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石三生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三十五
   
   用脚指头想,最高院决意重审聂树斌案后,也将诞生一个人类历史空前未必绝后的奇观----石家庄液压机械厂康某被害案一案三凶:聂树斌、王书金、以及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
   
   当局积11年之力,都无法确定自己招认为凶手的王书金到底是不是真凶。那么,聂树斌案就只能出现如山东高院预设的判决结果---“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疑罪从无。说不得,就要推翻了原审,并由国家赔偿聂家一笔巨款。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就此不了了之。
   
   至于王书金,以后他无论是翻供、还是不翻供,都与聂树斌案没多少关系了。本就是一个死囚,因自认“聂树斌案”而又多活了这十多年,他日到了阴间,连阎王都得高看一眼不是?
   
   两个自己招供的嫌疑人均无法确认。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有朝一日抓到真凶了。可这真凶别说不会自己送上门去了。就算他肯送上门、认罪伏法,当局不也只能如对待王书金一样,无从验证吗?
   
   因此,说康某被害案将成千古悬案,那是一点都不会错的。
   
   石三生我在数年前,就猜测过聂树斌案会是“一案三凶”。虽然忘记了当日因何作出如此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既不相信为聂树斌翻案的一方;也不相信一口咬定王书金是元凶的人们。
   
   各方似乎都不愿意提到的一个问题,即被害人康某是一个习武之人。当然了,据说燕赵之地、民风彪悍,说不定聂树斌、王书金也都会两下子。但不管怎么说,康某若不是自愿,而且又是习武之人,略作反抗、都应该会在凶手身上留下一点伤痕。此其一。
   
   其二,不管是拖着人、还是携带自行车横穿玉米地,都必然会造成很明显的破坏痕迹。即使是顺着垄沟走,破坏的痕迹虽会减弱,但也不会宛如平常。康家人当年到底有没有沿路寻找过呢?
   
   石三生我的孩子曾经因被警察乱封道走丢过。我们采取的办法就是分头、沿着他上学的路两边寻找,家人一想到孩子可能被害或被拐,就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康家人当年发现人失踪后,难道就没有想到会是被害了吗?
   
   其三,既然网上都盛传聂树斌的死很可能是因为要把肾移植给章含之。官方就应该将聂树斌的肾到底有没有被移植,若移植了、又移植给了谁先搞清楚。
   
   其四,支持王书金是凶手的一方,极力声称王书金是被抓后才知道的“聂树斌案”也有点反常。
   
   那王书金在老家杀人,都敢跑去围观警察办案。他在省会石家庄作案后,又怎么可能会不好奇呢?谁能证明王书金之前是根本不知道警察们自己吹嘘的《青纱帐谜案》的呢?
   
   而最为蹊跷的,是当局为何不杀王书金?就算他会翻供,不也照样是死无对证,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就是杀害康某的元凶了吗?口供已经不重要,就只有血液了、指纹了、DNA 了什么的。可即便是为了这些,也不用好吃好喝给这个身负数命案的死囚养老送终吧?
   
   【石三生 2016年6月15日星期三 06:37】
(2016/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