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石三生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四十八
   
   连续夭折了三篇文章。不如换一种方式,将暧昧不清的态度转换成明确的歌颂,这样、总该是可以了吧?
   
   前几日,看到“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在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战胜《炎黄春秋》杂志社执行主编洪振快的新闻时,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感到意外。因为,早在那个什么国企杂志社大V郭松民胜诉时,石三生我就写下了《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一文。


   
   说句心底的话,自己甚至还怀疑洪振快们与郭松民,那就是一枚铜钱的两面,是吃饱了撑得、才会想到质疑这段历史呢。
   
   不然,以《炎黄春秋》的声誉之隆重,为何要将自己陷于“狼牙山五壮士”们有没有偷拔群众的萝卜这样细枝末节、且永远无法求证的小事儿上去呢?就连被割了蛋、仍然都要编造刘邦的老娘与龙交媾的荒诞故事的太史公笔下,都有不可考证的历史。更遑论我们这样一个打着为提高国民素质而极尽造谣之能事的教科书中的历史了。
   
   想来,当局热衷在小学语文教科书中捏造谣言一般的文字,应该也算是一种美德吧?
   
   就拿人教版小学语文教科书二年级下册来说,《雷锋叔叔,你在哪里》一文为了突出雷锋精神造谣也就罢了,可为了证明苏联人列宁的伟大,也要意淫出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来,是否有点儿太离谱了呢?
   
   雷锋叔叔的年代,说作者为了押韵也好、为了突出主题也罢,在城市里的“小溪”边遇到迷路的孩子、踏着“泥泞的小路”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说他“背着年迈的大娘,踏着路上的荆棘”,是否就有些过于荒诞不经了呢?
   
   路上,不可能有荆棘。这是一个连最低级的动物都懂得的常识啊!那怕是小兔子、小老鼠,它们在开辟道路、或选择道路时,都不会选择从荆棘上通过。雷锋叔叔为何会愚蠢到踏着荆棘赶路呢?他就一点儿也不担心荆棘会刺穿了他的军靴?
   
   《蜜蜂引路》一文就更是令人莫名其妙。居然说“列宁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路边的花丛里有许多蜜蜂。他仔细观察,只见那些蜜蜂采了蜜就飞进附近的一个园子里,园子旁边有一所小房子”。于是,伟大的“列宁同志”就找到了那个养蜂人。
   
   尤其荒唐的,是该课文的插图,养蜂人的小房子周围还遍布树木。
   
   为了验证“列宁同志”的做法,我们一家人在路边的草丛中做了一个实验,大家的眼神有好有坏,远视、近视、视力正常的俱有。漫说根本分辨不出蜜蜂从一处飞到另一处是为了采蜜、还是要回家了。就算知道,人眼能够跟踪飞舞的蜜蜂的距离,也不过二三十米。而前提,还是在视野开阔的地带。如“列宁同志”在树木茂密的树林中,都能追踪到蜜蜂回家的路径,怕是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吧?
   
   用眼神追踪树林中的一只蜜蜂,别说树木会挡住视线了。就是那些纷杂的灌木、树叶折射出的光怪陆离,也足以让“列宁同志”花了眼吧?
   
   当然了,“列宁同志”如果是走到了养蜂人的房前,再根据忙乱的蜜蜂群,来判断那是否是养蜂人的家,则就非常合乎常识了。
   
   以一个成年人的心态读语文教科书,违背“常识、常理、常情”之处不可胜数,比如“诚心能叫石头落泪,实意能叫枯木发芽”一句,诚心真的能让石头落泪吗?实意真的能叫枯木发芽吗?
   
   后者,或许有瞎猫遇到死耗子的奇迹发生。可无论人类如何诚心,都绝无可能叫石头落泪的吧?
   
   真的是不明白中国的语文教育要把孩子们的未来引向何方?如列宁一般的大人物们、已经够伟大了,又何妨让他们在一些小事上显得愚蠢一些呢?
   
   【石三生 2016年6月30日 08:52 星期四】
(2016/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