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姜维平文集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姜维平
   从媒体涉及雷阳事件的报道和网民的议论中,我已经厘清了此案基本的经过,尽管警方利用官媒企图诬陷和诋毁无言自辩的死者,但由嫖娼与“打飞机”的生理区别显尔易见,谎言早已不攻自破。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凡是成年健康的人,不论男女,由于性伴侣与性欲无法永远同步,手淫是不足为奇的,因此,一些按摩店满足客户要求,从事五花八门的异性手淫业务,广泛存在,大行其道,既使是中国的法院,也早有“打飞机”不等于嫖娼,进而不需要处罚的判决,每一个有生活经验而不虚伪的普通人都知道“打飞机”是一件再小不过的“破事”,既然在这一细节上,肇事的警方已经在说谎,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再相信其他的说辞呢。
   
   关键的问题是,首先要查清警方是徇私枉法还是过失杀人,由于雷阳的特殊身份,有可能查处“毒地事件”而得罪某些权势者,而前往抓捕他的警察又不都是当地的,公众有理由找一个新的视角,提出更多的疑问,不过从目前披露的信息,即雷洋家属的文字声明看,给我总的印象是,可能还是过度暴力执法时的过失杀人行为,之所以警察对嫖娼案兴趣盎然,并非他们多么正人君子,而是两个原因,一是性心理,查处类似按摩店里的“破事”,总能满足躁动的年轻人的性饥渴和窥阴癖;二是金钱的诱惑,一些前往按摩店的客人,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慷慨解囊,而那些开店的老板,长期行走在法律的边缘,普遍地是用金钱和色情,换取警方的包容和遮掩,就是这两个“动力”培养和调动了警察的积极性,进而使按摩业常盛不衰,故事不断。


   
   当然,通过一系列的生理解剖和司法鉴定是必要的,找一个威望较高的法医专家见证也确实可以慰藉死者的家属,并给旁观者和善良的人们以希望,但在笔者看来,由于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公检法的“三长”无一不归顺于政法委,以往警察在暴力执法,甚至徇私枉法的问题上,鲜有受到惩处的公正结果,造成民怨鼎沸而罪恶累积,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可能比较恰当:中国的警方像一个被父母宠坏的孩子,动辄搞事生非,例如,2015年5月的黑龙江省安庆火车站的枪击事件就是典型的一个,但警察没有得到公正的判决和应有的惩罚,以至警察这个群体,会用在地上打滚耍赖的方式,不断地绑架“父母”,得寸进尺,愈演愈烈,因为“孩子”心里深知:这是一个“中国式”的“独生子女”的家庭,没有监督和制约,“父母”舍不得严厉处罚“孩子”。
   
   其实,所有的历代的专制统治者,不论讲得多么冠冕堂皇,领导自己的子民,主要的办法就是软硬两手:一是镇压,一是欺骗,如果是个人品行较好的国家领导人,对国民教育,引导,安抚多于暴力打击和震慑,俗称“明君”;而品行较差或极坏的掌权者,则相反地从来都是以残暴的惩罚来恐吓和逼迫人民,俗称“暴君”,于是,警察和监狱就成了利器,特别是一些基层的与民众直接接触的警察,就成了一群惯坏了的孩子,有的横行霸道,无法无天;有的徇私枉法,欺压百姓,做为他的“父母”即统治者,就时常陷入两难的矛盾之中,一方面由于警察乱法,民怨很深,不处罚不行,像“雷洋案”就是这样,他发生后形成的巨大的與论压力,已使统治者不得不认真面对,否则可能引发一场“六四”式的政治动荡;另一方面,不想变革司法体制的当权者,还离不开胡搅蛮缠的孩子,因为镇压人民非君莫属,或者说,根本得罪不起警察。
   
   因此,安庆的恶警李某杀死了徐纯合,至少是应当归于暴力执法和过失杀人的一类,他当着徐的孩子和老人的面,大开杀戒,置国家法律法规为“儿戏”,根本不在乎围观群众的感受,没受到应有的法律惩处,这还不算,最终,代表他维权的律师反倒受其牵连而入狱,这就助长了抓捕雷洋警察的肆意妄为,更多的以“国家机器”的名义侵犯人权的行为接踪而至,不能不说,这是统治者给自己挖的一个“陷阱”,假如,当时法院公开公正地判决李某有罪,就绝对不会出现今天如此难堪的一场有关雷洋的争论;同样的,假如浙江高法在宣告张家叔侄无罪的同时,立即抓捕和严判“美女神探”聂海芬故意杀人,徇私枉法的罪行,就不会再有新的冤假错案出现。
   
   雷洋事件的极大的敏感性,还不在这里,他与身份农民的徐纯合不一样,一般情况下,中国农民居住远离喧嚣的城市,他们要组织和团结起来,相当困难,而且,由于所受的教育程度不高而愚昧轻信,普遍地容易被乡村官员所恐吓和误导,因此,他们形成愚昧,懦弱而苟且的思想性格,所以,警察只要抓捕了领导他们维权的律师,就使危机问题迎刃而解,但这回情况截然不同:雷洋是大学校园的“娇子”,是学生们居住集中所在地的焦点人物,而年轻人又是有理想,抱负和眼界的,警方把他当成老徐耍有点困难,实际上,雷洋事件被炒热的主要推手是他的同学,室友,也就是说,在“六四”27周年前夕发生这样一件大事件,潜伏着领导者执政的危机,处理得好,有助于人民相信“依法治国”还有一点希望;拿捏不当,可能引发一场空前的政治动荡,这就要看习近平及其团队的智慧有多大。
   
   既使不像我体会得这么敏感,也许雷洋事件会慢慢與情降温,会使父母的“孩子”再次沾沾自喜,但必然的结果是,类似的突发事件将一浪高过一浪,政府将穷于应付。今年4月21日,网上披露一段视频:某市城管在暴力执法时,遭到一个3岁男童的武装反抗,他手持棍棒,高喊“别欺负奶奶”,这种情景过去从未看过,围观者中有笑的,有哭的,当成一场“儿戏”与童趣,随后网络與论也热评如潮,其实,这是中国最大的一个新闻,它透露的隐秘信息是,连三岁的孩子都这样愤怒,可见,城管及恶警是多么欺人太甚,它告诉人们,社会上的警民矛盾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燃烧点”,当权者改革的机会可能不多了。由薄熙来在大连发明的“城管”,并未因其入狱而消失,反倒越演越烈,一切原因都在没有监督的政治体制里。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是杞人忧天,危言悚听。我不这样认为,现在,由于王歧山的强力反腐,已得罪了很多官员和同僚,一旦公布了雷洋案的真实结果,民众就要期待严惩,而兔死狐悲的“镇压工具”,就可能被心怀不满,阳奉阴违的官员利用;假如再像“安庆枪击案”那样黑白颠倒,指鹿为马,陷害忠良,有可能引发的愤怒会像火上浇油,结果变得会更糟,似乎“包庇”和“严惩”的两种办法都有风险,表面看,中国军队具有无敌的“维稳力”,但现有的统治者,已难以与邓小平比拟,我不相信,假如再有其他一些院校响应雷阳的同学,进而形成一场学运,会有某一个领导人一言九鼎。因此,我建议习近平及其团队认真研究雷洋事件,小心拿捏,千万选择一个恰当时机,给出一个较好的结果,给人民一个有希望的明天。
   
   2016年5月23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6月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6月2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