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
刘佳音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基督徒張曉陽的經歷(上)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張曉陽    

   受訪時間:2016614

   受訪人簡歷:張曉陽,女,今年33歲,出生在安徽省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裡有姐妹四人,父親因信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被迫逃亡在外二十年,至今有家難歸,她也因父親信神經常遭受中共爪牙的恐嚇、威脅,整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心靈的痛苦、肉體的折磨、親人的棄絕、世人的冷漠,使得她的童年與少年都是灰暗的……

   金薇(以下簡稱「金」)據了解你的父母都是信主耶穌的,你能聊一下他們是如何信主的嗎?

   張曉陽(以下簡稱「張」):好的。我記得那是1987年,我父親因生病信了主耶穌,不到一個月,他的病竟然奇蹟般地好了,後來母親也信了主耶穌。從此,我們家成了聚會點,那時來我們家聚會的人很多,我看到那些叔叔阿姨們在一起唱歌、跳舞、讀聖經很開心,家裡也時常充滿著歌聲笑語,我們姐妹幾個雖不懂什麼叫信神,但都很開心。

   金:1987年?!那到現在都快三十年了,這些年你們肯定經歷了不少事,你能談談嗎?

   張:我們的確經歷了不少,特別是……唉!在中國大陸信神,真是一本血淚史啊,自從我父母信主後就開始遭受中共政府的迫害,家裡就沒有安寧過。記得1988年9月的一天,我父親在一個接待家聚會,被惡人舉報,晚上9點多,鎮派出所的警察闖進接待家,點著父親的名要抓捕他,當時父親睡在養雞房裡,警察四下搜尋就是沒有去養雞房,父親因此躲過了一劫。還有一次是同年10月的一天,父親在外縣聚會,夜裡12點多,警察又去抓他,在神的奇妙保守下,他翻牆跑掉了。警察沒有抓到人,卻把父親的包給翻出來了,他們看到了一些寫有教會信息的資料,便認為父親是條「大魚」,更不放過了。1990年7月份,因惡人舉報,警察又到接待家抓捕父親。感謝神的保守,那時父親正好與弟兄姊妹一起去了外地給教會運送書籍,因此再次逃過一劫。從那以後,我父親就成了警察「關注」的對象,他多數時候都不敢在家住,偶爾回來一次也得等到很晚才能進家,而且不敢在家睡。因著環境所逼,母親有時就陪父親在田地裡、河壩邊坐一夜,一起談談家裡的事或教會的事,父親趕在天亮前回家看看,很快就走了。

   金:那後來你父親還遭遇過哪些迫害呢?

   張:主要就是1991年到1995年這幾年裡,警察多次三更半夜翻牆入院來我家搜查、抓捕父親。記得有一次,母親出去聚會還沒有回來,我姐姐與大妹為了等母親聚會回來好給她開門,就在過道裡睡,我和小妹在堂屋裡睡。朦朧中,大妹聽見有人用磚砸我家的院門,門外還有人說話。大妹知道是警察來了,心裡很害怕,不敢開門。這時從牆頭上翻過來一個人,來到大妹的床前,二話沒說就在她床上亂翻,最後從她枕頭底下拿到了鑰匙,當時大妹嚇得直冒汗,緊閉雙眼不敢看那個人。警察用鑰匙打開院門,立馬衝進來四個警察,他們拿著手電筒在院裡到處亂照,沒找到父親,就站在堂屋門前喊著父親的名字。我和小妹被喊聲驚醒了,才知道警察又來抓父親了,那年我只有10歲,當時我心裡很害怕,也不敢開門,就和小妹在屋裡哭成一團。一個警察在外面怒吼著讓我們開門,還不許我們哭。這時,姐姐就叫我先把門打開,我一打開門,四個警察便如餓狼一樣衝進屋裡,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他們一無所獲,便指著我們逼問父母放神話書的位置,當時我們都害怕極了,他們見問不出什麼,又逼問父母的下落,我哭著說:「我爸帶我媽到我舅舅家看病去了。」他們見一無所獲,便氣急敗壞地走了。看著被警察翻得狼藉遍地的家,我們只有哭的份。那段時間,我們每天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生怕哪天警察再次突襲我家。1994年一天夜裡,我最害怕事情還是發生了:警察荷槍實彈,又一次翻牆入院闖進我家,到處翻箱倒櫃地搜查父親,見父親不在家,他們撲了空只好悻悻地走了。我家近房大娘的外甥是在派出所裡專門抓捕信全能神的,大娘告訴母親,派出所的人揚言抓住父親就要槍斃。當時父親是教會帶領,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父親於1995年被迫離開家,逃亡到外地盡本分,那年我12歲,姐姐13歲,大妹10歲,小妹只有5歲。

   父親走後,從1995年到1998年的年關,警察都會到我們家走一趟,看我父親回來沒有,並威脅恐嚇我們,這給我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和心理壓力:我最害怕過夜晚,每當黑夜來臨時,我心裡就有一種恐懼感;晚上只要聽到外面有一點動靜,或周圍的狗咬得厲害時,我都會像驚弓之鳥一樣,蜷縮在被窩裡,心怦怦直跳,擔心警察是不是又來抓捕父親了……那是1996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們正在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驚醒,才知警察又翻牆闖入我家抓捕父親,見父親不在家,他們二話沒說就要把母親抓走,我在後面拉著母親的手哭喊著,一個警察一把將我推倒在地,那時我多麼想留住母親,但我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母親被警察帶走。他們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將母親關押了四天,想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把父親逼回來。最後詭計沒得逞,就逼我們先交兩千元錢才能釋放母親。在那個年代,「兩千元」對於我們這個家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父親那些年來被警察逼得東躲西藏,無法掙錢;母親身體有病又幹不了重活;我們年齡又小,連基本的溫飽都難以解決,又上哪兒弄這些錢啊?為了能讓母親回家,我們姐妹幾個只好到親戚家東拼西湊借了兩千元錢送到派出所,可這夥警察卻只寫了七百元的收據,其餘的錢都被裝入了他們的腰包。更讓我們氣憤和悲涼的是,那時正值秋收之際,村子裡的惡人知道母親被抓走了,父親也不在家,就趁機把我們家二畝多地的豆子全部偷光了:想想我們家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如今地裡的莊稼又被惡人搶掠,今後的日子可咋過呀?感謝全能神的保守,神沒有丟棄我們母女幾個,我們從那艱難的環境中挺了過來。  

   金:剛剛你提到了全能神,你們不是信主耶穌嗎?能簡單談談全能神和主耶穌是什麼關係,你又是怎麼看待父母信神的事呢?

   張:記得父母在信耶穌時,看到教會日益荒涼,信徒信心軟弱,他們又摸不著主的同在,靈裡非常黑暗,就苦苦巴望救主耶穌早日降臨。令父母欣喜萬分的是:1991年,他們終於迎接到了主的再來,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澆灌,父母從神兩次道成肉身作工時都見證自己是真理、道路、生命,是永生之道,都發表了很多真理作了一步實際工作,證實了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足以證明全能神和主耶穌的源頭是一,末世全能神發表話語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就是在主耶穌救贖人的基礎上的延續和拔高,完全是一位神作的工作,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都是神在作神經營計劃中的工作。父母定真以後,他們便積極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因中共一直都是逼迫宗教信仰的,我父母從此遭受的逼迫也就更大了。但中共越逼迫,越讓父母看清了它們的醜惡嘴臉,也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記得1995年,父親離家逃亡,在臨走時摸著我們的頭說:「好好在家聽媽媽的話,爸媽走的是正路,在家多聽詩歌,長大了都信全能神。」我們含淚點點頭,看著父親要走了,我們心裡都捨不得,但又不敢留他在家,怕他被警察抓走。父親走後,教會弟兄姊妹經常也給我們一些生活費。還像親人般給我們關愛、照顧,讓我們姐妹幾人享受到了從神來的愛與溫暖。我從來我家的叔叔、阿姨們的人性活出中看到,他們都是真心信神的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們所做的事都是最正義的事。雖然那時我年齡還小,但因著這些苦難的經歷,讓我看到中共警察是壞人,他們不但抓捕我爸,還經常三更半夜來搜查我們家,嚇唬我們姐妹幾個,並把我們家的東西搶走,切斷我們的生活來源,不讓我們生活。在正與反,好與壞的對照中,我才明白為什麼父母寧可忍受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和世人的譏笑、誹謗之苦還要堅持信神,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也明白為什麼父親寧可忍受骨肉分離,有家難歸的痛苦,冒著被抓捕、被槍斃的危險也要義無反顧地跟隨全能神,因為全能神就是真神,這就是一條真道,如果不是真道,又有誰能在中共政府這麼多年瘋狂的追逼中,依然有信心與毅力跟隨呢?所以,那時我對自己說:我永遠支持父母信神,長大後我也要跟著父母走信神的路。

(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在谷歌搜索引擎中搜索「國度救恩」獲得更豐富的信息!

Website:http://www.kingdomsalvation.org

Website: http://easternlightning.org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godfootsteps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ingdomsalvation.org

Twitter:http://twitter.com/godfootsteps_tr

Blog:http://blog.hidden-advent.org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