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周永康的嫡系,原河北省“政法王”张越被抓之后,聂树斌案有了新的转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6月6日决定,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6月8日已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向聂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人们普遍希望聂树斌能与张家叔侄案一样,恢复名誉,他的家人亲友将获得经济赔偿,看来,这个“异地复查”第一案的实施,有望成为一个范本,在中国司法并不独立,旧案主办人及部门,单位,形成强大的合力,阻挠冤假错案平反的严峻形势下,闯出一条比较可行,代价较小的路子。


   
   其实,几乎是在“浙江张家叔侄案”和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披露的同时,一些知情者和律师,就在力推聂树斌的案子,他的母亲及亲友也加大了申诉的力度,记得我也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香港的《开放》杂志上,但时间过去了很久,还是一波三折,没有令人信服的结论,原因在哪里呢?其实,从证据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一起显而易见的冤案,因为不可能“一案两凶”,“真凶”王书金已经现身,原先被诬陷的良民,就理应平反昭雪,看来,关键还在腐败落后的司法体制里面,河北省办的冤案,错案,祈求原来的部门纠正,而实际的决策人还是地方的“小政法王”,即,由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拍板。这个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小政法王”,他怎么会站在“冤死鬼”一边呢。
   
   纵观全国上下,力阻冤假错案平反的一些人,不在少数,他们在“小政法王”的权力笼罩下,分布于公检法司,只要经过“三长会议”决策后的案子,一旦纠正,就首先影响了这一个集团的整体利益,假如再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去追究惩处办案人,问题就更严重,阻力就更大,因为许多大案的背后决策人都是当地的政法委书记,现在出了事,要一个人或几个人去承担,人家肯定不服,他们有话等着讲:凭什么“炒豆大家吃,砸锅一人扛”,这大概就是浙江和内蒙的两起冤案制造者至今逍遥法外的原因吧,因此,聂树斌案既使不是张越在位时办的,他为了保护同僚及上级,也要强力打压,能拖一天是一天。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张越终于未能挡住聂树斌案的走向,他倒台的深层次原因就埋在一些徇私枉法的细节里,虽然他不承认这一点,但每个官员践踏法律的每个言行,实际上都是在慢慢勒紧了自己的脖子,只是他们缺乏悟性而已。由张越垮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看,沿用过去那种原审法院接受申诉,自我纠偏的办法,是没有效果的,是不值得期待的。但是,聂树斌案毕竟有所不同,它被海内外媒体炒了许久,而且杀人犯王树金主动站出来担责,另一些知名度不高,甚至默默无闻的案子,“真凶”没有戏剧性地偶现,那么,就不应当平反了吗?
   
   比如,在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唱红打黑”年代,他和王立军搞了640个“黑社会”,抓捕成千上万的人,编造,包装,虚构了数以百计的冤假错案,有的民企老板被判死,有的被劳改,有的还在流亡海外,现在,“大骗子”“薄三”倒台了,那么,这些遗留的案子,当事人不服,不断申诉,为何不平反呢?原来,它和聂树斌案一样,阻力来自体制内的贪官污吏,重庆也有周永康的嫡系官员坐镇,制造冤假错案的公检法司,都有一大批人是当年紧跟王立军抢钱买官的骨干,像重庆高法的领导钱锋就是典型的一个,他是周永康亲自选拔的由新闻界转任司法界的人物,如同已被“双规”的李东生一般,这些类似张越的官员,成了重庆政局的“肠梗阻”,依靠他们良心发现,只是与虎谋皮,他们怎么可能自割其肉,拨乱反正呢?
   
   可以想象的是,假如重庆现在能抓捕黄奇帆,钱锋,张轩等人,就有可能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彭治民,李修武等人的案件,进而拉回民企资金外逃的脚步,但中纪委的精力毕竟有限,从高层权力内斗的角度看,可能张越一直紧跟曾庆红,江泽民,对王歧山而言,更有利用价值,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反腐的公正性,但政治家的主观动机并不是很重要,我关心的是社会效果,有关聂树斌的“异地复查第一案”打开了缺口,就难免产生“骨牌效应”,像聚集的洪水找到豁口一样,一旦鼓开就一泄千里,以后就会有攀比,有示范,有比较,有对照,有更多的原地纠缠不休,索性异地走亮的冤案,在笔者看来,这是司法改革的一个值得肯定的亮点。
   
   目前,不很清楚的是,这种疑难案件“异地复查”的举动,是什么人安排的,是中央政法委的领导呢,还是更高层次的强权人物,他们仅仅是不得已而为之,仅限一例呢,还是彰显改革精神,做为一种新的异地监督的司法模式逐渐推广?而且,聂树斌案由山东省高法接手之后,也在当地政法委的领导下,可能一些主要领导人换了新面孔,还是“老思维”,而且,下面公检法司的许多实权派,依然是周永康的嫡系,他们的“惯性思维”与前任大同小异,不过是走走过场,应付上级罢了,没有司法体制的变革,就会沿用处理“浙江张家叔侄案”的老办法:不得不给聂树斌翻案了,但制造冤假错案,刑讯逼供的人却毫毛未损。旧的错案刚了,新的冤案又来,因此,我期待“聂树斌异地复查第一案”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在一个相互关联的系统中,由一个很小的初始能量,产生一大串的连锁反应,进而推动社会进步。
   
   2016年6月13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6月14日首发。
   
   个人收藏珍品:已故中国著名画家娄师白作品,尺幅4x2,主题:河流与虾。创作时间与地点:1983年于大连棒槌岛,其真实性由笔者当时撰写的人物专访文字为证,画幅右上角题款有收藏者的名字,极其珍贵,现欲出售,要价23万加币,有意购买者请直接与作者联系,非诚勿扰:电邮:[email protected]
(2016/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