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石三生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三十四
   
   看到一篇很扯的新闻,道是《原标题:人民法院报:提审聂树斌案意味着最高法愿承担最后责任》,说“最高法院提审聂树斌案,既体现出法治精神,也体现了最高法院的责任担当。聂树斌案能有今天的进展与突破,根本在于法治的推动力”云云。
   
   一拖再拖,终于在河北政法王倒台后,才决定重审的聂树斌案,最高院怎么好意思说这是什么“法治的推动力”呢?


   
   果然是“法治的推动力”,山东高院又凭什么可以先行给聂案定基调----1、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地“不是雪地,而是沙地”;2、“聂树斌自己在侦查、起诉、审判等阶段均没有讲过刑讯逼供问题,也没有发现刑讯逼供的证据。”3、聂树斌不在6份关键证据上签字,却在上诉状上又是签字、又是留指印;4、石家庄市液压机械厂居然不使用法定名称“石获南路”,而是用“当地群众俗称为“新华西路”到工商局登记。
   
   很显然,没有刑讯逼供,聂树斌案就最多只能算是误杀。与什么“冤案”说相去甚远、不可同日而语。甚至,仍然无法排除聂树斌就是强奸杀人凶手的嫌疑。
   
   那份上诉状若不是伪作,为何在“《送达回证》、执行死刑的《验明正身笔录》”已摁了手印的聂树斌,会继续认罪不说,还要自己伪造书写日期呢?95年的刑法,到底有没有给死囚保留了上诉的权利与期限呢?
   
   多么荒唐啊,现阶段人类的认知水平,难道连一张黑白照片中到底是雪地、还是沙地都分辨不清了吗?
   
   最为荒唐的,是石家庄市液压机械厂居然不使用法定名称“石获南路”进行工商登记,而是使用群众俗称的“新华西路”。1994年的石家庄,真的是这样无法无天的吗?
   
   只看最高院此番就聂树斌案预先认定的事实,就已经是人治在上下其手了,那里来的什么“法治的推动力”呢?
   
   就算是什么“法治的推动力”,可依如今当局的法治水平,11年了、连一个已经招供的王书金案都无法认定。又哪里来的神通、可以为聂树斌案平冤昭雪呢?
   
   更别说,经此重审判决后,当年的石家庄康某被害案很可能要冒出来个“一案三凶”的千古奇闻了!在真凶未尘埃落定之前,聂树斌又如何能完全洗脱掉自己的嫌疑呢?
   
   当然了,最高院会判决给聂家一大笔国家赔偿、是一定的!疑罪从无吗,是不?那个什么福建的陈满、云南巧家等等冤案,不都是如此这般的“法治的推动力”在作祟吗?
   
   石三生我就不明白了,山东高院为什么不把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并案共审呢?同样是自己招供,为什么法律会相信聂树斌是凶手,而不愿意相信王书金是凶手呢?
   
   多么诡异啊,同是山东高院,不把像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这么如此性命攸关的刑事关联案并案重审。却将石三生我诉潍坊市政府、国土局的行政案子,与我诉案外人的民事案并案审理。
   
   最荒谬的,是潍坊中院与山东高院居然自己为被告搜集了它们作出行政行为时,并不存在的证据。山东高院难道忘了,自己之前的判决,还认定了被告伪造的《土地转让合同》是非法的吗?
   
   是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任意扭曲法律的山东高院,官媒如何能厚颜无耻到认为聂树斌案的重审就是什么“法治的推动力”呢?
   
   【石三生 2016年6月14日星期二 04:32】
(2016/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