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石三生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四十五
   
   也许是良知麻木,也许是良心缺失,当我看到财新网说《求是》杂志副总编、著名杂文家朱铁志自杀辞世的原因“可能是抑郁症或者理念与现实的差距”时,就没心没肝地笑了。
   
   写杂文的,却能因理念与现实的差距而自绝于世。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啊!


   
   朱总编若是个反腐败分子,他因“理念与现实的差距”而自绝于世,显然是对标榜自己“零容忍”的反腐败一方的极大蔑视与不满。可朱总编若是腐败阵营的一员呢?天知道,他如此辞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然了,不明白朱铁志为何要求死,更不明白体制内的文人为何都热衷于自杀。印象中、老舍也是自杀的吧?相隔几十年,同是新中国,朱铁志的自杀,能与老舍同日而语的吗?
   
   更加莫名其妙的,是在百度朱铁志自杀时,不知真假,竟看到一篇他的《哭怀谦》。哭的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同是北大出身的、时任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的徐怀谦因抑郁症跳楼自杀。
   
   从徐怀谦2012年8月22日跳楼,到2016年6月16日朱铁志一根绳子了结余生。虽相隔不足四年,但却隔了一个据说是标志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十八大啊!若跨入了新常态下的朱铁志的抑郁症,是因为“理念与现实的差距”。那混迹于腐败与反腐败相融共生的时代的徐怀谦,又是因为什么、才得的抑郁症呢?
   
   由财新网一句“根据《杂文选刊》对朱铁志的访谈”,不由得想起自己这个杂文家曾经与徐怀谦、朱铁志们如履平地的《杂文选刊》的一段往事。
   
   大约是在2009年吧?石三生我还是博客中国比较头牌的专栏作者。当时,一篇《血腥的书呆子市长与聪明非凡的小偷》被杂文选刊的编辑看中,电话联系我、是否愿意将此文在《杂文选刊》上发表。
   
   不用说,我是非常乐意的。不为稿费,也为了那一纸纸媒带来的虚荣吧?可结果呢,本来编辑声称八九不离十的事情,从此再没了下文。而且,从那以后,再无任何一家纸媒联系过自己。
   
   当然了,其中的原因,但凡经历过被封杀的博客作者们,都知道了!如今的中国,连网络上、都没有言论自由。又遑论党媒、官媒,以及党媒官媒垄断的纸媒了。
   
   随意百度了几篇朱铁志流落在网络上的文章,其中一篇、叫《慢下来》,转载时间,是2013年7月1日。
   
   自然,虽同是在中国大陆,石三生我是无法理解朱铁志为什么、又是希望什么东西慢下来的?他是希望腐败们能放缓手脚,慢一点搜刮民脂民膏吗?还是希望反腐败们不要三天两头地就作势要打老虎、拍苍蝇?
   
   而且,以石三生我的亲身经历而言,竟完全没有体会过朱铁志在体制内的列车上体会到的“速度”。驴日的潍坊市政府、国土局、住建局除了在与案外人沆瀣一气、伪造证据变更登记、确权时,有过媲美羊癫疯一样的高速度的办事效率。在处理与我的争讼时,估计是创下了自有中国人类诞生以来的最慢的速度与效率。只是一个期限7天的立案,就常常是数月无果。
   
   而潍坊市政府、国土局即使输掉了所有官司,却既不赔偿,也不履行法定义务、无偿恢复我那被违法注销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就更是从胡锦涛时代,延续到了习近平时代又逾三年!
   
   转眼,就是漫长的十年了。而国民党打败小日本,只用了8年。解放军打败国民党,则用了区区只有三年。潍坊市政府举手之劳的一个纠正违法行为,却十年不得定音。
   
   如此慢,慢到如同木乃伊了。当年的朱总编还希望他们能怎样慢下来呢?
   
   【石三生 2016年6月28日 02:51】
(2016/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