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姜维平文集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姜维平
   
   5年前,汪洋还在广东做封疆大吏,较之于其他官员,显得相当开明而包容,他对当时发生的陆丰市乌坎村民要求民选村官,讨回农民失地的事件,没有采取暴力镇压的传统手段,而是首创顺应民意的办法,让林祖恋当上地方领导,记得他曾派出副手朱明国去现场处理,不仅赢得村民的支持,而且广受海内外媒件的佳评,笔者耐不住寂寞,写过题为《乌坎事件照亮中国未来的道路》一文,发表在《纵览中国》网刊,不料时过多年,中共的统治类似“山草驴变蚂蚱”,一辈更比一辈“钢”,现在,乌坎之长非但没发扬光大,而且民选的村官被抓,以受贿罪进了班房,刑还没判呢,电视新闻已在抹黑,原本归于正常生活的村民,又要上街游行示威,而防爆警察进驻了村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民主应是一种国家内整体的运动,虽然,专制向民主转型,我的愿望是通过和平手段,既强权的最高领导人仿照蒋经国力拔千钧,主动引导社会前进,但情况难以预测,对于一个泱泱大国而言,它也可能从某一个省市的某一个点开始,由于中国专制统治历史太长,包袱太重,国民比较愚昧,实行起来,步履相当艰难,2011年情况有点特殊,党内权斗激烈,共青团派在央心处于劣势,胡被江所架空,但在广东却成为亮眼的异类:不仅汪洋想有所作为,而且比较富有的乌坎村民已有强烈的民主意识,同时它毗邻港澳,也广受开放思维的影响,乌坎事件的偶然性存在于必然性之中,汪洋不得不接受来自底层民众的要求,一时装点和成全了农民的梦想。
   
   于是,中国一个小小的村庄,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无数由上级任命的官员当政的单位包围下,乌坎成了民主的“孤岛”,一方面显得鹤立鸡群,全国民众依稀看到未来的希望,一方面成为众矢之的,官员仿佛看到了落山的夕阳,可以想象林祖恋任职后,要应付上级对待后娘养的村官的蔑视和敌意,因为村是中国最小最微弱的组织细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村里要有当党政群团等一切,与上级的乡镇县市配套的组织,而且必须无条件地接受他们一元化的领导,而无法对接的是,上级官员不是民众一人一票海选,而是上级官员任命的,很可能是花钱买来的官职,林要为人民服务,他们要为“人民币”服务,所以,从一开始就互相不和睦。
   
   实际上,这次林祖恋的被诬陷与“民主孤岛”的沦陷同步,民众没有讨回被低价倒卖的村里土地,一直没有停止过上访,但可能是基于身份的限制,林祖恋从中作了一些协调,也就是说,上访没有变成抗争,或者说,尽管上下不同步,但林与他们以合作为主,但如今情况有一些变化,乌坎的实验田几近荒芜,民众又要鼓动抗议的浪潮,而林祖恋也推波助澜,信息被上级知晓,早就对民选的林有成见的上级领导,立即,取出早已准备好的“放大镜”,对准林的弱点进行巡视,很容易找出他的把柄,何况中国民间与官场的请客送礼之风,不会因为民选而终止,林祖恋也不是完人,可能经济问题也在事实之中,于是,“孤岛”上的领导应声中箭落马。
   
   这是一个中国式的悲剧,身背“小腐败”包袱的官员,被身背“大腐败”重囊的贪官所下令抓捕,博得老百姓一片惊呼,类似的闹剧在重庆曾上演过,文强被枪毙,但他贪腐的金额远不及薄熙来,但民众的呼声未退,一场崇拜“包青天”的梦想化为烟云,实际上,只要制度不改,官场无官不贪的状况难以根除,我不能定论林祖恋贪污受贿与否,因为金钱的魔力也能迷惑民选村官的眼睛,关键的问题是,谁的挥舞大权的力掌,抢先一步,把政敌按倒在剁菜的板上,无疑地,“民主孤岛”上的林祖恋势单力薄,这回既使有前一次的民众抗争力度,也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胡春华不是汪洋,为了打通19大进军中南海的过道,他不可能站在林的“孤岛”一边,这不仅是因为他自己不是民主派,也不是民选的官员,而且,他顺应王歧山“打老虎”,整顿广东官场,正在方兴未艾的势头上,对林祖恋绝对不会帮忙。
   
   毫无疑问,这回整肃林的上级是一个集团,不是几个人,从乡到镇再到市和省,哪个当官的不怕民选村官?普选的结果是从根子上切断他们的财路,广东的各级官员,大概除了胡春华等几个人之外,大都是千万,亿万富豪,早在90年代初,笔者因工作关系,就经常往来于深港之间,那时,东北还比较保守,但深圳的官员已都商品化了,百万和千万富翁已遍地都是,可以设想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该富到何种地步,人们奔“腐”的欲望如此强烈,你偏偏要修改卖官鬻爵的规则,恨林祖恋的人一定不少,甚至愤怒的情绪深入骨髓,因此,这回乌坎事件发生之前,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布局,虽然,周永康这位“大政法王”进了秦城,但下面的“小政法王”依然权力无限,“专政工具”对付草民绰绰有余。
   
   或许胡春华乐于新的“乌坎之乱”,抓捕和搞臭林祖恋不仅可以丢尽“民主孤岛”的脸,安抚愤怒以极的各级官员,而且,可以转移中南海高层继令计划之后,对共青团派继续整肃的视线,更为重要的是,利用防暴警察治理手无寸铁的村民,易如反掌,而事件过后又是基层维稳的成绩,再说,抓捕一个“民主孤岛”上的村级“苍蝇”,免得它嗡嗡叫,也可以剥下他的画皮,还“专制”细胞原先的面目,虽然,起于贫困之家,政绩卓著的胡春华,本身廉洁而聪慧,但他是胡锦涛的学生和嫡系,绝非汪洋式的民主开明派,从《脸谱》杂志老板王健民和民企名人信力键的遭遇看,胡也不是等闲之辈,可惜他的强势不是包容与怀柔,而是保守与镇压。
   
   可能的结果是,乌坎民众的抗争,以支持林祖恋为口号和宗旨,但与上次相比已是强弩之末,因为上次要求一人一票地选举村官,大得民心,大获海内外與论的支持,这回正好反过来,是保住他的地位,并继续要求返还村里的土地,理应一切如前,但他的“软肋”却被上级抓住和击中,假如他清清白白,也许会好一些,但我想恐怕不能,检察院抹黑他的动作有权斗色彩,但并不能据此一定说林是两袖清风。因此,最后上级会说,怎么样?你们选的人也是贪官,这回该回归原先的办法,由上级指定和任命干部吧,这就使民众的抗争群龙无首,师出无名,正如人们怀念朱明国对“乌坎事件”处理的壮举,但对他法庭受审流泪只是惋惜,如此而已。中国民主之路,以“孤岛”始,由汪洋兴,因胡春华而灭,林祖恋的悲剧只成故事,可泣可叹。
   
   2016年6月22日于多伦多。美国《纵览中国》网刊6月23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6月2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