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石三生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三十五
   
   用脚指头想,最高院决意重审聂树斌案后,也将诞生一个人类历史空前未必绝后的奇观----石家庄液压机械厂康某被害案一案三凶:聂树斌、王书金、以及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
   
   当局积11年之力,都无法确定自己招认为凶手的王书金到底是不是真凶。那么,聂树斌案就只能出现如山东高院预设的判决结果---“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疑罪从无。说不得,就要推翻了原审,并由国家赔偿聂家一笔巨款。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就此不了了之。
   
   至于王书金,以后他无论是翻供、还是不翻供,都与聂树斌案没多少关系了。本就是一个死囚,因自认“聂树斌案”而又多活了这十多年,他日到了阴间,连阎王都得高看一眼不是?
   
   两个自己招供的嫌疑人均无法确认。唯一的办法,就是等有朝一日抓到真凶了。可这真凶别说不会自己送上门去了。就算他肯送上门、认罪伏法,当局不也只能如对待王书金一样,无从验证吗?
   
   因此,说康某被害案将成千古悬案,那是一点都不会错的。
   
   石三生我在数年前,就猜测过聂树斌案会是“一案三凶”。虽然忘记了当日因何作出如此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既不相信为聂树斌翻案的一方;也不相信一口咬定王书金是元凶的人们。
   
   各方似乎都不愿意提到的一个问题,即被害人康某是一个习武之人。当然了,据说燕赵之地、民风彪悍,说不定聂树斌、王书金也都会两下子。但不管怎么说,康某若不是自愿,而且又是习武之人,略作反抗、都应该会在凶手身上留下一点伤痕。此其一。
   
   其二,不管是拖着人、还是携带自行车横穿玉米地,都必然会造成很明显的破坏痕迹。即使是顺着垄沟走,破坏的痕迹虽会减弱,但也不会宛如平常。康家人当年到底有没有沿路寻找过呢?
   
   石三生我的孩子曾经因被警察乱封道走丢过。我们采取的办法就是分头、沿着他上学的路两边寻找,家人一想到孩子可能被害或被拐,就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康家人当年发现人失踪后,难道就没有想到会是被害了吗?
   
   其三,既然网上都盛传聂树斌的死很可能是因为要把肾移植给章含之。官方就应该将聂树斌的肾到底有没有被移植,若移植了、又移植给了谁先搞清楚。
   
   其四,支持王书金是凶手的一方,极力声称王书金是被抓后才知道的“聂树斌案”也有点反常。
   
   那王书金在老家杀人,都敢跑去围观警察办案。他在省会石家庄作案后,又怎么可能会不好奇呢?谁能证明王书金之前是根本不知道警察们自己吹嘘的《青纱帐谜案》的呢?
   
   而最为蹊跷的,是当局为何不杀王书金?就算他会翻供,不也照样是死无对证,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就是杀害康某的元凶了吗?口供已经不重要,就只有血液了、指纹了、DNA 了什么的。可即便是为了这些,也不用好吃好喝给这个身负数命案的死囚养老送终吧?
   
   【石三生 2016年6月15日星期三 06:37】
(2016/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