪明公开说出这“神秘”,防止被江派借口“不搞社会主义”而弹劾习政权。所以我当时不正面回答他的蠢问题。 2016-6-25

    ………………………………………………………………………………………………………………

   

   高越农教授在“就伏初兄《会后闲聊》做一些点评”中说他“等待的是批评”,其探索精神可嘉。我没有什么批评,只希望与越农兄就和平转型问题再促膝交谈。

   

   和平转型的两特性

   我在《和平转型》一文中讲到和平转型的两特性:“操作极具神秘性”和“具体的转制过程,因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不同而各异,不具重复性,不可简单复制。”有些朋友可能对此没在意,我补充说明几句。

   民主转型是对现代专制的否定、颠覆、推翻,和平转型也不例外,只不过是专制政权的首领带头进行。他背叛原体制和体制内群体的私利,必遭保卫体制的多数力量反对,若不谨慎,就会遭杀身之祸,因此操作起来不得不带神秘性,只能长期隐秘筹划,待机一朝暴发。蒋经国在1986年前没人猜到他会放弃专制改行民主,他从未在乃父前表露过有此意图。赫鲁晓夫紧跟斯大林做过不少坏事,公开称斯大林为父亲,斯大林对他很信任。世界上有谁在斯大林生前估计到他后来会大反斯大林?戈、叶等人能爬到如此高位,对专制必然有功而对民众有罪,那时有谁猜到他们最后带头和平转型呢?这些人,都不是临时起意反叛,而是秘密策划多年,直待时机成熟,才付诸行动。在此之前,必须善于伪装,没有这个能耐者,必被内部打倒,或半途而废。

   专制政权对待民众和其内部,盛行阴谋诡计。从春秋战国时代以来,这门学问就非常兴旺发达,政治斗争就是谋略较量。有了和平转型的前例,必然有后人的防范措施(如常委分权制的设立),如果想按从前成功案例翻版“效仿”,必遭失败。所以“转制过程……不具重复性,不可简单复制。”假使共党中真有人打算搞和平转型,也决不会仿照戈氏亦步亦趋地做,必须另创新路。什么路?“天机不可泄露”。他若有和平转型的计划,现在绝对不会给政敌看破给抓住把柄,更不会给我等平民看穿。胡耀邦访欧回来后不过在“生活小组会”上略为赞扬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几句,就立马被废,这是不善计谋的失败教训。不精通谋略,决不可当党魁,更不能当党魁的智囊。我等平民如欲看懂政治大戏,对谋略学也要略知一二。

   共党内部尖锐复杂的斗争孕育出阴谋高手,毛泽东达到顶峰。抗战胜利前后,毛共大吹美国民主,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主张民主主义联合政府,不但骗倒了国内广大知识分子、民主党派,而且也骗倒了美国,使美国在国共武斗时持中立立场,还令司徒雷登大使在南京坐等老毛召见。1957年,他出面号召党外知识分子“助党整风”,言辞和态度何等恳切,有谁事先识破他的天机了?谋略的天性就是隐蔽性,阴谋是常态,没有阳谋之说,那不过是为自己的“出尔反尔”作开脱。当然,阴谋实施后就成了“阳谋”。1966年举手赞成毛开展“文革”的大员们,有谁知道毛的最终目的是要削平诸侯传承毛家王朝呢?我以黄雀笔名写的《破解十八大之谜》一文中说:“总书记的主要工作是骗人,要骗右派,说一套,要骗左派,另说一套。要做的不说,说的不做,语言是欺骗工具,行动或见真章。仅依据其一言半语就下结论,是幼稚病。”如果仅停留于言语的分析,极易被蒙蔽。听到左语,也要听右语,结合其行动,方能略窥其阶段性意图。

   

   强势独裁地位是和平转型的必要条件

   道理很简单,专制政权内部必存在维持专制的强大保守力量,否则也不能维持专制到如今。只有专制政权的强势独裁者亲自主持民主转型,体制内才不敢公开反对,即使有反对,也能压服。一个弱势领导人即使有心民主转型,也没胆量进行,有胆量进行,也对付不了反对派的反叛,不免失败。所举两例皆然。蒋经国是强势独裁者,他连继母宋美龄管外交都容纳不了,何况他人?戈尔巴乔夫在当时苏共内也是名正言顺的独裁者,二把手利加乔夫软弱无能,8“男儿”反叛前没人敢公开对抗他就是明证。世界上有那个弱势领导人搞成功和平转型的?

   因此,若第二必要条件不具备,则第四必要条件(民主转型后于独裁者个人及其家属有利,也于原统治集团有利)也就得不到满足。专制政权首领明知转型成败难料,个人及家属性命都不保,怎会启动民主转型呢?

   不妨举戈尔巴乔夫为例说明。21世纪初,戈氏到波兰议会演说,他说他读大学的青年时代就认定共产主义和共产党都是极端邪恶的,有志废除它。他的恋爱对象(后来的夫人)比他更积极,告诉他,实现这个理想的唯一办法是在党内奋力往上爬,若能爬到顶峰,就有机会了。老天不负有心人,1985年他终于被推选为总书记,苏共一直保持总书记负责制(就是独裁制),他不费力就建立了总统制和总统委员会,集中权力于自己,然后废除宪法第6条(党的领导特权),逐步废除共产专制。从这例子可以看出,戈氏是如何创造四必要条件后才进行和平转型的。

   第一必要条件(专制的制度危机)是最主要条件,其中“民主革命正在酝酿或已经爆发,倒逼民主转型”,体现和平转型过程中民众力量的作用,非常重要。但如果民主力量在民主转型过程中起主导作用,最后逼迫弱势专制君主接受立宪主张,这就不是和平转型,而属于革命转型了。目前,这两种转型方式正在赛跑。到底那种转型取得最后成功,取决于天、地、国内外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个人愿望基本无作用。

   所以,四必要条件一个都不能少,是整体条件。即使四必要条件全具备了,也不一定搞得成功和平转型,还要看天时地理人和的时机,必待时机成熟方可动手。

   专制与独裁是同义词,只是独裁的方式方法有差别,有个人独裁、集体独裁,马克斯还发明了阶级独裁概念(无产阶级专政)。在民主时代,认为独裁都不好。从相对的观点看,也不见得那种独裁方式好或坏。唐太宗李世民要算是个强势独裁者,他竟搞出个被人称道的“贞观之治”。秦二世是弱势皇帝,被赵高玩弄于股掌,他尽做坏事。江胡时代的常委分权制也乏善可陈。关键还是看政绩。我们吃过强势独裁者毛泽东的亏,所以忌惮强势独裁。但是,研究问题,还得追求客观真实。我觉得,高兄说的“我认为独裁不独裁是领导方式的问题,而独裁的具体内容(磨刀霍霍向何方)涉及是领导方向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五年后判断

   启动和平转型的专制首领及其执政集团首先必须是改革派,改革就是修正,“左修右修,始终修不好,人人明白,这个制度无法修好,只能弃之不修”,接着,才会“解体、转型”。反对修正(改革),也等于反对最后的“弃之不修”。我在《习政权半年小结》中说过:“不让他们使尽各种手段救党,证明无药可救回天无术,他们怎肯放弃努力改弦易辙“安乐死”呢?”世事自有它的内在规律,凡人何需太着急?如果是顽固派保守派执政,对他们就没有任何期待了。所幸习政权是改革派。

   三中全会的“决议”,是个改革决议,实际是改良、修正,总比倒退、停滞,一天天烂下去要好。以反腐救党名义杀开一条血路是唯一可行之路。现在无法断定习政权的最后政治走向,因而也就谈不上距离目标更远或更近。五年后或可作判断。

   

   【读者反馈】

   ▲伍小戈:先生的《和平转型》确实是篇好文章,不但观点正确,而且思路清晰,语言流畅,我都推荐给了我的很多朋友 ,我替他们谢谢先生!

   望先生多多保重,中国的未来需要您! 12-03

   ▲ 孔德昌:“和平转型”、“改良”不一定能实现,但在现阶段的大陆,只有奉行此路线的反对派,才能勉强生存与发展。其他路线,如革命、暴力等,可能会发生,但奉行该路线的人,很难生存更甭提发展。这就是中国的现状,民主需讲究策略。

    12-03

   ▲北京查建国:我一贯认识是民主转型必是执政党上层矛盾演化与民间渐变与突变的互动互相影响合力而成。有人擅长对上层变化的分析,我常笑称其为宫庭学。这门学搞起来也不易。因一是获铁幕后的信息有限,二是对个人心理分析偶然性更大。上有强人主导转型是和平转型一种模式,下民间突变风暴引发一个弱势统治集团分化崩盘是另一种模式。和平转型也必然存在有限暴力,但若是大规模暴力即非和平转型了。历史不能设计也很难预测,把任何一种可能性绝对化唯一化理想化都是幼稚的。我们每一个人的作用都是有限的,渺小的。高估自己和不作为都不可取。水到百度沸点才能开,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为这水温上升添柴拉风箱。 12-03

   

   ▲天要下雨:史老师好!

   您的《三议和平转型》已读,感觉比初稿更完善了。尤其是其他几位专家的讨论各抒己见,更能开启读者的思维。不过关于强势领导者是否真在等待时机的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那就是如果他真是这样,那他不应该继续强化对毛的宣传和崇拜,要知道,这样做只会增加他今后突破旧势力的难度。我们很难想像一个打算改革的人会往自己今后的道路上设障碍。就这些,谢谢您! 12-04

   伍先生:我不确定你所说的“强势领导者是否真在等待时机”,不过,他目前抬毛是为了打江派为司令部的反改革联盟,出师有名才名正言顺,才能气势压人取得胜利,否则江派会给他反套“戈”帽反打倒他,这是生死斗争,不容半点失算。至于今后事,对于取得胜利的深谋远虑者而言,毫无困难。 史伏初 12-0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