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姜维平
   
   5年前,汪洋还在广东做封疆大吏,较之于其他官员,显得相当开明而包容,他对当时发生的陆丰市乌坎村民要求民选村官,讨回农民失地的事件,没有采取暴力镇压的传统手段,而是首创顺应民意的办法,让林祖恋当上地方领导,记得他曾派出副手朱明国去现场处理,不仅赢得村民的支持,而且广受海内外媒件的佳评,笔者耐不住寂寞,写过题为《乌坎事件照亮中国未来的道路》一文,发表在《纵览中国》网刊,不料时过多年,中共的统治类似“山草驴变蚂蚱”,一辈更比一辈“钢”,现在,乌坎之长非但没发扬光大,而且民选的村官被抓,以受贿罪进了班房,刑还没判呢,电视新闻已在抹黑,原本归于正常生活的村民,又要上街游行示威,而防爆警察进驻了村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民主应是一种国家内整体的运动,虽然,专制向民主转型,我的愿望是通过和平手段,既强权的最高领导人仿照蒋经国力拔千钧,主动引导社会前进,但情况难以预测,对于一个泱泱大国而言,它也可能从某一个省市的某一个点开始,由于中国专制统治历史太长,包袱太重,国民比较愚昧,实行起来,步履相当艰难,2011年情况有点特殊,党内权斗激烈,共青团派在央心处于劣势,胡被江所架空,但在广东却成为亮眼的异类:不仅汪洋想有所作为,而且比较富有的乌坎村民已有强烈的民主意识,同时它毗邻港澳,也广受开放思维的影响,乌坎事件的偶然性存在于必然性之中,汪洋不得不接受来自底层民众的要求,一时装点和成全了农民的梦想。
   
   于是,中国一个小小的村庄,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无数由上级任命的官员当政的单位包围下,乌坎成了民主的“孤岛”,一方面显得鹤立鸡群,全国民众依稀看到未来的希望,一方面成为众矢之的,官员仿佛看到了落山的夕阳,可以想象林祖恋任职后,要应付上级对待后娘养的村官的蔑视和敌意,因为村是中国最小最微弱的组织细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村里要有当党政群团等一切,与上级的乡镇县市配套的组织,而且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他们一元化的领导,而无法对接的是,上级官员不是民众一人一票海选,而是上级官员任命的,很可能是花钱买来的官职,林要为人民服务,他们要为“人民币”服务,所以,从一开始就互相不和睦。
   
   实际上,这次林祖恋的被诬陷与“民主孤岛”的沦陷同步,民众没有讨回被低价倒卖的村里土地,一直没有停止过上访,但可能是基于身份的限制,林祖恋从中作了一些协调,也就是说,上访没有变成抗争,或者说,尽管上下不同步,但林与他们以合作为主,但如今情况有一些变化,乌坎的实验田几近荒芜,民众又要鼓动抗议的浪潮,而林祖恋也推波助澜,信息被上级知晓,早就对民选的林有成见的上级领导,立即,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放大镜”,对准林的弱点进行巡视,很容易找出他的把柄,何况中国民间与官场的请客送礼之风,不会因为民选而终止,林祖恋也不是完人,可能经济问题也在事实之中,于是,“孤岛”上的领导应声中箭落马。
   
   这是一个中国式的悲剧,身背“小腐败”包袱的官员,被身背“大腐败”重囊的贪官所下令抓捕,博得老百姓一片惊呼,类似的闹剧在重庆曾上演过,文强被枪毙,但他贪腐的金额远不及薄熙来,但民众的呼声未退,一场崇拜“包青天”的梦想化为烟云,实际上,只要制度不改,官场无官不贪的状况难以根除,我不能定论林祖恋贪污受贿与否,因为金钱的魔力也能迷惑民选村官的眼睛,关键的问题是,谁的挥舞大权的力掌,抢先一步,把政敌按倒在剁菜的板上,无疑地,“民主孤岛”上的林祖恋势单力薄,这回既使有前一次的民众抗争力度,也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胡春华不是汪洋,为了打通19大进军中南海的过道,他不可能站在林的“孤岛”一边,这不仅是因为他自己不是民主派,也不是民选的官员,而且,他顺应王歧山“打老虎”,整顿广东官场,正在方兴未艾的势头上,对林祖恋绝对不会帮忙。
   
   毫无疑问,这回整肃林的上级是一个集团,不是几个人,从乡到镇再到市和省,哪个当官的不怕民选村官?普选的结果是从根子上切断他们的财路,广东的各级官员,大概除了胡春华等几个人之外,大都是千万,亿万富豪,早在90年代初,笔者因工作关系,就经常往来于深港之间,那时,东北还比较保守,但深圳的官员已都商品化了,百万和千万富翁已遍地都是,可以设想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该富到何种地步,人们奔“腐”的欲望如此强烈,你偏偏要修改卖官鬻爵的规则,恨林祖恋的人一定不少,甚至愤怒的情绪深入骨髓,因此,这回乌坎事件发生之前,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布局,虽然,周永康这位“大政法王”进了秦城,但下面的“小政法王”依然权力无限,“专政工具”对付草民绰绰有余。
   
   或许胡春华乐于新的“乌坎之乱”,抓捕和搞臭林祖恋不仅可以丢尽“民主孤岛”的脸,安抚愤怒以极的各级官员,而且,可以转移中南海高层继令计划之后,对共青团派继续整肃的视线,更为重要的是,利用防暴警察治理手无寸铁的村民,易如反掌,而事件过后又是基层维稳的成绩,再说,抓捕一个“民主孤岛”上的村级“苍蝇”,免得它嗡嗡叫,也可以剥下他的画皮,还“专制”细胞原先的面目,虽然,起于贫困之家,政绩卓著的胡春华,本身廉洁而聪慧,但他是胡锦涛的学生和嫡系,绝非汪洋式的民主开明派,从《脸谱》杂志老板王健民和民企名人信力键的遭遇看,胡也不是等闲之辈,可惜他的强势不是包容与怀柔,而是保守与镇压。
   
   可能的结果是,乌坎民众的抗争,以支持林祖恋为口号和宗旨,但与上次相比已是强弩之末,因为上次要求一人一票地选举村官,大得民心,大获海内外與论的支持,这回正好反过来,是保住他的地位,并继续要求返还村里的土地,理应一切如前,但他的“软肋”却被上级抓住和击中,假如他清清白白,也许会好一些,但我想恐怕不能,检察院抹黑他的动作有权斗色彩,但并不能据此一定说林是两袖清风。因此,最后上级会说,怎么样?你们选的人也是贪官,这回该回归原先的办法,由上级指定和任命干部吧,这就使民众的抗争群龙无首,师出无名,正如人们怀念朱明国对“乌坎事件”处理的壮举,但对他法庭受审流泪只是惋惜,如此而已。中国民主之路,以“孤岛”始,由汪洋兴,因胡春华而灭,林祖恋的悲剧只成故事,可泣可叹。
   
   2016年6月22日于多伦多。美国《纵览中国》网刊6月2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6月2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